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az3i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這是我的星球 姬叉-第一百一十三章 你連胖虎都不如-im3c6

這是我的星球
小說推薦這是我的星球
焱无月伸手去抱他的动作僵在半空中。
陷入迷乱的眼眸恢复清明,意识到这是什么情况……
毕竟刚才还是有点半清醒状态的,不是彻底迷糊。就是特别躁动,像是春天里的母猫,热情主动直接了当,连带着心里憋了不少话都吐出来了……
当然,还特别想那个。
就连现在都很想,好歹神志清醒过来,能控制了。
焱无月眼睛眨巴眨巴,然后……还是顺着动作抱了过去。
夏归玄:“???”
“纠结个屁?抱你一下怎么了?老娘是军人,不是裹脚小媳妇!”焱无月很自然地从抱变成了抄着他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模样:“不愧是狐狸家的sindy,手段就是高哈,只用手指就能解决问题。”
女總裁的頂級高手
夏归玄还是觉得她这句话像开车。
不是,你抄着我干什么?难道不知道这个姿势我是紧贴着你那里,感受得很明显的?
“老娘想明白了,根本不需要小心翼翼地对你,你就是只没牙的老虎,可能还不如你山上那只胖虎有威胁力……”
“胖虎是只雌老虎……等等,你确定我没威胁?”夏归玄板着脸,微微侧目看她:“你这个转变生硬无比,建议你去跟凌墨雪练练演技。”
“生硬么?”焱无月终于松开他,向旁边走了两步,肆无忌惮地伸了个懒腰:“我倒觉得舒服多了,骂你也骂完了,揩你的油也揩到了,然后什么事都没有。”
夏归玄:“……”
“怎么?”焱无月似笑非笑地上下打量他:“你长得好看,想揩你点油的女人很少见么?”
夏归玄想了一阵,还真少见。凡人时期哪个女人见他不是战战兢兢,修行途中倒是有魔道妖女想贴过,那恶意得很,有采补的意思,被自己砍了;仙帝时期别人又变成了战战兢兢,唯一经常“揩油”的,是姐姐吧……
这次出关也一样,谁不是小心翼翼的ꓹ 哪个敢主动揩他的油?
有,小狐狸……亲得不带烟火气ꓹ 老人家大意了没有闪……
老人家在这社会最大的不适应,好像是在这……以前妹子来贴你,揩油ꓹ 那大部分是妖女才做的事,但这年头好像不这么算……
焱无月的脸忽然又凑到面前ꓹ 近在咫尺差点贴上了。
夏归玄后退半步,迅速摆出防御姿态。
雷老虎大傳
焱无月笑了:“瞧这小处男样儿……是不是只有殷筱如揩过你的油?”
總裁爹地 唐意
夏归玄板着脸道:“这就是你和她成为好友的原因?”
“呵……”焱无月搭着他的肩膀ꓹ 眯着眼在他脸颊边上上下下地看ꓹ 一副随时想要亲下去的样子:“要不是因为不想抢闺蜜男人,我就泡你。强大好看来历神秘的男人,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我看你是不是还没醒,正在发情?”
“当然,思维清醒,不代表那些气息消失了,它们依然萦绕在我体内ꓹ 充盈于魂海……你不是还让我继续感悟么?”
萬古星辰訣
“你管现在这个表现叫感悟?”
焱无月若无其事道:“我这个叫借势。你也说我离开京城之后放得开了许多,没错ꓹ 可惜对你还是不太放得开ꓹ 今天算是把这个最后的魔咒都给破了。”
夏归玄怔了一怔ꓹ 倒是笑了起来:“有点小聪明啊你。”
焱无月也忽然笑了:“我都不知道我之前在怕你什么ꓹ 就因为你特别厉害?可我面对魂渊他们,照样不是一合之敌ꓹ 也没怕过啊。”
这个应该是因为神裔血脉的缘故ꓹ 你还没到撕天的程度ꓹ 其实即使到了撕天的程度,商照夜和魂渊站在我面前一样发憷。当然这话夏归玄就没去说了ꓹ 只是道:“那挺好,看你谨小慎微的样子也别扭,其实你在公孙玖面前也没必要。”
“那不一样,上下法度在那,我若是跟他也随随便便,那队伍会乱套……再说了,我还真对他发过脾气,反而对你不敢。”焱无月叹了口气:“我可能不是怕你吧,人情债最难还,我终究是欠你救命之恩,心虚气短,给你的那些报答自知不够。”
这么想倒也没错。夏归玄笑道:“那你现在就不管这个救命之恩了?”
焱无月冷笑:“你和凶犯勾勾搭搭,抵了。”
“emmmm……”
焱无月忽然在他脸上啄了一下:“就算不够抵,现在也抵了。”
真的是怪不得能和小狐狸做闺蜜,夏归玄没好气道:“这是你揩油,抵什么抵。”
“怎么?”焱无月似笑非笑:“你也可以亲我啊,你敢吗?”
说着一挺胸膛:“还不止可以亲哦,你敢吗?”
波涛汹涌,晃得发晕。
“……”夏归玄面无表情,终究没动。
“切……说你还不如胖虎有威胁,还不承认。”焱无月百无聊赖地松开他,转身走开:“走了走了。”
别看好像很潇洒,其实心中也在打鼓,眼珠子一直试图斜着看后面,看夏归玄会不会真的抱过来……如果他抱过来……按照刚才这番设定,自己该不该拒绝?按这个“奔放的女军人豪爽女汉子”设定,好像是自己该去逆推他才对。
何至于此……再说那算不算和闺蜜抢男人?回去还要不要见人了……
好在夏归玄终究没过来,只是没好气地摇摇头。
你们这些女人真的是在作死……小处男?神特么小处男……
这地方的气息对你有影响,真以为对我就完全无效?
魂渊的话不知第几次掠过脑海:天道隐藏最深处的色欲。
你们这些作死的女人,可不要真有朝一日把它激出来……
气氛怪异地安静下来,焱无月绕着祭台转了半圈,终于想起了正事儿:“咦对了……这里该不会就是个平原和祭台,什么都没有吧?”
夏归玄板着脸道:“你算是开始想正事了?将军大人?”
焱无月亲他都不脸红,此刻倒是脸上有点臊得慌,强行道:“我被此地气息牵引,很奇怪吗?你这么厉害的人才是应该多想想正事吧……”
“首先,没有东西就是最大的发现。”夏归玄指着空荡荡的四周,冷笑道:“这里是重要祭坛,周围原本必定是十二时辰都有守卫的,甚至有族人绕于附近居住。一场天灾部族覆灭,这里却连个尸体都没有,这就是问题。”
焱无月道:“是张师长那些人带走了?”
“即使不是他们,也有更早的人带走了。这种催情气息又不是无解,不至于连搬点东西都难。”夏归玄冷笑道:“改造人的研究,可未必要捉现在活着的神裔,这些远古的尸身似乎也没差哪去,还更好用。”
焱无月微微色变。
“其次……”夏归玄指着祭坛底部:“下面有通道,通向一些险境,倒是并未被人涉足过,估计他们能力也不足。”
祭坛的结构他一眼就洞彻,随手在一个石阶栏杆扶手处按了一下,很快祭坛下方就裂开了密室。
密室也是空空如也,可以猜测原先是祭礼所用的礼器储藏间,对于修行部族来说那应该都是属于法器,如今早已被人扫空了。
但在密室一角隐隐可以看见一道裂隙,裂隙呈火红色,里面隐有岩浆流转的样子,最神奇的是在岩浆流转的中心却又似乎有水波盈盈。
是因为空间崩乱而诞生的相位节点,通向海底某个特殊部位,水火交融处,阴阳合一的核心点。
夏归玄很清楚那是通向哪里。
是自己曾经布过阵石的地方……
吸血撒旦的菜鳥神妻 悠若心
一把砍刀平大唐
会被他选择布阵之处当然是这颗星球上本就有明显特殊性的地点,世上有好几处。这类地点本身存在特殊性,又加上阵石和灵气的影响变迁,形成了极为独特的地理环境,围绕着这地理附近,必是初代神裔集群诞生最多的地方。
一般而言,这类地方可以被神裔们成为先天之地、造化源初之地、父神遗迹。
如今已经埋葬在海底不知多深的角落,便是现代的神裔也在探寻它们在哪里,人类就更搞不清楚这些是什么了。
这个消亡的部族,必与水或火有关,才有这样强烈的牵引,空间相位直达此处。
夏归玄的目光落在裂隙,而焱无月的目光却是落在了密室的四周。
密室有壁刻,壁刻上是……凤凰、朱雀、毕方等等,所有相关的火焰羽翼类族群的雕刻,遍布四周壁上,展翅翱翔。
焱无月看得有些心惊,血脉深处似有共鸣泛起,直抵魂灵:“这里……有可能是我的父族所在?”
“八成是。原本祭台上面还会有更明确的宝物立于顶端,应该是已经被取走了……我建议你回到人类社会可以把心思放在调查这件宝物的所在,此物说不定可以给你炼为本命之宝。”
“嗯。”焱无月神色有些凝重,她没想到只是陪夏归玄来找他要的东西,却意外地成为了自己的血脉要事。
不知道夏归玄指定“借焱无月一用”,是不是本来就对此有所感,又或是天意冥冥。
夏归玄道:“至于此地裂隙所通的位置,你下去的话,虽然有用,但太危险。我建议你还是不要下,留在外面感悟修行……等乾元之后再来会稳当一点。”
“就像这上面一样的‘险’?险些失身?”
“……会死的险,身子都没了,你说失身也算吧。”
“那……”焱无月迟疑片刻:“对我有什么用?”
“先祖的感召、先天之地的造化、自我天赋的再度觉醒,对于你一个混血儿来说,这个过程有可能排斥人类血脉,焚成灰烬,很是凶险,当然也是种机遇和抉择。外部之险有我,而你自我之险我是不会帮你的,你想好了。”
焱无月吁了口气,洒然一笑:“当然要去。没有人不想知道自己的血脉是哪里来得,如果不知道就算了,如今既然知道,一点危险又有何惧?”
————
PS:追订数属实拉胯,不知道是都支持个首订就跑了呢还是大部分在养书……emmmm这样吧,章节字数略微加长一千字,傍晚那章应该会更长,取代加更,这模式会不会好点,字数稍长一些看得过瘾,更有追读欲?试试看如果觉得这更好的话,以后都这么处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