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giz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民國之遠東鉅商 起點-9從下里巴人開始熱推-ul8u5

民國之遠東鉅商
小說推薦民國之遠東鉅商
平心而论克瑞斯的计划做的还不算太差。
如果让一个瓦坎达公司的人来看,简直无可挑剔。
但这就是问题所在了。
思维决定一切。
克瑞斯依旧还是按着瓦坎达的模式来进行大规模的公司的架构和组建。
她甚至具体到了剧组的人员的数目。
可是这里是百废待兴的香港,是有着无数张嗷嗷待哺的嘴巴的香港。
韩怀义拿出的主意很简单。
他拿出一部样品奠定“短平快爽”的基调。
而后就会从版权公司出手,派发大概构思,找文人去润笔丰满剧情。
又或者选市面上影响很大的报纸故事乃至新闻,改换背景而后下发给编辑,让编辑在他们熟悉的文人里选人,然后进行改编。
审核部过关后,立刻调拨资金组建拍摄组。
韩怀义给导演贴上标签,比如他善于武侠,比如他善于言情。
选导演就由他亲自来。
同一导演三次拍摄都不行,滚蛋。
接着韩怀义还组建了武师组,替身组,配角组模板。
青春多嬌 明熙
他允许民间戏班子,和那些三教九流自己起名字组建类似的组,去注册,而后一旦剧本定好,就会进行竞选。
另外韩怀义还组建演艺班,半工半读进修,顺便选拔男主角。
比如那些上海滩的歌女,魔术师,没落小开都可以加入,都有机会获得名额。
为防止有人瞎几把潜规则,韩怀义还设立投诉组。
但必须在信笺内实名投诉,这个组由他负责,一旦查出事实立马办了,要是是诬告,反办。
总而言之,他等于在地皮上划了横平竖直几条线,然后在范围内就让下面人自由发挥了。
克瑞斯看着这种粗放模式瞠目结舌。
系統之校長來了 修身
她说:“爸爸,我得提醒你,这样的会非常的混乱。甚至会养出某些地下的头目。”
“哪里都有等级,大浪淘沙优胜劣汰,我已经给了大家饭吃,我不能再去如母亲似的事无巨细的关怀,我的名声和规矩等几个人头来确定之后,这些事就会好很多。”
“。。。。”
“另外这份计划和报纸杂质都必须有深度合作。重金养才子,小钱养扑街!根据这个你去完善些必要的细节吧,带上奉武,还有找你弟弟杰瑞过来,他得帮你掌握混社会的规矩。要是再怕不安全,让杜月笙来当协会会长。”
克瑞斯无语的走后,韩奉武问爷爷:“为什么要用这种模式呢?除了您说的大浪淘沙之外,还有什么意思呢?”
“百废待兴的地方,水搅混了ꓹ 大鱼才能跳上来。如果你让他慢慢沉淀慢慢出头,不知猴年马月。只有争的势头ꓹ 才能体现一个人的综合素质,和对市场的真实掌握。”
“可是,有人运气不好呢?”
“造化也是素质的一部分ꓹ 谁特么愿意照顾一个倒霉蛋,更何况在有基本保障的前提下ꓹ 如果你次次运气不好,那就是你自己的问题了ꓹ 不是吗?”
“就好像你说的ꓹ 世上没有绝对的公平。”
“是的孩子,上帝都做不到绝对的公平。”
“那么上帝做过什么不公平的事情?”
“我!这对德国人和日本人太不公平了。”韩怀义双手合十,韩奉武忙提醒道:“这是佛教手势。你应该画十字。”
“再废话我给你割包、皮要不要!”韩怀义张牙舞爪摁住孙子,韩奉武咯咯咯的大笑,捂着小鸡拼命说:“不要啊,姑姑说它会自己出来的。”
步步謀仙
“她还和你说这个?”
“啊。。。是啊。”
是啊,罗杰斯那个混蛋完全不像个合格的父亲ꓹ 那畜生甚至在祈祷儿子快点长大,然后一起去浪。。。
好像我当年啊。
老二狗子顿时觉得没什么脸面骂他。
&&&&&
屍墳秘錄 泡沫
無限超越系統 秋成水
克瑞斯的能力其实不简单。
她既然接受了老头的主意ꓹ 于是很快就丰满框架ꓹ 并执行起来。
瓦坎达的大学ꓹ 科研中心等等还在建设中。
包括影视城也只完成部分。
所以大家都在等瓦坎达的动作ꓹ 谁知他的第一炮竟是影视行业的大乱炖。
肉文女配闖情關 十三風月
当韩怀义的计划丢上报纸,不能登报的在人们之间口口相传后ꓹ 起名为韩氏影视公司综合事务办公室的电话就被打爆。
億萬老公霸上我 淺小夜
更有无数的歌女ꓹ 小开ꓹ 以及戏子等三教九流前来登记报名。
神話2三國絕戀
大宋一品駙馬 溫七郎
另外从大陆来港的诸多文人也受到邀请。
韩怀义亲自邀请的,他在宴会厅招待诸位ꓹ 然后说:“文人都是清高的,但文人也得吃饭,所以我给诸位体面以及吃饭的机会,希望各位能够也给我这个老头子一些面子,不要说什么酸话怪话,愿意的就来,不愿意的还是我的朋友,所以也请不要嘲讽我其他的朋友!”
说完,他摸出枪:“先吓吓你们!晓得伐?”
一群人看着他那副老顽童的样子哄堂大笑,纷纷拱手:“敢不听韩先生招呼。”
“我也能被称为先生了。啧啧。”韩怀义收起枪,说:“大家都知道我的意思了,是吧?”
“是。”
“既然这样,那么诸位呢,走之前就会有一份提前的预约润笔,然后过几日会有人将模式告诉大家,然后呢大家就按着自己的构思去想想,这些对大家而言只是举手之劳,然后赚点铜钿喂饱肚子,再研究学问不迟。反正我韩某人得大学,图书馆,市民阅读中心,工人夜班辅导,等等都需要各位发挥才智。”
韩怀义说到这里举杯:“让我们从下里巴人开始,奠基香港文化的崛起!祝诸位先生,早日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谢,韩先生!”
“还有啊,那个模式样书,是我写的,谁骂我,我和他急!”
众人一愣,哄堂大笑。
韩怀义既将脸皮拉下来和他们这么交代,从此以后要是有人再尼玛酸逼逼的说些话,给这种事泼冷水的话,韩怀义之前那把枪也不是开玩笑的。
谁不晓得这厮什么烂事都做得出来?
其实他们还不知道,当第一批合格者诞生,也等于诞生了韩怀义设定的,香港娱乐文化的诸多活动的评委人选。
他们将获得的东西,绝对不是他们现在能够想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