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1e2f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 線上看-第十九章:雙殺,張寒製造!展示-n5bdl

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
小說推薦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
二局上半,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进攻。
无人出局,无人上垒。
看起来,一切都很正常。
如果忽略掉现在球场上的比分,情况的确是这样。
比分3:0。
比赛刚刚打完一局,青道高中棒球队就取得了压倒性的优势。
一局比赛,就领先三分。
哪怕刨出这三分不讲,两支球队也没有办法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
说的不是分数,而是安打数。
在第一局的比赛里,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上场的三个打者,三上三下。
没有发挥任何的实力,就被拿下了出局数。
反观青道高中棒球队,除了三分的进账以外,还有4个有效安打。这些有效安打,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帮助他们延续打线……
这样一来,那些青道高中棒球队里实力强悍的打者,就有更多的机会站上打击区。
馆广美虽然是一个很好的投手,但并不像成宫鸣那样,完美的无懈可击,让人绝望。
他还是有弱点的,而且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打者们,能够找到这些弱点,并加以针对。
说白了,青道高中棒球队在之后的比赛里继续得分,几乎是板上钉钉的。
在这种情况下,这三分的领先,就有点惊人了。
棒球王国杂志的资深记者富士夫,说的一番话,无疑是非常专业的评价。
“第一局的比赛,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失去的,可能比大家想象中更多。”
他们所失去的,绝对不仅仅是那三分而已,还有比赛的主动权。
这也难怪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的休息区里,一直装斯文人的松本隆广,没有办法继续伪装下去。
他直接狂化了!
满嘴的唾沫星子,毫不留情的喷溅在大阪桐生选手们的脸上。
“这就是你们来到大阪桐生,所学会的一切吗?丢人现眼!真给大阪桐生丢人,你们是我带过的最差一届……”
松本监督,说的一点情面都不留。
他手下的弟子们ꓹ 一个个涨红了脸,紧紧的攥着手中的拳头。
这无一不在显示着ꓹ 他们的不甘心。
批评完手下的弟子,松本监督又把目光转到了馆广美身上。
而这个时候,他的态度也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跟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选手们打比赛ꓹ 很过瘾吧?”
馆广美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他自己认为自己只是简单的微笑而已ꓹ 但是他现在笑起来的模样,如果放在幼儿园的课堂上ꓹ 估计都能把孩子们给吓哭了。
太狰狞了。
五官聚在一起ꓹ 然后拉长。
那种感觉,就跟庙里供着的恶鬼一模一样。
原本大受打击的大阪桐生其他选手,在看到自家王牌那副模样以后,却莫名地松了一口气。
馆广美他,总算是恢复正常了。
尽管馆广美自己可能感觉不出来,但是跟他朝夕相处,其他的那些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选手ꓹ 还是能够感觉出来的。
馆广美今天,跟以往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可能是因为要跟张寒对决的关系ꓹ 他其实比往常兴奋得多ꓹ 但或许正是因为太兴奋了ꓹ 所以有些紧张。
他的动作比以前要僵硬。
不仅仅跟张寒对决的时候是这样ꓹ 跟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其他选手对决的时候,也没有逃脱这个现象。
当然。
这也只是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其他小伙伴的一种感觉而已ꓹ 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的感觉ꓹ 究竟对不对?
毕竟整体上来说ꓹ 馆广美在投球的过程中,也没有犯什么选择性的错误。
一直看到他露出这样的笑脸。
可能其他球队的选手ꓹ 或者看台上的球迷,看到以后,心里恶心的够呛。
但是对于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的选手来说,再也没有比这个更亲切的表情了。
“我就说感觉少了点儿什么,原来是这样。”
荒井脸上也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不用着急,虽然我们比分落后,但也不是追不回来。一分一分的追吧。”
球队的王牌恢复了正常,球队的主力捕手也开始稳定人心。
再加上之前松本监督的教育。
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的选手们,恢复了比赛刚刚开始时的斗志。
这让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看到以后,忌惮不已。
比赛一开始,就整整拿下了三分。
这跟他们上一场比赛的开局,何等相似?
虽说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的实力,不是中京大中京能够相提并论的。
但是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还是忍不住奢望,今天这一场比赛能够跟上一场比赛一样,顺风顺水。
他们也不要求跟上一场比赛一样,一口气领先13分。只要能够让他们顺风顺水的拿下比赛胜利,看在联谊学校的面子上,只赢个七八分,他们也不是不能够接受。
但是现在看起来,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的那些家伙,显然并不打算满足他们的愿望。
那些家伙一个红着眼睛,看起来就想要跟青道高中棒球队拼命。
“谁怕谁呀,有本事就放马过来。”
末日骷髏王 黑雲遮日
虽然有点小失望,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不能够,顺应天时地利,乖乖缴械投降。
但也无所谓。
本来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儿们,也没有奢望说对方一定能够老老实实,接受比赛的失败。
既然对方不服气,那就打到他们服气好了。
“先守住这一局,等进攻的时候,再想办法……”
拿下更多的分数。
尽管选手们嘴上没有说,但他们就是这么做的,而且做得义无反顾。
可是第二局比赛刚刚开始,青道高中棒球队就被对方来了当头一棒。
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上场的第四棒打者,毫不客气的直接把球打飞了出去。
情深如舊
“乒!”
白色的棒球,飞行了将近一百米,跌落在左外野的看台上。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休息区里,鸦雀无声。
尽管投球的时候还有不足,但是打击的时候,就完全不同了。
能够在明星选手扎堆的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担任球队的第四棒,并且还是在身为王牌的情况下。
拐個校草進禮堂 雅諾素護臂丶
馆广美的打击实力,同样是全国最顶尖的。
也就是说,单纯说打击实力的话,这家伙甚至能够跟张寒和结城哲也画等号。
总比分,变成了3:1。
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的休息区里,以及他们那一侧的看台上,爆发出雷鸣一般的欢呼声。
而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所有支持者,都懵了。
他们实在是有些难以接受,刚刚明明牢牢掌握着主动权的他们,怎么突然就感觉手里的主动权要消失呢?
三分的领先,给了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难以想象的自信。
他们认为自己可以稳操胜券。
哪怕对手是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三分的领先,也是可以左右比赛胜负的。
但是当三分的领先变成两分的时候,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突然感觉。
他们的领先,好像也没有那么大。
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这个怪物,张开了自己的血喷大口,露出自己的獠牙。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才惊讶地意识到,跟他们比赛的早已经不是之前那个名不副实的中京大中京。
中京大中京只是勉强挂在全国顶尖的豪门队伍里,跟全国绝大多数的顶尖豪门比起来,差距都不小。
跟青道高中棒球队这种真正顶尖的队伍比起来,差距更是大得吓人。
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就不一样了。
这是一个真正站在金字塔塔尖的队伍,这是一个一旦觉醒,足以跟青道高中棒球队分庭抗礼,甚至是压青道高中棒球队一头的队伍。
“一开局三分的领先,完全没有影响到对方呢。”
张寒在外野上苦笑。
今天这场比赛之前,他特意找过片冈监督。
其他的小伙伴可能没有意识到,只是认为监督在尽可能的保留张寒的体力,不过度消耗他的暴力投球。
但是作为当事人的张寒,却能够感受到片冈监督的另外一层用意。
片冈监督不是在压缩张寒的投球时间,而是在将张寒从主力投手,甚至是王牌投手的位置上,撸下来。
表面上看,现在的张寒还是压着自己三年级的学长,担任球队的王牌。
他就是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最后一道防线。
片冈监督之所以能够这么肆无忌惮地使用继投战术,跟张寒这个王牌存在,并且在投手丘上可以稳定发挥,有着至关重要的关系。
但这只是暂时性的,甚至有可能只维持这一届。
片冈监督实际上已经在考虑,将张寒从投手阵里拿出来了。
“你的投球,不仅仅是在身体没有长成的时候,对身体有着重大的伤害。即便是你成年以后,这种威力的投球,对你的身体依旧会造成巨大的负担,几乎百分之百的会影响到你的棒球职业时间。”
原本按照张寒的身体素质,如果只是担任球队的强棒和内野手,他是有很大概率活跃二十几年的。
就跟棒球之神铃木一样。
但是如果,张寒使用超过160公里的光速球。
要知道他现在的身体还没有完全长成,按照监督和教练们的推测,等到以后张寒全力以赴的球速很有可能到达170,甚至是超过170。
真到了那个时候,即便他是铁打的,也免不了要被掰弯。
“如果是那样的话,你的职业棒球生涯有可能只有短短的三五年,至多七八年。”
当张寒找到片冈的时候,片冈也没有隐瞒,直接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他。
“像这样短时间让你投球,其实没有什么问题。可是你一旦表现的太耀眼了,到了职业球队,他们会像我们一样,爱护你的肩膀吗?”
张寒的眼睛,一下子就湿润了。
这种间歇性投球,固定的练习,虽然依旧会对张寒的身体造成负担,但是负担并不是不能接受。
运动选手,哪一个不是在压榨自己的身体?
寡婦改嫁:農家俏產婆
顶多只是压榨的程度不同而已。
像之前那样的压榨,张寒是可以接受的。
可是光速投球的威力实在是太惊人了,一旦被职业的球探和监督习以为常,等到张寒进入他们球队以后,他们会不让张寒上投手丘吗?
就算他们愿意,他们幕后的老板和球迷,愿意吗?
光速投球啊,有可能成长为人类史上最快的投球速度?
不仅观众们喜闻乐见,幕后的老板恐怕也经受不住这样的诱惑。
真到了那个时候,他们逼迫张寒上投手丘投球,张寒有办法不答应吗?
片冈监督所考虑的,不仅仅是张寒的现在,还有他的未来。
“这条路并不适合你,必须有人截断。”
片冈监督,义无反顾。
还有一句话,他没有说出来。
可张寒多聪明啊,张寒是可以想到的。
必须要有人对张寒的肩膀负责,必须要有人告诉所有人,张寒的肩膀不能一直肆无忌惮的投球下去。
他不适合成为投手。
公布这个消息的人,对于那些期待张寒成为史上最快球速投手的人而言,就是一个罪人。
不管片冈监督给出的借口是什么?他都逃脱不了。
“我可以自己面对的!明天的比赛是大阪桐生,如果我不上的话……”
“这一届大赛,我会让你上场投球的,就算是做个告别吧,但不是明天。相信你的伙伴,他们也是很强的。”
自从进入青道高中棒球队,这还是张寒第一次跟自家的监督说这么多话。
他的内心有多感动,就不用提了。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张寒就已经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也要帮球队拿下今天这场比赛的胜利。
比赛继续,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的第五棒,漂亮的拿下了安打。
尽管跟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核心打线比起来,稍微弱了一些。
但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的核心打线,也是很强的。即便放眼全国,掰着手指头都能数得着。
之所以比青道高中棒球队稍弱。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谁让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核心打者里,有张寒和结城哲也呢?
有他们两个存在,全国任何一个高中,就不可能找出可以跟他们相提并论的队伍。
被称为宇宙队的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不行。
春天的时候刚刚拿下春季甲子园冠军的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被称为现今综合实力最强的稻城实业,同样不行……
这两个夏天和春天的甲子园冠军都不行了,其他的球队就更别说了。
虽然比不上青道,但是对付青道高中棒球队三年级的投手丹波光一郎。
那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大阪桐生第四棒和第五棒,接连把球打出去。
现在的局面,变成了无人出局,二垒有人。
原本牢牢掌握在青道高中棒球队手里的主动权,在不知不觉中,被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夺回了一些。
紧随其后上场的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第六棒,同样全力挥棒,把球打飞到了外野。
“乒!”
看到棒球飞出去的刹那,棒球王国杂志的新人记者大和田秋子,有感而发。
“这支队伍的打线,虽然不像青道高中棒球队那样特色鲜明,但也很强呢。”
给她的感觉,并不比青道高中棒球队差劲。
她旁边的富士夫,跟着点头。
“被称为宇宙队的大阪桐生,所有的核心主力选手全都是中学时代的明星选手。就核心打者的位置,可能比青道高中棒球队稍微逊色一点,其他位置的打击实力绝对不会比青道高中棒球队差。”
棒球一路飞到外野的空档。
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二垒上的跑者,看了一眼棒球的落点,又看了一眼青道高中棒球队选手们的站位。
他认为有机会。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两个外野手,距离棒球的落点,最少也有七八米的距离。
棒球应该会落地。
他当机立断,开始往三垒的位置跑。
只要这一球能够落地,他就可以帮助球队再拿下一分。
虽然说,现在双方的比分,已经被他们追回来一分。
但是两分的差距依旧有点大。
如果可以把分数的差距缩短到一分,双方基本上就重新回到了一个起跑线上。
再加上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的进攻还没有结束,搞不好他们还能更进一步,追平甚至反超比分。
危险很小,诱惑很大!
最终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二垒的跑者,毅然决然地向着三垒跑了过去。
可他也就刚刚跑出去七八米,就听到自己身后有人惊呼。
“回来!”
那是他们的跑垒指导员。
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的第五棒,也就是他们二垒上的跑者,惊讶的转回头。
原本他认为,青道高中棒球队外野手不可能接住的那一球,被人接住了。
张寒一路小跑,疾驰十几米,身体一跃而起,将棒球摘到了自己的手套里。
“啪!”
接杀!
这还没完,看到对方二垒得跑者已经离开垒包,他马不停蹄的传球过去。
“啪!”
尽管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二垒跑者的反应速度已经很快了,但终究还是慢了一步。
“野心太大可不好,容易消化不良呢,谢了,送我们一个出局数。”
二垒的垒包上,小凑亮介笑眯眯的,看起来人畜无害。
但说出来的话,却气死人不偿命。
“双杀!”
神秘老公不離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