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6w0m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偷香竊玉》-第629章:你在那?分享-16q4s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
马龙贵这个废物,真的以为,他的苦情戏能骗到所有人?
有些事,或许不明朗,你可以骗,但是感情这种东西,你骗不了人的。
马妍不喜欢他,就是不喜欢,不管马龙贵做了什么,马妍也不会改变自己的感情,因为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马妍绝对不会讲究自己的感情,那是对她自己不负责任,也是对别人不负责任。
我离开了马帮文化,看着马妍在车里等我,我直接上车。
马妍问我:“为什么不顺水推舟?”
我笑着说:“马龙贵这个人,坏到了骨子里,阴险狡诈,不多给他铺垫一些仇恨,他不会轻易上当的。”
马妍深吸一口气,身体在发抖,她语气颤抖地问我:“真的都是他做的吗?阿爸也是他害死的?”
我说:“都过去了……”
我说完就强行把马妍抱在怀里,按着她的头,躺在我肩膀上。
马妍说:“为什么他是这种人?为什么?”
穿越:誰吃了我的棄妃!
我没办法回答马妍,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是这种人。
我说:“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再纠结那么多,是没用的,我还有重要的事,我得送王婕瑛去戒毒所,马龙贵那个王八蛋,用药物控制王婕瑛,这个畜生。”
马妍看着我,眼神里也是十分痛恨,她抱歉地说:“对不起……”
我说:“不是你的错,不用自责。”
我说完就拍拍她的脸蛋,直接下车,我上了车之后,就说:“回蓝海!”
三猫直接开车带我回蓝海。
余安顺跟我说:“刚才老师给我打电话,公司做裂已经成功了,明天就可以挂牌交易了。”
我笑着说:“翟老师真的牛逼啊。”
位面之紈絝生涯
余安顺说:“那是肯定的,他做了三十几年的金融,靠这一行吃饭的。”
我点了点头,我很庆幸,有余安顺帮我,她真是我的福星,自从有了她之后,我在商业上的事,很顺利,她就像是一把利剑一样,帮我披荆斩棘。
光榮之路
所以,我不会放她走的,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放她走的,就算跪下来求,像马龙贵那样不要脸,我也得把余安顺留下来。
车子开到了蓝海,我直接下车,看到我回来之后,我妈他们都过来了,对我嘘寒问暖的,我看到他们担心,我心里也不好过。
但是没办法,我要是不冲过去,暴揍马龙贵一顿,我这口气咽不下去。
跟我妈他们交代了一番,我就上楼去,我直接去找王婕瑛。
来到王婕瑛的房门前,我敲了敲门,但是我敲了很长时间,王婕瑛都没有开门。
劍證諸天
我问康叔:“人在不在里面?”
康叔说:“在啊,你吩咐的,要看严一点,这小丫头可怜啊,每天晚上犯了瘾之后,叫的啊,特别惨,每天都有人轮流看着的。”
我看着边上的兄弟,我说:“她出去过没有?”
边上的兄弟说:“没有啊,我们一直守着呢。”
我听了就奇怪了,我使劲的敲门,我说:“王婕瑛,我回来,给我开门。”
我皱起了眉头,里面没有任何动静,我深吸一口气,我害怕她在里面出事了。
我朝着门就踹了一脚,直接把门给踹开了,我赶紧走进去,我看着房间里,非常的乱,衣服散乱一地,烟头到处都是。
康叔立马说:“这,这人呢?”
我四处寻找王婕瑛,但是房间里根本没人。
遠離陸地的海島
凌姐走到窗台,看着挂在窗台上的被单,愤怒地说:“妈的,这里是4楼啊,不要命啊,居然从窗户趴下去了,你们赶紧给我找。”
我深吸一口气,心里很慌,我赶紧到楼下去,来到后院,我蹲在地上,看着地上的血迹,一定是王婕瑛的,这个丫头,为什么要跑呢?她往那跑啊?
我赶紧给王婕瑛打电话,但是很快我就听到王婕瑛手机的声音,我抬头看了一眼,是从楼上发出来的。
我赶紧跑上去,在床上一阵扒拉,很快就找到了王婕瑛的手机,妈的,他居然没带手机。
第二次太平洋戰爭
我打开看着他的手机,看到通讯录里,有一个备注恶魔的人,给她打了一百多个电话。
这个恶魔是谁?
我他妈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马龙贵。
我立马拿着王婕瑛的手机给马龙贵拨打回去。
但是电话一直打不通,我心里炸了。
絕代狂神
我打开微信给马龙贵发信息。
聖臨諸天
“你他妈的,王婕瑛在那?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动她一根汗毛,我一定要了你的命。”
我发过去之后,就焦急的等,但是马龙贵一直没有回。
我心急如焚,我皱起了眉头,突然看到页面上,王婕瑛给我发了一个视频。
我赶紧打开手机看微信,我很少看微信,而且,这几天我都在看守所里,根本没机会看手机。
我赶紧打开视频,我皱起了眉头,是今天刚发的,是他父亲当天被人从楼上丢下去的画面。
王婕瑛拍摄了。
我看着那个人,妈的,正是马龙贵。
我深吸一口气,这个畜生,我一定要弄死他。
我立马走出去,我对着三猫吼道:“叫人,叫人,把所有人都给我叫上,赶紧的。”
三猫立马开始打电话,我站在门口继续给马龙贵打电话,他死定,他死定了。
但是他死定了,我不想让王婕瑛有事,这个丫头,也是苦命的丫头,我不能让他出事。
但是这个畜生,就是不接电话,我心里真的火大。
鉆石良婚 三脆
我赶紧给刀保民打电话。
我说:“我找到马龙贵杀人的证据了。”
學霸終結者 浙東匹夫
刀保民立马说:“真的?”
我说:“真的,但是,现在王婕瑛不见了,我怀疑,在马龙贵那里,等我找到王婕瑛,你就用家法,直接干死他。”
刀保民说:“我现在安排马帮的人,帮你找。”
我说:“行。”
我挂了电话,直接出去,我上了车,我的手机就响了。
我看着是马龙贵的电话,我赶紧接电话。
我吼道:“王八蛋,王婕瑛在那?”
“嘘……”
我皱起了眉头,安静下来,突然,我听到了王婕瑛撕心裂肺的吼叫声。
“给我一点,求求你,给我一点……啊,给我一点……”
我咬着牙,握紧拳头,这个畜生。
我吼道:“你在那,你在那?”
“你很着急啊?我一点都不急,我先玩玩,玩够了,我在告诉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