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rqk优美都市言情 踏星-第兩千四百四十六章 鳩河之戰讀書-cdpff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农三娘听到声音,身子僵硬,叹息一声,就这么握着锄头走出田地,朝着某个方向而去。
农烈一屁股坐在泥地里,“又来了”。
陆隐好奇,“什么事?”。
农烈无奈,“是大脸树,轮到我们陪它聊了”。
陆隐目光一亮,想起来了,大脸树,那个言如重锤的怪树,见过曾经的自己,聊过,也见过白仙儿。
当初自己伪装龙七也见过它,它是第一个认出自己是陆小玄的人。
“大脸树是不是了解很多事?”,陆隐问道。
农烈点头,“很多,但谁能听到?老爹都听不到”。
陆隐看向农崖,农崖脸色难看,摇摇头,继续刨地。
三國之天下至尊 君子毅
陆隐又看向农易,农易拄着锄头,“大脸树老了,老人嘛,就喜欢回忆,它经常说一些古老的事,那些事很多我们早知道,它就是会不厌其烦的说着”,说完,他看向陆隐,“你也可以去找它聊聊,说不定听到什么有用的”。
陆隐想了想,收起锄头,“我去找它聊”。
“雪儿,你带陆隐去”,农崖道。
權色禁區 海洋
农烈来精神了,“老爹,陆隐代替我的名额吧”。
“想得美,种田”。
”是–“。
另一边,陆隐在白雪带路下朝着大脸树方向而去。
“好久不见了”,陆隐开口。
白雪捋了捋发丝,“是好久没见了,你变了很多”。
“你以后打算就待在农家了?”,陆隐问道。
白雪点头,“这里很好,人也很淳朴”。
陆隐没有再多说,很多时候随着眼界的改变,曾经可以谈心的朋友变得陌生,不是他们不想再成为朋友,而是差距太大。
白雪参与不了陆隐的话题,陆隐也没兴趣特意找过往的事来拉近关系。
教授睡身邊 霂空柏
“当初跟你来种子园的那个人怎么样了?”,白雪忽然问道。
陆隐诧异,那个人?上清?,“为什么问他?”。
白雪道,“他的眼神,很特别”。
陆隐好笑,能不特别吗?他就喜欢你,不过女人的直觉真可怕,上清跟白雪只在种子园见过一面,白雪居然就记住他了。
“他随着葬园失踪了”,陆隐道。
白雪哦了一声,没有再多说。
前方,他们看到了大脸树。
木葉之規則之玉
而农三娘适时逃离,很是痛苦。
白雪看向陆隐,“你确定要去?大脸树是我负责照顾,就算老祖听它唠叨都会头疼,听不了多久”。
陆隐深呼吸口气,一脚跨出,来到大脸树面前。
上次,他听到了第三大陆四个字,再接下来的就什么都听不到了,这次他想认真听听。
“咦,小家伙,你又来了,树伯伯很高兴,你是少有的能听树伯伯唠叨几句的人了,来,听树伯伯跟你说,上次说到第三大陆战争是吧,那就继续,第三大陆有一条横穿东西的河流,名曰鸠河…”。
熟悉的感觉出现,大脸树说话的每个字都令大脑如同被重锤狠击,即便陆隐的修为与当初天翻地覆,貌似差别也不大,这不仅仅是精气神,更是一种奇怪的,直击心灵的力量,伴随着每个字而出。
陆隐皱起眉头,痛苦的承受,听着大脸树说的话,相比上次,他好了太多。
“这就是鸠河之战,这一战将第三大陆半数祖境埋葬,也彻底打裂了第三大陆,将第三大陆一分为二,为接下来第三大陆的毁灭打了铺垫,说起鸠河之战就不得不提一个人,幽冥老祖”。
鳳絕天下:毒醫穿越草包七小姐
陆隐头疼欲裂,昏昏沉沉,不得不背诵始祖全文以抵消这股疼痛。
当幽冥老祖四个字出现,他目光陡睁,看向大脸树。
大脸树眨了眨眼,鼓着腮帮子,“咦,小家伙,突然感兴趣了?那树伯伯就把鸠河之战给你重新讲一遍,话说,第三大陆有一条横穿东西的河流,名曰鸠河…”。
陆隐嘴巴张大,“那个,能从幽冥之祖开始讲起吗?”。
大脸树自顾自说着,压根没听到陆隐说话。
娛樂入侵
陆隐脑袋不断被声音重击,唯有背诵始祖全文硬撑。
目標是除掉柯南 變態人設師
“说起鸠河之战就不得不提一个人,幽冥老祖,那是个狠人呐,鸠河其实不是被永恒族那些怪物撕开,而是被她撕开的,以第三大陆一分为二为代价,硬生生埋葬了一个老妖怪,这是人类与永恒族大战少有的大胜,那场胜利虽然令第三大陆近乎一分为二,却打退了永恒族,古亦之那个开心,亲自跟幽冥老祖把酒言欢,并将精气神修炼之法完全传给了幽冥老祖,以至于幽冥老祖接下来的修炼方法越发靠近精气神,创造出了一部邪经”。
噬魂歸玄錄
陆隐惊讶,“邪经与古亦之有关?”。
大脸树被打断说话,“你说了什么?邪经?哦,说起邪经,那就要追溯到鸠河之战了,第三大陆有一条贯穿东西的河流,名曰鸠河…”。
陆隐毫不犹豫跑了,又要重听一遍,他已经到极限了,这大脸树是老年痴呆吧。
远处,农三娘等人敬佩看着,能听大脸树说那么多话的太少见了。
就连农易都惊叹,“连我都很难听它说那么多话”。
陆隐奇怪,“它的话为什么会这样?既不是战技,也不是精气神,或者说,不仅仅是精气神”。
农易摇头,“不知道,陆天一前辈也来查过,同样查不出个所以然,不过这颗大脸树知道很多历史都断绝的事,它跟你说什么了?”。
“第三大陆战争”,陆隐回道。
农易同情,“那你就倒霉了,接下来他只要见到你,就会把第三大陆战争跟你从头到尾讲一遍,就连一些没什么意义的小战场都会提起”。
陆隐脸皮一抽,“那要听多久?”。
只手遮天
“很久很久”。
“不能自由发问?”。
“不能”。
陆隐叹息,怪他自己,居然插嘴,一插嘴,大脸树就要从头开始讲。
它讲的事有些过于震撼,自己下意识插嘴很正常,以后再听一定要稳些,就算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也不能说话。
“还要听吗?”,农易问道。
陆隐点头,坚定道,“听到一些事了,继续,肯定有我想知道的”。
农易也不阻止,“随你吧”。
农家人一个个散去,最后只剩白雪。
陆隐看向大脸树,休息一会,然后继续听,他觉得可以从大脸树这听到很多机密之事。
无线蛊震动,来自九耀。
“查过了,十城加起来有六十亿立方星能晶髓”,九耀传来信息。
从农易那知道自己在新大陆还有十城,陆隐就让九耀去查了,在此之前没人告诉过他这件事,如果自己不问,这十城的资源将完全被别人收走。
“只有六十亿晶髓?”,陆隐脸色沉了下来。
农易说过,每座城平均有百亿晶髓,而给自己的十城加起来才六十亿晶髓,这就有点过分了。
“是,一共六十亿晶髓,我去查的时候发现城市地底有侵入过的痕迹,打听了一下,其它城远远不止这些,肯定是有人偷走了”,九耀回复。
陆隐放下无线蛊,不用猜,就算不是四方天平干的,也是四方天平默许干的,否则分配好的城市,又是自己名下的,谁敢动?
十座城的资源还不足以让四方天平去偷,必然是他们默许其他人做的,而且做的人不少,让自己无法找所有人麻烦。
拿自己的东西送人情,最后如果自己找那些人麻烦,得罪的就太多了,四方天平不仅得了人情,还顺带挑拨一下。
这种事应该不是白望远那些人做的,而是夏子恒那种半祖而为,白望远那些祖境格局没那么小。
但不管是谁做的,仗的,都是四方天平的势,想让自己不能追究那些人,让自己吃哑巴亏?怎么可能?
这次来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晶髓,要修复始祖之剑,这些人敢动自己的晶髓,找死。
他联系王文,“我想找四方天平麻烦,但又不能靠武力出手,有没有办法?”。
王文回复,“找琼熙儿,她应该布局好了”。
陆隐当即联系琼熙儿。
无线蛊另一边,琼熙儿目光明亮,“要出手了吗?那就玩玩吧,让他们知道什么叫空手套白狼”。
陆隐放下无线蛊,暂时来说,他不打算走了,就留在种子园跟大脸树聊聊,外面的事就让琼熙儿他们折腾吧。
这一天,树之星空忽然乱了起来,并非战争,也并非仇杀或者争夺什么,而是无线蛊出了问题。
三年的时间,第五大陆与树之星空不断交易,树之星空从第五大陆那边购买了大量虚浮游,无线蛊以及宇宙战甲等等。
这些东西应用在战场上实在太方便了,虚浮游可以让修炼者轻易穿梭虚空,无线蛊虽然不如云通石那样可以出现影像,但其无视距离的特性将云通石甩在了一边,尤其那些大家族宗门喜欢用,因为云通石容易被截取对话,无线蛊就没有这个担忧。
因为无线蛊的价值不断攀升,树之星空越来越多的人放弃使用云通石,改为运用无线蛊,三年虽然不长,却也让相当一批人习惯了无线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