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d6vv笔下生花的小說 大唐首席女婿 愛下-第一百七十二章 哥要做爸爸了?看書-9v3gj

大唐首席女婿
小說推薦大唐首席女婿
久违的洛阳城,熟悉的面孔。
粵東鬧鬼村紀事2
当远远看到李显和他身后的张柬之等大臣时,李冉总算挺直了惫懒的腰杆。
多少得给老丈人面子……哪有葛优躺的姿势迎驾的道理。
礼炮和羽林卫开道,从城门口到宫廷内部,一路上百姓的欢呼声不绝于耳。
真令人虚荣心极度膨胀,被高高捧上天的感觉,哪怕淡定的李冉都非常愉悦……这场战争的胜利,足以令大唐百姓高兴一阵子。
犒劳将士的宴席早已备下,李显当场论功行赏,给生还的士卒发放了全额赏金,还宣布终身免除徭役。
对普通士兵都如此大手笔,几个领军将领更是重重封禅。
王孝杰直接被任命为神武位大将军,仅次于三公的高官,而王海宾和薛思行二人,分别领了左右羽林卫主将,几个年轻小将也被重用提拔,最差都是实职都尉。
总之,绝对对得起众人卖命的功劳。
至于李冉,李显倒是想封赏,但李冉拒绝了老丈人的好意。
“皇上,国库空虚,我作为驸马,理应为国分忧,财物赏赐,不要也罢。”
如此旗帜鲜明的表态令众人纷纷动容,大赞李冉高风亮节。
小獸反攻戰
唯有了解李冉为人的几个相熟的,如张柬之、杨再思等人瞬间错愕起来。
这小子会不要赏赐?不,不可能的,除非,他想要更大的!
李想的北宋
“贤婿,你的心思是好的,但朕赏罚分明,你建言出塞袭击突厥,又帮着地方官治理河东道,两件都是当世的大功,若朕不赏赐你,如何服众,心中又如何安稳?”
这老丈人喝多了情绪有些飘,宴席上,竟然拉着他的手感叹道,“若没有你,朕怕是已经在庐陵终老了。”
啧,看来这酒品不行是李家的家传坏毛病,太平公主如此,老丈人也是如此……说话不看场合么,没注意到周围的百官脸都绿了?
妃常火爆:庶女馴妖夫
“皇上,你若真要赏赐,微臣倒是有个不情之请。”
将他扶回座位,李冉环视庆功宴群臣一眼,朗声道,“皇上曾问过微臣,已是县侯,可考虑将封地选在哪里。”
“不错,朕说过,大唐任意一县,你皆可选作封地!”
李显重重点头,话音刚落,立刻引起群臣一阵艳羡。
竟然还能自选封地?这是何等信任!
在关中富余之地随便挑一个,那日子过得不要太舒坦。
当然,羡慕归羡慕,以李冉对大唐的贡献,他的确有挑三拣四的资格。
詭地情蹤
“既如此,臣今日便当着诸位大人的面,向皇上提一个不情之请,关于臣的封地,想选在……九原郡!”
李冉掷地有声,与之相反的是,整个窃窃私语的群臣瞬间哽住。
九原郡?什么情况!
鐵血風暴 老團長
众人愣是怔了好几秒钟才将这个地名与脑海的印象联系起来,顿时勃然变色。
塞外的边陲小郡,几乎处于半废弃的状态!
“……贤婿,莫非你在塞外,有什么……”
李显大跌眼镜,本能的想到了金屋藏娇之类的行为,不过那突厥女子也能入这贤婿的法眼?口味还真重!
“皇上,你联想力还挺丰富。”
这夸张的表情,是个男人都懂,李冉直接打死他荒唐的念头,摇头道,“微臣将封地选在九原郡,理由有二。”
“其一,北方祸患是数百年来汉人的最大威胁,从秦汉起直到现在绵延不断,若要解决争端,塞外之地,必须有所经略,臣不才,愿担此任。”
“其二,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北方之地由皇上亲自镇守最能砥砺三军,臣为皇上之婿,代为镇守边疆,是分内之事。”
众人悚然动容,这觉悟实在太高,令人顶礼膜拜。
“好,好一个‘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朕当记下这句话,贴在书房中,每日三省吾身!”
李显激动的一拍桌子,“朝堂上诸臣若都如贤婿这般尽忠,何愁大唐不兴!”
这浮夸的赞美,让李冉都有些不好意思。
显然他将封地选在九原郡的动机并没有那么纯粹,甚至可以说,跟脱口而出的两点理由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只是九原郡太过荒凉,朕舍不得贤婿去如此不毛之地。”
李显冷静下来后,又有些反悔了,按照规矩,仙蕙儿得跟着李冉一起去九原,一口气走了两个最喜欢的孩子,那多寂寞。
“无妨,皇上,臣只是经营此地需要,若皇上允许,常驻在洛阳也未尝不可。”
李冉晒然笑笑,放宽条件,李显顿时大喜过望答应下来。
群众顿时大跌眼镜,不愧是大唐仙师,跟皇上讨价还价这么熟练。
宴席吃到一半,李冉借故溜号,回府邸找小媳妇……只是他站在家门口时,整个人如同被晾干的野鸡一般,傻眼了。
“……这真是我家?”
怕不是走错门到了太平公主的府邸,直到小媳妇带着家丁欢喜的出门迎接时,李冉才确认过眼神。
嫁愛成婚 紫笑
深夜末班車
没错,是的……虽然造型太特么奢侈了。
果然小媳妇的审美观就是壕,什么最贵的材料往上堆就是了。
“大郎,你喜欢我们的新家不,我亲自指挥修建的,可费了不少功夫呢,就是想给你一个惊喜。”
“……嗯,喜欢。”
渣王作妃 淺淺的心
违心的赞美好难受,幸好小媳妇到底保留了他的原始初稿,至少内部结构还算能够接受,有他最喜欢的健身区和工作间……虽然依旧大到了没谱的程度。
当然,家庭装修什么的绝不会影响和谐。
只要小媳妇愿意,这房子就随她心意吧……反正九原那还有一座府邸任由李冉自行发挥。
几个月不见,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比如造小人什么的。
“媳妇,咱们今晚,大战三百个回合!”
下流无耻且露骨的挑逗,李冉的血气方刚大概只用在这事上。
“大郎,今晚不行……”
闺房趣话令李仙蕙脸色通红,将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
“不是吧,那个来了?真不是时候。”
李冉一脸无语,随即又笑了笑,“无妨,反正就几天时间。”
“……大郎,不是几天,是几个月。”
“咳咳,媳妇,你是不是对女人的生理结构有什么误解,几个月,那是血崩……等等,几个月,莫非你!”
猛然倒吸一口冷气,李冉的浑身汗毛瞬间竖了起来。
“嗯,大郎……你要做爸爸了。”
仙蕙儿俏皮的笑了笑,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李冉这才注意到,已经微微隆起。
各种感觉直冲脑门,高兴激动紧张兼而有之。
上辈子他没能达成的夙愿,没想到这辈子补上了!
1900翻雲覆雨
“是,是我离开洛阳时……”
“嗯,那时,我便发现葵水推迟了,又不敢确认,所以在你临走时,才说等你回来,给你一个惊喜。”
李仙蕙抿着嘴,羞赧道,“我连跟爹都没说这事,想第一个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