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vc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霸衛 txt-第八百三十章 堪比登天閲讀-gbj6h

霸衛
小說推薦霸衛
“只是。”倏然,姬余臣话锋一转,“此事出乎孤的意料,没想到晋世子他竟然会选择这么做,他难道就不担心因为此事,导致晋侯陷入众矢之的。”
“这不正好么,晋侯若是陷入众矢之的,天下诸侯也定不会待见他,进一步也能削弱其实力,对我等而言,反倒是一件好事,王上您为何在替他担忧。”虢公翰只觉得姬余臣回来后就变得怪怪的,似乎有什么事瞒着他。
我是系統管理員
“王上若是有什么心事,与臣但说无妨。”虢公翰继续问道,他的直觉很是敏锐,通过细致的观察,便能发现姬余臣对此事有所隐瞒,“莫非晋世子这么做,与王上您有关?”
出乎意料的提问,让姬余臣招架不住,他也变得含糊其辞起来:“这怎会与孤有关呢,姬还他若占领卫国城,于孤而言,又有什么好处,以晋国的实力,若能占据这块风水宝地,足以与天下诸侯抗衡,到那时,他难道还会记得把曲沃之地让给孤么。”
姬余臣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虽说他为携地天子,可在晋世子等人眼里,他不过是占据携地城的乱臣贼子罢了,若不是碍于虢公翰的实力,晋侯姬仇早就发兵攻打过来。
甭说他能阻挡晋国的攻势,就连虢公翰,要阻拦晋国的兵马,也会极为困难,虢公翰颇为不信任地瞥了眼姬余臣,有前车之鉴,虽说他愿意相信天子,可眼下这番不自然的表现,很难不让人联想ꓹ 此事与其有关。
“确实。”虢公翰思忖着,还是问道:“王上ꓹ 在晋世子赶到卫国时,您为何还留在齐国,难道就不担心陈刀与吕禄甫趁此这机会攻打您ꓹ 您腹背受敌,只怕要离开齐国就没那么容易了ꓹ 还是说,您有着十足的把握ꓹ 能够确定他们并不会攻打您。”
宮女榮寵記
这是极为合理的猜测ꓹ 不过还是被姬余臣给搪塞掉了:“司徒大人您想多了,您给我的兵马数量,说多不多,说少倒也不少了,已能与齐国兵马相抗衡,即便腹背受敌,要完全攻下我ꓹ 还是得费不少劲。”
“嗯。”虢公翰颇有些不相信地回了句。
于是姬余臣便趁势转移话题:“司徒大人,不知接下来您有何打算ꓹ 此次可是一次绝佳的机会ꓹ 卫国城虽然易守难攻ꓹ 可若是有足够的时间ꓹ 在您的带领下,举携地全部兵马ꓹ 定能攻下这座城池ꓹ 可现在这个计划已然失败ꓹ
卫扬也定会在这次教训过后,修筑城墙ꓹ 之后要再攻下这座城池恐怕就堪比登天之难了,更不用说还有晋侯姬仇在,晋世子姬还这一举动,更是让天下人对姬仇议论纷纷,为了挽回自己的名望,姬仇定会做出什么举措,来弥补这一失去的名望。”
虢公翰认真地听着姬余臣的言语,毕竟此事还是颇为重要的,虽说在他眼里,姬余臣不过是一落魄王爷,没有他的帮助,压根就无法登上携地天子之位,可对其而言,姬余臣也颇为重要,有他在,二王并立才有继续存在的理由。
对于姬余臣的这番疑问,虢公翰定然要给出自己的答复,可现在想来,他的实力还是弱了些,连攻打这座卫国城都要花费许久,虽说天下人都以为,唯有他才能与晋侯姬仇分庭抗礼,一较高下。
可实际上,因为缺少名将,只能依托着兵马数量,才勉强能平起平坐,只不过是徒有虚名罢了,姬仇一旦发现虢公翰不过是徒有虚表的话,只怕现在就会带兵攻过来。
我爹是袁紹 孤舟風雅
真拳皇 起步縱
不过,他们虽然知道晋世子姬还被打入大牢一事,却未曾听说过晋国名将荀成已身受重伤。
“还有一事,孤只觉得奇怪,既然晋世子姬还的消息传来,可关于荀成将军的消息,孤却是从未听说。”姬余臣提出了自己的疑问,这几位可都是会决定天下局势之人,若不知道他们究竟有何计划,姬余臣心里也没底。
鬥武乾坤 流水無痕
虽说他与虢公翰素来不和,可若是让他前去投奔侄子姬宜臼,倒也有失身份,他虽是落魄王爷,却也是携地天子,身份尊贵,更何况,一旦他投奔姬宜臼,姬宜臼还会像他父亲姬宫湦一样对他客客气气的吗,或许压根就不会把他这个王叔放在眼里。
宁愿受到冷遇,姬余臣也不愿离开携地,他还不如一直留在携地,当个携地天子,更有司徒虢公翰护着他,短时间内姬仇也无法攻下这座城池。
大明星的貼身保鏢 肥茄子
“王上,臣也觉得奇怪,号称天下无敌的荀成将军可是晋世子姬还的老师,姬还若是带兵攻打卫国,他不可能不跟随着。”
“司徒大人,您说,会不会是因为荀成深明大义,知道这一决定极为愚蠢,他与晋世子姬还产生嫌隙…”
老殘遊記續集 劉鶚
“不可能。”还没等姬余臣说完,虢公翰便予以否决,“荀成可是天下名将,姬还一身本事都是跟他学的,两人既为君臣,又为师徒,就算荀成不肯帮助姬还攻打卫国,姬还也不可能加害于他,若真是这样,姬还离心离德,怪不得会失败。”
“那荀成人究竟去哪儿了呢。”姬余臣思索着,此人的行踪才最为关键,经此一事,晋侯姬仇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来发兵攻打携地,而为首大将,必定是扬名天下的荀成。
也唯有他,才有这本事能攻下这座携地城,虢公翰也一直在思考,他对付一个名将欧阳亮已经十分吃力,用尽全力也只能与其打成平手,若真如传闻中说的那样,荀成将军真是天下无敌,比欧阳亮还要厉害,那以虢公翰的武艺,只怕还不是他的对手。
可他虽然听说晋世子姬还的行踪下落,却从未打探到关于荀成将军的消息,这着实有些奇怪,“莫不是荀成受了伤?”凭着直觉,虢公翰这么推测道。
名少的寶貝甜妻
“不,以荀成的武艺,天下人谁有这番本事能打败他,更不用说还能让其受伤了,倘若真有人能做到,凭着姬仇与荀成两人亦为君臣,亦为兄弟的关系,定会为其报仇。”还没等自己下结论,虢公翰便把自己的猜测给否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