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dosv精华玄幻小說 我想留下來 ptt-二百零一閲讀-g4ae3

我想留下來
小說推薦我想留下來
“在哪呢?这几天这么神秘?你们呢吵架归吵架,怎么连我的电话也不接?”午睡正甜,美梦被苟艺慧的催命电话打断。
“我正与帅哥约会呢!你干嘛?有事快说。”
“跟谁约会啊?你心真大!萧邦出事了,快回来去看他。”
“与我无关!”我冷笑,“你要是想我,就与我聊聊家常。要是为他,以后别与我联系。”
“小贝!”苟艺慧明显着急了,“萧邦昨晚醉酒,摔伤了。你带着孩子到底跑哪儿去了?他联系你不到你,担心你,也担心孩子。你知道吗,他现在没个人样子。你闹也闹了,气消了快回来吧!我们也都轮番说你婆婆了,她说了,以后她会改的。”
“我没闹啊,慧姐。我决定好了,我要离婚。”
星戰之最強步兵
“大冷天的,你放什么狗屁呢!你离婚了,小宝怎么办?”
“我带走。”
雒陽賦
“带去哪儿?你父母家?你爸妈连你都不爱,会用心照顾你的孩子?”苟艺慧换了口气,“退一万步讲,就算你爸妈愿意照顾小宝,你舍得?如果你不舍得将他放老家当留守儿童,那么你带他,你怎么上班?不上班哪来的收入?没钱,你吃什么,小宝吃什么?”
我无言。我承认我想到过这些问题,但是我只是在气头上,并没有深入去想这些。苟艺慧是离婚又复婚的人,她之所以复婚,一定是之前离婚后过得并不如意,苦了自己也苦了孩子。
“好妹妹,你还当我是姐的话,就听我一句劝,不到万不得已,不要离婚。你们家,其实真没什么矛盾的,尤其是你和萧邦,一直是我们的楷模,我们都把你们夫妻当榜样的,这你是知道的。是,这次是他做的不对,他不该情急之下动手。但是,温贝,你触怒了男人的底线,他再爱你,你也不能当着他面,辱骂他妈。任何一个男人,都容忍不了的,更何况萧邦那么在乎家人的人呢?”
巧手神偷 於兒
“他心里只有他家人,只有他妈,呵!”
“别傻了啊,在哪呢?我去接你。”
“我开了酒店,还有两天呢,不用接我,我到时候会回去的。”
“那说定了啊,可不许反悔。哎,我真想让你快些回来,看看你男人,他已经憔悴的不成样子了,胡子拉碴、衣衫不整的。你吵完骂完,抱着小宝,一拍屁股走人了,你知道吗,从你走后,他再也没搭理过他妈。”
“这不关我事。”
醫見鐘情,老婆如此多嬌!
“你这么说就太没良心了!他要是不爱你,心里不在乎你,他会用这个态度对待他妈?小贝,其实你心里比谁都清楚,你自己平时对你婆婆的态度也不怎么友好。你之所以对你婆婆那样,不也是仰仗着萧邦对你的爱吗?两个都仰仗着一个男人对自己的爱,去戕害另外一个女人,你赢了如何?她赢了如何?你们俩赢了又如何?你们失去了萧邦对你们的信任,知道吗?”
我只听着,并不作答。苟艺慧说的没错。有时候,生活里,确实我有做的不对的地方。我总想着让全家人都听命于我,奈何萧邦的妈妈非要处处与我作对。某种意义上讲,我与她是同一类人,不是吗?我是自作孽不可活,她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只是难为了萧邦,在中间一直调和着,一直受着夹板气。
“等我这边日子到了,我会回去的,你放心。”
“那太好了。回来告诉我,我去接你。”
“不用,我打的就行。”
“哦,对了,最近菲儿与你联系过没?”
“之前打过几次电话,那时候心情不好,我都没接。怎么了?”
“没事啊,她也挺惦记你的。她预产期就这几天了。你空了给她回个电话,别叫人家一个大肚子孕妇整天想着你。”
“好,谢谢你,慧姐。”
“谢我什么?谁还没有点难处啊?再说了,当时我要死死不成,要活活不好的时候,不还是你在一旁各种劝慰我吗?”苟艺慧咳嗽了几声,“现在啊,轮到你了吧?咱们女人啊,都是命苦的。有些个辛酸苦楚,你我懂就行,你别指望男人和其他人懂你,体谅你。那是不可能呢。”
“嗯,我知道了。”
“小宝怎么样了?这几天吃得好不好?有没有闹人?”
“他啊?他正在看动画片。别担心我们了,我俩这几天过得可舒服了,酒店贵真是有贵的道理,这钱花得值!”
“哼!你啊,就嘴硬!我还不知道你?你指不定心里多后悔呢?后悔这钱花的冤枉。”
“呵呵!知我莫若你也。”
“说真的,真不让我去看看你?”
“哎呀,真不用,我好着呢!”有人能按门铃,也不是送餐得点儿啊。“不说了,有人来,我去开门。”
门外,萧邦胡子拉碴的杵在那儿,他眼睛湿润,面色发黄,嘴唇没有一点血色,一动不动。
“爸爸,爸爸!”小宝见门外是自己的爸爸,兴奋地一摇一摆小跑着着扑过去。“爸爸,想你,宝宝想你,妈妈想你,妈妈哭。”他学着我哭的样子给萧邦看。
“哦,妈妈哭了?那你有没有哄哄妈妈啊?”
“哄,我吹吹,我擦眼泪。”
婚婚欲寵:甜妻乖乖快入懷
“宝宝真棒,爸爸不在妈宝宝会照顾妈妈了。你真棒。谢谢你替爸爸照顾妈妈。等会儿爸爸带你去买好吃的,好不好?你想吃什么?告诉爸爸,爸爸都给你买。”
“糖,棒棒糖。”
“好咧,爸爸到时候给宝宝买一大包棒棒糖,好不好?”
“好,爸爸棒棒!”
小宝挣脱萧邦的怀抱,因为萧邦的胡子实在是太扎人了,他下去,又跑到床上,自顾自的看起动画片。萧邦看着我,脸红。我望着他,“你有本事啊,怎么找来了?”
“你个傻鸟!你微信绑定的是我的信用卡,我当天就知道你住在这。本例想着当天过来找你呢,想想算算了,让你好好在外静静吧!没想到啊,你还真舍得,一万块眼都不眨一下的就刷了?”
“呵!我也该好好享受享受了。反正又不是我的卡,我没刷爆就不错了!”
“刷,刷,该买的买,该花的花。只要你能消气,做什么我都支持!”萧邦嬉皮笑脸。
“滚你大爷的!消气?放屁,你敢打我,我这辈子都不会消气的!”
“好了,对不起。我是来格尼道歉的。你就不要再生气了,好吗?你说当时我也是情急之下才…也怪你,谁让你那么骂我妈了?”
“我就骂,怎么了?她骂我的时候你咋不打她呢?”
“她什么时候骂你了?全程你都像个泼妇似的在那骂她,你看你,骂起人来,像个什么样子?我之前都跟你说了,有什么事,她做的不对的,你告诉我。你不要与她起冲突。你看你,偏不听。这下好了,你生气花钱能解气。她那么清高冷傲的,这次你差点把她气死。她再不好,也是我妈啊!”
“左一个你妈,右一个你妈的,滚你妈的!你这是又来吵架吗?还是来找不痛快?你要想吵,我奉陪到底!”
“你看你,还能不能听人一句劝了?我这是来给你赔不是的,媳妇,对不起,我错了,你说我这手真是欠啊,要不,你回家拿菜刀,给它剁了?”
“去你的!”我笑道,转而又摆起脸子,“苟艺慧说你摔伤了?怎么回事?”
“哎,想你,想儿子。整日买醉,前两天喝太多,摔着了。没事,我结实,抗摔。”萧邦见我关心他,红着脸,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