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eg6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大周仙吏 起點-第184章 詐!熱推-am8sj

大周仙吏
小說推薦大周仙吏
这场行刑十分诡异,就连刑场外的百姓,都看出来不对劲。
以往他们也见过行刑,犯人们在临死前,鬼哭狼嚎是常态,大声喊冤,甚至是咒骂的,也不在少数。
可这次,没有鬼哭狼嚎,也没有大声叫骂,屏风围起来的处刑台上,一片安静,二十余人慷慨从容的赴死,安静的让人觉得诡异。
很快的,百姓的欢呼声,就盖过了这种安静。
“杀得好啊!”
“他们都是当年冤枉李大人的罪人!”
“这些人都该死!”
“李大人可以瞑目了……”
人群前方,李清紧握着李慕的手,说道:“我们走吧。”
两人转身,百姓们主动为他们让出一条通道,他们缓缓走过,身后的百姓,目送他们离开,抱拳道:“祝小李大人和李姑娘百年好合……”
空間靈泉:農家俏軍嫂 木清音
“白头偕老……”
“早生贵子……”
……
兵王之王
二十余名罪臣犯官被斩,百姓们无不拍手称快,这些人除了是当年陷害李义大人的从犯之外,自身也是罪行累累,恶贯满盈,他们的死,于国于民,都是好事。
行刑完毕,有些百姓离开刑场时,还要对着处刑台吐上一口口水,一脸的快意。
寿王轻叹一声,对身旁一名下人说道:“屏风先不要撤,通知他们的家人,前来收尸。”
那下人点头道:“是。”
寿王背着手,一边摇头,一边远去ꓹ 口中低声道:“死了好,死了好ꓹ 死了没烦恼,死了一了百了……”
张春走在他身后,说道:“这些人的罪行ꓹ 一个个都罄竹难书,这么死ꓹ 也未免太便宜他们了。”
惡魔校草有點壞:少爺,別吻我 南默默
这些罪臣虽死,但直到死之前ꓹ 他们都认为ꓹ 这是一个局,今日之后,他们就会以一个新的身份,重新出现在神都。
虽然他们终究还是死了,但至少在死之前,他们并没有感受到恐惧和痛苦。
寿王悠悠的说道:“人生在世,有些事情ꓹ 不要太较真,差不多就行了……”
……
包括南阳郡王和太妃兄长在内ꓹ 旧党二十余名官员ꓹ 真的在街口被斩决的消息ꓹ 很快便席卷神都ꓹ 惊起无数人震动。
“他们真的死了?”
“没有人救他们?”
“萧氏没有一点儿动作,就这么把他们当成了弃子?”
“他们在忌惮什么ꓹ 又在害怕什么……”
“这还不明白ꓹ 他们忌惮和害怕的ꓹ 显然是李慕……”
……
周家之内,晚宴上ꓹ 周川的面色有些发白。
陈坚死了,高洪死了,南阳郡王萧云死了,当年的七名主犯,如今只剩下他和忠勇侯平安伯几人,李慕连那些从犯都没有放过,怎么会放过他们这些主犯?
尤其是南阳郡王的死,让他心中更为惊惧。
冷情妖王小萌仙 蒼耳
连萧氏皇族,都逃不过李慕的制裁,更何况是他?
周琛低头吃饭,额头上却满是冷汗。
他知道父亲在担心什么,南阳郡王和那些人都死了,或许父亲就是他的下一个目标。
半年多以前,李慕还是一个偏远郡城的小吏,没想到才半年过去,他就成长为连旧党都不敢招惹的存在,萧氏皇族对他们周家的忌惮,都没有对李慕这么强。
而就在他来神都之前,周琛还曾经试图派杀手解决他,却以失败告终。
如果李慕知道,那名杀手,是他派的,他岂不是也要沦落到和今天早上那些人同样的下场?
周家,周川父子惊魂之际,李府之内,李慕也在踌躇。
今日为止,当年一案的大部分人,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从犯已无漏网之鱼,主犯还有四人仍在神都。
这四人分别是忠勇侯,平安伯,永定侯,以及周家的周川。
惡魔王子俏精靈
前三名神都权贵,是被周仲设计卷入的,他们与李义没有仇怨,是周仲在明知不能改变大局之后,为了算计他们手中的三枚免死金牌,故意引诱他们入局。
周仲引诱他们之前,李义的结局已经注定,此三人,不过是周仲的棋子而已,虽然也有劣迹,但也没有必要致他们于死地。
史上第一絕境
至于周川。
李慕虽然也想让他付出应该有的代价,但摆在他面前的,有两个难题。
第一,周仲给他的册子中,都是旧党官员的罪证,并没有关于周川的,李慕无法通过律法扳倒他。
第二,周川是女皇的叔叔,李慕已经杀了她一个弟弟了,再杀她一个叔叔,他不知道女皇心里会是什么感受。
即便她已经离开了周家,但身体里流淌的,是和周家子弟相同的血脉,女皇是如此的在意他,李慕不能一点儿都不在乎她的感受。
他沉思了许久,走到院子里,对柳含烟和李清道:“我去一趟宫里,今天不用等我吃饭了。”
和她们说了一声之后,李慕便离开李府,来到皇宫,他先是去了御膳房,做了几道女皇喜欢的小菜,然后拎着食盒,来到长乐宫。
长乐宫中,周妩看着桌上异常丰盛的饭菜,目光最终望向李慕,说道:“有什么事情,说吧。”
李慕摇头道:“没事。”
周妩拿起筷子,说道:“朕只给你一次机会。”
李慕道:“当年害死李义大人的人里面,前工部尚书周川,也是重要的主谋。”
周妩沉默了许久,才淡淡说道:“如果你有他的罪证,可以依照律法处置他,朕不会因为他是朕的叔叔就庇护他……,如果有哪一天,触犯律法的是你,朕也不会再护着你。”
李慕拱手道:“谢陛下。”
他走出长乐宫,心中舒了口气。
周川和其他人不同,无论如何,李慕都不可能绕过女皇,对他动手,所以他需要先问一下女皇的意见。
征得女皇同意之后,便只有一个问题没有解决了。
那就是如何搜集周川的罪证。
新党成立,不过三年,而且两党的官员,也有很大差别,旧党以权贵居多,新党则大都是新兴官员,相较而言,权贵的劣迹,要更多一些,搜集旧党官员罪证,也要比搜集新党罪证容易。
大叔,你過來
并且,相对于旧党,新党对于官员的约束更强,这也是周仲多年都没有搜集到周川罪证的原因之一。
周仲这么多年都没有做到的事情,李慕不认为他短时间内可以做到。
他走出宫门,在宫门外驻足了一刻钟之久,然后向北苑走去。
这一次,他没有回家,而是停在了另一座高门前。
李慕走上前,敲了敲门环。
很快的,大门就打开了一条缝,一名下人从门后探出脑袋,问道:“敢问阁下是何人,来周府有何事?”
李慕看着周府门房,淡淡道:“麻烦进去通传一声,就说中书舍人李慕来访。”
片刻后,周家内,周川皱着眉,在堂内焦急的踱着步子,喃喃道:“李慕,他来周府干什么,不见,让他回去吧!”
周雄伸出手,说道:“不可,要是传出去,外人还以为我们周家怕了他李慕,让他进来。”
周川道:“二哥,可他……”
“无妨,先看看他到底想干什么。”周雄对他挥了挥手,说道:“他的目标可能是你,三弟,你先回避回避。”
周川离开后,周庭跟着道:“我也先回避了。”
他唯一的儿子,死在李慕手中,他无法坦然的面对李慕。
片刻后,李慕在一名下人的带领下,穿过两道门,走过数条长廊,来到了一处大厅。
王妃反穿記
大厅中,只有周雄一人。
李慕走进大厅,周雄淡淡道:“李大人,请坐。”
“坐就不必了。”李慕摇了摇头,说道:“本官今日来,只有一件事情要说。”
周雄端起茶杯,问道:“什么事情?”
李慕道:“当年陷害本官岳父大人的人里,周家周川,是主犯之一。”
周雄沉声道:“那件案子已经过去了!”
李慕道:“南阳郡王和高洪,也是这么想的。”
南阳郡王和高洪刚刚被斩,这已经是赤裸裸的威胁了,周雄猛地将茶杯磕在桌上,大声道:“李慕,你到底想说什么!”
李慕淡淡道:“让周川自己请求充军发配,这件事便到此为止。”
周雄愣了一下之后,便勃然大怒,站起身,咬牙道:“你在做梦!”
李慕摇了摇头,说道:“如果不是看在陛下的面子上,我会亲自动手,到时候,就不是充军发配这么简单了,你们不要逼我。”
周雄恨不得将手中的茶杯摔在李慕脸上,他跑到周家来,让周家人自己请求充军发配,这到底是谁在逼谁?
盛寵甜妻:總裁好壞壞
周雄怒道:“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说?”
李慕看着他,说道:“本官在北郡时,曾经被人暗杀,不要以为本官不知道,那杀手的幕后指使,就是周川的儿子周琛。”
哗啦!
躲在后堂偷听的周琛,听到李慕的话,心中巨震,忍不住连退数步,撞翻了一张椅子,脸色苍白的将椅子扶起来,身体微微颤抖。
前堂,周雄断然道:“你这是污蔑!”
李慕笑了笑,说道:“是不是污蔑,到了宗正寺就知道了,你们周家的罪证,我手里还有不少,到时候,就不仅仅是周琛的案子,周川,周庭,包括你们新党其他官员,一个都逃不掉,今日刑场上那些官员的下场,就是你们的下场……”
周雄脸色涨红,指着他,怒道:“你,你……”
李慕看着周雄,平静说道:“陈坚得坟头已经长草,高洪和南阳郡王尸体刚凉,我只让周川充军发配,已经是看在陛下的面子上了,我无意你们新旧两党的党争,但不处置周川,不能为岳父大人报仇,我没办法向娘子交代,周川自己请求充军发配,是我让步的极限,我给你们三天时间考虑,你们好自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