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zp3g熱門小說 迷蹤諜影 西方蜘蛛-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後顧之憂鑒賞-kip1o

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
1940年的除夕,特别的冷。
吹一口气,似乎都能冻成冰。
可是再冷的天,也挡不住孩子们的热情。
中午一吃完饭,街上的鞭炮声就响了起来。
接着,又传来了孩子们的打闹声。
吴静怡的住处早就开始忙活起来了。
年夜饭可是在这里吃。
一共摆了三桌,客厅里一桌,还专门腾出了一个房间,放了两桌。
愛上狐貍王爺
过年嘛,总是要大家在一起乐呵乐呵的。
今年除夕和往常不一样,在外的那些支队长都没有回来。
日军的冬季扫荡非常残酷,支队长们根本没有办法分身。
前两天传来的消息,苏北方面,处处交火。
就连被派到盐城去镇守一方的要员袁忠和也都负了伤。
万幸的是,伤势不重。
还有孔川博指挥的苏北游击队,三天之内,和敌交火六次,平均一天打两次仗。
无锡、苏州、常州方面,也都陆续有小规模交火的消息传来。
我是異界登錄器 喪屍舞
有的时候,孟绍原甚至都不愿意去看那些报告。
因为他担心在伤亡名单上看到自己熟悉的名字。
他一个人坐在院子里,脚旁放着一个火炉。
还是冷。
孟绍原却没有感觉到。
上海的局势虽然控制住了,但其它地方的形势变得更加严峻起来。
而尽管凯自威的上任,给军统带来了喘息调整之机,但日本人势必不肯善罢甘休。
上海,毕竟还是日控区啊。
大唐再起
再过一个月,汪精卫的伪政府就要成立了。
那时就到了刺刀见红的时候了。
今年的年,过的不省心。
吴静怡回来了。
一看孟绍原坐在那里发呆:“少爷,您这是干嘛呢,大冷的天坐在院子里?”
木葉之規則之玉
“等你呢。”孟绍原立刻恢复了嬉皮笑脸的样子:“这你不回来,我不是想你吗?”
“油嘴滑舌。”吴静怡嗔骂一声:“刚刚把区里的事情都处理好了,这不就急着赶回来了?虞雁楚她们都来了吧?”
“都来了,全都来了。”孟绍原笑嘻嘻的:“你赶紧进去指挥吧。”
吴静怡走进屋子的时候,把李之锋叫了过来:“这人今天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啊。”李之锋一摊手:“从工部局回来,就在这里发呆发到现在了。”
此时的孟绍原脑海里,已经在那全盘考虑1940年该怎么渡过了。
别人不想,他不能不考虑。
索菲亚搬了一张凳子坐到了他的边上。
她是孟绍原专门邀请来的。
“嗨,外面大冷的天,你出来做什么?”
“她们说的,我听不懂,我看她们准备了很多菜,好像南方北方的都有。”索菲亚有些无奈。
她在中国的时间也不短了,但中国人的生活习惯还是不太明白。
“我这里啊,南方人北方人都有。”孟绍原笑着说道:“北方人过年要吃水饺,南方人过年了ꓹ 要有鱼,年年有余ꓹ 还要有萝卜,叫年萝卜。嗨,给你解释那么多也没用。”
“她们好像都在谈论你。”索菲亚回头看了一下屋子里:“但她们的语速太快了。”
“三个女人一台戏。”孟绍原又笑了:“我知道她们在那说我什么ꓹ 我这个区长啊,那真正在她们心里一点威严都没有。”
“但我知道你是个好人。”
索菲亚居然第一次主动握住了他的手:“可你喜欢伪装自己ꓹ 在我认识的你和你的朋友之中,也许你是活得最累的那个。毕竟有这么多的人等着你去照顾。”
知我者ꓹ 索菲亚也。
还有吴静怡也。
还有?
算了ꓹ 不想了。
“那么大的一个摊子,等着我呢。”
孟绍原叹息一声:“索菲亚,有没有想过回国?”
索菲亚却一下子误解了他的意思:“你要赶我走吗?不要忘记,我是你的保镖。”
“不是,你误会我的意思了。”孟绍原摇了摇头:“上海越来越不安全了,索菲亚,如果你愿意留在我的身边ꓹ 我有一件事想拜托你去做。”
“什么事?”
孟绍原沉默了一下:“公共租界虽然是个孤岛,但早晚会被日本人占领的。我们这些人ꓹ 留在上海就是为了和日本人斗ꓹ 可我们的工作人员中还有不少的家属和非战斗成员ꓹ 一旦租界沦陷ꓹ 这些没有战斗力的,必然首当其中。
我已经联络了乔伊和医院骑士团的ꓹ 利用他们的特殊身份ꓹ 准备在一年之内ꓹ 将这些人分批转移。一起转移的,还有一些贵重物品和文件资料ꓹ 以及机器等等。我想拜托你,主要负责这件事,包括和乔伊方面的联络,你的外国人身份能够给你提供便利。”
索菲亚没有丝毫的迟疑:“你是我的老板,既然你让我这么做,没有问题。”
“那就好。”孟绍原放心了:“第一批撤退人员和物资,将定在大年初八。索菲亚,物资丢了没事,但要确保撤退人员安然到达重庆。一个有损失,我都对不起我的兄弟们。”
“放心吧。”
孟绍原已经在考虑孤岛沦陷后的事了。
到时候敌我态势彻底逆转,公共租界将完全沦陷到日本人的手里,军统必须全面转入地下工作。
弟兄们在上海的家人怎么办?
有多少人会一边担心着家人落到日本人的手里怎么办,一边和日本人浴血搏杀的?
至少,得先解除他们的后顾之忧。
天馬霜衣 臥龍生
加官晉爵
或者,从另一个卑劣的方面来说:
这些送到大后方去得,也都是些人质。
一旦有特工被捕,在是否叛变上,他们是会考虑到这层因素的。
孟绍原早就已经不再是刚来这个时代的孟绍原了。
他现在是孟区长。
他要考虑的是全局,而不是哪个人的得失。
“你呢?你不走吗?”索菲亚忽然问道。
“我不走,我也不能走。”孟绍原苦笑一声:“我是区长,我管着那么多人,别人都可以走,但没有上级的命令,我必须留在这里。”
“万一,你被日本人抓到了怎么办?”索菲亚的声音里充满了担忧:“我虽然不懂你们这行业,但我也知道日本人非常恨你。”
“能够抓到我的人,还没生出来呢。”
冷王棄妃
孟绍原这一刻意气风发:“放心吧,那些日本人还不够我看的!”
“准备吃饭了。”
屋子里传来了叫声。
“走,咱们吃年夜饭去。”
孟绍原站了起来:“先痛痛快快的过了这个年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