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wleg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第170章 任性的郡主鑒賞-3fwa8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你干什么啊?是我!”
倪月杉郁闷的趴在榻上,在她身后的人,无奈道:“为何每次都走窗户?正门不为你敞开还是怎么地?”
倪月杉的双臂还被紧紧扣在身后,她无奈的贴着床榻,“大半夜的,让别人知晓我来了你这里,多不好啊,翻窗户可以彼此都省去麻烦啊?”
景玉宸冷哼一声,松开了手,他在一旁坐下:“本皇子不怕麻烦。”
倪月杉得到自由,活动了活动筋骨,她看向景玉宸无奈道:“二皇子,你身体恢复的很快啊,押我的时候,力气用的不小!”
景玉宸像是想到了什么,用力咳嗽起来:“本皇子以为是刺客不能客气,就算扯疼了自己,也不能客气。”
然后他开始龇牙咧嘴,捂着心口的位置:“疼……”
倪月杉质疑的看着他,不怎么相信?这个男人,还会演戏呢?
“我这么晚来,是想告诉你,按照你的提示,已经将田姨娘和贾父子关在一起了,如果她真的知道一些走私线索,相信熬不过几日就会老实招认的。”
景玉宸勾着唇,看向身边坐着的倪月杉,他目光邪魅深邃,犹如幽深古井,深不可测。
他轻轻勾着唇:“若是邹阳曜知晓,他错过的是怎样优秀的一个你,一定后悔死了。”
倪月杉白了景玉宸一眼:“夜深了,二皇子早些休息,我先走了。”
景玉宸看着倪月杉离开,开口提示说:“倒不如留下来,免得你大哥知道他小娘的事情,和你闹。”
倪月杉只无所谓的回应道:“他带林嫂子回门后,就回宫中当差了,没时间和我闹!”
之后,倪月杉没有迟疑跨步离开。
劍動八荒 曠世妖刀
景玉宸手撑着额,倪月杉与传闻中相差太大了,就连邹阳曜都怀疑倪月杉是他人假冒,或许她真的是?
景玉宸眉头紧锁,看着倪月杉翻窗户利落的动作,更加质疑了。
灰姑娘的千億保鏢
倪月杉回到相府后,天色逐渐转亮,只是倪鸿博却像个幽灵一样,手中拿着一把佩剑,满身肃杀之气,挡在她的房门前。
倪月杉看着他双手环胸:“大哥这是做什么?”
“倪月杉,原以为之前误会了你,但没想到,你真是蛇蝎心肠,诬陷我小娘,让她被赶走!”
他拔出手中长剑,满脸怒容的看着倪月杉。
倪月杉打了一个哈欠:“清风,这里就交给你了。”
话音落下,一个身影飞身而下,落在倪月杉的身前,“主子,先回去休息!”
紅警之科技帝國 大黑哥
倪月杉淡淡应了一声:“辛苦了!”
见倪月杉如此看不起他,倪鸿博咬着牙槽,朝倪月杉飞身攻击而去。
但影卫快速迎上,在倪月杉的身后响起了刀剑相交的声音……
只是没有多久,汲冬阁的院子,响起了河东狮吼,之后院子很快就安静了。
倪月杉也舒舒服服的躺上了床榻,完美,睡觉。
三日后,林品儿回门,拧着倪鸿博的耳朵,上了马车,有林品儿协助,倪月杉可是得了清净。
紧随而来的是,杨婉清和四皇子的大婚。
皇子大婚,婚礼办的铺张大气,百姓们无不前去围观。
虞菲邀倪月杉看地皮,这婚礼现场也看了个清楚。
“皇家办喜事果然大气,我还从未见过这样隆重的婚礼。”
虞菲目光远远跟着迎亲队伍,神色复杂,好似还有一丝艳羡。
倪月杉只觉得惊奇:“你想嫁人?”
虞菲收回神来:“嫁谁啊?你么?”她用团扇敲了敲倪月杉的额头,很是嗔怪。
倪月杉愕然:“你在京城无亲无故,其实找个人谈恋爱,牵牵小手,还是很不错的。”
虞菲轻笑一声:“老了,不奢望了。”
倪月杉:“……”
地皮选在距离虞菲宅院不远的大街上,毕竟是个金银珠宝首饰店,地段也不能太过偏僻,店面可以不要太大,但售卖的每一样都要足够精致,上品。
他與月光為鄰
倪月杉将地契交给虞菲收着,她知道,虞菲绝对能将店面弄好,不需要她操持什么。
倪月杉回相府,却有一辆马车,等着倪月杉,帘子被揭开,出现在倪月杉眼前的正是景玉宸那张邪魅无双的俊颜。
他看着倪月杉邪肆勾唇:“上来吧,一起去参加宴席!”
情有繾綣總流連 果酒葡萄酒
倪月杉眉头拧起:“我去了,岂不是给他找不痛快?”
“他会不痛快,你还不开心?”
絕品狂妃:囂張娘親鬼才娃
倪月杉愕然,觉得也是啊……
“好,那就随你去吧!”
进门的时候,景玉宸呈上一个礼盒,倪月杉看了一眼,“我没礼物。”
“你是本皇子的人,本皇子的礼物不就是你的?”
倪月杉:“……”
二人走了进去,倪月杉好奇的问:“送的什么?”
“里裤。”
倪月杉汗颜:“你认真的吗?”
景玉宸低低笑着,邪魅的俊颜,愈发绝世养眼。
不正经,她觉得景玉宸太不正经了。
景承智的大婚之日,宾客如云,张幕结彩,设宴六十席,远远看不到边,到处都是交谈的男男女女,而每个人穿着的光鲜亮丽,多数气质出众,雍容华贵。
倪月杉走在景玉宸的身边,景玉宸看了倪月杉一眼:“本皇子大婚,定要比这办的还要风光。”
倪月杉沉默着没有说话,她觉得景玉宸的大婚,与她没有半点关系。
倪月杉没搭腔,好似没什么兴趣一样,景玉宸有些挫败,他震开了手中折扇,带着倪月杉朝偏远的座位走去。
“大姐?”
一道声音响起,倪月杉转眸看去,是一身贵妇打扮的倪莹莹,她梳着贵妇高髻,面容谈不上精致绝艳,一身锦罗绸缎,身上佩戴着多个价格不菲的首饰,看着倪月杉时,眼中隐隐带笑。
“大姐,你怎么是跟二皇子来的啊?爹爹呢?”
她已经出嫁,自然是随邹阳曜来的。
倪月杉只是一抬眸,就看见站在不远处的邹阳曜。
倪月杉收回了视线,淡然道:“做了将军夫人果然不一样,喜欢过问与你无关的事情了。”
倪莹莹笑容一僵,有些尴尬:“大姐是在怨莹莹夺你所爱吗?”
一旁还站着个景玉宸,她说这些,是故意的吧?
黑天鵝的華麗蛻變 藤雪涵
倪莹莹嫁到将军府,都觉得倪莹莹是高嫁,她有什么不知足,还来她这里找不痛快?
“如果我说是,你会怎么样?乖乖让出正夫人之位?若是做不到,就不要在我面前,说这种浪费口水的话!”
然后倪月杉不屑的收回视线,看向景玉宸:“走吧。”
“也是,当初为了救那位采花贼,大姐宁愿找四皇子帮忙,也不愿意顺便成全了二皇子,害的二皇子求圣旨跪了那么久,大姐这样做,心思怎么会在将军身上呢?应当在四皇子身上,是我糊涂了。”
她说着,哀叹着转身离开。
故意提及曾经那件事情,说完就走,这是故意离间她和景玉宸之间的关系啊?
倪月杉看向景玉宸:“我承认,当初若是与爹爹说,我与你已经私定终身,或已有肌肤之亲,爹爹定会求皇上成全我与你,你就不用长跪了,但我没有。”
倪月杉老实交代,但神色并无愧疚。
景玉宸求婚,是他所求,而不是她的心愿,所以她为何要推波助澜?
景玉宸却是不怎么在意的扇着手中折扇:“走吧,过去坐!”
倪月杉神色复杂,景玉宸真的不在意吗?
二人找了个偏远的位置坐下,等待吉时到,新郎新娘到。
闲常帝都,但凡立过功劳的皇子,不管有无成年或婚配,皆在宫外赐了府邸。
攬月
所以景玉宸和景承智已在宫外城中居住了多年,这杨婉清和景承智成婚,除了排场大,其他与宫外百姓夫妻大婚,并无什么不同。
倪月杉目光被桌面上的酒水吸引,嗅着味道,清冽香甜,倪月杉伸手想喝,景玉宸一个折扇敲在倪月杉手上。
倪月杉看了景玉宸一眼:“干什么?”
“女孩子不要喝酒,此酒很烈的。”
倪月杉切了一声:“不要小瞧我好不好?”
倪月杉和景玉宸还在说着,对面的位置坐下了两个人。
一个是一身宽袖黑色长袍的邹阳曜,一个是贵妇打扮的倪莹莹。
二人此时落座,还坐在二人的对面,倪月杉轻蹙眉,他们故意的吧?
倪月杉仰头,就杯中酒水喝下,只觉得肠道传来阵阵暖意,舒服。
倪月杉准备喝下第二杯,一道身影出现在了倪月杉的面前,倪月杉手上动作一顿,抬眸看去,褚宁央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鄙夷道:“倪大小姐,你真是伤风败俗啊!还未与二皇子成婚呢?就坐在二皇子身边了?”
倪月杉郁闷的放下酒杯,是哦,景承智大婚,什么贵族不会来?
先是倪莹莹,现在又是褚宁央。
“宁央,今日人多,你还是收敛一些比较好。”景玉宸扇着折扇,狭长的狐狸眼透着一丝凉意,仿佛是警告一般,看着褚宁央。
褚宁央一脸受伤,“我,我不,若是玉宸哥哥非要默许她坐这的话,那我也要坐在玉宸哥哥身边!”
她说着并不客气,往景玉宸身边的位子,加了一个凳子,然后,挤。
倪月杉嘴角一抽,汗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