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i5qi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浮雲列車 寒月紀元-第五百八十六章 第二職業熱推-ge18i

浮雲列車
小說推薦浮雲列車
习惯石塔的生活不算困难,早上虽然很冷,但在这里她有只猫头鹰。比起秃头和剪刀,这种长相似猫、体型巨大的毛茸茸的猛禽更得她的心意。她给它起名为露丝。生活的光明与否似乎只在一念之间。要问现在希塔里安最希望什么,那多半是一切一如往常。
“阁下。”她试图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畏缩,但浑身上下还是渗出本能的恐惧。此时此刻,奥兹·克兰基显得那么和蔼可亲,连黑骑士和他的盔甲都顺眼起来,而眼前的人就算打扮成最仁慈的神父,他的危险也能泄露出眼神。“我是希塔里安·林戈特。”
“受神眷顾的女孩。”对方的声音柔和中带着奇特的沙哑,几乎就是尚未成长到足够聆听布道的孩子们幻想出来的悲悯的声音,是诸神传递幸福和恩赐的工具。他头戴冠冕,身着滚金边的红丝绒斗篷,手执水晶权杖,指节上有一只镶嵌祖母绿宝石的白金戒指。他威严而精明的眼睛打量着希塔里安,仿佛在注视宫殿中央失而复得的摆件。“我是你的引路人,亲爱的,我是你的教皇。你该叫我什么?”
重生之葉府嫡女 子醉今迷
品仙 冬雪傲梅
你不是。“冕下。”她颤抖着说,为他的神圣光辉慑服,“我必须向您请求宽恕。”
“说吧,孩子。”
“我……我本来信仰露西亚,冕下,我母亲是太阳信徒。”
吉祖克露出微笑:“但你如今发现了内心的声音,林戈特。盖亚才是你的归宿。”他忽然弯下腰,“说实话,盖亚和露西亚都没差。谁在乎呢?”
希塔里安迷惑不解。
“纹身”直起身。“那你的母亲对此有何看法,林戈特?她有强迫你更改信仰吗?”
她还以为盖亚教会知道自己全部的事情,现在看来有点夸张了。然而这种细节没必要撒谎,北方人威特克给过她全套身份信息,其中改动的部分不多。某些语焉不详的地方看起来很可疑,但他向她保证,寂静学派会找到他们需要的、似是而非的答案。“不,冕下,她很久之前就死了。”希塔里安说。她也学着对方探向前,耳语道:“不过要是她还活着,我猜她肯定会的。”
“你妹妹也这么想?”
“露丝?不,她不会。她没法想任何事了。”而且她是我姐姐。希塔里安警惕起来,这位冕下并不像他最初表现出来的那样,对她们一无所知。他只是不在乎。
他接受了暗示。“她正和诺恩在一起,在盖亚的膝盖前。可怜的小东西,你再也不用担心她了。到我这儿来,希塔里安,我们到火炉边去,这里实在太冷了。”
“遵命,冕下。”他看得见我在打寒颤ꓹ 希塔里安心想,但不知道为什么。
她自己却很清楚。
“纹身”吉祖克是她唯一认识的学派巫师ꓹ 曾多次出现在北方人威特克交给她的的剧本上。领路人告诉她,整个寂静学派再没有比他更危险的人,连“第二真理”也远远不如。“事实上ꓹ 你也许可以骗过学派的圣者,但你不能在吉祖克面前撒谎ꓹ 你骗不过他。”教导她的夜莺告诫,“欺骗不止需要谎言ꓹ 神术甚至可以不通过真言魔药检验你的每句话。”他没说错ꓹ 尤利尔就能办到。“希塔里安,你太年轻,又缺乏经验,而连真正老练的夜莺也很可能被揭穿。听我的话,绝不能在‘纹身’眼前冒险。”
“可要是他问我夜莺的事……”
“倘若操作得当,他不会那么问你。巫师们渴望得到『忏悔录』不假,但其实他们也不清楚那东西的用处。你是圣典的持有者ꓹ 它给了你一个神秘职业,就为这些价值ꓹ 巫师会询问你更有意义的问题。”
“万一他们问我它在哪儿怎么办?不撒谎的话ꓹ 我没办法不提你们!”
“噢ꓹ 你认为它在哪儿?”
痞子天王混都市 痞子紳士
希塔里安感到不可思议:“在领主大人手上ꓹ 虽然我不知道他怎么找到那本书的。我烧了它。”她忽然意识到了答案。
“正是如此,而且在去盖亚教堂求助前你就这么办了。至于圣典的下落ꓹ 巫师绝不会继续追问。他们自以为比你更清楚。所以——”威特克拖长音ꓹ “如实回答。希塔里安。如实回答ꓹ 无论他问你什么。记得我的话。”
在温暖炉火边的话题果然如结社夜莺预料的那样,吉祖克开始就魔法和职业展开询问。“你能感应到火种是什么时候?”
“上个月ꓹ 阁下。”交谈不过几句,吉祖克便让希塔里安改口叫他阁下了。她当然不会在称呼上提出异议,反正又不是叫我。
“得到职业呢?”
冥婚之鬼奴修仙
“是在同时,阁下。”
“你了解神秘学吗,希塔里安?你清楚火种和仪式吗?”
暴力仙皇 牛蛙
“我只知道一点儿。”希塔里安将在黑巫师的别墅里背过的东西完完整整的复述了一遍,“他要我记住这些。”
“真够低档的。”吉祖克评论,“忘了它们吧,你的魔法远胜过黑巫术。这是一种给人安慰的力量,针对心灵与精神的神秘,直至本质……火种。我想,恐怕克兰基已经问过你类似的问题了。”
“是的,阁下。”
“他怎么认为?告诉我。”
“‘你的火种和职业来自于它,毫无疑问’。”希塔里安一板一眼地背,“‘成为神秘生物需要复杂的点燃仪式,只有无名者才例外’。”她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不在提起这个词时露出异样。“‘根据你的说法,你并没绕过这个环节。圣典的力量在梦中连接了你的灵魂,因此,当你燃烧它的时候,就等同于给你自己进行一场火种点燃仪式’。”她小心翼翼地停顿:“还要继续吗,阁下?”
“继续。”
“‘大多数学徒会在点燃仪式上遭遇失败,而你通过圣典取了巧。看来『忏悔录』的神秘效果就是保护火种。你的确受诸神眷顾,林戈特’。”
“但愿盖亚继续眷顾你,林戈特。就这些?还有吗?”
“还有一句,阁下。可是……”
“可是?”
商道風流
“‘把这些东西告诉他,林戈特,我知道他肯定会问你。代我向吉祖克和他的马戏班问好’。”希塔里安的声音越来越小,“没有了,阁下。”
“这才像他的语气。”吉祖克说,“很遗憾让你见到学派内部的分歧。为这些事情生气没意义,就像你喂鸟时用不着听懂它在叫什么。很好。”他忽然站起身,权杖在空中急速划过。希塔里安不知道他的动作有何意义,却能感受到未知的神经质带来的恐惧。他又坐下去,脚趾几乎伸进火炉。“说说你的魔法,希塔里安,你喜欢它么?”
“我很喜欢,阁下。它叫……”
“让我瞧瞧你的魔法。”他命令。
“是,阁下。”当然不是对吉祖克。神秘度的差距太大,魔法不可能起作用。希塔里安把目标换成猫头鹰露丝,朝鸟儿伸出手。可怜的动物还浑然不知地梳理着羽毛。“现在它很听话。”希塔里安抚摸鸟儿的肚皮,“不会啄人。”
趴在墻上的人 記城
“这能证明什么?得给它点刺激。为女神教导我们的仁慈,希塔里安,把它的一条腿给我就行。”
亂世草頭王
“一条腿?”她不禁尖声重复。
十二生肖運程與人生財運規劃 蕭祥
“是的,必须带爪子。就在你食指边上,锋利、坚硬、成对的那玩意。你办得到,对吗?它不会抓伤你。”
等到自称盖亚教皇的法则巫师“纹身”阁下离开,希塔里安的眼睛里已经充满泪水。他不喜欢我的猫头鹰,我可以把它放走啊!它会乖乖飞下石塔。在四叶城最难熬的日子里,她不是没有杀死过动物,甚至将尸体开膛破肚,烤熟后用以果腹,但那些和今天对猫头鹰露丝的折磨是两回事。
露丝独腿站在笼子里,仍在啄弄被血黏连的羽毛。它没抓伤希塔里安,魔法的确有效。她意识到自己的力量其实大有进步。可以此体现,她根本高兴不起来。“纹身”吉祖克是个疯子,他的同事都无法与他正常相处。
止血时,希塔里安不忍心再对它用魔法。“不。”她拨开鸟喙,“别碰伤口,你不疼么?”结果猫头鹰不听。不用魔法我什么也做不到。“你会好起来,我发誓。神秘能做到。我可以成为一个真正的医师,不止消除疼痛,还能治愈伤口……露丝,你听说过第二职业吗?”
“纹身”吉祖克把鸟腿扔进了火炉,于是希塔里安不再配合他得问题。忏悔录带来的价值容许她的小小反抗。但吉祖克没立刻离开,就是为了和希塔里安说这个。他邀请她到教会任职,也就是巫师中的“苦修士派”,并告诉她神术师能治愈伤痛。“我和奥兹·克兰基有不同看法,他是神秘物品的专家,只会将一切归咎于物件,而教会苦修士注重实践和使用价值。你的确是点燃了火种的神秘生物,希塔里安,但你没经过转职仪式。”
騎士的情書
在拜恩,希塔里安不会理解仪式和职业之间的联系。她的力量来自火种,是非凡天赋的展现,拜恩大部分人都是这样。但吉祖克不知道这些。
“想过转职仪式会对你有什么影响吗,希塔里安?也许你会得到第二个职业。这是你的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