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z0r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我乃路易十四 txt-第三百九十二章 國王的職責熱推-5pd3n

我乃路易十四
小說推薦我乃路易十四
本来这些内容应该放在公众章节,不过我发现发在公共章节有时候一些读者不会注意到,就略过去了,所以发在这里,不过明天上午我会用新章取代,这章内容就挪到公共章节里去。
——
有关于玛利.曼奇尼的一些想法:
玛利.曼奇尼在真正的历史上是存在的,她也确实是路易十四的初恋爱人,当然,她不是女巫。
在我创造这个角色之前,我已经阅读了许多有关于太阳王的文章与资料,其中有关于这位玛利女士的,不多,但也不是很少,她的叔叔或是舅舅(两种说法)确实也是马扎然主教,而路易十四也曾经提出,要娶她为妻,而不是将她视作一个通常意义上的“王室夫人”,也是理所当然的,这种想法立刻被否决了,当时的国王是必然要娶一个公主为妻的,玛利的出身并不高,能出现在国王身边完全是因为她是马扎然主教的亲眷。
有时候我觉得马扎然主教或许就有这种打算——当时的人们并不以给国王或是其他贵人做婚外的爱人为耻辱,反而称得上是为国王效忠,尽附庸的义务,主教也许有计划,但计划也可能只是想在国王身边安插一个可信的人——当时曼奇尼家族出美人这点可是人们公认的。但事情的变化,或者说,他们对少年少女之间的爱情了解的不够,国王与玛利——差点就弄假成真了,他们的感情,就我查阅到的,至少在那时是双方的,对等的。
野史中路易就此事与主教争吵过,并且指责主教说,因为他担心有人指责他过于贪婪——那时候马扎然主教几乎等同于摄政王,如果他的外甥女再成为王后,他也差不多是个无冕之王了,马扎然主教并不愿意就此成为众矢之的,所以,他很快就将玛利.曼奇尼嫁了出去。
玛利.曼奇尼还真的嫁给了科隆纳,意大利贵族洛伦佐·奥诺弗里奥·科隆纳,他同时也是一个海军将领,(据说玛利那时依然保有纯净之躯)从61年起,他们共同生育了三个孩子ꓹ 但很不幸,他们的婚姻并不幸福ꓹ 玛利.曼奇尼曾向人们控诉她的丈夫想要毒杀她,并因此逃离了意大利,直到她的丈夫死后才敢回到意大利并在那里度过了最后的一段日子。
从72年到89年ꓹ 玛利.曼奇尼一直生活在修道院里,虽然她的姐妹各个嫁给了显赫之人ꓹ 但对她的资助并不多,以至于她要靠撰写回忆录为生。
在我原先的设定里——玛利.曼奇尼最终是与真正的历史一样ꓹ 另嫁他人的ꓹ 但她的丈夫一直爱着她,甚至在路易对她失去耐心的时候亲自把她带回了罗马,这段我都曾经试写过,我还有意让玛利舍弃自己的爱情,真正地成为科隆纳公爵的妻子……出于责任,不是出于爱,大概就像是路易曾经幻想过的那样吧ꓹ 过着平静而富足的日子,儿孙环绕膝下诸如此类等等……
但就像是某个作家说过的那样ꓹ 当你将一个角色无中生有地写出来ꓹ 赋予她灵魂ꓹ 塑造了她的躯体ꓹ 给了她记忆与个性的时候,她就不再属于你了——她属于她自己ꓹ 在纸面上ꓹ 在电脑屏幕上ꓹ 掌握着自己的人生。
于是,您们看到的玛利.曼奇尼就出现了。
与我的主角路易十四一样ꓹ 玛利.曼奇尼绝对不是一个完人,她生在封闭狭隘的里世界里,一边位于所有巫师的顶端,一边又因为女巫的身份而不受重视,虽然她的天赋并不差——她被送到巴黎,从她的父亲到马扎然主教,都默认了她是年少的国王与王弟的玩伴,又或是将来的“王室夫人”的身份,不夸张地说,她是为了她的兄弟,以及任何一个家族中的嫡系男性铺设坦途的……工具。
在那个时代,在那个背景下,这种想法非常合理,没有任何会被苛责的地方——但是。
玛利第一次被路易注目,不是因为她的容貌,声音或是别的——是力量,她救了她自己与路易的命,那些被曼奇尼的男性巫师嘲笑与轻视的东西。
她在父亲面前,或许是个软弱的女巫,但在路易面前,她是一个强者。
别忽视这点,或许有读者困惑过,玛利为何会这样深爱着路易——任何一种情感都会如同镀在器皿上的金箔那样被慢慢消磨掉的,尤其是如路易这样,他或许已经将仅有的爱情倾注在玛利身上了,但作为一个生在内忧外患之中,差点被自己的臣民囚禁甚至处死的少年国王,这份微薄的情感是无法战胜他对国家与波旁的权力与义务的,所以他注定了无法在爱情上回报玛利。
玛利不是一个蠢人,她当然能感觉得出来。
但路易有着一样这个时代的男性所没有的优势——在太阳王的时代,女性被视作残缺的,没有理智的,如同儿童一样没有自主行为能力的……存在(别被那些骑士文学迷惑),女巫也不例外,但路易十四经过那个女性与男性几乎完全平等的时代,他的看法与做法也是不一样的。
他在情感与婚姻上不免对玛利有所亏欠,但在马斯洛理论的最高层上,他给了玛利最高等级。
他给了她权力与荣誉,这些原本只有男性才能掌握的东西。
嫩草我染
也就是说,玛利最初可能需求的是第三层次的爱与归属感,路易没能给她全部,但给了她第四等级的尊重与第五等级的自我实现。
拥有了这两者,玛利就不可能再是那个天真到有点愚蠢的小女巫,她对路易的爱没有动摇,但爱的方式肯定会有变化。
她不会再错误地认为(如路易第一次到里世界时),只要有她,以及成为巫师,路易就会感到满足。
不过她身上,还是保留着一些过去的残余,这些残余在蒙特斯潘夫人的阴谋中,在药物与法术的催化下,让她险些做出了不亚于将路易留在加约拉的错误行为——在清醒后,她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若是她在冲动下杀死了王后与王太子,路易必然要处死她,而她若是被处死,卢西安诺与国王之间也必然有了无法弥补的裂痕……国王的一系列安排,从表世界到里世界,都会受到影响和破坏,她不能保证自己不会再落入这样的陷阱里,才会甘愿进入巴士底狱,接受囚禁与束缚。
这对玛利来说,是又一次严厉的考验,她通过了,她和她的爱情就能变的更加成熟——正如圣经上所说的——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自夸。不张狂。
这样的女性,不会容许自己的爱情蒙上尘埃,无论这份尘埃来自何处。
于是,当我意识到玛利会成长成什么样子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之前预定的结局不再适合她了。
霸門 小魚吃小小魚
对于她的死亡,我也曾斟酌许久,她会怎样死去呢?或者直到本书结尾,她依然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继续自己的生活。
最后我明白了,那种结局同样不是她喜欢的,也不是她会遇到的。她是路易十四的爱人,从某种程度来说,是他最亲密的人之一,路易十四是太阳,在他周围,即便只是一块砂砾也会发光,最渺小的人物也会受到波及,更何况是他的爱人与孩子的母亲。她甚至欢迎一场有意利用她的阴谋,因为她有信心挫败它,为了自己的爱人免除一场灾祸。
但她不会以一个爱人,一个妻子,一个母亲的身份去死,她会如同一个英勇的战士那样去死。
这就是在上一章里我代她告诉您们的。
星際致富日常 五月奇跡
卡牌降臨全球 雪凈心煩
————
接下来,我们说说路易。
玛利在死去的时候一定是心满意足的。但对于路易来说,就像我所说的那样,人们对于司空见惯的东西总有一种错误的想法,就像太阳总是会在第二天升起——在变故发生之前,你总是会告诉自己,没关系,还会有很多机会——路易也不例外。
紅心戀
一下子摧心裂肺的痛苦固然可怕,但最可怕的是如路易现在的这种状况。
茫然的,无措的,满怀困惑的……
勇鬥八美男 惜の女神
重生之帶娃修仙 古城夜雨
因为在他的想象中,他与玛利不应这样分别。
与童话不一样,国王与公主不能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与戏剧也不一样,没有及时赶到的骑士与神父;甚至不如诗歌或是文章——玛利没有等到他,也没有等到他们的儿子,她在昏迷中死去,没有给他们留下一句话,一个眼神,一个手势……她死的安安静静,毫无痕迹。
她的爱人甚至不能参加她的葬礼,他们也不会在同一个陵墓中并肩长眠。
不是玛利突然离世让路易对她的爱变得深刻与浓烈,只是路易对玛利的爱已经成为了他们之间除了小卢西之外仅有的遗物。
没有现在与将来,他也只能握紧过去。
这也是路易十四仅有的爱情。
命运是那样的残酷,生活却还要继续。
路易会复仇的,策划与实施了这次阴谋的不止一方,所以复仇也不会只针对一处,请耐心地等待吧。
——————
还有一点余裕,说说其他的吧。
上个月的更新咕咕啦,抱歉,因为快要到了结尾的时候,所以有点卡,像是上一章,也是反复修改和酝酿之后才终于发出来的,接下来还有一卷,可能要写到春节之前,在编辑放假之前开新书。
现在有点犹豫,原先准备开《尼禄》。
也就是回到过去做尼禄啦,也是奇幻与历史并进的那种。
有些读者可能已经看过开头了,有几次我用来做防盗的……之所以想要写尼禄,是因为在看《我乃路易十四》书评的时候,有读者大大说,穿成路易十四有什么糟糕的,穿成尼禄才真糟糕!
所以才有了这个想法——简而言之,我就想写一个“我的奴隶走出去打罐啤酒,都能遇到九个想要干掉你的男人!”的故事。
就是这么糟糕的开局,不过看过有关于尼禄的资料后,只能说这家伙确实是个复杂的人,而且比他更残酷,更疯狂的皇帝绝对不在少数,他之所以恶名昭著,有着两个原因,一个是动摇了罗马元老院的利益与基础,一个就是疑窦重重的罗马大火引发的对基督徒的迫害,后一件事情不止一个罗马皇帝在做,但尼禄显然是最令人瞩目的一个——那时候他如此做可能是为了平息无家可归的罗马人的愤怒,毕竟在那时候,基督徒们与传统的罗马人格格不入——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可不单指妖魔与人类。
在罗马帝国覆灭后,蛮族分割了这座庞大的帝国,但这时候让人发笑的事情出现了,罗马皇帝都经过良好的教育——尼禄就算是个糟糕的诗人和乐手,但至少也能书写和阅读。但大部分蛮族,也就是日耳曼人、斯拉夫人、凯尔特人,他们几乎个个目不识丁,所有有关于文书的事情都需要依靠教士。教士们当然不会给曾经迫害过他们的罗马皇帝说什么好话,于是,除了少数几个对基督徒比较宽容的罗马皇帝之外,其他的皇帝都被编排成了十恶不赦的魔鬼,尼禄尤其是。
而且尼禄死后,元老院们进行了从各方面的摧毁与“遗忘”工作,这种方法还是他们从埃及人那里学来的——简而言之吧,就是当时罗马皇帝,从屋大维开始,就有意将自己造成神,和埃及的法老一样,他们派人在街道与广场上不断地宣扬自己的杰出之处,将自己的战功铭刻在墙面上,在各处书写自己的名字,在史书上记录自己的各种事迹,在神殿里放自己的像,尼禄也这么干了,所以元老院就铲断他的雕像的头,磨掉与他有关的浮雕,擦掉他的名字,烧掉与他有关的文书……总之要做到就像是不存在过这个人似的……
閃婚厚愛,甜妻安分點 花期未末
这让后人们想要从多方面来观察这个皇帝也不能了。
另外他似乎也受到了一些来自于原生家庭的影响——他的母亲小阿格里皮娜不说了,他的亲生父亲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残暴嗜血,喜怒无常,在见到刚出生的尼禄时他就大叫小阿格里皮娜生出了一个怪物——三岁得时候尼禄的父亲就死了,死因并不光彩,之后小阿格里皮娜就嫁给了自己的叔叔当时的罗马皇帝,不过没关系,她之前的丈夫也是自己的表叔呵呵。
贵圈真乱。
不过这几天又看了几本废土背景的书,还有电影《天国王朝》,那个麻风国王与萨拉丁……反正我是马上去找有关于他们的资料看了……
珠三角外貿奮鬥記
老大嫁作商人婦
那个……真的各有各的吸引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