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mgxd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頂級寵婚:宋夫人,別來無恙 水煮魚-第二百一十八章 聶淑青的“出賣”看書-xzqx4

頂級寵婚:宋夫人,別來無恙
小說推薦頂級寵婚:宋夫人,別來無恙
宋云烟好像做了一个长长的梦。
仙劍塵緣錄 祭奠七月
梦里,江容卿身穿燕尾服,挽着一身婚纱的陆妍妍,踩着红毯一步步向她走来,满脸冷漠地对她说:“宋云烟,我要和妍妍结婚了,你可以走了。”
“不!不要!”
胸口一阵锐痛,她一个激灵清醒过来。
權少大人的麻辣情人
“云烟?你终于醒了!”
我有一座深山老林
睁眼开双眼,她惊魂甫定地捂着胸口,就听到头顶传来急切的嗓音。
掀开眼皮一看,虚弱地喊道:“妈。”
“哎,妈妈在这里。”
聂淑青握住她一只手,眼底含泪,哽咽地说。
要不是她一时冲动去找陆妍妍,害她割腕,云烟也就不必献血过度而晕倒。
崇禎八年
满心内疚望着女儿,聂淑青轻柔问:“有没有哪里难受?要不要喝点水?”
“我没事……”
宋云烟轻轻一摇头,马上就是一阵头晕。
她忙又跌回床上躺好,环顾四周,有些失望地问:“容卿呢?”
“容卿他……”
聂淑青正要说话,病房门一开,江容卿已经走了进来。
“醒了?”
有旁人在,他一向沉稳持重,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担忧和焦急。
不过他深邃的黑眸里,满满都是对她的关切,自从进了房门,目光就再没从她身上移开过片刻。
“嗯,我没事了,陆小姐呢?”
三國之極品小軍閥 大漢老臣
宋云烟担忧地问。
“她也脱离了危险,不过还在昏迷中。”
江容卿亲自拉一把椅子过来,先让聂淑青坐下,而后自己坐在床头,很自然地替宋云烟掖了掖被角。
拯救男配之隨機系統
宋云烟松了一口气,闷声说:“陆小姐没事就好,不然的话,我真是一辈子都无法心安了。”
三國之西涼鄙夫
她这样一说,聂淑青越发赧然,嘴唇动了数次,才低声说:“容卿,实在对不住,这次都怪我。”
“妈,都过去了。”
陆妍妍对于江容卿,毕竟非同寻常。
聂淑青虽然是他的岳母,但她险些害得她自杀身亡,他不是完全没有怨言的。
不过看在宋云烟的面子上,他对聂淑青一直十分客气,只是神色淡淡的,不见从前那种真正的亲昵。
“妈,你为什么突然去找陆小姐了?”
宋云烟盯着她问。
顿了顿,她又问:“你是不是看到容卿和陆小姐的新闻了?”
聂淑青一再低头,终于被问地“嗯”了一声。
宋云烟皱起眉头,越发觉得奇怪,“我怕您看到那些新闻,所以特意告诉过照顾您的医生护士,叫他们将相关的报纸、电视节目全都屏蔽掉。”
她深深望着聂淑青,疑惑地问:“要想看到那个新闻,就只有上网,可您平时从不会浏览网页的。”
歡兒欲仙
作为一个中年人,聂淑青是有些落伍的。
她的智能手机基本上只用于打电话和发消息,对于游戏和上网一窍不通。
也正因为如此,宋云烟才没找借口收走她的手机。
听了女儿的问题,聂淑青越发犹豫。
而江容卿却深深望向宋云烟,薄唇动了动,好多情绪涌动在心口。
原来……
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她为陆妍妍做了那么多。
不仅自己从没去刺激过她,甚至还细心地屏蔽掉聂淑青能得到的消息,生怕自己的母亲去替自己出头。
一念及此,他握住小女人一只手,用了几分力道,无声地表示自己的动容。
超級寵獸系統
天命初啟 九曲懶仙s
宋云烟一时顾不上回应他,只盯着聂淑青问:“妈,您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们?”
“我、我……”
聂淑青迟疑着。
她答应过纪南生,不将他说出来的。
见到她犹豫不决,宋云烟越发确定地道:“妈,您千万别瞒我们!是不是有什么人让您去找陆小姐的?”
“云烟,我……”
聂淑青还是不肯说,宋云烟急切地坐起来,抓住她的手,急切道:“妈!我是您的女儿!您非要逼我去查您的通信记录吗?”
闻言,聂淑青脸色变了变,这才不得不和盘托出:“是、是容卿的表哥,纪南生告诉的我陆小姐的事。”
“纪南生?!”
宋云烟压抑地重复一遍这个名字,心脏“咯噔”猛跳了一下。
江容卿脸色也骤然一沉,薄唇立刻抿成了一条直线。
“纪南生都对您说什么了?”
江容卿声线温和,可隐隐藏着怒意。
聂淑青舔了舔嘴唇,才低低将自己与纪南生电话的内容复述出来。
宋云烟和江容卿闻言,互相一个对视,目光里都写满了了然。
聂淑青还在替他开脱:“云烟,容卿,我看那位纪影帝也是为你们好,他是让我去劝劝陆小姐,让她走出被侵犯的阴影,这样才能对容卿放开手——”
“妈!您太糊涂了!”
宋云烟闭了闭眼,她深吸一口气,将陆妍妍被侵犯后的症状完全告诉了聂淑青。
“什、什么?这陆小姐居然、居然是一提到和侵犯有关的事,就会……就会崩溃吗?还有这种病吗?”
望着一脸不敢置信的母亲,宋云烟哑着嗓子,无奈地解释:“这叫创伤后遗症,很难治愈的。我特意请来韩医生,总算让陆小姐好了一点,可现在……”
看到聂淑青一脸灰败,后悔又自责的模样,江容卿沉沉阻止道:“好了云烟,妈也不是故意的。”
他安抚地对聂淑青勾了勾唇角,温和道:“再说,妍妍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不会再有大碍的。”
说完,他见聂淑青神色惶然,就叫来护士,安排她回自己病房去休息。
聂淑青走后,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宋云烟神色凝重,小小的拳头攥紧了,皱眉望着江容卿,“纪南生挑拨我妈去害陆小姐,他、他到底安的什么心?”
回想上次见面,纪南生对自己说过的话,宋云烟继续喃喃:“如果他是对我不死心,应该会想要陆小姐好起来,然后缠住你啊!可他为什么要害陆小姐呢?”
江容卿脸上波澜不惊,只微微眯了眯狭长的眼睛。
联想陆妍妍这段时间的异常,他脑中渐渐冒出一个清晰又可怖的猜测,不由暗暗地捏紧了拳头。
正要对宋云烟说出来,外面有护士过来汇报:“江先生,陆小姐已经醒过来了,您现在要去见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