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rdy3非常不錯小說 我想留下來討論-一百九十四相伴-yll80

我想留下來
小說推薦我想留下來
江南地带,很少下雪。今年,它很奇怪,一入冬,不是下雨就是下雪。雪,像鹅毛一般,下得很大。算算时间,今年是我来苏市的第七个年头。萧邦呢?他已在这个地方整整十年了。十年,是啊!人的一生中,究竟有多少个十年呢?一晃一眨眼,十年说过就过去了。
小时候,日日期盼着快些长大,长大了就可以有自己的家,可以自己挣钱,可以买自己喜欢的东西,可以不再被长辈们约束着,可以无忧无虑。可真的等长大了,才发现小时候,才是最快乐的。
如果那两个字没有颤抖
我不会发现 我难受
怎么说出口
也不过是分手
如果对于明天没有要求
牵牵手就像旅游
成千上万个门口
总有一个人要先走
怀抱既然不能逗留
何不在离开的时候
摯愛:帝國總裁的極寵妻 仙果汁
一边享受 一边泪流
十年之前
我不认识你
你不属于我
我们还是一样
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
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
十年之后
將門之驚華嫡妃
我们是朋友
还可以问候
只是那种温柔
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
聞君已得償所願
情人最后难免沦为朋友
怀抱既然不能逗留
何不在离开的时候
一边享受 一边泪流
十年之前
我不认识你
你不属于我
我们还是一样
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
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
十年之后 我们是朋友
还可以问候 只是那种温柔
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
情人最后难免沦为朋友
直到和你做了多年朋友
才明白我的眼泪
霸天戰神 一紙虛妄
不是为你而流
也为别人而流
这该死的音乐软件,怎么随机循环到这首曲子了?这样的天起,听它,也未免太伤感了些。
我是个如此倔强的人,我又一次没忍住,与萧邦的妈妈发生了争执。对,很大很大的争执。如果不出意外,我想她会恨我一辈子。如果不出意外,我想,她的亲朋好友,小区里的四邻,很快就会知道,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坏媳妇。
究竟要怎样做,才能令每一个人对你都满意?我想,我这样的人,是做不到的。尤其是在处理家庭中的婆媳关系时,我一向处于被动地位。
大概是天气转凉的原因,暂且这么认为吧。一向不注重保养身体的婆婆,突然在某个清晨醒来时,发现她的嘴是歪的,眼睛是斜的。她面瘫了。
“呜呜,啊啊,呜呜,这个房子风水不好,这个房子克我,你们这个房子与我八字不合,刚搬进来就伤得我面瘫…”婆婆发现自己身体出了异样,第一反应就是找外因,她把所有问题都归咎于我们这套房子。要知道,这套房子,纵使它缺点千千万万,那它在我心中也是很重要的。
異界歸來
“不怪自己心眼不正,怪起房子来了,我们怎么就没事啊?就你事多,你怎么不说你平常嘴太毒,眼睛都是长在头顶上的,你这是遭报应了!”我没好气的说,大周末的,本想睡个懒觉,现在一点兴致没有,小宝也被她吵吵嚷嚷的声音惊醒。
“妈妈,怕怕,妈妈,抱抱,呜呜,”小宝似哭非哭,他是在逗我吗?
“萧邦,你带妈去医院看看医生,该打针打针,该吃药吃药,面瘫得好好治,”我叫萧邦,他显然不想动,翻了个身,昨晚喝到半夜三更才回来,这个点儿,他的头一定还晕乎着。
“哎呀,别烦我,再睡会儿,等会儿再说,”他拽了被子,蒙住头,嘟嘟囔囔的。
“你起来呀!你妈现在已经发火,你再不重视,等会儿她又要埋怨了!我可不想刚搬过来没多久,就让周围四邻觉得咱们家是鸡飞狗跳的一家子!快点起来,带你妈去医院!”
“哎呀!好了,我知道了!五分钟,再睡五分钟,行吗?我保证起!”
我给小宝穿好衣服,抱着他到洗漱间,清理口腔、洗手、洗脸,最后又在他脸上抹上儿童专用面霜。一岁多的孩子,长着一颗好奇的心,只要他醒着,他一定是一刻不闲,摸摸这,捣鼓捣鼓那,没事的时候再在地上打个滚儿,偶尔翻翻垃圾桶,爬爬茶几,把沙发当作蹦床或者当作滑梯,家里所有他看得到的一切物品,都可以是他的玩具。他如果喜欢,他可以专注的玩上很久很久。即使他不喜欢,他也能捯饬上老半天。
“妈,你看着点宝宝,我做早饭,你想吃什么?饼还是水煮蛋?”
“整天不是饼就是水煮蛋,我不吃,没心情!”婆婆生气,我权当作这是因为她面瘫了的缘故,暂且不与她置气。
“等会儿萧邦起来带你去医院看看,面瘫不是什么大毛病,打打针、吃吃药就好了。”
“怎么就不是大毛病了?你面瘫一个试试,看你着急不着急!你们一个个的啊,一点都不关心我。没有一个人关心我,都不关心我的死活,啊!就你们,一群白眼狼!我要回老家!小子!”萧邦的妈妈喊着萧邦的乳名,“你妈逼的赶紧起床,送我回老家!我一分钟都不想在这待着,我要回老家!”
“哎呀,一大早的,能不能别呛呛啊,回什么老家啊?这还有一俩月就过年了,过年再回。”
“我要回老家治病,我这都是累的,我告诉你们,你们做子女的不孝,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
“你是故意找茬是吗?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忍你,你怎么还愈发的得寸进尺呢?你不觉得你这样很不友好吗?”我摔了锅铲子,走到客厅,小宝正在沙发上专注的扒拉着他的洞洞书。“当着孩子的面儿,我不想跟你大吼大叫的,你也别逼我撒泼。”
“你讲什么话,你跟长辈讲话就这么个态度?”
“你对我的态度决定了我对你说话的语气,你要不想在这待着,你可以走啊,没人拦着!”
“你叫我走我就得走啊?我就不走!”
“不走就好好待着,别没事找茬,谁都不是好惹的!”我气愤至极,“萧邦,你收拾好了吗?收拾好了快些带她去看病,顺便挂个精神科,看看脑子是不是也出问题了!”
“你说谁脑子出问题了?你脑子才出问题了呢!”
“少抬杠吧,留点力气将自己的病情说给医生听。嘴巴都歪成那样了,还有力气叽里呱啦的瞎扯,就不怕到时候全身瘫痪么?”
“你咒我?”
“对,我就是在咒你!我巴不得你快点去死呢!”
我和她,每次都是以互相诋毁、恶语中伤对方结束两人的交流。
“你哥臭不要脸的,要不是你当初勾搭我儿子,我儿子能死乞白赖的留在这个地方?”
“你才不要脸!你个老不死的东西!你算个什么玩意儿,在我家撒泼,给我滚!马上给我滚出去!”我大吼,吼声吓到了小宝,他哇哇哭。萧邦从洗漱间走出来,一把将我拉到卧室,“你注意点自己的言行,你在说什么啊?”
“我说什么了?你妈先骂我的!你拉我干嘛?你怎么不去拉她呢!你给我走开!”我想挣脱,奈何萧邦双手力气实在是大,我是根本无法挣脱的。“小宝在哭,我要去把他抱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