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0z01优美都市言情 猛卒 txt-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初見疑點看書-9bcpj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薛涛端着一盏茶走进了丈夫的书房,只见丈夫背着手站在窗前,正出神地注视着窗外的夜空,薛涛轻轻放下茶盏,走到丈夫身边,握住了他的手。
“夫君,你不要太自责了!”
總裁奪情:霸寵甜妻抱入懷 愛落
他们成婚这么多年,薛涛太了解丈夫,她知道丈夫对独孤立秋之死充满了自责。
郭宋轻轻叹口气,“是我掉以轻心,他本来可以不死的。”
“夫君,你不可能面面俱到,连木桶有时候也会漏水,何况是人,总有事情是你想不到的。”
郭宋点点头,“我确实没有想到他们会对独孤相国下手,我以为他们只会对付我和我的家人。”
薛涛有点担忧道:“独孤相国遇刺,会不会是因为他是幽兰的父亲?”
“我感觉应该不是和这个无关。”
郭宋吻了一下妻子的额头笑道:“不要担心,你父母很安全!”
庸君 公子歡喜
“我也知道,夫君,要不….要不你让她搬到晋王府来?“
郭宋知道妻子所说的她是指谁?郭宋摇摇头,“她不喜欢被约束,再说她还要保护太后和小皇帝的安全,我让玉娘搬到府里来就行了,她现在的武艺非常高超。”
既然丈夫反对,薛涛也不坚持了,她便又对丈夫道:“幽兰回来了,你去看看她吧!”
“她怎么样?”郭宋问道。
“哭了几场,情绪比较低沉,我怕她一个人在独孤府太独单,便让人把她接回来了。”
郭宋点点头,对妻子考虑周全感到欣慰。
“我去看看她!”
郭宋喝了两口热茶,便和妻子离开书房,来到了独孤幽兰的房间。
独孤幽兰的房间里很暗,只见独孤幽兰独自坐在桌前,望着她削瘦的双肩,郭宋心中忽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怜惜和歉疚ꓹ 想到她的孤苦无依,这几年自己确实有点冷落她了。
他走到独孤幽兰身后ꓹ 手轻轻放在她肩头,独孤幽兰身体微微一震,她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ꓹ 她立刻站起身,扑进丈夫怀中哀哀痛哭起来。
洛王妃
郭宋也没有劝她ꓹ 只是轻轻抚摸她的秀发,让她尽情地哭泣。
好一会儿ꓹ 独孤幽兰终于停止了哭泣ꓹ 她哽咽着低声道:“我好多了,谢谢夫君能来看望我。”
“这话说的,不是应该的吗?”
郭宋笑了笑道:“这几天我好好陪你,你别嫌我烦,把我赶走就是了。”
独孤幽兰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敏秋也说要来陪我呢!”
“那….那就让她陪吧!”
“不行!”
独孤幽兰紧紧抱住丈夫的腰,将俏脸贴在他胸膛上ꓹ “我要你留下陪我,多陪陪我ꓹ 要不我心里真的很难受。”
这时ꓹ 郭宋若有所感ꓹ 一回头ꓹ 只见薛涛在门口向自己招招手,他便笑道:“那你去告诉敏秋吧!我先去一下ꓹ 晚上来陪你。”
独孤幽兰抹去泪水ꓹ 丈夫的温柔让她心中好受多了ꓹ 她点点头,“我稍微收拾一下再去找敏秋ꓹ 夫君先去忙吧!”
武霸幹坤 白龍馬
郭宋在她俏脸上吻了一下,这才转身走出房门,只见薛涛似笑非笑地站在门外。
“有什么事?”郭宋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
“刚才有宫女来报,王统领来了,说有急事,在麒麟殿那里等着呢!”
“那我去看看!”
郭宋知道王越这时候来找自己,一定是为刺杀案而来,他便在两名的宫女的引领下,很快来到了麒麟殿。
王越就站在麒麟殿门口,见晋王殿下到来,他连忙上前行礼,“参见殿下!”
“有什么急事?”
“启禀殿下,卑职要去独孤府找人,但独孤府不让我们进去,卑职需要晋王殿下的金牌!”
郭宋眉毛一挑,“说说原因?”
“启禀殿下,卑职调查发现,刺客两天前就知道独孤相国今天要来咸阳,早早做好了准备,但咸阳炼糖工坊的管事昨天晚上才知道独孤相国今天一早要去,说明独孤相国的行程安排并没有公开,那是谁提前两天泄露了独孤相国的行程?”
“你是说,独孤府中有内鬼?”
“卑职觉得不光是内鬼那么简单,而且还是孤独相国身边人,了解他行程的人,卑职去独孤府查案,却被独孤大石一口回绝,不准我们进府。”
独孤立秋的两个兄弟,老二独孤长秋人非常和善、宽厚,但老三独孤大石却人如其名,又冷又硬,很难打交道。
郭宋取出金牌递给他,“你先去调查,明天上午向我汇报情况!”
“卑职遵令!”
王越接过金牌行一礼,便匆匆去了,郭宋望着他背影走远,摇了摇头。
其实他也有一些疑点要问一问王越,比如毒弩,让他想到了敏秋兄长张大旗遇刺案,很相似,这两者有关系吗?
不过郭宋能感觉到王越很焦急,所以没有耽误他时间,让他先去了。
……….
王越确实很急,他在调查中发现,对方对独孤立秋的行程了如指掌,他便立刻意识到独孤府内一定有内应,这是个极重要的线索,他带着一群弟兄赶去独孤府,却被独孤大石一口回绝,不准他们进府,也不接待,让王越既恼火又没有办法。
誰家夫君
看来只能动用晋王金牌才能压制住他们,拿到金牌,王越带着三十名手下一路骑马疾奔,不多时便赶到了独孤府。
独孤府此时挂满了灵幡,在府宅前院搭起了灵棚,前来吊孝者络绎不绝,郭宋带着政事堂的相国们下午就来过了。
郭宋下令以郡王之礼为独孤立秋处理后事,这一点令独孤家族十分满意,这就意味着独孤立秋很快将被追封为郡王。
很多关陇世家都派嫡子作为家族代表前来给独孤立秋首领,当然也是因为独孤立秋是关陇世家领袖,地位崇高,他的死使关陇世家一时间失去了主心骨。
王越带着手下到来,早有家丁跑去报告了独孤大石,独孤大石怒气冲冲来到了门口。
独孤大石在成都曾出任千牛卫大将军,也是被阉党排挤,使他失去了军权,后来回到了长安,他年事已高,也不再出仕,而是在府中种花种菜,颐养天年。
独孤大石虽然脾气很臭,但人还是比较正直,他之所以对王越态度不好,很大程度上是觉得他们没有保护好兄长,导致兄长居然遇刺而亡,着实令他无法接受。
“你们又来做什么?”独孤大石十分不满地问道。
王越没有啰嗦,直接将晋王金牌亮出,“奉晋王之令前来调查刺客!”
異世霸天錄 邪情傲月
独孤大石再有脾气也不敢和晋王金牌对抗,他忿忿道:“我不明白为什么要独孤府调查?”
王越见他口气松了,这才道:“我们怀疑贵府内有刺客内应,提前泄露了独孤相国的行踪。”
独孤大石呆了一下,回头令家人道:“去把大公子请来!”
家人匆匆去了,独孤大石这才问道:“王统领知道是何人泄露?”
王越摇摇头,“我们目前毫无头绪!”
拽拽傾城妃:皇上,過來跟我混 沈悠
不多时,身穿重孝的独孤明仁匆匆赶来,“三叔,你找我?”
“你接待一下王统领,他们是查案的,有晋王金牌!”
说完他瞪了一眼王越,转身走了,他显然对王越用晋王金牌压自己感到不满。
独孤明仁是独孤立秋长子,年约四十余岁,目前官任太常寺少卿,很受郭宋器重。
独孤立秋的五个儿子都很不错,长子独孤明仁固然不用说,次子独孤明义出任庆州长史,三子独孤明礼即将出任扬州市舶使,四子独孤明孝目前在国子学担任博士,老五独孤谦和郭宋交集比较深,他没有出仕,目前和二叔独孤长秋一起负责家族的生意。
郭宋因为和郭家关系不是很密切,郭家目前只有一个郭曙出任礼部侍郎,所以对独孤家族一直就很倚重。
独孤明仁把王越请到了贵宾房坐下,他歉然道:“重孝在身,失礼之处请王统领多多见谅!”
王越摆摆手,“我是来办案,不必客气,时间紧迫,我就直接进入案子。”
諸天紀 莊畢凡
“王统领请说!”
“是这么回事,我们今天发现刺客很了解独孤相国的行程,应该是贵府有人泄露了,少卿觉得会是谁?”
独孤明仁吃了一惊,他便对送茶进来的侍女道:“速去把五公子找来,就说有急事!”
侍女答应一声,连忙去了。
独孤明仁又道:“我父亲的行程安排一般都是我五弟负责,王统领的疑点确实有道理,我父亲做事很讲究事先谋划,他的行程一定会事先定好。”
北鬥推理劇場
这时,独孤谦快步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