3wlbk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我有一柄打野刀-第1078章 諸般手段讀書-5tmdp

我有一柄打野刀
小說推薦我有一柄打野刀
顾判丝毫不留情面地出言嘲讽。
自现身以来,“许徵衡”的脸色第一次出现了变化,虽然很细微,但也已经使得微笑不在,转向了沉凝滞涩。
“国师大人眼光之独到,思虑之深远,确实让吾为之惊讶赞叹,而且也确实有看轻吾等的本事,值得让吾等慎重以待。”
英雄聯盟之電競稱王 夜凈
“你说错了……我从来都没有看轻看低你们的想法,反而有着非常深的戒惧与压力,而且你刚刚跟我说出来那么多的信息,恐怕也是存了拖延时间进行准备,不想让我生离此处的念头。”
顾判伸手缓缓虚握住了斧柄,沉默片刻后低低叹了口气道,“因为你们将扬长避短发挥到了极致,所以绝对可以认为,你们拥有着极其雄厚的积累,这就是你们最为强大的地方。”
“就如同是从书山题海内拼杀出来的大做题家,当他站到能够决定生死的考场上时,所能够爆发出来的实力绝对不容小觑,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还会超过那些天生聪明绝顶的天才。”
“许徵衡”的身体开始由外到内一点点消散,在此过程中,他一直都在死死盯着顾判的一举一动。
最后,他的整个人都完全消失不见,只剩下一道越来越飘忽不定的声音,在这座黑白相间的棋盘上不停回荡。
“比起吾等带给顾国师的压力,国师带给吾等的压力与恐惧,却更是多出数倍不止……”
“吾等没有想到,你的那柄斧头竟然会拥有着将吾等月影生灵直接杀死的神异,更没有想到,在你的身上竟然会存有元君的一点真灵之光,使得吾等在你眼中再不是不见不闻,而是可以观察触碰之存在。”
“如今看来,国师大人已然成为了对吾等有着极大直接威胁的生灵,必须竭尽所能,全力应对。”
“神兵利斧加上真灵之光,所爆发出来的杀伤力实在太强,不仅使得吾族众多生灵陨灭,而且还打乱了吾等一开始针对国师所做出的布置,只能是尽量拖延一下时间,好做出后续的调整。。”
星空流放 風隨流雲
无声无息间,那道胖胖的身影已然完全不见,就连最后留下的声音也消散在了黑白棋盘之中。
唯有那些黑色雾气正在变得越来越浓ꓹ 很快便已经达到了犹如实质的程度。
顾判从头到尾都没有挥出双刃战斧,而是任由它在自己眼前消失不见。
他并非是不想直接弄死对方ꓹ 而是出现在面前的“许徵衡”本来就不存在,大概可以类比为惟妙惟肖的三弟全息投影,虽然看上去真实不虚ꓹ 但实际上却是什么都没有,纵然出手也只是白白浪费力气ꓹ 起不到任何有益的效果。
而且现在对方在暗,他却处在明处ꓹ 真要想把它们找出来杀掉ꓹ 便只能牵动那道月华之光仔细搜寻,如此一来便是是对自身的极大消耗与考验。
冷酷少主霸寵小逃妻 雅山嵐
如果能直接发现对方c位,冲过去一网打尽还好,而若是不能,便很有可能陷入开大后却摸不着对方的情况,然后被尽情风筝,再无还手之力。
所以对他现在面临的局势ꓹ 大招一定不能乱放,只有用在关键时刻ꓹ 这样才能取得最大化的战果。
此时此刻ꓹ 棋盘上方黑暗渐浓ꓹ 也只剩下了顾判一人孤独而立ꓹ 再没有了其他的生命存在痕迹。
气氛,也在这一刻陡然间变得无比沉凝起来。
真正的战斗ꓹ 或许在下一刻就会开启。
顾判沉默等待了片刻ꓹ 最终等来的却并不是他所想象中的针对真灵神魂的攻击ꓹ 而是自黑暗深处涌来的墨绿毒气。
毒,确实是剧毒。
早安特工殿
而且似乎还是可以麻痹感知ꓹ 使人失能的强力神经性毒素。
但对顾判而言,却并没有什么卵用。
说实话以他现在的抗毒能力,就算是把这些毒物浓缩成毒水,再把他丢到里面泡澡都没有关系。
没过太长时间,毒物散去,紧接着又有一缕金色火焰自黑暗中升起,迅速将顾判所在的区域化作一片熊熊燃烧的火海,灼烧烘烤着他的躯体。
顾判微微一愣,随即舒服得眯起了眼睛,享受着这难得一见的温暖闲适时刻。
这就是它们从其他生灵那里得来的御敌手段吗?
用毒不行,然后就改成火烧了?
只是他本身就是以烈焰掌起家,一身本事在相当部分上都系于火之一字上面,它们想要御火烧死他,反倒不如接着释放那些毒气,至少在浓度达到一定程度时,可以让他感觉到有些刺鼻,甚至是打上几个喷嚏。
Boss兇猛:老公,領證吧
数十个呼吸后,火海渐渐隐去,然后倏然间又狂风大作、电闪雷鸣,密密麻麻的银色雷霆自虚空中显现,噼里啪啦击打在他的身上,到处可见乱窜的电弧,就连头发都根根直竖了起来。
但是,他当初硏究业罗圣尊遗留下来的白光时,曾经遭受过不知道多少次的金色雷霆攻击,现在的这些银色电光威力与那些金色雷霆相差仿佛,自然也起不到什么杀伤效果,只能无功而返。
电光消散,紧接着又出现了可以惑乱心神的幻觉,施加在他的身上。
他面无表情,任由种种幻象临身,心中悄然升起些许惊讶的波动。
或许是来到了它们所擅长的真灵神魂层面,所施展出来的幻境确实很厉害,几乎已经可以比拟红衣发动思念如梦时候的层次。
但也仅仅如此了。
毕竟他修行诛神碧火,又是红衣修炼时的最强实验对象,经常出入她所编织的梦境,还要用心感悟写下观后感,又怎么可能会被相同层次的幻境迷乱了心神?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顾判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懒得动弹得靶子,在帮它们验证种种攻击手段的威力……
他依旧没有什么动作,一直都无声无息站在那里,将所有的攻击一个人全部承受下来,仿佛真的变成了一尊泥塑的菩萨,没有了半点儿脾气与生气。
但在暗中,他一直都在感知着攻击的来源以及强度,计算推测着敌人可能隐藏的位置,同时也是在默默积攒着自己的力量,等待着最后那一刻的遽然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