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40ug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是仙界萌新》-第87章 公子你實在太快了!讀書-wfot2

我真是仙界萌新
小說推薦我真是仙界萌新
陈青河很快就反应过来。
对方已知晓了他“通缉犯陈有猫”的身份。
貧道冥河見過道友
“不愧是监天司的掌刀使大人,洞察力着实惊人……”陈青河叹了口气,说道:“如果你想替城主府捉拿犯人,现在就动手吧。”
陈青河不是怕事的人,既然对方知道了,那就没必要藏着掖着。
他已经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
也正好试一试,自己修为提升后的真正实力。
令他失望的是,刘大米显然没有半点想要动手的打算。
異界之遊戲高手
“我跟城主府又不熟,何必呢?”刘大米眼角含笑,认真说道:“我只想得到那蜘蛛精的妖丹,通过秘法逆推它生前看到的画面,以及它究竟向妖族传递了些什么情报……其他的事情,我一概不感兴趣。”
陈青河有些吃惊,感叹道:“监天司竟有这种秘术,难怪妖魔二族永远成不了气候。”
他表面客气,内心则暗自警惕。
很多时候,这种隐秘诡异的术法,要比绝对的武力更有用。
妖魔二族不敌仙盟,甚至险些被赶尽杀绝,绝不是没有原因。
刘大米谦虚几句,很快便岔开了话题,“陈少侠,你那妖宠好像没有带在身边?”
法神降臨 墨鄉
“丢客栈里了,自从吞了蜘蛛精的妖丹之后,那懒猫就一直睡不醒,清醒的时候不多。”陈青河也不隐瞒,耸肩说道。
刘大米皱起了眉头,沉吟道:“恕我直言,那蜘蛛精虽然没有达到化形修为,好歹也是八丈大妖……修为不够的妖宠,强行吞噬只怕有害无益。”
“这个不必担心。”陈青河笑了笑,傲然道:“我那猫体型不大,却是天赋异禀,别说区区一枚妖丹,就连法器都能吃进肚子。”
“吞食低阶法器,很多妖物都能做到,倒不怎么稀奇。”刘大米摇头,觉得他有些过于自信了,解释道:“妖丹却不同,那小野猫吞噬了八丈妖丹,依我看来,大概率怕是再也醒不过来了,希望你能有个心理准备。”
“哦,呵呵。”陈青河对她回以标准的微笑。
他自然知道猫儿身上有很多特异之处,却不足为外人道也。
絕色辣妃:腹黑王爺寵太深 慕千凝
刘大米脸色黑了一瞬,倒也没纠缠这个问题,随口问道:“对了,你有没有兴趣成为我的扈从?”
“嗯?”陈青河有些跟不上她的思路,“阁下没有开玩笑?”
“当然不是开玩笑,我现在正式向你发起邀请,你愿意成为仙盟的执法者吗?”刘大米眨眨眼,笑道:“你放心,只要跟我监天司扯上关系,鸿雁城内谁也不敢拿你怎样,包括城主府在内。”
陈青河听出了她的弦外之音,多少有些心动。
倒并非为了躲避城主府等势力的追杀,更多的则是想通过监天司,了解有关于仙盟、有关于混沌真元的东西。
辣手摧草:大神,從良吧 貓耳素溢
“扈从什么的就算了,我活了这么多年,还没有给人当过下手。”陈青河淡淡道:“不过,我倒是对你们监天司执法很感兴趣,有机会的话,也许咱们可以合作一次?”
此言一出,刘大米身后两个扈从再也保持不住冷漠的表情,脸色变得略有些狰狞。
合作?
一个修为低微的散仙,和监天司的掌刀使大人谈合作?
凭什么!
失心疯了吗?
这话如果是从其他仙人口中说出来,刘监察只会当做个疯子,一笑置之罢了,根本就不会多说半个字。
但对于陈青河的来历,她心里满是好奇,所以非但没有恼怒,反而表现的很高兴。
“好啊,就是合作!”刘大米笑眯眯道:“刚好,我手边有个不大不小的案子,正需要你的帮助……这样吧,你先回去准备一下,回头我联系你!”说着她晃了晃自己的传音玉牌,“保持联络哦!”
……
刘监察走后,游侠会从上到下对陈青河的态度都发生了转变。
冷少,溫柔些 一米
尤其是黄长老,他脸上满是尴尬,以眼神示意身旁的孙长老,几次欲言又止。
他得罪陈青河不是一次两次了,心里多少还有些数。
孙长老知道他想跟陈青河缓和关系,笑了笑,温言说道:“陈少侠和掌刀使大人谈得如何?”
“还行吧,起码没有打起来。”陈青河说道:“以后可能会有合作?谁知道呢。”
孙长老被他吓了一跳,讪笑道:“陈少侠可真会开玩笑……嗯,那个,我们会长大人不日就要从外地折返,并设宴招待鸿雁城各界名流,他老人家交代道,一定要邀请陈少侠参加宴席。”
“嗯,以后再说吧,有事可以让穆瑶转告我。”陈青河没跟他叙旧的打算,说道:“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陈少侠,陈少侠……”孙长老正要再说,陈青河却已走远了。
他愕然看向黄长老和穆瑶二人,黄长老气得吹胡子瞪眼,穆瑶则苦笑不已。
……
回到悦来客栈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隔着老远,陈青河就看到小秋站在客栈门前,两手在空中挥舞,跟两个身穿血刀门服饰的人辩论着什么。
“这么快就找上门了吗?”陈青河放慢了脚步,面带微笑走了过去。
逆襲王妃
闪着寒光的玄冰剑已被他握在掌心。
“两位大哥,我和姐姐只是做皮肉生意的普通仙人,真不知道陈有猫是谁!”小秋单手指天,信誓旦旦,“大哥们要找我姐做生意,可以,但要是想诬赖我姐弟二人,我小秋宁死不从!”
“少踏马装蒜,小鬼!”其中一个血刀门徒拔出腰间的刀,厉声道:“你早就认陈有猫那厮当主子了,以为我们周堂主不知道?快说,他厮究竟去哪了!”
两个血刀门徒背对着陈青河,看不出脸上表情,但从说话的语气上看,龇牙咧嘴是肯定的了。
“我真不……嗯?”小秋眼珠子乱晃,正待狡辩,忽然注意到不远处的陈青河,脸上不禁露出笑意,接着说道:“我干你老母啊!”
“小鬼,你找死!”那血刀门徒猛地举刀,正要劈死这不知好歹的仙民,却忽然感到身后传来一股凉意,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被玄冰剑斩在身上,就算是地仙境的高手,也免不了遍体生寒。
一颗圆滚滚的脑袋飞向半空,没有惨叫声,更没有血。
伤口处早已凝上了血红的冰。
另一个血刀门徒反应还算迅速,他蓦然转身,看到陈青河后张口正打算说什么,对方的剑却再次斩落。
“呃……”只来得及说出一个字,便被玄冰剑从中剥成两半。
当然,同样没有血。
任凭两道出窍的元神随风飘走,陈青河这才收起玄冰剑,满意地点点头。
这两剑他都刻意压制了真元波动,现在看效果也很明显——两名血刀门徒直到剑刃及体,才后知后觉,可惜已经晚了。
陈青河敢保证,附近就算有天仙级的大佬存在,也未必能察觉到这边厢交手的动静。
不得不说,单以隐蔽性而言,佩剑流较之飞剑和剑气,的确存在先天的优势。
“糟了,糟了!”小秋脸色煞白,瘫坐在地上,喃喃道:“公子,你实在是太快了……你不该杀他们的!”
……
超級氣運光環系統 肥魚很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