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7m6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歸一 起點-第九百五十七章 大不韙熱推-7kx1a

歸一
小說推薦歸一
“气功高手?”吴中元笑道,“你可是知识分子,就因为我刚才给你表演了一个魔术,你就相信气功的存在?”
“变魔术都需要事先准备,不可能随手拈来,所以你刚才表演的并不是魔术,你是真的穿门进来的,”张旸笑道,“更何况一个魔术师也没必要跑到精神病院来见我,一来他没有足够的权限,二来他也没有这么做的动机,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应该是有官方背景的,这次过来是想对我进行研究,不对,确切的说应该是探究。”
“你的推断是正确的。”吴中元点头。
霸皇的專寵 肖樂
“不管你怀着什么样的目的,我都愿意全力配合你,不过你要有心理准备,事实证明跟我说话是有一定风险的,如果你的心理素质不够强大,很可能会发生危险,”张旸说到此处直视吴中元的眼睛,“你确定自己准备好了吗?”
吴中元并未正面回答张旸的问题,而是出言反问,“与你谈话的那些人都产生了不同程度的自杀倾向,你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
张旸没有回答吴中元的问题,而是继续盯着他的眼睛,“你确定自己准备好了吗?”
“我已经签了免责声明,”吴中元说道,“不管与你谈话之后会发生什么,都由我自己负责。”
“那好,谈话可以继续了,”张旸说道,“你刚才问我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你这个问题本身就有问题,我并不想害死他们,是他们过高的估计了自己,自认为自己可以接受真相和现实,事实证明他们接受不了。”
“你都和他们谈论了什么?”吴中元问道。
“很多,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没有提纲也没有梗概,”张旸说道,“不过你可以将你想问的问题整理出来,我逐一进行回答,这么做效率最高。”
“不管我提出什么问题你都能解答?”吴中元笑问。
“我会尽力。”张旸自信点头。
獵鳳 城南小笑
吴中元想了想,正式提出了自己的第一个问题,“你感觉自己是不是精神病患者?”
“我是个天才,不是疯子。”张旸平静的回答。
1926之崛起
不等吴中元接话,张旸又道,“你并未表现出惊讶和反感,这说明你是一个客观的人,有很强的接受能力,若是换成其他人,会对我的这番话嗤之以鼻。”
“你只是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客观的对自己进行了描述,我不会因为你说了实话而感觉你狂妄自大。”吴中元说道。
“我有预感,这次的对话会很愉快。”张旸笑道。
“我也有同样的预感,”吴中元说道,“在前期我们的想法很可能会极其相似,但分歧一定会有,不出意外的话会出现在最后阶段。”
“这也是我所希望的。”张旸说道。
官場紅粉:女組織部長
吴中元换了个比较舒服的坐姿,“既然你不是疯子,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外面的人认为我很危险,都希望我待在这里,我只是满足了他们的心愿。”张旸回答。
“他们为什么希望你待在这里?”吴中元追问。
“因为我的境界比他们高出太多,如果我是显微镜的话,他们就全是细菌,没有一个细菌会喜欢显微镜。”张旸笑道。
“来,显微镜,分析一下我这个细菌。”吴中元笑道。
张旸摇头说道,“你不是细菌,你也是显微镜。”
“这个评价很高啊,”吴中元笑道,“为什么这么看得起我?”
张旸清了清嗓子,然后出言说道,“你进来之后既没有表现出警惕防范,也没有表现出轻视和怠慢,这说明你并不怕我,也没有先入为主的将我当成疯子对待,这种心态不是细菌能有的,而且你一进门就显露了自己的特殊能力,这并不是为了震慑我,而是显露诚意,让我知道咱们是同类,这本身也是对我的尊重。如果你故意隐藏实力,在你认为适当的时候显露出来,以求让我大吃一惊,那我就会看不起你,认为你浅薄虚荣。”
“你分析的很有道理。”吴中元点头。
丹武神尊
“你想谈什么?”张旸很注重效率。
“你对生命的本质是怎么理解的?”吴中元问道。
“这是答案,没有解题步骤直接探讨答案,我们很容易发生分歧。”张旸语速偏快,这说明他的思维运转的也很快。
在吴中元思考接下来应该问什么的时候,张旸主动说道,“我还是建议你整理一份问题清单,我逐一进行解答,像这样随意闲聊,你很可能会忘记你来这里的初衷。”
“不必了,我来这里不是寻找答案的,也可能过程就是结果。”吴中元说道。
“你这个说法我很赞同,”张旸说道,“人生就是一段没有回头路的旅程,我们经历的每一件事情都是结果。”
吴中元点头表示赞同,转而出言问道,“冒昧问一下,你结婚没有?”
霸蠻至寵:吃定調皮小萌妻
“结过。”张旸回答。
“为什么离婚?”吴中元追问。
“分歧,”张旸说道,“我总是希望能叫醒她,但是她的境界达不到,不在同一高度的人在一起会一直发生分歧。”
“你应该尝试跟她谈感情而不是讲道理。”吴中元笑道。
“如果你说这句话的时候不是带着玩笑的成分,我会对你非常失望,”张旸说道,“你认为夫妻之间就不应该讲道理吗?”
“不不不,我认为跟每个人都应该讲道理,”吴中元说道,“不过夫妻毕竟是夫妻,女人也毕竟是女人,你不应该对女人有过高的要求。”
“能说出这番话,说明你并不是一个受女人欢迎的男人。”张旸说道。
“我的运气比你好,”吴中元说道,“我的女人不会跟我吵架。”
“你怎么知道我的运气很坏?”张旸反问。
“你刚才说你跟前妻有分歧。”吴中元说道。
“我们之间是有分歧,但我们从不吵架,”张旸说道,“医院可能没有详细跟你说明我的情况,我虽然是个教授,但我并不缺钱,事实上我比大部分人都有钱,我有副业,资产也有几千万。”
这次轮到吴中元惊讶了,在他的印象当中所有精神病都是过的不如意的人,没想到张旸还是个成功人士。
张旸又说道,“世上大部分的问题都源自自身不够强大,当自己足够强大,所有问题都不再是问题。当一个人弱小的时候,到处都是敌人,当一个人强大的时候,周围都是朋友。”
“身为大学教授,你的这番话觉悟可不太高啊。”吴中元笑道。
“我只不过说了实话而已,”张旸轻描淡写,“这也是我的问题所在,世人都喜欢假象,而我却看到了真相。”
“你都看到了什么真相?”吴中元追问。
“很多。”张旸说道。
“举例说明。”吴中元说道。
異界狂君
张旸随口说道,“就以咱们刚才所说的男女为例,现在的主基调是男女平等,但是男女真的平等吗?曼彻斯特大学的教授保罗.欧文和北爱尔兰学者理查德.林恩曾经发表了一篇论述,认为男人的平均智商比女人要高出,而且越是顶级人才,男人所占的比例越大,他们是综合了多年的官方数据得出的这一结论,也明确说明不是所有男人都比女人聪明,而且女人在平面思考方面要优于男性,但是你知道他们公布了这一论述之后遭遇了什么吗?”
“变成了众矢之的?”吴中元笑道。
“是的,”张旸点头,“不止女学者疯了一般的抨击他们,不少男学者也在抨击他们,而抨击他们的男学者有很多在这场风波中收获了客观公正的美名以及诸多的桃花运。”
“只要还想在人群中生活,就不要冒天下之大不韪。”吴中元笑道。
“如果活着只是为了蝇营狗苟,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张旸冷笑。
“真理永远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吴中元说道,“不是每个人都能读到博士,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你这么高的智商,对底层人要心怀宽容,在对他们好之前不要希望他们能以德报德,不抱希望就不会失望。”
“你这是上帝视角的纸上谈兵。”张旸说道。
“也有可能,”吴中元笑道,“我现在正在向那个方向努力。”
张旸不太明白吴中元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眉头微皱,没有接话。
吴中元又问道,“你会不会感觉了无生趣?”
“那倒没有,”张旸摇头,“我只是很失望,这个世界充斥着虚假和浅薄。”
吴中元此番没有急于接话,到目前为止二人交谈的内容并未过分深入,始终停留在表皮上,不过他已经发现张旸此人的确有很大的危险性,第一,此人拥有很高的学历,第二,此人拥有不少财富,不管从哪个角度上说此人都算得上是成功人士。有句话叫未曾拥有便没资格评论,这家伙什么都有了,有了评价的资格,所说的话便拥有很强的说服力。
此外,那些与他接触并受其影响的人之所以会受其影响,是因为感觉他说的有道理,他很好奇张旸都跟那些人说了什么。
“我有个问题一直想问。”吴中元说道。
“我都跟那些人说了什么?”张旸问道。
“嗯。”吴中元点头。
“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让他们看到了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