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xhza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我的大叔是仙帝 txt-第一百二十七章 打賭,打賭,打賭!熱推-fgr1i

我的大叔是仙帝
小說推薦我的大叔是仙帝
‘嗡~嗡嗡~’
一道道不断重叠的光晕下,只见那道身影双眼紧闭,浑厚的气息也是越来越强烈。
距离突破至灵主境,不过是一线之隔。
‘呼~’
以这里为中心,肆虐的灵力波动一重接一重地往四周漫延出去。
广场边缘的阵法并不能将其阻挡在外,似乎针对的仅仅是他们那群修灵师。
“大人,难道我们只能坐以待毙吗?”怒河郡阵营内,有人当场就慌了神,失了智。
毕竟他们是来寻宝,不是来找死的,谁愿意把命搭进去。
宝,没有了可以再找,命却只有一条。
别说他们了,此刻的怒河郡主心里更是像热锅上的蚂蚁,急的都快骂街了都。
生死当前,活下去才是王道。
就在这时,怒河郡主随意扫了一眼广场,最终去而复返,把目光死死定在了不远处的南阳郡主身上。
“南宫邱泽难道是发现了什么?当年一战他压我一头,我总感觉这家伙有所保留,身份成谜,不知来历。既然他要出手,正好一石二鸟,一来,看看他的真正实力,二来,还可以坐山观虎斗,坐收渔翁之利,若是失败了,再做打算也不迟。”
打定主意,怒河郡主嘴角掀起一抹冷笑,随即就对下属呵斥道:“都给本郡主肃静,吵吵闹闹成何体统,静观其变等着。”
“是!”
见怒河郡主发怒,众人噤若寒蝉,急忙低头施礼。
“哼,南宫邱泽,就让我好好看看你的真面目。”怒河郡主负手而立,暗中愤恨十足。
有人愿意当马前卒,他自然是乐见于此。
适时,南宫邱泽正欲动手,可惜,天不遂人愿。
大殿前,悬浮在半空中那位不动怒王宛如一朵旋转的蘑菇,把烧红的云层搅得天翻地覆。
放眼望去,长发飘飘,不动如山,这俨然就是一尊索人性命的杀神。
随着他汹涌澎湃的气息越来越强,大家承受的压力也是越来越大。
眼看灵力波动将要攀升至巅峰,突然间,令人目瞪口呆的一幕跃然眼底。
‘轰隆隆~’
天空深处猛地就冒出了一个黝黑的洞穴,把灌输在不动怒王体内的力量给倒吸了回去。
‘呼~’
兴许是感应到了这变故,不动怒王豁然睁眼。
只见他握掌成拳,身体里一霎间就钻出了一股火红色的荧光。
旋即,不动怒王双臂一振,脚下猛地浮现出一个硕大的漩涡。
有了这个漩涡的存在,天空中那黑不溜秋的洞穴吸力明显可以看到被化解了许多。
一时间有种互不相让的感觉,只是。
我们还是小觑了天空中那个洞穴的吸力,完全就不费一丁点儿的气力,硬是把不动怒王这边的吸力制得死死的。
‘呼~’
这位不动怒王也是察觉到了,索性当断则断,竟然直接打破了漩涡。
方邪真系列之破陣
也就是说,他中断对天空中火岩之力的吸收。
同时也代表着,目前的不动怒王,尚且还处在九星灵主境。
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悲哀,就照目前的情况来说,这依然还是一个必死之局。
‘轰隆隆~’
男神來襲:萌妹老婆買一送二 木木兔兔
滚滚红云重新塞满了天空,而就在云层合璧的那一刹那,大家清晰的看到。
那个黝黑的洞穴正是大叔他们掉下来的地方,你说,好巧不巧。
婚姻宣誓書 焰芝翼
许是被这意外打断了吸收火岩之力,不动怒王怒了。
‘吼~’
暴躁的狂吼声震得耳膜都快碎掉。
而就在大家以为这位大魔王要开始大开杀戒的时候,这位大魔王,竟然开口说话了。
他屹立在半空,背后扑哧扑哧的摇晃着两对火红色的翅膀。
恍如洪荒巨兽一般的存在,令人心潮澎湃。
江山泣:夢抉所愛 景黯洛
“今日,老夫,重见光明了!”
‘呼~’
这话音一落,惊得在场所有人一激灵。
“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广场一边,怒河郡少主项少龙吓得禁不住往后退了一步。
而萧山郡主脸上同样是大惊失色,内心震撼:“难道我萧氏一族今日就要埋骨此地了吗?”
唯独南阳郡主南宫邱泽双眼一凝,仔细打量。
冒着些许的深坑外,风小小咽了咽喉咙:“不是吧,这,南宫浩南你不是说这位老人家已经死了近千年了吗?这还能复活,还能说话?能活这么久?”
素絕醫妃 包子妹
“我,我我我,我也不知道啊!”别说她了,就是南宫浩南自己也是惊讶的语无伦次。
一旁,稍微见多识广的沈鹤脑子里也开始打起了钻儿:“什么情况这是,不对呀,可是,这声音…”
大叔倒是对于这一幕看在眼里,有句话叫做,看破不说破。
可另外一个家伙不同,这种能够证明自己了不得的机会,怎么可以错过呢?
说时迟,那时快,咱们的小奶狗大佬正式登场。
“一帮笨蛋,这都看不出来?”
“切,又故弄玄虚,我就不信你知道。”风小小嘟囔着嘴,一脸不屑道。
“呵,你这丫头不知道的,可不代表你京叔我也不知道,这世上,还有你京叔我不知道的事儿?”
陰陽鬼務師
“啧啧啧,你就吹吧你。”
“行,那我要是知道怎么说?”
“得,你说怎么说,怎么说都行,要是不知道装知道,这又怎么说?”
她们这你一言我一语,顿时把南宫浩南和沈鹤的注意力都给吸引了过来。
“这个这个,京叔,您真的知道啊?”既然大叔让小小喊小奶狗‘京叔’,那肯定小奶狗绝不是什么等闲之辈。
尽管在别人看起来眼前就一小奶狗,可沈鹤还是不敢怠慢,称呼间也是随了小小,这样以示尊敬,同时也拉近了相互之间的陌生距离。
一听‘京叔’二字,小奶狗心里一乐。
小小有大叔撑腰,小奶狗是不敢打又不敢骂。
这也没法,所以,能让小小服输,打心底叫他一声‘京叔’,那才是最大的喜悦。
“多简单一事儿,看把你们几个小娃娃难的。”小奶狗作出一副颇为高深莫测的样子,还别说,硬是把南宫浩南和沈鹤引的团团转。
“来,有本事你就说,别装神弄鬼的,我可不吃你这一套。”小小偏了偏头,其实心里啊,比谁都想知道。
“行,我要是说出来,最起码,你得心甘情愿,叫我一声叔。”小奶狗微微一笑,这才是他想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