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cuwn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青春流火 txt-第507章 懸崖勒馬閲讀-8mquk

青春流火
小說推薦青春流火
此处地形复杂,邵强深感麻烦,冷静思考一番后掉头回返,此时,同伴开着破烂货车已经沿着岔路前行,正在缓缓加速。
其间碰上了一辆蓝色的农用三轮,迎面而过时,副驾驶没在意,但是驾驶员却咒骂了一句,“这人是神经病还是喝过酒了?大白天的,开个三轮也这样摇摇晃晃?”
副驾驶没办法从倒视镜观察,但回想刚才的情况也觉得奇怪,立刻掏出手机给邵强电话,把情况讲了一下,虽然只是个可能不相干的小因素,但丝毫疑点都需要跟邵强交流沟通。
邵强就在后面,也看到这辆农用三轮车,正从岔道拐上马路向西驶去,但并没有同伴形容的摇摇晃晃,只是驾驶员的神态上貌似有点不自然。
三轮车后厢的塑料被风吹开,都是些枯枝败叶,根本藏不住什么,但邵强还是记住了这辆三轮车。
当破烂货车路过第一个小岔路的时候,驾驶员只是稍稍看了一下左侧向西蜿蜒而去的泥巴路,就继续前行,泥巴路太窄,厢式货车是过不去的。
等到破烂货车已经远去后,邵强出现在了岔路,前后不过一分钟,摩托车早已减速,缓缓滑行,最后停在了斜插的泥巴路口,他注意到路口有新碾过的痕迹,是从主路上掉头转进来的。
天并未下雨,但农用三轮车还有是浅浅的泥印,邵强干脆跳下了车,顺着痕迹往回看,居然有两道压辙,还有一道是掉头以后径直朝着大马路的方向而去,并没有拐进泥巴路,这让邵强想起了刚才看到的那辆三轮车。
野蠻領愛 滴血雄鷹
韓娛之亞特領域
不过,好像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再度低头观察,邵强突然发现了道路右侧有暗红色的斑点和块状印渍,从警的经验告诉他这是血迹,在柏油路上的视觉效果便是有点发黑的暗红色。
这些滴滴拉拉的血迹中,有一些被之前的车辆给碾压过了,但有一条形状奇怪、像是箭头的图形,直指斜插的这条泥路。
邵强跪在地上仔细观察,确认弯弯曲曲的箭头是人为划出来的,有清晰的拽擦力道,而不是自然滴溅或者碾压形成,再用手指粘了一点旁边的印记,腥味很新鲜,血迹的产生应该就在刚才不久前。
邵强若有所思,但无法还原刚才这里发生了什么,难道出了车祸?还是说什么人不小心被碰伤了?又或者往最坏处想,刚才那个三轮车有问题?许晖遭遇了不测?
那么,两道分开的车轴又该怎么解释?还有用鲜血画出的箭头……
如是这般想着,同伴又来电话了,汇报已经追上了那辆厢式货车,此时对方正常了很多,不像之前在大马路上忽快忽慢,开的疯疯癫癫,这明显是试探尾巴的常用手段,所以邵强的同伴才会格外小心,保持相当的距离。
“对方的车速?”
“不快,四五十码的样子。”
妃行天下不離不棄
“加速超过去,注意观察驾驶室。”
一舞傾城之璃殤
“收到。”
“……”
“邵,有情况。驾驶室里只剩下一个人,副驾驶不见了。”
“继续跟他纠缠,有情况随时联系。”
邵强挂了电话,一转身跳上摩托车,沿着斜插的泥巴路就追了下去,他知道对方在这个岔路口一定有所动作,副驾驶不会无缘无故不见了,看到的那辆农用三轮车也越来越让人起疑,尤其两道车轴,就表示应该还有第二辆。
泥巴路坑坑洼洼,但对于摩托车来说没有太大的障碍,两侧的农田在进入深冬后都是一片片赤果的黄褐色,看不到丝毫绿意,非常萧瑟。
邵强的车速很快,在转过一道急弯后,泥巴路便与一条入村的道路相融合,成了入村的主路。
村子不大,约有百十户人家,摩托车减速缓慢滑行,从头到尾穿村而过,邵强没有什么发现,想了想又掉头返回,见了小道便钻,绕来绕去,几乎将整个村子转了大半圈。
上午时间,村子的人不多,除了几个遛弯闲聊的老人,再有就是门口玩儿的小孩,见不到几个壮年人,村子显得颇为安静。
当摩托车绕到村子的最北端时,邵强终于看见了一辆蓝色的农用三轮车,停在一处小院的门侧,与他之前看到的那辆几乎一模一样,只是车后厢行没有塑料布。
小院院门紧闭,四围的砖墙也是灰扑扑的,墙内露出的树枝枯败,木棍与农具上也积满了厚重的灰尘,怎么看都感觉缺乏点烟火气,好像长久没人住了。
而且小院的位置在村子最北端,与其他人家都有些距离,在村子东一片西一片的整体布局中显得独一份,甚至有些孤单,邵强不确定这辆农用三轮与他的猜测有什么必然关联,但感觉上就是想要过去验证一下。
当然,邵强绝不会这么大张旗鼓的过去,而是调转摩托车又回到村子的主路上,在村口的小卖店停车,借着买香烟为名与店主攀谈,自称在西平镇包了个小工程,问问村里有没有合适的院落出租,主要给亲戚和工人住。
“那不巧。”店主闻听摇头,“村北头的老葛家上个礼拜刚刚把他的小院给租出去了,就没再听说有什么人往外租房子了,我们村小,往外跑的人少,基本没什么房对外租的。”
“哦,那老葛家还有什么空房么?”
“兄弟,我们农村可不比城里,每家每户就那么点宅基地,谁还有多余的地方盖两三处房子?”
“哦,我是问那租客,把老葛家整个小院都给租啦?”
“那可不,反正老葛家搬镇上了,房子空着也是空着。”
“你有没有老葛的联系方式?或者知道他住镇上什么地方?我租房着急,还想再问问他。”
“不清楚,反正跟他儿子住一块儿。”店主摇头,仿佛对姓葛这家人不是太感冒,又或许对邵强的刨根问底有点烦,不想说了。
谢过店老板,邵强骑车直接离开了村子,没好再问蓝色的三轮车是不是葛家的,以及何时回来的等等,情况不明,太露骨,容易打草惊蛇。
在一个僻静处停车,邵强从后备箱取出一件外套换上,五官也做了简单的伪装,锁好车,徒步沿着路边的田埂从另一个方向进村。
如果邵强之前只有一分猜测,二分预感,现在则有三分怀疑,两分确认,易洪就租住在村子最北头的那间小院里。
若是对农用三轮车的验证有所发现,则确认度会大大提高,但邵强完全兴奋不起来,心里那种强烈的不安让他烦躁。
手机忽然振动,邵强掏出一看是同伴,连忙接听。
“厢式货车在兜圈子,在新宁大街上绕了两圈了,现在往南直行了一段后右拐,可能从另一个方向又会回到通往西郊货场的路上。”
天作涼緣
显然是疑兵之计,邵强决定将计就计,“你继续跟着厢车,他不停,你就一直跟着。另外找个合适的地方让小伟下车,让他想办法尽快跟姜小超汇合,马上赶到我这里来,就是刚才你们路过的岔路口,走那个泥巴小路,村子叫下五村。”
挂了电话,邵强又拨了姜小超的号码,他忽然想起来对方有段时间没跟他联系了,“在什么位置?”
“点将台批发市场,那个枪手进了市场不见了。”
“你暂时不要找了,马上再赶回西郊,想办法接了小伟到我这里来,小伟会告诉你具体方位。”
握着手机,邵强陷入了纠结中,易洪若真的的在小院里,身边应该还有杜鑫等惯匪,但无法确定人数,从对方今天在仓库的表现看,情况很不妙,大庭广众,随意开枪,已经肆无忌惮。
那么小院里有多少武器就很难知晓了,这已经远远超出了邵强的预计,仅凭他与姜小超,再加另外两个伙伴,拿着短棍和发令枪显然无法顺利实施抓捕,弄不好会把许晖的小命给害了。
而且外面还晃荡着三个亡命之徒,哪个都不是简单之辈,邵强显然小看了易洪及其身边的势力,他和姜小超固然可以豁出去一切,但不能拿许晖和另外两个伙伴的生命开玩笑。
现在中途放弃已经是不可能的,而且时机也稍纵即逝,反复权衡后,邵强终于下决心再度拨出一个号码。
“郑队,是我,邵强。”
總裁的蜜愛新妻 楊一
“嗯,正等你电话呢,我说怎么就没动静了?”
“是这样,杨德福的行踪已经基本确定,在西平镇的下五村,我就在现场。”
“这么突然?”对方的语气立刻严肃起来,“你上次跟我说发现了疑似杨德福的踪迹,说有任何情况都会及时跟我联系,现在又变成了已经堵在现场了?你们城中分局已经行动了?”
“呃……不完全这样,我长话短说。”邵强将他的计划及实施简单说了一遍,以许晖为诱饵也没有隐瞒,从许晖到银行,再到仓库被袭之后,一路追踪,任何细节也没有隐瞒。
“你胡闹!”电话那头的郑队陡然发火,“简直是乱来,瞎折腾!以一个无辜的市民为诱饵,亏你想的出来,你脑子里还有没有警察条例,有没有组织纪律?!”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小算盘,抓不住杨德福,即使其他案犯落网以后,我们也会按程序把案犯移交给城中分局,你担心依然无法插手案情,不能给你的兄弟报仇是吧?”
“您批评的是,大致情况是这样,我也……的确有点这个想法。”
“你个王八蛋,耍个人英雄主义,眼里只有自己的小天地,怪不得会被停职,不嫌给我们大队丢人么?”
神魔武俠
“情况紧急,我懒的再骂你,现在你和你的人除了严密监视小院外,停止其他任何行动!记住,有任何风吹草动,随时向我汇报!”
“是。”邵强挂了电话,长出一口气,不知为什么,重压的心情一下轻松了不少,之前雄心勃勃,豁出一切的想法不是简单的冲动使然,而是情绪极端下导致的扭曲心里在作怪。
个人英雄主义?自私?邵强不这么认为,他从未想过当什么英雄,只是想把眼前能见到的恶人一扫而空,为陈东报仇是真的,试问连自己的兄弟都不能帮着沉冤昭雪,他还作什么警察呢?
幹坤鬥神 月召
当然,还有很多无法摆到台面上的缘由是导致邵强情绪失控的重要原因,但凡有路可走,脑子坏掉了才会这般冒险的孤注一掷。
孤注一掷?自然是掷不出去了,邵强自嘲的笑笑,继续打电话,通知老几位,只跟踪,不要有任何行动。
郑敏是市局缉毒大队的队长,也曾是邵强的老上级,两年前,邵强被调到城中分局也是郑敏给做的介绍。
当时刑侦一线缺人,在缉毒口子屡立战功的邵强自然是首要人选,郑敏当然指望着自己带出来的兵在分局的刑侦一线再立新功,可没成想,两年后会捅出这么个大篓子。
事情已经发生,现在也不是抱怨和发火的时候,郑敏的反应速度相当快,一面汇报,一面已经组织好了抓捕队伍,短短的十分中内,一切就绪,就等上级令下。
而邵强又进了下五村,虽然不能再去冒险验证那辆农用三轮车,但能够随时监视那间疑似的小院。
小院内十分安静,许晖挨了一顿暴打被扔到了柴房里,杜鑫和他的同伙在堂屋里喷云吐雾,等待易洪,也等待另外的同伙汇合。
但眼看快到了约定时间,易洪并没有出现,也没有接听杜鑫的电话,这让杜鑫有了一丝不安。
但现在情况貌似有点复杂,持枪的同伙回消息表示已经安全,另外那个开厢车的司机却一直被人给咬着,还有一个开着三轮玩儿障眼法的同伙在绕圈返回途中。
总体似乎不是那么危险,但现在人到手了,钱没到,倘若易洪不来,杜鑫还真没辙,今天的事情明显惊动了警察,总不能再押着许晖去取钱,这特么的真伤脑筋。
杜鑫反复回忆刚才在西郊绑了许晖的经过,试图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最后的结论,总体顺利,至少警察被带偏了,小院也暂时安全。
心里的不安,是来自于易洪,这老王八是不是嗅到了什么风声,把老子给扔这儿了?杜鑫越想越觉得有这种可能,正想着再给易洪拨电话时,一个同伙回来了。
“哥,出事儿了,警察应该摸到了这里。”开着另外一辆三轮的家伙一回到小院,便神色慌张告诉杜鑫,他在村子周围反复绕了两圈,没发现异常,到村口小店买烟时,无意中店老板说了两句有人打听租房的事情,这让他顿时紧张起来。
PS:整了个大章,就不分两小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