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nii7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鑑寶天師 txt-第139章 明 王時敏田黃凍石印閲讀-zp28k

鑑寶天師
小說推薦鑑寶天師
其实。
早在最初,安汽把旧机房让给江凌云,用作二手回收中心的店铺时。
江凌云已经靠透视眼,发现了那样东西。
但…
哪怕没有透视眼,单是文丰对“二手回收中心”的态度,他也能推测一二。
“最初,你愿意把旧机房借给我,肯定是搜查过多次了。”
江凌云嘴角噙笑。
“不过没多久,你就意外得到消息…”
“也就是那件至宝的下落!”
“那个时候,王猛开二手买卖市场,你就顺水推舟,收回旧机房。”
后面的事,已然不需要多说。
有了新的线索,杀手头目收回旧机房,定然要仔细搜查。
但…
可能是时间仓促,也可能出了什么岔子,在王猛接手旧机房时,杀手头目还没找到至宝。
“你又说对了!”
杀手头目噎住半晌。
最终,只能点头承认。
“那个时候,赵家要我对付阮思弦,佯装是要杀她。”
“一次不够,又来第二次、第三次…”
“每次的精心策划还不够,赵家还要兄弟们露出马脚,被人发现。”
他挥舞大手,狠狠拍打着办公桌!
凝视江凌云的双眼,已然布满血丝。
“我当然清楚赵家的意思!”
“赵家此举,看似在帮谢龙,博得阮思弦的好感…”
“哼!”
“实际上,不过是想利用谢龙,蚕食掉阮家,从中分一杯羹,甚至借此削弱我的实力…”
穿越郡主:朱顏涅槃
“加上你这个变数,赵家已经从我这里,得到了太多好处!”
江凌云再次颔首。
原来如此!
至此。
赵家为何要杀阮思弦,如何与杀手组织联系,杀手头目的目的等等。
大部分疑惑,都已得到合理解释。
只剩下…
不等江凌云细想。
杀手头目,忽然冷笑一声!
“这些已经不重要了!”
他抻直手臂,大手探进办公桌抽屉。
从中取出一样东西。
江凌云双眸微睁!
那是一只古时的印章,从造型、风格来看,应该是汉印。
此物…
正是曾被藏在旧机房的古董!
当初。
江凌云虽然发现了它,但顾忌它是某位老师、或学生的私物,也只能视而不见。
但可惜的是。
汉印被埋在地砖下,多年来遭泥土、水渍侵蚀,表面已经破烂。
就算是宝贝…
也已经不值钱了。
此际。
杀手头目打了个响指。
唰唰…
咔!
众多杀手,终于不再潜藏!
但他们都端着手枪,在暴露身形的同时,枪口亦对准了江凌云。
杀手头目,却是冷冷一笑。
“江凌云!”
他手持汉印,递到江凌云面前。
“既然你愿意来,也省的我亲自找你…”
“请吧?”
江凌云默默接过汉印。
杀手头目的意思,他自然清楚。
末世之神魔罪愛
修复!
“搬出来。”杀手头目命令道。
哗。
很快,一面工具台,被摆在办公桌上,旁边放置种种修复工具,可见早有准备。
“那…”
“好吧!”
这么多把枪指着脑袋,江凌云却泰然自若,如此魄力,连这些刀口舔血的杀手,也暗自点头。
来到工具台前。
江凌云放下汉印,拿起镊子,小心的清除污渍。
随后。
不敗修仙 五十塊(書坊)
取来纸笔,洋洋洒洒,写了副药方般的单子。
無限災難
“十分钟…”
“这些东西,都要带过来。”
身侧的杀手接过单子,看罢之后,虽然心中困惑,却不敢多问。
“你别想诓我!”
杀手头目凝眸冷视,嗓音低沉。
“放心。”
江凌云没有解释,低下头,继续研究汉印。
他博古通今,又有一双神眼,这只印章的来历、年代,片刻已被摸的清清楚楚。
“王时敏印…”
“明代的东西!”
这种私印,明代见的最多,尤其是其材质“寿山石”,可以说是明代私印的代表。
桃花行
寿山石,属于名贵材料,更是当今“国石”的候选,是刻制印章的绝佳材质。
明朝时…
印章一改铜、玉等贵重材质,寿山、青田等石材,开始“流行”。
也让文人自篆、自刻私印,形成了风潮。
当然。
好的印章,大多出自篆刻家之手!
明代的篆刻家,有三桥、雪渔、泗水等派别。这其中,三桥又可称各派的祖师爷,许多派别,都是从三桥派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
眼前的王时敏印…
正是出自“娄东派”的篆刻大家,汪关之手!
“汪关印,得三桥派祖师‘文彭’精髓,更兼备汉印之神形。”
江凌云喃喃自语。
“所以,具有很强的个人风格…”
“难以仿造!”
毋庸多言,这只王时敏印,确为真品。
且价值极高!
“哼,懂的还挺多。”
杀手头目却没当回事。
似乎这只辛苦得来的“王时敏印”,其真假、价值,对他而言,无足轻重。
“果然…”
江凌云暗暗点头。
“他关心的,不是古印能卖多少钱。”
“而是其他东西!”
不久后。
被江凌云差去购置材料的杀手,终于赶了回来。
絕代神功
“你,你要的…”
江凌云接过后,倒也没回避众多杀手,就地开始调制修复秘方。
杀手头目也来了兴致。
站在一旁,一边看,一边调笑着。
“哎哟?”
“这手还挺巧,哈哈!”
“哈哈哈…”
其他杀手,也跟着乐了。
江凌云没有理会。
王时敏印由寿山石雕制,但寿山石种类繁多,这块印选用珍品田黄冻石,通体透亮、仿佛蜜蜡,价格极贵。
1克就要20万!
时间紧迫,想修复王时敏印,只能选用相近的石材,再通过奇门“玄凤山”的秘法,调出相近的色泽、亮度。
这种手法…
别说奇门之外,就是玄凤山门人,哪怕学了,也需要大量练习。
然而。
江凌云却是手到擒来,每个步骤丝毫不差,双手调制石料,如鱼游浅水、游刃有余。
双指微并、不见怎么用力,石块已成粉末。
石砾如沙,他双手齐下,搅拌之际,发出刺啦怪响,却没被伤着半分。
“嘶…”
众多杀手通体发寒!
这个江凌云…
内力是有多高,竟然到了外物难伤的地步?!
但实际上,这些都是玄凤山的手法,看起来很玄乎罢了。
时间飞逝。
校长室内,气氛愈发压抑。
终于…
“好了。”
江凌云擦拭额头汗水,将修复好的汉印,朝杀手头目推了推。
王时敏印,竟已焕然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