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1be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戰錘神座 起點-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蹲就完事了-wvm9j

戰錘神座
小說推薦戰錘神座
安米尔凋零之地本就是万物腐化,植物变异,动物扭曲的地方。
随着天色越发明亮,布列塔尼亚大军纷纷进入各自的阵地,静候着影孽大军的到来。
周围的森林十分安静,覆盖的密林之间,以往清晨时那侧耳的鸟雀鸣叫之声,不复听闻,整个安米尔附近之间,陷入了沉沉寂静之中。
有的只有人类士兵们的脚步声,搬运货物和军需的声音,还有低声的谈话声和木精灵们坐骑,马匹的声音。
属于布列塔尼亚的王国雄狮大旗,属于莱恩个人的书中剑鸢尾花纹章,属于老近卫军的三色旗,属于湖中仙女的圣杯大旗在阵前迎风飘舞。
由于魔古尔不是独眼卡扎克或者黑暗先知马拉戈这种兽王,因此莱恩的布阵很简单,木精王后阿莱儿的仪式现场被安排在了大营后方,那里有弗朗索瓦的温福特大军和暮光姐妹的阿莱儿军锋两支军队保护,而在正面,莱恩将主力全部集中于此,劳恩的北方军团负责保护两翼,这些士兵们精锐程度有限但是胜在作战经验丰富,守卫和警戒不成问题。
至于正面,则是莱恩为主,阿拉洛斯为副,阿莱儿已经下令要阿拉洛斯听从莱恩的命令,但和这个觊觎莉莉丝的家伙待在一起怎么都让莱恩觉得别扭,幸好阿拉洛斯也是这么觉得,木精灵英雄很快自告奋勇要求到前线去,莱恩也同意了。
长达六公里的阵线上尽是正在做防守准备的军队,这一仗莱恩的主旨很简单,他只需要学习威灵顿公爵在滑铁卢之战的战法就行。
不管你野兽人怎么动,我只需要站位脚跟,守住阵地即可。
和野兽人打了这么多年的仗,莱恩很清楚,野兽人只会进攻,不会防守,尤其是被动防守ꓹ 在阿莱儿这个对魔古尔有绝对吸引力的诱饵之前,野兽人大军必定主动进攻ꓹ 既然野兽人主动进攻,那么莱恩要做的就是先顶住,然后再准备反击。
这种情况下ꓹ 地利就十分重要了。
为此莱恩也事先做好了准备,大量的防马栅被运入森林之内ꓹ 同时根据地形布置许多火枪阵地和弓箭阵地,农奴弓箭手们作为炮灰躲在防马栅和长枪阵ꓹ 盾阵的后面ꓹ 至于主力的火枪营和木精灵的林地守卫、荒林游侠还有巡林客们则是占据了林地内的高点。
妖男如雲:女皇,收了我 覃兒
杜根铁汉的矮人雷鸣枪手黑火药兄弟会、阿拉洛斯的灰鹰队、穆席隆冷溪近卫团、圣杯隐士、还有老近卫军压阵。
空军部队,包括天马骑士、角鹰兽骑士和木精灵的巨鹰骑兵、隼骑兵则是在后方待命。
一切都显得很沉默,只见莱恩身穿着一套大师级灰骑士动力全身板甲,身后披着白金圣杯披风,复仇女神挂在腰间,剑鞘拖在了地上,雷神之锤拄于地面ꓹ 太阳王坐在那里,就好似灰色山脉的群峰一般ꓹ 巍然高耸ꓹ 他也依然如当初一般年轻、英俊ꓹ 只是相比起他第初次在亚登森林之战面对野兽人时ꓹ 眼中多了些许风霜。
阿拉洛斯灰鹰队的木精灵们知道要对付魔古尔了,他们的表情都显得很沉重和充满着憎恨ꓹ 魔古尔带给艾索洛伦太多痛苦了。
可出乎精灵们预料的是ꓹ 人类士兵们却没有丝毫紧张亦或者动摇ꓹ 尤其是老近卫军们,他们脸上都充满着信心ꓹ 尤其是看到他们的王坐在那里,所有人都信心百倍。
大森林里的风,吹过森林,吹过原野,吹过中军大阵,吹过猎猎作响的军旗,吹过了莱恩的衣角和披风,老近卫军副帅雷蒙-蒙巴顿和大剑营营长、圣杯近卫洛希尔就站在莱恩两侧,莱恩看着远方:“似乎还有些时间,洛希尔,你去下令,让士兵们稍作休息,但是不要脱下铠甲。”
“是!”洛希尔大步离开。
“雷蒙?”莱恩看着雷蒙,突然笑道:“你服役……也有十几年了吧?”
“第十八个年头了,陛下。”雷蒙点头。
“我今年五十岁了。”莱恩坐在矮人加固的马扎上,太阳王轻轻地感叹道:“人生五十年,如梦似幻,一期荣华一杯酒,回顾往昔,一切皆如梦境一般。”
“陛下请不要说这样的话,没有你,就没有我们如今的强盛和辉煌。”雷蒙不知如何回答,他只能这样回答:“陛下是女士赐予我们的救赎。”
誰說離婚不能愛 大臉貓愛吃魚
“诸君!这次的敌人是魔古尔,影孽-魔古尔,曾经数次带给艾索洛伦和整个旧世界无尽灾难和疯狂,木精灵为了阻止魔古尔,曾经付出了无数的代价,可没有一次真正杀死它,多个精灵神祇在凡世的化身都不敌这尊可怕的存在,我的士兵们,我的老近卫军们,你们怕了么?”莱恩沉声说道。
“不怕!不怕!”
雷蒙上前一步:“陛下,野兽人这种东西,我们老近卫军杀了也就杀了!”
“杀了也就杀了!”士兵们跟着笑道。
“就连那位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野兽人兽王格特沃都不是我们的对手,陛下建立老近卫军十几年了,铸就我军军魂和无敌之神话,若是这样都不是野兽人的对手,我们也不配称为旧世界的强军!”雷蒙接着吼道。
莱恩微笑着点了点头。
这么多年的心血没有白费,他带出的军队,他一手培养出的嫡系军团已经是大陆翘楚。
只有木精灵们听着这些话脸色不太好看。
所有人都在等待,随着太阳高升,冬日的阳光逐渐笼罩了整片寒冷的林地,轻轻的风声之中传来了野兽人身上特有的臭味和低吼声。
然后是混乱的号角声、鼓声和杂乱无章的吼叫。
一面接一面使用人皮、动物皮和精灵皮制造的旗帜,出现在了远处,棕色的、黑色的、黄褐色的野兽人大军出现在了森林的缝隙之中,就如同怎么甩也甩不掉的附骨之疽一样,从缝隙中流了出来,散发着恶臭和腐化。
旌旗如海,军势如山,混沌之子露出了自己狰狞的真面目。
野兽人传奇兽王,影孽-魔古尔在上百位野兽人兽王和嘶叫萨满之中现身,它的周身全是苍蝇和污浊的混沌能量,一只变成了蟹钳的手从它不断重组和改变的身体之下伸了出来,缓缓指向它周围的兽王和嘶叫萨满们。
任何一个兽王和嘶叫萨满只要得到了魔古尔的旨意,都高兴得就像发疯了一样使劲地嚎。
所有野兽人都认为,魔古尔即为混沌赐福的终极化身,象征着野兽人在变异这条路上的最终解体,魔古尔一言一行皆为混沌之神的旨意,它就是混沌四神的化身,此时魔古尔的任何一举一动都意味着它们直接跟混沌之神沟通了。
不可抑制的激动,无法控制的疯狂。
野兽人全军的士气瞬间就提升到了巅峰!
人类木精灵联军这边瞬间就感觉到了压力,尤其是木精灵,艾索洛伦之子们明明已经跟魔古尔交战过很多次了,可每一次都是艰难的胜利和巨大的恐惧。
莱恩端坐在马扎上,原体看到了他的对手,看着眼前这一幕,他只是聚精会神,盯着魔古尔的样子。
主神競爭者 迦太基的失落
目前的情报还是太少了,他需要了解更多。
但是结果令他失望了,魔古尔的身体很快就被一群全身重甲的大角兽和成群的混沌卵遮盖起来,中午十二点,在太阳位于天空正中的时候,魔古尔举起了它的毁灭腐蚀法杖,朝着人类阵地一指。
狂野的吼声响彻安米尔,影孽大军出阵!
数十个号角齐响,数十个人皮大鼓来回锤动。
野兽人的蹄声压了过来。
十个野兽人战团一字排开,每个战团都由大群角兽、劣角兽和少许战獒、剃刀兽组成,每个战团都由两三位兽王或者嘶叫萨满立于剃刀兽战车之上指挥和监军。
然而令莱恩感到很有意思的是影孽战兽团中数目惊人的混沌卵,这种身高从一米五到四米不等的怪物数目前所未有之多,仅仅第一波冲阵就有接近两百头!
“防马栅的计划失效了。”莱恩立即意识到,防马栅不可能挡住这群混沌卵的冲锋,这些已经扭曲或者失败的存在可一点都感觉不到疼:“让长枪兵们压上去!还有,让弓箭手立即放箭!”
“是!”传令官下去了。
莱恩还待再说什么,他突然感觉到天空一暗,周围的人们纷纷尖叫起来,雷蒙一把冲上来,试图将莱恩扑倒在地。
一颗直径多达四米的巨石正从天空中落下,朝着莱恩直接砸来!
“滚开!”莱恩一把将几个老近卫军推开,骑士王暴怒之下直接朝着天空伸出手,巨石在即将落地之前的瞬间停止了,随后莱恩大手一捏,整颗巨石瞬间碎成了粉末,太阳王坐回位置上,毫不客气地直接骂道:“我的位置岂是可以轻动的,你们是可以随便动的?军中之魂,不动如山,就连这点道理都不懂么?!”
巨石的落地位置距离莱恩起码有二十米远!
附近的老近卫军们纷纷羞愧地低下了头颅。
“派人告诉维罗妮卡、贝特朗,你们都在干什么?!”莱恩接着吼道:“那个独眼巨人没看到么?给我干掉它!”
“明白!”维罗妮卡此时已经站在了光明魔乘之上,女议长迈开一条腿,她大声念诵着咒语,火焰系魔法不能使用,但是光明系魔法已经得到了木精灵们的允许。
前线的贝特朗也接到了命令,塔尔神选立即取下了背后的塔尔之弓,对准目标。
阿拉洛斯则是扯了扯嘴角,嘟囔道:“这不是没事么?发那么大火干什么。”
很快,贝特朗射出一箭,这带着塔尔之力的一箭瞬间从远到近,让准备扔出第二块石头的独眼巨人赶紧躲避,尽管距离太远给了独眼巨人躲避的空间,但是还是让它在慌乱之中扭伤了腿,手中巨石不慎落下,瞬间砸死了一群劣角兽。
咻!
光明魔乘光束随后赶到,挡在独眼巨人面前的六个劣角兽和一个混沌卵被维罗妮卡的一发光明魔乘直接送上了天,这一击穿过独眼巨人的小腿,将一大块血肉和骨骼蒸发成灰,然后轰入地面,飞上天的野兽人们不是当场横死,就是被维罗妮卡强烈的光明系能量灼烧得惨叫不止,它们的灵魂正在融化。
独眼巨人整个瘫倒下来,虽然没死,但是看起来已经失去战斗力了。
“维罗妮卡的魔法越发精进了。”莱恩朝着立于自己不远处的湖神女巫莫吉安娜说道。
“都是你调教得好。”莫吉安娜骑在自己的独角兽希尔法恩的身上,湖神女巫略带抱怨地说道:“你也不跟我说一下,就给她们两个人封爵……之前没有这种先例的。”
“现在不是说这件事的时候。”莱恩心想这段时间估计很多人跟莫吉安娜告状了:“你那边也要准备好,敌人快攻上来了!”
“我知道。”莫吉安娜也就是随便说说。
重生嬌妻:冷梟的復仇戀人
“莱恩,我……”特蕾莎立于一边,女术士为维罗妮卡已经大展身手而感到不甘的时候,莱恩示意她安静:“还没轮到你发挥,特蕾莎,耐心。”
“是。”女术士只得继续等待。
異界之惡魔領主
就在莱恩和莫吉安娜、特蕾莎继续观察战局的时候,野兽人的攻势已经靠近了人类和木精灵军阵。
尽管木精灵和农奴弓箭手、自由民长弓兵箭如雨下,但是野兽人们都很聪明,角兽举着盾牌对准空中一路猛冲,野兽人们士气正旺,而劣角兽和战獒、剃刀兽们则是躲在了混沌卵的身后,混沌卵庞大的体型可以很有效地抵挡箭矢。
更令人恶心的是,在魔古尔的力量加成之下,这些混沌卵血特别厚,特别有韧性,更是得到了某种特别的保护,即使联军的箭矢如瓢泼大雨,混沌卵们依然全速前进着。
很快,混沌卵们就靠近了大军阵线,它们庞大的身体掀翻了防马栅,任由一排排长枪或者长戟刺入体内,扭曲的触须或者手臂一扫,就是一大把联军士兵被扫飞向天空。
“稳住!稳住!”达武元帅骑着战马在队列中叫喊着:“太阳王陛下在看着你们,士兵们,拿出你们的忠诚和力量出来!”
皇上我們私奔吧
“喔!”士兵们纷纷响应,前面的农奴步兵们还未来得及抽身后退,自由民长戟团已经补了上来,农奴们只得硬着头皮去对付混沌卵,同时祈祷等到战争结束可以得到太阳王陛下垂怜,晋升自由民。
“杀!杀!杀!”
“为了女士和国王!为了布列塔尼亚!”
阿拉洛斯同样在永恒守卫之中穿梭,他抽出一箭,弓弦一抖,瞬间一个正在剃刀兽战车上的野兽人兽王眼眶中箭,摔倒在尘土之中:“为了阿莱儿,为了艾索洛伦!”
“为了艾索洛伦!”
人类木精联军士气正旺,可野兽人们同样狂暴异常。
随着混沌卵们强行冲开阵线,角兽和劣角兽、还有各种怪兽单位纷纷冲向联军阵线,就像是巨浪冲击在礁石上,在面对面的一瞬间,野兽人们看到了它们所无比憎恶和仇恨的凡人面孔,而凡人也将恐惧和狰狞夹杂的表情回给他们的敌人。
不需要任何怜悯或者动摇,站在最前排的枪兵使用长枪或者长戟贯穿了角兽们的身体,但角兽们手中得斧头或者长刀也劈了下来。
以命换命,血肉横飞。
几十个生命就在几秒钟之内消逝,此刻没有人回忆起,大部分野兽人和凡人之间的区别,仅仅在于混沌所带来的变异而已。
生命是无价的,生命亦是廉价的。
这便是,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