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r97d火熱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笔趣-第186章 化解董賊的最後一張牌展示-do2lt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话分两头,
李素和关羽等人去僰道、江阳,为南征做准备的事儿,千头万绪,没两个月也理不清。
董卓对刘备阵营这一手“假借圣旨空降官员恶心你”的操作,却还没有完全应付过去呢——搞定荀攸,只是搞定了对益州这边的渗透。所以,且把视线移到幽冀之地,看看面对千里迢迢来辽东赴任的公孙度,现任辽东太守糜竺要如何处置。
因为辽东路途遥远,中原战乱不断,公孙度抵达冀州的时候,足足比荀攸抵达成都还晚了一个半月,七月份才走到平原郡一带,再往北越过渤海郡,就要进入苦寒之地了。
但进入渤海之前,公孙度不得不花了十天半个月躲避袁绍和公孙瓒的大战。
距离当初韩馥、桥瑁滚蛋已经过去五个月了,关东大地的势力洗牌也进一步加速。
至尊主播
加倍賠償
首先是因为公孙瓒的势力比历史同期弱了不少,很多当初公孙瓒原始积累的起家兵力,都被刘备分走了。
所以早在上半年公孙瓒主动往南进攻时,就没能拿下原本历史上公孙瓒要分封给刘备、田楷、单经三人的那三个郡(平原、济北、乐安,其中济北属于兖州,所以原本公孙瓒封单经为兖州刺史,乐安属于青州,公孙瓒就封田楷为青州刺史)。
黑色彩虹 矯矯
少了平原、乐安、济北,也就意味着公孙瓒的南进只是拿下了袁绍最初的老巢渤海郡而已。袁绍拥有了比历史同期更多的底子,恢复起来也就更快,原本要熬到冬天才发生的界桥之战,也提前到了七月初秋就发生了,只不过地点早已不再是界桥。
公孙瓒的进攻深度浅了三百多里,战场也就沿着白沟河往下游退缩了三百多里,最后两军在渤海郡郡治南皮西郊的白沟河两岸发生了一场大战。
麹义率领的袁绍军主力,以先登营为核心,毫不意外地在白沟河畔重创了“杂色马义从”(因为刘备和赵云分走了太多的白马,公孙瓒找不到足够的纯色战马了,所以他的义从不再纠结毛色)
这意味着袁绍仓促退却、局部抵抗的阶段,提前四个多月结束了。袁、公孙两军即将转入实力相持阶段。
……
南皮之战的爆发,让公孙度在平原郡驻留拖延了好几天,等着等着有点不耐烦。
他的几百亲随、卫兵一路上人吃马嚼开销也大。公孙度就琢磨了另一条去辽东的道路——从平原郡往东去青州,在东莱附近找海船过海峡去辽东。
可惜的是,这一条路也没走成,就又遇上了南线的一大波战乱——青州黄巾再次爆发了一大波,不但东莱去不了,黄巾还往东边的兖州疯狂流窜。
审时度势的公孙度立刻很识时务地缩回平原ꓹ 因为平原在黄河北岸,青州黄巾暂时也不会刻意渡过黄河劫掠ꓹ 北岸暂时还是安全的。
玄神九天
结果,几天之内,公孙度就亲耳听闻了一条劲爆的消息:兖州刺史刘岱亲自带着嫡系部队ꓹ 到平原郡对岸的济北郡与青州黄巾交战。然后刘岱居然被黄巾贼杀死在乱军之中,兖州一下子成了没有刺史的各自为战状态。
幸好ꓹ 主持济北郡正面战场的济北相鲍信,火线表态支持东郡太守曹操暂摄刺史职务、带领大家一起抗击青州流窜过来的黄巾军。在鲍信的支持下ꓹ 曹操终于实现了从“郡级干部”向“常务副州级干部”的跃迁。这距离曹操当上东郡太守其实也才过去了四五个月。
不过扯淡的是ꓹ 刚刚荣升的曹操,其实战斗力也并没有很强。
曹操接手工作后,立刻在济北郡前线跟青州黄巾血战了一场。虽然如今的曹操兵力比历史同期强了一些、而青州黄巾却因为三年前刘备的敲打而削弱了大约两成,而且青州黄巾的贼首也阴差阳错演变成了臧霸、孙观等人,跟泰山贼合流了。
但面对臧霸的初战,曹操依然打得头破血流,前锋折损失利严重ꓹ 曹操本人都差点被臧霸逼入绝境,只不过程度没有历史同期那么惨。幸好济北相鲍信奋不顾身舍己救人ꓹ 才救了曹操ꓹ 自己战死。
曹操怀着为鲍信报仇的信念ꓹ 在这种极度愤怒的情况下血战数日ꓹ 终于杀退臧霸,收复济北、东平二郡ꓹ 把青州黄巾在兖州的势力范围ꓹ 赶回泰山郡。
然后曹操要求全军挂孝为工具人兄弟举哀。鲍信这家伙完成了“帮曹操顶上副州级干部”这一任务后ꓹ 就领盒饭退出历史舞台了。
不过也因为这一系列机缘巧合阴差阳错的蝴蝶效应,曹操在鲍信灵前发下毒誓ꓹ 有朝一日一定要斩杀臧霸、孙观等贼首级报仇,祭奠好兄弟在天之灵。
当然了,曹操的毒誓听听就可以了,不一定能当真——历史上曹昂、典韦死的时候,曹操不也把张绣恨得跟什么似的,但后来跟袁绍官渡之战相持到最惨烈的时候,听说张绣肯来投,还不是屁颠屁颠放下架子表示“旧怨别往心里去”。
他最终是否真的要杀臧霸孙观,全看曹操这一世有没有被逼得非得跟旧仇人联手的程度。
……
这一切的细节,跟公孙度其实没什么关系。
他只是在袁、曹各自崛起的过程中,被机缘巧合堵住了去辽东之路。既然不敢南渡黄河转去东莱,那就慢慢等呗。
縱是無情偏難休
等待的这段时间里,公孙度也在打探消息,一方面是找本地的客商,搜集一切辽东方面的情报,想知道“如果咱拿着朝廷的圣旨去接任辽东太守,阻力会不会很大”。
因为糜家的官营商船队规模还是很大的,所以关于“现任辽东太守糜竺在当地是否得民心”这一点,稍微打听一下就知道了。
公孙度得到的回复都是“糜府君恩准百姓常年借粮借牛参与官屯,也不过于逼迫百姓按期还贷,肯给宽限,利息也不算高,实在是难得的仁义君子”。
说白了,那就是几十万人民都觉得糜竺这种“一年利息还不到五成的官营低利贷太守”实在是太受人爱戴了,跟着糜竺开荒太有保障了。
另外,公孙度也大致得知了几个数据:当初刘备平张纯的时候,辽东四郡人口只有三十五万。后来刘备跟糜竺交接时,辽东的人口已经涨了十几万,有四十七八万的样子,多出来的都是当世刘备移民屯田的东莱、北海流民,都是青州黄巾裹挟的人口。
而现在,随着糜竺当太守也两年半了,而青州的黄巾久久不熄,所以每年持续给糜竺提供五六万流民,如今辽东四郡的总人口达到了六十万,官营借贷屯田也是如火如荼、足兵足食。
听说连乐浪郡都得到了极大的开发,已经有两万户人在乐浪郡南部的浿水和汉江之间种水稻,糜竺还瞒着朝廷在那儿新设了一个郡叫带方郡。(浿水就是大同江,所以这个带方郡就是平壤和汉城之间的土地)
罪妃
那儿似乎气候温润跟青州半岛差不多,青州能种的农作物那儿都能种,最初两年过去的移民为了尽快填饱肚子,适应当地气候种了青州韭菜和青州大葱,天天喝韭菜大葱做的大酱汤下饭。
打探到了这些消息之后,公孙度就知道他靠着和平交接或者“笼络糜竺手下属官靠拢自己”夺权的可能性基本没有了。
人工造星
唯一有可能拉拢的,最多只是曾经同乡、还同朝为官有过数面之缘的都尉徐荣,就这把握都不大,还得看公孙度拿得出什么价码许诺。
于是,公孙度最终便如是暗忖:“袁绍、曹操似乎都无意做‘近交远攻’的不划算买卖,而且他们目前还处在相持守势,不会为我火中取栗的。没办法,只能想办法跟公孙瓒互通款曲了,虽然他是辽西公孙氏我是辽东公孙氏,不是一族,但套套近乎还是有戏得。
要是许诺我当上辽东太守后,把辽东兵力、钱粮拿出一部分支援他攻打袁绍,急于扩充势力和兵源的公孙瓒应该会答应。我毕竟还有圣旨在手,他也不用出兵太多,略微助兵我一两千人,设法奇袭杀了糜竺,其他人都可以用圣旨降服。本小利大,路途也不远,公孙瓒不会算不清楚。”
打定了这个主意之后,公孙度才带着几百亲随、护卫,星夜兼程快速通过刚刚打完仗的渤海郡,在南皮县以北百余里的章武县附近,进入了公孙瓒的实际控制区。
公孙瓒的巡逻骑兵发现了公孙度,正要围住戒备拷问,公孙度主动示好:“我乃朝廷钦封辽东太守公孙度,有一笔厚礼要送给你们府君。他难道不想仅仅出兵数千,换回一个与他盟好的辽东四郡么?”
为了证明自己,公孙度还不惜把圣旨都出示给那个巡逻军官看。心里其实还打定了“如果公孙瓒有敌意,就逃回袁绍控制区去跟袁绍联合”的退路主意。
那巡逻骑兵军官果然不敢贸然行事,一番沟通之后,带着公孙度去接受公孙瓒的亲自接见。
重生之我是劉邦
“这不是升济贤弟么!你我同宗,何必客气,远来投奔,我自当接济。”
“伯圭兄慷慨仁义,海内闻名,愚弟受朝廷之命,无所施展,特来相投。”
俩人明明血缘关系至少出了五服以外,但扣肩搭背的样子俨然像是亲生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