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hm25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攻心女孩不好惹 txt-第七十一章 有什麼事情瞞着我推薦-bqafr

攻心女孩不好惹
小說推薦攻心女孩不好惹
这会儿,一窝罪犯通通被抓个正着,狠狠地塞进车里,拷上手铐,简单粗暴!
李沐阳看到这番结果甚是满意,上头肯定会褒奖他的,总而言之还是非常感谢沈雅韵的指导,没有她,犯人早就逃之夭夭了。
李沐阳大步流星朝着沈雅韵走去,笑得春风满面,一种抓到犯人的成就感油然而生,缓缓地说:“今天辛苦你们了,我要带他们回去交差,到时候有消息再通知你们。”
仙劍奇緣之穿越仙劍四
電梯驚魂 特裏斯迪奧
沈雅韵嗯了一声,神色不动地说道,“那我们先走了。”
看到葛元硕有些乏累,便说,“总裁,这也没啥事了,我们回去吧,这下你还不放心吗?”
葛元硕指间点了点她的鼻头,无奈的语气间带着宠溺,“终于玩够了。”
他就这么陪着她,见证她这么强悍的一面,要是没点能耐怎么hold住她?
網遊制之逍遙騎士 千世逍遙
“嘿嘿,我现在就在想风云决张牙舞爪,捶头顿足的样子,肯定特别气恼。”沈雅韵讪笑。
戀愛追逐遊戲
葛元硕和她一同走在小路上,她才意识到没车!车在警局!
“我们打车回去吧,你太累了。”
葛元硕虽然有些疲劳,也不至于撑不下去,他享受这种难得的散步,难得的慢节奏生活,便说道:“我觉得走一走有利于身心健康,挺好的~我们就这么一路走回去吧~”
沈雅韵眉心稍微一揪,她倒是没关系,只是这走回去的路程合算起来需要一个多小时,他确定吗?
盛世帝女 解語
心想:不管了!人家都走,她奉陪就好。
一路就这么迎着微风,沐浴着太阳,肩并肩走起来,偶尔还传出哈哈哈的笑声,走了差不多40分钟,在去往别墅的小径上,一辆不常见的车朝他家方向开去,葛元硕看着眼熟,心想,怎么那么像沈家栋的车?是来找我还是找她?
沈雅韵正好看向他那边,没有发现什么,葛元硕打算自己去会会,不想有点什么事情都是沈雅韵冲在前头,他抓抓自己的脖子,疼痛地扭扭头,显得十分不适,便说道:“雅韵,你帮我去买药膏,家里的用完了,我好像又要过敏了。”
沈雅韵狐疑地看着他,“你怎么会过敏?”
他捂住着眉头,“可能是对这里花丛过敏。”
沈雅韵汗颜,心想:易过敏体质总裁啊!
摇摇头说:“行,你先回去,我给你买!”
葛元硕迅速走回,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伸长脖子盯着自己的房子,虽然身子佝偻,包裹着皮大衣,葛元硕一眼便认出来,“沈总,你来这里做什么?”
沈家栋回头,久经沧桑的感觉,脸上满是未修理的胡渣,瞬间老了十岁,葛元硕不明所以,这是去哪儿历劫回来了?
沈家栋刚要开口,便忍不住咳嗽起来,手脚颤抖地从口袋取出口罩戴上,防止飞沫横飞,弱弱地说:“咳咳,葛总,我就想来看看雅韵,我去了你公司没找到,就过来找找。”
葛元硕走过去指纹解锁大门,请他进来一坐,他礼貌性地说,“沈总,我不知道你最近怎么落魄成这样,但是我想,雅韵应该不想见你。”
“我知道我以前做了很多错事,人都是到了最后才知道后悔,我就想亲口跟她说一句对不起。”沈家栋眼角的皱纹明显叠起,声音低沉地说。
葛元硕深叹了一口气,感觉他不对劲,没有之前的意气风发,终究是有血缘关系,也怕因此错过,淡淡地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留下你的联系方式,我会跟雅韵做好思想工作,最后她来不来看你,全看她。”
沈家栋别无他求,一脸慈笑地说道,“谢谢你。”
说完便留下一张纸条走出大门,开着车离开。
沈雅韵买了药膏回来,见到大门没关,随口说道,“怎么回来也不关门呢?”
“没,等你呢。”
“哦~我看看,你还痒不痒,我问过药店的人了,你这种过敏是季节性的,秋季容易复发,多注意。”沈雅韵一边叮嘱他一边准备给他上药。
葛元硕还在想着沈家栋刚刚那种绝望的眼神,忽而握住她的手,盯着她,却不知如何开口,家庭是她一直不肯言说的伤,他害怕触碰到她的伤口,温柔地说:“我没事,回到家就不痒了。”
沈雅韵灵敏地觉察出他的异样,“葛元硕,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叮…
葛元硕的心叮了一声,女人就是直觉准,他要如何说起,沈雅韵停止涂抹,不再给他上药,起身将药膏放回他房间,拉开抽屉,几支一模一样的药膏,没有用完。
最強痞少
她断定葛元硕是刻意支开她,见了什么人,会是照片上的女孩吗?
她翻了翻,照片已经不见了,她不知道,葛元硕在她看到照片的那天,就已经丢进垃圾桶了,他不喜欢留着让人误会的东西。
她坦然自若走出去,问道,“刚刚是谁来过吗?”
葛元硕说着,“你怎么知道?”
“你骗不了我,不想让我知道的人,除了女人就是亲人。”沈雅韵分析很到位,看他眼睛的变化,说到亲人的时候,他的嘴角有波动。
葛元硕也不再隐瞒,便好好地说:“沈家栋来过,他好像身体不太行了。”
沈雅韵沉默了很久,突然大笑起来眼里却有些湿润而不自知,冷冷地说:“哈哈哈,她是快要死了,就想起还有我这个女儿吗?所以这就是他报应。”
她嫉恶如仇,她心底的伤这辈子都消散不去,毫无感情地说,“我是不会去管他的,十二年前,他早就跟我没有关系了。”
葛元硕走过去抱住她,“我跟他说了,去不去看,全在你,你不想,就不去!”
沈雅韵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瞅到桌上的纸条,她虽然嘴上恨透了沈家栋,但是心里总有个声音让她去接纳,她矛盾地骂着内心的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轻易妥协呢?
这是道德绑架!
她晃晃头,对他若无其事地说:“行了,我才没什么呢,以后这种事情也不用避开我,我心里承受能力没那么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