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1k3n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戰國大召喚 起點-第一千五百八十六章:臨車(上)看書-noob4

戰國大召喚
小說推薦戰國大召喚
朱龄石、高第、张辅、廖永安四人各自带领本部五千人马共计两万兵马,来到季下城池,凭借着城池的地利和四人的能力,短时间内杜预肯定无法攻打下城池。
用石砖砌成的石墙上满是斑斑血迹,老远就能闻到血腥味,如若在城下打扫战场,少不了发现一些残肢断臂,城墙下的战火还未熄灭,燃烧着周围的杂草,好似要将整片大地一扫而光。
此刻的时辰正是黎明的清晨,大地上多了许多的白光,四周的黑暗好似邪祟一般,被太阳的阳光不断驱散,杜预的数万大军严阵以待,战旗林立,在寒风的吹拂下猎猎作响,方形军阵浮现在众人的眼球,远远望去,好似一个大方块,如若不是他们正在不断的往前走动,这倒也是一块奇景。
杜预为了凝固麾下士兵的战力,直接在大军阵中立下了一个吴字大旗,这面大旗立于韩旗之后,虽然制作捡漏了些,但到底也是那些降将的精神支柱,如若没了他们,杜预的兵马不好带,而且军队的凝聚力就小了很多。
法師網
杜预看向一旁的刘植对其点了点头,刘植当即会意,催马而上,双目如火,好似一只吃人的饿狼,手中拎着一个脏兮兮的人头。
我家網絡連著異世界
美男相公愛爭寵
刘植猛然扔向前方,大喝道:“城墙上的吴兵听着!此次我家大王奉天子之命,前来剿灭叛贼朱元璋,迎吴王夫差之子回国继承王位ꓹ 此次只诛杀朱元璋此等叛逆之臣!放下你们手中的武器!除朱元璋族人者,其余他人皆可赦免!朱褒人头再此!尔等好自为之!”
警告你別再當編劇!
“呀呀呀!气煞我也!”亲自守着正门的朱龄石整个人双目赤红ꓹ 一双黑色的瞳孔早就瞪如铜铃,大喝道:“匹夫!看某家不将你射杀此地!”
朱龄石说完,双手拉弓ꓹ 三石强弓被朱龄石拉如满月,双目带着火气死死的盯着刘植ꓹ 猛然大喝:”着!”
九陽神功
“嗖………!”冷箭破风而去,刚刚射出的冷箭发出嗡嗡的声音ꓹ 左右摇晃ꓹ 却是显示此箭的力道。
刘植神色骇然,正欲拔剑,却也是迟了,说这时迟,那时快,刘植后脑勺却是传来一声箭鸣,此箭从刘植的耳畔擦肩而过ꓹ 直射前方。
“叮……!”两箭交错!火花四射,刘植一个不慎ꓹ 直接被射落下马ꓹ 原本应当对着咽喉的冷箭ꓹ 却是射中了刘植的肩胛骨ꓹ 疼得刘植是嘶哑咧嘴,在看未化雪的草地上ꓹ 躺着一个落空的冷箭ꓹ 刘植回头看去ꓹ 更赢却是手拿着长弓,眉头暗锁ꓹ 显然刚才的那一箭应当是挡的下来的,但为去被弹开了。
暗夜千羽——中國古代的x檔案 林素微
刘植对更赢视去一个感激的眼神,当即翻身上马,远离这城墙。
杜预淡漠的骑着战马,拔出怀中的青铜剑,发出丝丝的剑鸣,虎目遥看着前方,大喝道:“进攻!”
“冲锋!”阵前的大将猛然歇斯底里的大喝,声音如同洪钟一般响彻四面八方,黄飞虎等一众武将,齐齐的向着季下城狂奔而去。
朱龄石眉头暗锁,身后的三员武将眉头却是暗锁,心中各自都有着算盘,这四人中,以朱龄石为首,只见他穿着一声吴甲,两肩和胸膛上各是穿着皮甲,头上带着黑色的帽盔,一双虎目愤愤不堪的注视着前方,眼中尽是冷漠之意,朱龄石猛然挥手大喝道:“廖永安!”
“末将在!”只听的一声招呼,一员身穿吴甲,手那青铜剑的青年将领走出,面目如刀,身长七尺,在这寒风中,赤臂而立,胡如倒针,倒是平添了三分威武,七分豪气,一双黑色的眼眸看向朱龄石,虽有不甘,但却安然自立。
“守住好城门!万万不能丢失,此城若失,则大王基业难保!”朱龄石神色难堪。
廖永安原先的不屑,在提到朱元璋后,却是荡然无存,眼中满是凝重之色。
“诺!”廖永安话不多少,轻声到了一声,算是给朱龄石一个答复,但在在这黑压压,多于己方两倍的敌军,心中却是没了底,但眼下却也是没了办法,虎目盯着前方,冷声道:“火剑准备!”
”呜呜呜………呜呜…轰轰轰!”战鼓和号角的声音缓缓吹响,麾下道士兵即刻会意,当即拔出怀中的宝剑,猛然大喝道:“点火!”
“杀…………”城墙下的士兵悍不畏死,直冲杀上前方,速度却是奇快无比。
“扑腾……啊啊啊啊啊!”随着数身惨叫,只见平整的大地上猛然出现了巨大的坑陷,大量的士兵掉入坑内,这坑中满是倒刺,数百名士兵直接陨灭于此。
“放箭!”廖永安按着怀中的青铜剑,勃然大喝
“呼呼呼……!”寒风吹动着火箭,猎猎作响!漫天的火箭如同坠落的陨石,直接射了过去。
“呼呼呼……!”坑陷之中顿时染起来数到冲天的火光,里面满是火油,遇火即燃,须臾之间,又是数百人陨落此地。
“架着云梯过去!快!”黄飞虎到底还是有点经验的,身后的士兵大多都乃是善战之士,将云梯扔在来坑上,链接刀对面,当即快步而去。
盾牌兵为前,刀斧手为后,慢吞吞的向着前方进军。
“滚石雷木准备!”张辅到底也是一员沙场猛将,当即手拿长弓,招呼着身后的士兵速度准备,因为接下来将是一场硬仗。
“报………!”斥候骑着快马极速赶来,神色变得凝重道。
杜预回首看了一眼斥候,当即道:“念!”
“敌军坑陷太过突然!我军损失了五百多人!”斥候咽了咽口水。
“不过才顷刻之间,竟然就没了怎么多人!这朱龄石倒还真有些本事啊”杜预抚摸着自己得胡子,面色平淡道。
“将军!接下来如何!”召虎骑着战马,黑色的瞳孔看向前方,眼中有些担忧道。
“老夫到要看看!这朱龄石是不是真有几分本事!上临车!”杜预神色显得严峻,像是在期待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