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lrns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愛下-第五百八十九章 鬼熊出籠相伴-ny9dm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小說推薦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这个问题,令苏伦目瞪口呆了很久。
显然,他在设置陷阱时,完全没发现这个致命的漏洞。
想了半天,他结结巴巴道:“或许,孟超那时候身受重伤,实力暴跌,正好和熊英斗个旗鼓相当呢?”
就算次元壁被打破也不能為所欲為
“如你所言,孟超是卑劣无耻的叛徒,早就投靠了异兽,在神变胶囊工厂的超级大爆炸中,根本毫发未损,只是假装受伤,诱骗并杀死了‘子弹’薛锐,还险些杀死‘蛇眼’莫兰,试问,这样一个始终蛰伏在黑暗中的阴谋家,有什么机会‘身受重伤’?”
哪咤重修記
熊威冷冷道,“更何况,如果孟超真的身受重伤,他持握战刀时,必然虚弱无力。
“要知道,像‘血魄战刀’这样镶嵌了高阶晶石的重型战刀,需要极强的力量和灵能,才能维持稳定的。
噬血者 說笑
“身受重伤的情况下,即便能驾驭血魄战刀,斩出来的伤口必然乱七八糟,深浅不一。
“而现在出现在熊英身上的伤口,角度,力度和深度都近乎完美,彰显出持刀者神乎其技的控制力。”
苏伦哑口无言。
“我知道孟超前几天刚刚斩杀了一头‘暴君猛犸’,这头地狱凶兽的部分材料,还辗转流入了黑骨帮控制的黑市,而吕特使的随身电脑里,正好存储着孟超的战斗视频,我放慢十倍速度ꓹ 仔细研究过后,不得不承认ꓹ 经过三个月的荒野修行,他已经远远超越了‘初入天境’的门槛,足以跻身真正的一流高手之列。”
熊威继续道ꓹ “重演一下当时的场景,按你的说法ꓹ 孟超先是故意在麻风村外围现身,吸引我们的注意力ꓹ 又在地底迷宫中设下埋伏ꓹ 接连杀害了‘响尾蛇’向威和我儿子熊英。
“换言之,熊英应该是猝不及防,遭遇孟超的偷袭。
“虽然我也很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创造奇迹,但理智告诉我,面对能单枪匹马斩杀暴君猛犸的一流高手的偷袭,我儿子连三秒钟都不可能撑过去,更别提和偷袭者大战三百回合ꓹ 以至于在身上留下这么多伤口。
“要知道,就连‘响尾蛇’向威身上都没留下这么多伤口——袭击者先是用链刃绞碎了向威的脖子ꓹ 随后一刀捅爆他的脊椎骨ꓹ 刀刃又破胸而出ꓹ 如同宰鸡屠狗一般ꓹ 就将向威解决,根本没给向威留下挣扎的余地。
雛女戰職場
“‘眼镜蛇’向威在巢城ꓹ 都算是身经百战的高手ꓹ 连他都被袭击者干净利落杀死ꓹ 为什么,我儿子会死得那么拖泥带水?”
苏伦张了张嘴ꓹ 似乎想要徒劳地辩解什么。
“千万别告诉我,熊英是死于虐杀。”
請你將就一下
熊威冷冷道,“第一,我儿子和孟超并没有私人恩怨,后者有什么理由一刀插死向威,却用近百刀才解决我儿子?
“其次,当时的情况,大批巢城帮众正气势汹汹赶来,孟超根本没时间,也没心情虐杀我儿子的。”
苏伦沉默半天,长叹一声:“那就,似乎找不出理由了。”
“总结一下,熊英的确是孟超杀的,但孟超根本不可能,用足足近百刀去杀死他,这就是我亲手检验了儿子的尸体之后,找到的最大破绽。”
熊威咬牙道,“‘红眉’苏伦,或许你真的聪明绝顶,又或许你靠着出卖兄弟、帮派和龙城,从异兽那里兑换了某种速成的,颇为强大的力量——就像吞服神变胶囊后的畸变一样。
“可惜,不是光有力量,就能称得上是高手的。
“我们这些巢城中人,论纸面实力,或许不如外面那些‘学院派’强者、
“但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在尸山血海中摸爬滚打,百战余生的幸运儿。
“我们还没学会说话,就先学会拿刀。
“能从无数饥肠辘辘的底层巢民中杀出一条血路,当上一帮之主,谁身上没有百十来条伤疤?
“在你眼里,伤口仅仅是伤口。
“在我们眼里,每一道伤口,都是一页书,一幅图片,一声惨叫,数十条伤口,足以组成真相——你竭力想要掩饰的真相!”
苏伦听到这里,终于忍不住,“哇”地吐出一口
“所以,你早就怀疑我?”他喃喃道。
“没错,在吕特使到来之前,我就一直在怀疑你。”
熊威道,“道理很简单,你口口声声说,熊英是无意间听到你下达‘追杀孟超’的命令,想要在我面前邀功,才擅自出动,去帮助‘眼镜蛇’向威的。
“哼,像你这么精明和谨慎的人,倘若不是故意放任甚至煽动,熊英怎么可能听到你和手下说话?
“派出去追杀孟超的三人,向威、熊英和宋金波,原本就不是最佳组合,偏偏两个死了,一个失踪了,正所谓死无对证,他们究竟怎么死的,你想怎么说都可以!
“从发现熊英之死另有蹊跷的那一刻起,我就对你生出了高度的怀疑。
“我在合金角斗场的兽笼里虐杀红冠速龙王,并非为了发泄丧失爱子的痛苦,而是为了竭力压抑自己的愤怒,将满腔怒火统统压缩到内心最深处,绝不能在脸上显露出一丝一毫。
“只因为,我明知道你有问题,却不能直接将你拿下,只能和你虚与委蛇,试图找到你的破绽啊!”
说到这里,“鬼熊”熊威再也控制不住。
他狂吼一声,双臂猛地一挥,“轰轰”两声,竟然相隔七八米,在两旁的钢筋混凝土墙壁上,留下两道清晰而巨大的掌印。
“吕特使告诉我,她察觉到了你的古怪,我对此深表同意,我们两个自然一拍即合。”
熊威双目滴血,狰狞如同恶鬼,一步一个脚印,向苏伦逼近,“让你失望了,就算那时候,我并不知道孟超是否无辜,都不会一照面就大打出手甚至杀死他的,因为,我必须问清楚他最关键的问题,为什么,他会和我儿子拼斗那么多刀?
“当然,现在已经不用孟超来回答我。
“多谢你直言相告,‘红眉’苏伦,我终于能手刃真凶,告慰熊英的在天之灵了!”
就连孟超和吕丝雅,都能清晰感受到“鬼熊”熊威充满怨念的杀气。
此时此刻,他仿佛真的变成了自己的诨号,一头从地狱最深处爬出来,只剩骨头架子和滔天怒火的暴熊。
孟超甚至觉得,他周身三万六千个毛孔,就像三万六千扇地狱之门大开,熊英和无数徘徊在阴曹地府的孤魂野鬼统统呼啸而出,要借助熊威之手,亲自为自己报仇。
至尊靈器 金辰
孟超和吕丝雅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冷颤。
两人下意识贴到一起,感受到了彼此高高凸起的鸡皮疙瘩。
作为旁观者的他们,都被“鬼熊”熊威的威压刺得睁不开眼。
直面熊威万丈怒火的苏伦,更是吓得魂飞魄散。
纵然他的大脑仍在超高强度运转,紧张思索着求生之道。
器官和肢体却失去控制,丑态百出。
“等,等等,熊帮主,你听我解释,你们不能杀我,我投降,我投——”
他的求饶瞬间被惨叫掩盖。
熊威一脚踩在他的脚掌上。
光輝騎士 河間飛道
将他的脚掌,连同包裹在外面的铠甲,统统踩成肉泥。
随后,第二脚,变成肉泥的是脚踝。
接着,是小腿的下半部分。
再来,是小腿的上半部分。
很快,苏伦右腿膝盖以下的肢体,统统消失不见。
就像是被地狱里饥肠辘辘的饿鬼,活活啃噬殆尽一样。
苏伦疼得想要昏死过去。
偏偏熊威顺着他血肉模糊的伤口,往他体内输入一道灵能,叫他时刻保持清醒,求生不得,求死不得。
“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至少现在不会。”
熊威蹲下,满脸狞笑,凑近苏伦,轻声道,“你应该还记得我对你说过,要如何炮制孟超的吧?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当时我嘴里说的是孟超,心里想的,却是将你这个杂碎千刀万剐,碎尸万段呀!”
他余怒未消,狠狠扇了苏伦一个耳光,扇掉苏伦半口牙齿。
“救,救我……”
苏伦的脑袋无力歪向一边,口齿不清地对孟超和吕丝雅求饶,“我投降,我不能死,我能帮你们抓住‘漩涡’,我知道很多怪兽文明的秘密,我愿意弃暗投明!”
孟超和吕丝雅充耳不闻,无动于衷。
直到熊威如法炮制,将苏伦的左脚也踩成肉泥,苏伦叫得声带都快撕裂,孟超才上前道:“熊帮主,够了。”
熊威回头,冷冷扫了孟超一眼。
“小子,你是在命令我吗?”
黑骨帮主满脸狰狞道,“虽然是中了对方的奸计,但熊英始终是死在你的手里,勉强克制自己不对你出手,已经是我的极限,你再得寸进尺的话,小心我连你一起杀!”
“熊帮主真有兴趣切磋,等巢城风平浪静了,我自然奉陪到底。”
孟超分毫不让道,“不过,你不觉得杀死令郎得真凶,仍旧逍遥法外么?
“毕竟,我是受骗,苏伦也仅仅是帮凶,真正控制住熊英让我来杀的,是异兽‘漩涡’。
九針神醫
“把苏伦千刀万剐,当然很解恨,但如果能将异兽‘漩涡’抓住,一起千刀万剐,就更解恨了,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