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f6m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 起點-130.腦子進水分享-03762

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
小說推薦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
再一想到出事的主人公,张磊就更郁闷了。
梁正英的弟子?
梁正英什么时候有个弟子了?
这消息怎么没传出去呢?该不会是假的吧?
想归想,张磊为了以防万一,急匆匆就赶了过来,甫一进门,抬头就看到了一脸怒气的梁正英,两条腿都软了下。
諸天世界中的行者
他身后跟着四五个警察。
赵天岭是最后进来的。
被两个小弟扶着,低着头,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
眼见警察真的过来,宁清凤跟张玲兰眼珠子差点瞪出来。
宁清凤不敢置信道:“宁然,你个黑心肝的,疯了不成?竟然真的敢报警?!”
宁然看了她一眼,然后,缓缓的……翻了个白眼。
看到警察出现,门口的人一片哗然。
就在张磊进来后,跟着他的两个警察诚惶诚恐的开始疏散人群。
总队说了,今天这事儿,得谨慎处理。
别是什么大人物吧?
张磊亦步亦趋到梁正英面前,瞅了眼梁正英不算好的脸色,开口才发现,不知道该叫梁正英什么,就只好叫了声中规中矩的。
“梁老师。这次是怎么了?”
宁然抬头,有点意外的看了眼张磊。
平时,宁然就一直穿蓝色棉质的衣服,很普通的料子。
在这生活那么久,宁然对衣着之类的也算有点了解。张磊身上警服的料子与后面那几个警察的不太一样,是一种很贵的,需要挺多布票,才能买到,有时候还不一定有货。
宁然瞥了眼张磊腰间微微鼓起的地方,心里有了点底。
不过,宁然还真没想到,梁正英还真认识公安警局里比较有权的人。
上次,宁然还以为梁正英是说笑的。
梁正英看也不看宁清凤,直接道:“这女儿,跟她女儿,私闯病房,打扰我跟我妻子休息,又大吵大闹,不听劝告,严重影响了医院环境。我怀疑她有暴力倾向,会对我跟我妻子产生威胁。”
这话一出,不止宁然,就连宁成晖两人跟罗禾,都有些诧异。
宁清凤跟张玲兰更是难以置信。
张玲兰脱口而出道:“你胡说八道什么?我们什么时候打扰你了?你可别乱冤枉人!”
宁然反应很快,心里一暖。
如果梁正英是说她,可能警局的人会因为她毫无背景,引不起重视。
若是换作了梁正英被牵扯其中,意义就会不一样了。
宁然都明白的事,罗禾身为梁正英的妻子,更是明白。
她立即认真的道:“没错,这位同志,我有医院开的证明,我的身体还不好,不能受到影响。他们的闯入,对我的病情产生了非常严重的后果。”
听见这话,宁成晖和许玉珠都有点羞愧。
身为宁然的外公外婆,他们竟然还不如宁然认了没几天的老师护着宁然。
张磊听得心尖一颤。
梁正英的妻子?
上次吃过亏后,张磊就有意无意的托人去查了点梁正英的背景,想知道他为什么同和平饭店的老板关系那么近。
一查还好,一查吓一跳。
梁正英的资料档案,百分之八十是空白的。
警局里,只有副局长以上的级别,才有权利看那么一点。
而在张磊对梁正英有限的了解中,里面最重要的一条就是有关梁正英的妻子。
据说,连和平饭店的齐老板,都对梁正英的妻子礼遇有加。
可见梁正英对其妻子的在乎,以及其妻子的特别。
死了死了,这次怎么碰上这种事?!
张磊连忙道:“梁老师放心,我一定严肃处理!”
梁正英淡淡的嗯了声,“他们还伤害到了我的徒弟,关于这点,我希望能有个满意的答复。”
张磊:“!!!”
上次他吃亏就是因为梁正英的那个什么徒弟。
张磊立即打起了精神,回头也没看宁清凤,就指着她吼道:“给我把这两人拷了,带回局里录口供!”
宁清凤和张玲兰猛的睁大眼睛。
“不!不行!我不去,我没错,你们凭什么?”
“宁然,有本事,我们就私下解决这些事情,你报警算是个什么意思?”
“这是以公谋私,以公谋私!你们不能那么做!”
张磊听得脸都要裂开了。
门口的几个小警察尴尬的都想钻进地底。
扭头一看,好家伙,他们总队长的脸已经黑的像锅底了!
几个小警察再也没敢耽误,直接朝宁清凤跟张玲兰冲了上去。
看到这架势,张玲兰终于彻底慌了,哇一声就大哭出来。
“不!我不去!你们不能这样对我!”
公安警局又不是私人地方,她们进去了还能想走就走吗?
要是被抓进去,让人知道了,她会毁了的!
张玲兰连忙哭道:“娘,你快想办法,想办法啊!”
女王重生之絕寵狂傲妻
顶头上司总队都那么说了,几个小警察当然是硬着头皮直上,两三下就轻而易举的控制住了张玲兰。
宁清凤意识到自己真是要被抓走,剧烈的挣扎起来。
“滚!你们滚!要是敢碰我,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宁成晖和许玉珠看的有点不忍,但想想宁然,他们硬逼着自己转过头去不看。
神話天蛟 傳說中的河妖
赵天岭身边的一个小弟无语道:“那女人脑子进水了吗?威胁警察?”
赵天岭眯了眯眼,依旧低着头。
宁清凤不想跟警察走,疯了一般挣扎。
到后面,两个警察不仅连宁清凤的一根头发都没有碰到,刚碰到宁清凤,宁清凤就撕心裂肺的喊非礼。
这让两个才二十岁的小警察面红耳赤,又是尴尬又恼怒。
这女人都不看看自己多大年纪了,还非礼?非礼什么非礼!
就这女人那撒泼的样子,除非他们是眼睛被屎给糊住了,否则再怎么样也不可能非礼这么一个女人。
天價千金要復仇
临了,小警察们为难的看向张磊。
劍問天
张磊感觉身边的梁正英气压越来越低,他的脸也越来越黑。
怒道:“愣着干什么?你们的手铐是干什么用的?!”
张磊都要气死了。
病床上的宁成晖和许玉珠直觉丢脸,都不敢看他们。
连张玲兰都觉得面子全没了。
她怎么会有这么一个……让她直不起腰的娘啊?
这都干的什么事?
戰車少女之紅色忠犬
有了张磊这话,几个小警察有底气多了。
也不管宁清凤再喊非礼,当即立下,合力把宁清凤给铐了起来。
他们两个压着宁清凤,一个压着张玲兰,在张磊的示意下先回公安警局,满心火气的走出去。
就算出去了,病房里的人还能听到宁清凤的大吼大叫,各种脏话都有,听得他们想撞墙的心都有了。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还就在他们身边呢?!
梁正英黑着脸跟张磊道:“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不必手下留情。”
张磊忙点头,干笑着离开。
冰山公主與冷傲王子 慕容泠月
一出了病房,张磊的脸差点裂开。
病房里,几人面面相觑,逐渐蔓延开一股尴尬的气氛。
宁然摸摸鼻子,在心里叹了口气。
就知道是这个结果。
她看向一直努力当透明人的赵天岭,“你身上还有伤,做个检查再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