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zeou有口皆碑的小說 天唐錦繡 公子許-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全程壓制相伴-lmgnl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
对于赤木海牙之言,房俊微微颔首,心底确信。这年头汉人天下对于那些个番邦异族之吸引力绝对胜过后世国人崇尚自有空气百倍千倍,别看那些胡族叫嚣着什么“汉人软弱”“宛如羔羊”之类的言语,动辄放马中原烧杀掳掠,可若是给他们一个成为汉人、生活在汉地的机会,怕是立即就能卑躬屈膝,乐颠颠的过来。
这种民族崇拜,在隋唐之际达到巅峰,而后才随着中原文化的不断外流,使得周边胡族番邦不断汉化而缩短差距才渐渐减弱。
所以,若是在唐朝有胡族说他愿意举家迁入长安,并且出卖自己的祖宗之位求得一个唐人之身份,这种事情是极其可信的。
我的二次元淘寶
煌煌盛唐,天下景仰。
入籍大唐这种事对于别人来说或许难如登天,毕竟大唐律法对于胡族入籍之管理非常严格,甚至胡汉通婚都要受到朝廷的调查与核实,等闲绝不容许。不过对于房俊来说,却也只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
天下各地胡族入籍都需京兆府之审核,且不论京兆府中上上下下官吏皆乃房俊之旧部,但只是他与马周的关系,想要保举一个胡人入籍,也必然是一路绿灯,绝无难处……
当然,一旦经受他的保举,就要承担连带的责任。
若是赤木海牙、鞠文斗等人的族人作奸犯科,房俊亦要受到训诫、责罚,若是犯下大逆不道之罪行,最严重的时候房俊甚至会被判处与之“同罪”……
不过这些只是律法所规定,所谓法理无外乎人情,这等规定对于中等官吏的约束力非常之大,但是到了房俊这等层次,自然不会因为所保举之人作奸犯科便狠狠责罚。
……
皇家逆媳,彪悍太孫妃 紫瓊兒
房俊颔首道:“这件事不难,咱们毕竟算是故人,本帅念旧,为了汝等阖族上下能够完成梦想成为唐人而担负责任风险,倒也无妨。”
顿了一顿,他看着赤木海牙,说道:“那就说说吧,老丈到底意欲如何,来帮助本帅摆脱危机?”
赤木海牙赶紧将口中羊肉咽下,只是咽得急了差点噎着,喝了口酒将羊肉顺下去,这才抹了一把嘴ꓹ 往前凑了凑,说道:“回纥人对汉人始终和睦ꓹ 只不过因为受制于突厥人,不得不受其驱使与大唐作对,然则这并非回纥之本心。今次ꓹ 突厥大将阿史那贺鲁亲自赶赴交河城联络关陇门阀,意欲陷害大帅ꓹ 并且截断安西军之退路使得河间郡王、薛仁贵尽皆埋骨西域,自此西域之权力再次回到关陇之后。吾家汗王多次对突厥之残暴报以微词ꓹ 只需老夫从中说项ꓹ 为汗王与大帅牵线搭桥,必能携手合作。两家合兵一处共同反击突厥,则大唐可剪除这个心腹大患,将西域牢牢的抓在手中,而回纥亦能够从此摆脱突厥之控制,衷心归顺大唐,大帅更能够立下赫赫功勋……一箭三雕ꓹ 岂不美哉?”
房俊喝着酒,沉吟未语。
傭兵王者在都市 倔強無傷
不得不说ꓹ 赤木海牙之提议ꓹ 算是切中大唐之还要。
一直以来ꓹ 突厥人便阴魂不散ꓹ 当年固然俘获颉利可汗灭其突厥帝国,可是其余部向西逃窜ꓹ 与原先之西突厥合兵一处ꓹ 实力大涨ꓹ 开始不断向着西域渗透,意欲截断丝绸之路ꓹ 将这条流淌着黄金的路线紧紧攥住,既能强大自己,亦能削弱大唐。
阿sir,噓,不許動 miss_蘇
而回纥人虽然不似赤木海牙口中那般心向大唐,但的确是被突厥人奴役压迫得太狠,固然如今回纥可汗吐迷度天资英武、乃是有为之领袖,却依旧不能完全摆脱突厥人之掌控。
两者联合,不仅能够重创突厥,将其势力彻底隔绝于西域之外,更能够借助其兵力一路向西,与阿拉伯人决一死战!
房俊亦是杀伐决断之人,觉得这个提议很是诱人,便断然道:“五日之后,交河城北葡萄沟,本帅恭候贵可汗大驾,商议大事。”
这种事单只赤木海牙的话语是不行的,自己必须与吐迷度面见,详细议定行动细节以及战后利益之分配。
赤木海牙一愣:“大帅要在此逗留?”
高昌城距离交河城不远,若是在此逗留五日,怕是整个西域都知道右屯卫另有图谋,突厥人更是素来警觉,岂非泄露了风声,导致行动尚未开始,便打草惊蛇?
這個妹妹不太冷
房俊摇头道:“大军岂能停顿?明日一早,大军继续开拔,三日之后抵达交河城,过城而不入,继续向西。一日之后本帅再折返回去,于葡萄沟会晤贵可汗。”
赤木海牙恍然,却依旧为难道:“可汗尚在牙账,一来一回便需十多日时间,怕是来不及……”
房俊断然道:“西域危急,岂能容许本帅一再耽搁?五日之后,与贵可汗见面商议,过时不候。”
赤木海牙直呲牙,心说刚才自己一番手段未能将这厮压服战局先机,果然这会儿便感受到这厮的强势。
只能颓然道:“老夫这就回去派人统治可汗,只是这大雪封山,想要五日之间一来一回,实在是难如登天。”
神墓續集 辰雲
房俊举杯喝了口酒,淡然道:“本帅之难处,想必毋须赘述,贵可汗定然一清二楚。若是能来自然是好,无论商谈之结果如何,能够见一见这位带领回纥人发愤图强的盖世英豪,乃是本帅之运气。若是贵可汗当真来不了,那亦是天意如此,自今而后,合作之言再勿提及。”
说什么大雪封山路途遥远,这的确是事实。可若是五日之后吐迷度不能抵达交河城被葡萄沟,房俊却是根本不信。
既然赤木海牙敢坐在自己面前,那就说明他已经得了回纥可汗吐迷度的全权委托。
而吐迷度亦是一代枭雄,又岂能自己端坐在位于天山山麓的可汗牙账之中,任由赤木海牙与房俊谈判?若是谈判妥了,他却人在天山,距离交河城数百里之遥,一来一回岂非坐失良机?
所以房俊断定,此刻吐迷度必然藏身于交河城外隐秘之处,甚至突厥人的军队已经抵达交河城外,受其胁迫的回纥军队就等着吐迷度的军令一至,立即临阵反水,给突厥人狠狠一个背刺。
回纥人,可从来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赤木海牙面色数变,偷偷瞥着房俊,见其面色淡然只是缓缓的喝酒,神情却丝毫不动,便知道自己根本无法拿捏这位功勋赫赫的大唐勋贵,只能搪塞道:“既然如此,老夫尽力便是。”
房俊颔首,看向一直不多话的鞠文斗,微笑道:“鞠氏一族,固然亡国多年,但是于高昌、交河之根底果然雄厚。若是本帅所料不差,一旦这件事谈成,将来打开交河城门迎接大唐、回纥军队入城平叛的,便是大丞相您吧?”
鞠文斗楞了一下,旋即苦笑,却也并未遮掩,叹息道:“家国已破,宗嗣飘摇,如今的鞠氏一族早已犹若丧家之犬,人憎狗厌,挣扎求活。此番亦是尽起族中底蕴,试图报效大唐,生死成败,在此一战。若败,自然阖族尽亡,血嗣断绝,再不复言。若侥幸依托大唐之天威而得胜,愿从此迁入长安,子子孙孙,皆为唐人。”
他明白房俊的话语是什么意思。
作为曾经高昌国的王族,鞠氏一族对于大唐岂能没有怨恨?一旦这次得胜,鞠氏一族必将得到大唐之赏赐,从此依托其底蕴根脉深深扎在高昌故地,假以时日,必成大唐掌控西域的心腹大患。
大唐岂能容许鞠氏一族如此发展壮大?
只要此次得胜,大唐是议定会赏赐鞠氏一族的,大唐身为天下之主,定要奖罚分明、以定规制,否则若是功而不赏,岂非寒了那些依附于大唐或者正打算依附于大唐之胡族的心?
然而赏赐过后,必然是全力皆备,只要寻到时机,鞠氏一族的下场绝不会好过。
鞠文斗早已算到这一点,所以此刻房俊公然提出,他反倒有些释然,也有些感激,这说明房俊其人虽然不好对付,却至少光风霁月,摆明了告诉他鞠文斗,不要什么事都想着好的,也得考虑考虑以后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