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4m2g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 愛下-一四六 千年龍珠神力再啓,白家天鵝以身相許展示-zdgqp

西門慶之九世劫
小說推薦西門慶之九世劫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37场第1场次—白丽华家里起风波 !
有追求的清穿
双福市白丽华家。
回到家里的白丽华,心情差极了。虽然她拿不准花璟末的心意,但是也不忍给他泼凉水。花璟末已经恢复自由身,自己也未嫁,是可以考虑一下后半生的人生大事。
可是,自己的未婚夫李一杰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已经有快十年的时间了,什么烈士称号、事迹学习都在宣示着他凶多吉少……
他像一座大山一样活在自己的心里,把自己的心填充地严严实实的,还把自己压的喘不过起来。花璟末能否挤进来呢?
提起花璟末,白丽华迷恋、依恋的还是上学时候的他,求学时候的他,少男少女初怀春美好的他。
现在的花璟末,自己知之甚少,他成家立业了,他事业有成了,他步步高升了,他又感情破裂离婚了……
自己和他就是聚会、采访、工作中见了几面,还有就是上次吃饭、散步、救了一个小朋友,又杀出了一个林虺儿,自己对他很陌生。
怎么有可能把自己交到一个陌生人的手上呢?
“丽华,你回来了。来饭厅吃饭!”
“我不想吃,妈妈!我累了,我想睡会儿!”
忧心忡忡的妈妈站起来,走到白丽华的身边,拉着她的手说:
反派萌萌噠:男神我不劫色 妹紙愛吃肉
“丽华,坐下陪妈妈好歹吃点饭,你爸爸……他早上就出去了,这会儿电话也打不通,妈妈心里有点担心。”
“我爸爸怎么了?我来给他打电话!”
“嘟……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妈,我们坐下来先吃饭吧!爸爸可能手机没电了。”
“丽丽,我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左眼皮跳跳,右眼皮跳跳,跳得我心神不安啊!你看,切菜的时候一不小心切到手了。”
白丽华站起来,拉着妈妈的手看:
“妈妈,要不要紧啊?要不要到药房包扎一下?”
“一点皮而已,我用了创可贴,今天做事总是心不在焉,不知道咋了?”
白丽华看着忧心如焚的妈妈,强打精神说:
“妈妈,老爸是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逢凶化吉、遇难成祥的,咱们赶紧吃饭,吃了饭我去爸爸单位找找看!”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37场第2场次—迟来一分钟就会和你阴阳两隔了!
白丽华吃了晚饭,匆匆赶到了爸爸的单位——市城建局。她赶到的时候,只有门房有人,院子里静悄悄,停车坪有三辆车,其中就有爸爸的别克,她猜想爸爸会不会在办公室。
她回头又看了爸爸的车,一头扎进了办公楼里。来到了电梯门口,看到显示的楼层号是——24,顶楼?她心里隐隐不安了起来,赶紧点了一下上行按键,她焦急地看着楼梯一层一层下来……
她按了7楼,来到爸爸的办公室门前,咚咚咚……无人应声!
她返回了电梯,直接按了一个24,她有一种直觉——爸爸在那里!
上了顶楼,她无意识地喊了一声——爸爸!等了一会儿,她又喊了一声——爸爸!
哎——一声苍老、疲倦的声音从一边天井传来。
白丽华高兴地连滚带爬地到了天井,她看到爸爸像老了十岁,头发灰白、乱蓬蓬地任风拨弄,眼睛眶发黑,眼窝深陷,像是跌落在陷阱中,嘴唇干裂,像是大旱了三年的大地……
整个人萎靡不振,无精打采间又有遁世离俗的飘渺感……
白丽华深感不妙,轻喊:
晚安,金主大人
“爸爸,站在那里别动,等我过来!”
……
叮——晚上还在县局参加案情分析会的花璟末收到了小统的急报!
叮:主人,请速速赶到市城建局!
宮心計:冷宮皇後 東方鏡
花璟末听到小统的话,急切起身离座出门,只留下一室疑惑的眼神。
科技翻譯家
花璟末开着车,已连闯三个红灯了,他边开车边听小统的讯息。
叮:主人,白丽华的父亲要跳楼自杀了,白丽华已经赶到现场了,你要快速赶过去营救!
花璟末心里默念:又是一个跳楼自杀?一定营救!能不能赶上!
叮:主人,这会儿他们父女还在僵持中,白丽华设法打消父亲的消极极端行为,不知能不能奏效?
“丽丽,你不要过来!再过来一步,爸爸就要从这里跳下去了。”
白丽华看到爸爸后退了几步,她再不敢朝前凑了,哭着求爸爸:
“爸爸,跟我回家吧!妈妈担心你,一整天魂不守舍的。你有天大的难事,我们一家人一起承担好吗?跟我回家吧!你不能丢下妈妈一个人凄凄惨惨地度过残年啊,她太可怜了!”
“丽丽,你妈妈不是还有你陪着吗?一杰走后,你不是心如死灰了吗?发誓不再谈婚论嫁了吗?”
“不,爸爸!只要你走到我的跟前,我马上嫁!现在追我的有企业新秀——陈凯,和我的高中同学——花璟末,只要我想嫁,他们选一个就能立马成为新娘子。你倒是下来呀,爸爸!”
“这是我几年来听到的最美的消息——我的宝贝女儿要出嫁了,要当新娘子了!我的心愿也了了。”
“俗话说:一个女婿半个儿,妈妈就交给你和未来的女婿了,我也放心了!我是个罪人,我只有一死谢罪了!”
“不,爸爸!有什么罪责咱们一家人一起承担,爸爸一定不要走绝路啊!”
“不。丽丽,你不知道情况,我……我畏罪自杀,死了也许是最好的下场,上面不会再追查下去了,对你和妈妈的影响也是最小的。”
“丽丽,赶紧成个家,爸爸不会死不瞑目了!丽丽,若有下辈子,我还要当你的爸爸,但是,不会再从政,不会再犯法。丽丽——保重!”
说完,白世雄不舍地看了女儿一眼,决绝地翻上了天井,跳了下去……
“不!爸爸——”
白丽华奔到了天井边,看到爸爸越坠越小的身影,眼睛里急得滴出了血来……
恰在这时,一辆车呼啸着开进院子,一个人跳下了车子。
花璟末看到了已坠落在半空的人,他用意念开启了千年龙珠——请大发慈悲,接住他,他要毫发无损。
同时,花璟末张开了双臂,就像撑开了一个超厚的棉花垫子,白世雄轻弹了一下就平躺在了地上。
白丽华在上面看到有人接住了爸爸,忘了坐电梯了,一口气跑下了二十四楼,跌跌撞撞地跑出楼门,跑到爸爸落地的地方,就扑了过去。
“爸爸!你还好吧?”白世雄紧闭着眼睛,她把手指伸到爸爸的鼻下——太好了,有鼻息。
她抬起头来,抓住刚才冲进来、伸出手、接住爸爸的人要好好感谢,等抬起头、抓着他的胳膊时,她惊呆了:
“怎么是你?璟末?你没受伤吧?”
“我还好!冥冥中好像有天神、上帝出手帮助我们,他落在我胳膊时竟然没有多少重量啊!”
“不,你就是我的天神、我的上帝!花璟末,今天,我就当着重生的爸爸面,允诺:今生,不管以怎样的方式,不管以怎样的身份,我都跟定你了!”
“啊?啊!啊啊……先送伯父上医院吧!他只是暂时的休克、昏厥而已!”
“老九!今天真是龙珠助你——抱得美人归!你听到了吗?你的白天鹅,我的李瓶儿,她说了不计较一切,都要跟你在一起啊!”心里的西门庆激动地呱呱乱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