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kvpj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古希臘之地中海霸主 起點-第二百六十一章 塔波薩庫斯大會戰(三)熱推-i6o7n

古希臘之地中海霸主
小說推薦古希臘之地中海霸主
戴弗斯精神一振,立刻问道:“太好了!他们在哪里?!”
菲利修斯会意的将木板递了过去。
伊扎姆喘着粗气,接过木板,仔细看着上面所画的波斯军阵示意图,然后手指着其右翼的中央前列,兴奋的说道:“就在这!雷米按照我走之前约定好的暗号,让那些族民用波斯人给他们配备的铜盾对着阳光有规律的上下晃动,这样就与其他波斯军队区别明显,即使我站在这边,也能看得清清楚楚,想当年在攻克阿斯普鲁斯图姆城时,我们山岭侦察大队也使用过相似的方法——”
“很好!你立了大功!”戴弗斯打断他的絮叨,接着问道:“我们与之相对的是哪支部队?”
雙胞胎寶寶的總統爹地【完結】 倩兮
“第十一军团军团的第三大队和第四大队。”伊扎姆立刻做出答复。
“陛下,可以将作为预备的第十八军团军团派过去,以便等伊扎姆二哥的部队后撤时,更充分的利用这个机会,加大对波斯这段军阵的进攻!”菲利修斯也兴奋的建议道。
“一个军团不够!”戴弗斯摇摇头,用力点着木板,语气坚决的说:“再把第十九军团也派过去,这里将是我们步兵的突破口!”
…………………………………………………………………
就在戴奥尼亚的两个军团在阵列的后方悄悄调动的时候,马尔多尼奥斯已经骑马赶到波斯王的马车前,有些着急的说道:“大王,各部队早已列阵完毕,怎么还不下达进攻的命令?!”
嗜血公主融化冰冷少爺 愛利密
覺醒——不朽的靈魂
阿尔塔薛西斯犹豫的说道:“……要不要等戴奥尼亚人先发起进攻?”
“戴奥尼亚人兵少,不可能先向我们进攻!”马尔多尼奥斯忍着心中的不满,扭头看向不远处的特瑞巴苏斯,一腔怒火发泄在他身上:“你不是号称王国最有智谋的大臣吗,是怎么给大王参谋军事的!战前既然制定好了进攻计划,就应该协助大王执行!军队列阵完毕,已经快半小时了,士兵们还傻站着等待,你知不知道我从左翼赶来这里的时候,看到多个附属部队已经有点军心不稳,甚至东乌克西安人的阵形都开始出现混乱!”
特瑞巴苏斯保持沉默,没有反驳,他之前也几次催促过波斯王,但波斯王似乎有些顾虑,始终没有做出决定,所以才一拖再拖。
阿尔塔薛西斯变了脸色,他当然听得出马尔多尼奥斯是在指桑骂槐,他却不好当场发怒斥责,一方面是眼下大敌当前、会影响士气,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愧疚。战前他确实是与几位重臣反复商议后制定了以进攻为主的战术,只是当他看到对面的戴奥尼亚军队简练快捷的列阵、之后其阵列中的士兵静默站立、沉稳如山的气势ꓹ 和己方散漫喧嚣的军队相比,他心中突然涌起强烈的不安ꓹ 往昔几次失败的经历浮现脑海,难免使他又患得患失起来。
但是当他听到马尔多尼奥斯后面的话,他吃了一惊。
善于察言观色的特瑞巴苏斯立刻说道:“大王ꓹ 那些附属部队可不是我们训练有素的波斯军队,虽然这段时间对他们进行了严格的整训ꓹ 但他们也很难长时间保持阵型,我们必须得尽快发起进攻!”
美人殺手不太冷
阿尔塔薛西斯看看特瑞巴苏斯ꓹ 又看看马尔多尼奥斯:“那就下令进攻?”
马尔多尼奥斯急道:“大王ꓹ 别犹豫了,赶紧下命令吧!”
阿尔塔薛西斯攥紧马车的扶手,目光扫过前方威风凛凛的不死军、铜墙铁壁般的希腊雇佣军、体型庞大的战象、可怕的杀人利器战车、训练有素的弓箭手……最后遥望对面静默如山的戴奥尼亚军队,沉默片刻之后他深吸了口气,大声说道:“准备进攻!”
马尔多尼奥斯面色一喜,拨马往回奔。
仙道至尊 淩晨煙半支
特瑞巴苏斯则紧接着高喊道:“准备进攻!准备进攻!……”
“呜……呜……”在波斯军号吹响的同时,特瑞巴苏斯继续替波斯王下达命令:“弓箭手进攻!”
阿尔塔薛西斯的马车前方高高举起了一杆绣有弓箭的旗帜ꓹ 但能看到这旗帜摆动的只有中路中央前方的弓箭手部队而已,整个军阵长达十几里ꓹ 别说是看到旗帜举起ꓹ 甚至两翼两端的士兵都不一定能听到军号吹响ꓹ 不过波斯军队自有办法。
两队身穿艳丽军服的波斯传令兵从马车两侧驰出ꓹ 穿过队伍的间隙,冲到最前方ꓹ 然后沿着军阵向两侧狂奔ꓹ 同时连声高喊:“弓箭手出击!弓箭手出击!……”
妖妻成
中路的弓箭手动了!左翼的弓箭手动了!右翼的弓箭手动了!在波斯军阵最前列、排着长达十几里松散队形的弓箭手就像一条刚刚从冬眠中苏醒过来的长蛇开始缓缓的向戴奥尼亚军阵前进。
刚听到对面传来军号声ꓹ 阿尔西尼斯就像其他队官一样立刻提起了精神,并且向麾下的士兵们高喊:“兄弟们注意ꓹ 波斯人要进攻了!”
在喊话的同时,他看到分队中有个别士兵过于亢奋、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立刻又提醒道:“大家必须严格按照战前的布置,做好防御的准备!任何人如果敢违反军令、必受严惩!”
士兵们心中一凛,神情都变得郑重起来。
“队长,波斯的弓箭手杀过来了!”第1列的士兵高喊。
“准备防御!”阿尔西尼斯心中一紧,注视着前方。
波斯弓箭手的前进速度很慢,因为其统军的波斯将领们都了解过小亚细亚会战的详细经过,知道戴奥尼亚军队中也有数量不少、战斗力不弱的轻步兵,因此他们在小心的防备着对手的出现。
然而,他们已经距离戴奥尼亚军阵不到250米了,对方的轻步兵仍然没有出现在阵前,将领们尽管疑惑,但并没有制止士兵们前进。
在接近戴奥尼亚军阵百米时,弓箭手们自觉的停止了前进。
千歲戀人
“放箭!”在将领们的叫喊声中,弓箭手们搭箭引弓,以很大的仰角,高高的举起。
“嗖!嗖!嗖!……”原本很轻的弓弦声响成千上万的汇聚在一起,竟然能让百米之外的戴奥尼亚士兵们听得异常清晰。
“龟甲阵!”阿尔西尼斯高喊。
原本就排着密集阵型的分队士兵们迅速向内缩,同时将手中的长盾挡在了小方阵的外侧及上方,眨眼之间就仿佛给这50人的队伍加盖了一层黑色铁皮,将他们保护得严严实实。
位于方阵中间的阿尔西尼斯透过长盾之间的细小缝隙,仰头上望,只见半空中遮天蔽日的箭矢如同滂沱大雨一般的倾泻下来,即使有厚实的长盾保护,他也不禁感到心里发紧。
“蓬!蓬!铛!铛!蓬!……”箭矢持续砸落在长盾的不同部位发出不同的声响,犹如在演奏一曲死亡的旋律。
龟甲阵内的戴奥尼亚士兵们个个神情紧张,但是当旋律消失时,没有一个人受伤。
他们还来不及喘口气,这旋律又再次响起。
反复三四次之后,终于出现了一个长的间歇。
这是因为波斯弓箭手混编部队的将领们发现戴奥尼亚军阵前列部队纷纷采取这种奇特的阵型,让他们的抛射几乎没有造成什么杀伤,于是他们催促士兵们继续前进,用更近的距离来增加箭矢的穿透力。
抵近至50米距离,波斯弓箭手们不敢再前进了,因为他们听说过戴奥尼亚的重步兵可以投射标枪,而且距离敌人太近,当他们射箭时,对面的戴奥尼亚士兵突然发起冲锋,他们难以逃避。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危险,并非所有的弓箭手都愿意继续逼近戴奥尼亚军阵,一些其他种族的弓箭手即使有波斯将领再三催促,也畏缩不前。
波斯弓箭部队的前列士兵用直射,后列士兵用抛射,而且较为集中的射向一个个龟甲阵,而不是大范围的攻击导致效率不高,因为戴奥尼亚的棋盘格列阵使整个军阵比较分散,使得很多抛射的箭矢都落在空地之上。
更为密集的响声在阿尔西尼斯所在的分队所形成的龟甲阵外响起,如同暴雨敲打荷叶,每一面长盾都像刺猬一样扎满了箭支,士兵们也不时发出痛苦的一声闷哼,那是锐利的箭尖穿破盾面,碰触到了戴奥尼亚士兵们裸露的手臂或大腿,偶尔有箭矢穿过盾阵的缝隙,也因为被厚实的头盔、胸甲所挡,并未造成大的伤害。
戴奥尼亚士兵们一动不动的咬牙坚持着,当然他们几乎肩并肩、背贴胸得紧挨在一起,即使受了伤,也无法闪避和撤退。
作为分队长,阿尔西尼斯不但要不时窥视前方敌人的动向,同时还在倾听着箭矢击打长盾的频率。
突然,他沉声说道:“兄弟们,再坚持一会儿,波斯人的箭矢应该不多了!”
他的话音刚落,阵外的响声开始变得稀疏起来,没多久就消失了。
波斯弓箭手的箭囊里还剩有三四支箭矢,但他们在此时选择回撤,一方面是因为连续的拉弓导致手臂酸麻、需要休息,另一方面他们还需要在接下来的近战中为步兵提供支援,这是波斯人的传统战术,当然不能在此时将箭支都消耗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