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c05c精彩都市小说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笔趣-977、我攤牌了,我是無敵的存在-ee4j4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玄灵城中上千万生灵看着眼前一幕,一个个如看神迹般,全部长大了嘴巴。
所有修仙者,没有一人开口。
他们此刻内心的震惊,比普通人还要高数倍不止。
他们是修仙者,他们知道王级强者意味着什么。
那是独立于修仙界之巅的存在,那是无敌的代名词,那是他们所向往的最强境界。
此时此刻。
他们眼中的王,竟然跪在一个人的面前。
这种画面注定要被在场所有人铭记一生一世。
这种画面注定会传遍整个修仙界,在修仙路慢慢历史长河之中,留下最浓墨重彩的一笔。
“这……玩大了吧!”
赵岩言语中满是颤抖,刚开口,便被赵老封印住了言语,不让其说话。
这时候谁敢说话,就是在给自己招惹麻烦啊。
赵岩不敢开口,杜玄灵不敢开口,就是姜媛,此刻也不敢开口。
这种画面太过震撼。
纵然她姜媛走南闯北,见识过诸多奇迹与不凡,也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画面。
九位王级强者,集体跪拜无面。
这……
玩大了,玩大了,玩大了,无面你闯大祸了。
九位王级强者的背后,皆有大势力支撑,不然他们不敢如此嚣张霸道。
你让九个人给你跪下,就是惹到了九个大势力。
就算你无面天纵之姿,称绝顶妖孽,且是这一代人中第一个踏足王级之人。
纵然你有无限光环加身,让自己成为神阳,照亮一个时代。
你也不应该去这般嚣张霸道的去招惹九人啊。
姜媛内心之中有说不出的滋味。
有惋惜,有不舍,还有无语。
无面这个家伙真是在东域已经习惯,这里可是南域,远非东域能够匹敌的大域啊。
姜媛的心里活动,是大多数修仙者的心里活动。
“这个无面ꓹ 是不是嚣张的有些过分了啊!”
周怀蝶纵然也很嚣张,但还没有嚣张到这种程度。
让九位王级给自己跪下ꓹ 这杀伤力不大,但侮辱性极强。
对于王级强者来说,你斩掉他道身ꓹ 或许没有什么,并不会结下生死仇怨。
毕竟王级就那么多ꓹ 大家找个中间人,也许以后还会合作。
现在你让人家当着玄灵城千万子民的面前跪下ꓹ 这种侮辱ꓹ 见识就是不死不休啊。
周怀蝶对于此事保持观望态度。
甚至。
他觉得无面如此手段,实在有些过分。
“嚣张吗?”
杜淳香望着郑拓,竟露出一抹笑意。
他没有继续言语,站立原地,静静观望。
“无面小儿,你太过嚣张,你终究会因为自己的嚣张ꓹ 让自己陨落至此。”
胡老头声音滚滚,这般说道。
“何必如此ꓹ 如必如此啊!”
姜堰也是摇头ꓹ 对于郑拓如此手段ꓹ 表示难以理解。
你斩了他们九个也就罢了ꓹ 但你为什么要侮辱他们。
侮辱对一个普通凡人来说,都是非常不可取之处ꓹ 何况是王级强者ꓹ 独立于天地之间的王级强者。
无面啊无面ꓹ 你还是太过年轻,太不懂得人情世故了。
姜堰不住摇头ꓹ 对于郑拓如此作死手段,表示非常不认同。
“何必如此?”
十方世界之中,郑拓望着跪在自己面前的九位王级。
九位王级强者此刻面色无比难看,他们接近全力想要反抗。
但这种反抗竟然如此徒劳无功。
他们被死死镇压,甚至来拿说话的几乎都没有。
“何必如此?”
郑拓口中重复着如此四字。
声音滚滚,传遍整个玄灵城,听在每一个人的耳中。
“你问我何必如此,我也想问你们,何必如此啊!”
郑拓回应,“我离开东域,本是想游历南域,看未曾见过的风景,看未曾看过的奇迹,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们南域所有王级强者都想斩我,我若没有记错,我与在场各位所有人,没有任何仇怨,更谈不上不死不休,但很奇怪,你们所有人都想斩我,你问我何故如此,那我问你们,何故如此啊!”
话语铿锵有力,宛若天神厉喝,响彻所有人耳旁。
沉默。
沉默。
无言语对的沉默。
“难道,这就是你们南域,只准你们欺负别人,别人不能反击,只能被你们欺负而已吗?”
郑拓大声质问所有人。
沉默。
沉默。
仍旧没有人说一句话的沉默。
“怎么说不说话了。”郑拓言语回复些许平淡。
“斩我不成,被我镇压下跪,对你们来说,当真太过便宜,我无面在这里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在场所有王级,我已经将你们所有人全部记住,你们的背景,你们的家族,你们的所有一切,都已被我记住,了解我无面的人都知道,我这个人非常记仇,既然你们不想让我好好修仙问道,我也不会让你们好过。”
郑拓言语中的威胁毫不掩饰。
“你们应该都知道东域的苍天阁吧。”
郑拓想起苍天阁,“当年,那苍天阁如你们一样逼迫我,而结果是什么,我斩了他们一代人,亲手将这古老的山门埋葬,你们南域似乎很大,有很多实力,这很好,因为那会很好玩,不是吗?”
郑拓脚踏黑虚空,慢条斯理的说着。
那与其听来,根本不像是威胁。
但听在耳中,却是让人不寒而栗,脚底生寒。
就算是王级强者,此刻也感受到了来自郑拓身上的压力。
那压力让他们呼吸困难,他们已经好久没有感受到过如此压力。
沉默。
沉默。
整个玄灵城,加上数位王级,如同被施展了沉默咒语般,没有人一个人回答郑拓的话语。
莫名的恐惧,笼罩在玄灵城的上空。
人王望着那带着哭笑面具的家伙,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仿佛在那哭笑面具的背后,拥有的不是一张脸,而是名为恐惧的东西。
“无面小儿,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能放过你吗?”
熊王杀意滔天。
作为王级强者,他何曾给人下跪。
他修行一生至今,何曾给人下跪。
现在。
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一个晚辈下跪。
愤怒,屈辱,填满胸膛,让他暴走。
嗡!
熊王催动自己最强手段,硬生生扛着肩膀上的大山,挣扎着欲要起身。
但他肩膀上的大山太过沉重。
那是郑拓精心准备,用天道印记凝聚而成的天道仙山。
凭借他此刻的实力,属实无法轻易郑拓。
“无面,你犯了错,你犯了大错。”
另一面。
贪狼也在玩命起身。
妖族皆是高傲之辈。
没有能够让他们下跪的存在,就算是他们的皇,也不可能让他们下跪。
在这种暴怒的状态中,贪狼发挥出自己无限的潜力,看上去比熊王还要暴躁。
熊王与贪狼,二者实力最强,却也难以扛起天道仙山,挣脱而出。
何况其他几个完全没有二者强的家伙。
他们被郑拓镇压当场,毫无还手之力,宛若罪人般,跪在那里,忍受着无数人的目光,将屈辱咽下。
“这是很有趣的一件事。”
郑拓望着挣扎中的熊王与贪狼。
“你们想斩我,反而被我镇压,此刻又一副自己是好人的模样,这……便是有趣的地方。”
郑拓从来没有被对方影响,他一直走在自己的节奏中。
“既然选择出手针对我,就应该有被我斩杀的觉悟才对。”
郑拓说着。
哗啦啦……
十方世界之中有锁链出现。
锁链似有灵性一般,将其中一位王级强者捆绑。
“放开我,放开我,不要动我……”
那王级强者的实力在这群人中最弱,所以郑拓对其第一个下手。
哗啦啦……
锁链晃动,将那王级强者捆绑个结结实实。
禁仙九封。
郑拓心中低语,催动这种强横的封印手段。
通过锁链将男子体内力量封印。
这个过程并不复杂,却十分艰难。
王级强者毕竟是王级强者,想要将其体内的力量封印,就是郑拓,也需要全力促动天道印记才能办到。
好消息是能够办到,坏消息暂时没有发现。
“啊……”
男子狂暴非常,周身火焰爆发,试图挣脱束缚。
奈何。
他的力量狂暴无匹,却无法对天道锁链造成任何伤害。
且不仅其无法对天道锁链造成任何伤害。
天道锁链因为特殊性,将其力量全部吸收,专递给郑拓。
男子爆发的力量越强大,对郑拓来说越是喜欢。
这种感觉很棒,郑拓十分喜欢。
男子也知道,自己爆发出的力量会被郑拓吞噬。
但他没有办法。
自己爆发会被锁链封印,不爆发也会被封印。
既然如此,为何不爆发冲一冲,万一能够冲破阻碍呢。
他的想法是没有问题的。
奈何郑拓太过强大。
以天道印记为记住,将对方死死镇压,无法翻身。
最终。
郑拓如愿以天道锁链将男子封印。
哗啦啦……
那锁链收紧,将男子一点一点,拽入地面之中。
地面连接这仙鼎,男子被郑拓拖入仙鼎之中开始炼化。
如此珍贵的经验宝宝,郑拓岂能轻易放过。
肯定要将王级强者榨干,将其身上所有的力量全部吃掉,在才符合他的性格。
将九王之中的一王封印后,他继续寻找目标。
他不寻找熊王贪狼这种家伙,他专门寻找实力最弱的几个家伙。
先将这群实力最弱的家伙干掉,然后在针对贪狼与熊王这两个最强的家伙下手。
郑拓遵循着自己的脚步,一步一步稳扎稳打,慢慢前行。
而对于贪狼与熊王来说,二者仍旧在爆发之中。
这种下跪的屈辱,一秒钟对他们来说,仿佛一万年那么久。
他们完全不成承受这种屈辱,他们要反抗。
爆发出自身最强的力量,用自己的手段,给予郑拓强势反击。
不得不说。
贪狼与熊王这种存在的实力,的确让郑拓有些手忙脚乱。
二者狂暴,全力爆发,郑拓不得不给予相对应的力量抗衡。
这便导致他抓住其他王级强者的速度变慢。
“事已至此,你二者这般挣扎还有何用,乖乖听话,免受折磨。”
郑拓言语轻松,似乎与宠物对话的态度,让二者恼火。
愤怒让人失去理智。
失去理智的贪狼与熊王,展现出了远超自身实力的强横。
在这种对抗之中,郑拓稳稳当当,将其余王级收入仙鼎之中。
片刻后。
场中仅仅只剩下熊王贪狼与老狗三者。
贪狼与熊王的实力毋庸置疑最强,而老狗能够被郑拓留到最后,完全是因为郑拓知道,老狗这个家伙看着狗里狗气,癞皮狗一样。
实际上这个家伙的实力非常强横。
甚至。
他觉得此刻老狗的实力,不弱熊王贪狼分毫。
一个懂得隐藏自己的家伙,明显比两个暴怒的家伙更危险才是。
郑拓心念一动,催动天道仙山,死死将老狗压制。
哗啦啦……
天道锁链出现,将老狗捆绑。
老狗见此,当即慌了手脚。
鬼知道自己会被锁链拽入到什么地方。
这个无面太过邪性,绝对不能让这个家伙抓住。
“狗熊,狼崽,你们能不能给点力,快破了他的手段,若在不破,回头被抓的就是你们两个。”
老狗反抗郑拓,同时喊话熊王与贪狼。
一声狗熊与狼崽,叫的二者火大,二者火大,是便越强。
老狗见此,当即眼前一亮。
“你个死熊瞎子,磨磨唧唧像个娘门儿,妖皇殿怎么会有你这种废物,竟然打不过一个小王境强者,死去得了。”
老狗发乎特长,咒骂熊王。
熊王听闻此话,整头熊继续暴走。
在他眼中啥也不是的老狗,竟然敢与如此恶毒的言语咒骂它。
且他最最最忍受不住别人叫他熊瞎子。
这个词对他来说是一个禁忌,如龙之逆鳞,触之必怒。
“熊瞎子,熊瞎子,你个大熊瞎子,能不能给点力,反抗一下。”
老狗嘴巴像是机关枪般,叫嚷着熊瞎子,疯狂触碰熊王的逆鳞。
“啊……”
熊王暴怒,有恐怖力量孕育,随时可能爆发。
提督的二次元大冒險
老狗见效果不错,当即转移目标。
“贪狼你个狗崽子还在等什么,你兄弟熊瞎子都爆发了,你还在等什么,等我给你屎吃吗?”
老狗是真的恶毒,每一个字,每一给词,都是对贪狼的刺激。
贪狼性格本来也很暴躁,且十分狠辣。
掌門十二歲 秀峰挺立
別給我刷黑科技啦 火洞
此刻被老狗这把奚落咒骂,甚至让他吃屎这种都说出口。
好家伙。
这彻底让贪狼暴走。
熊王与贪狼估计自己都没有想到,他们竟然拥有如此巨大的潜力。
而老狗仍旧疯狂咒骂二者。
各种难听的话语,各种咒骂之声不断出口。
那些话语听在耳中,直叫母亲捂住孩子耳朵,圣人跳脚,佛陀说脏话
整个玄灵城在度雅雀无声,全部盯着老狗看。
一副看鬼的模样,着实整齐。
别说玄灵城中的万千生灵,就是郑拓都傻眼了。
这老狗也太狗了吧。
为了自己不死,真是什么损人不利己的手段都能使出来。
不得不说。
老者此刻言语,他自问无法做到。
太贱了,太不要脸,太招人恨了。
他现在都恨不得上去给老狗两巴掌出出气。
何况被咒骂的熊王与贪狼。
二者面色涨红,已不在言语。
很明显。
二者快被气炸了。
面对如此局面,正眉飞色舞,公报私仇的老狗,突然停止言语。
显然。
他发现了问题的不对。
他的本意是借助咒骂熊王与贪狼,让二者愤怒,借助愤怒的力量,冲破束缚,与郑拓大战。
双方大战,他自然就会脱困。
但这怎么说着说着,贪狼与熊王的目标转移,全盯上了自己。
在这莫名其妙的情况下。
自己竟然替无面这家伙吸引力一波仇恨。
“不错不错,老狗,我就知道你可以的,这波嘲讽很不错。”
郑拓趁此机会,伸出手,给老狗竖起大拇指。
这个时候说这种话,郑拓简直比老狗还要损人不利己。
相信这老狗以后在南域是没办法混了。
回头贪狼与熊王定然会以整个南域为战场,追杀老狗至死的。
“无面,咱们不熟,你别害我。”
老狗聪明,当即回应,不让郑拓给自己带沟里面去。
“熟与不熟,你我都已经暴露,不要在遮遮掩掩,男子汉大丈夫,何况你是王级强者,这种气度,还是要拥有的。”
郑拓继续将老狗拉下水。
“滚滚滚……”
老狗怒了,当即反驳,死也不会承认与郑拓有关。
这要是被认定与无面有关,那整个南域所有王级都会找自己麻烦。
他自问面对熊王与贪狼的追杀能够自保。
但面对整个南域,所有修仙者的追杀,他相信自己就算是真身,也会陨落。
他从一条土狗修行至今,踏足王级,他可不想因为这件事让自己的努力毁于一旦。
他还想成仙呢。
老狗激励反对,试图与郑拓摆脱干系。
可惜。
此时此刻做这种事当真是越描越黑,越描越让人觉得这事儿是真的。
最后的最后,老狗无力辩驳,被郑拓拉入仙鼎之中。
老狗被抓走,事情关于他的事情,显然并不会因此停歇。
相信在以后的日子里,老狗绝对不会清闲。
郑拓收走老狗,对于自己拉老狗下水非常满意。
不管如何。
老狗这家伙在以后的日子中,起码能够帮助自己分担一些火力不是。
干掉老狗,场中局势越加明朗。
九位王级强者,其中七位已被郑拓收入仙鼎之中,化为经验宝宝。
如今场中仅仅只剩下熊王与贪狼二者。
二者也是九人之中的最强者,本体皆有大王境的存在。
熊王与贪狼皆为顶尖强者,加上刚刚有老狗言语刺激,还真就挣脱了郑拓的天道仙山镇压。
“你的手段,对我二者已经无用。”
熊王杀意涌动,已化为本体巨熊。
黑色的巨熊小山大小,血红的眸子之中孕育有一片血狱。
狂野,霸道,野兽的气息充斥全场,将郑拓所在笼罩。
而另一面的贪狼同样化为本体模样。
一条小汽车大小的银色狼王。
体型没有熊王巨大,但气息却是丝毫不若,甚至还要强上一些。
贪狼的气息更加隐匿,也更加危险。
很显然。
贪狼更加懂得隐忍,更加懂得蛰伏,也更加难以预判,更加危险。
“所以呢?”
郑拓回应熊王。
他仍旧保持着自己的淡定。
诚然,熊王与贪狼的实力的确很强,但二者的强度,还没有让他需要害怕的地步。
老怪物这种存在他都能干掉,何况贪狼与熊王。
二者本体前来,他或许会有所忌惮。
但你两尊道身而已就想吓住我,明显是不存在的。
“你马上就会知道。”
熊王这暴脾气,当即出手,杀向郑拓。
郑拓见此抬手轻轻一挥。
呼……
天道仙山飞来,砸向熊王。
天道仙山乃是郑拓根据十方世界特制,专门修行出的法门。
其拥有本体七成的力量,比此刻他这尊道身的实力还要强大。
只不过这种手段需要提前花费大量手段凝聚,且属于消耗品,用起来会被消耗掉。
呼……
天道仙山杀来,撞向熊王。
熊王脾气暴躁,怡然不惧,抬手就一巴掌,拍向天道仙山。
刚刚天道仙山将他镇压,此刻遇到,他丝毫不惧,选择正面硬刚。
轰……
巨响轰鸣肆虐。
熊王被天道仙山撞飞,同时天道仙山也被熊王拍飞。
看似二者谁都没有讨到好处,实际上郑拓吃了大亏。
天道仙山属于消耗品,若无法从一开始压制对方,那么后面会越打越弱,越打越弱。
“哈哈哈……”
熊王张狂大笑,震动整个十方世界。
“无面,你的手段已经开始削弱,而我的手段才刚刚开始,来来来,让我看看,你还有何手段能够施展……”
熊王身形一动,杀向郑拓。
郑拓仍旧挥手,催动天道仙山,杀向熊王。
不过这一次不是一座两座而是四座天道仙山,一起冲向熊王。
轰……
轰……
轰……
……
轰鸣之声接连传来。
熊王能够对抗一座天道仙山,但他面对的是四座。
另外三座天道仙山不由分说,全部撞击在他肉身之上。
熊王被状态抠鼻窜血,肉身崩坏,遭受重创。
“笑啊,怎么不笑了,刚刚笑的不是很开心吗?”
郑拓说着毫不留情挥手。
四座天道仙山如四颗星球,分为四个死角,冲向熊王。
熊王刚刚起身,身上的伤口还没有修复,便看到四座天道仙杀杀来。
“来得好!”
熊王战意激增,有被挑衅道的他,周身熊纹涌动,正面对抗四座天道仙山。
一號刑警
面对如此攻杀,熊王注定是落於下风的。
但其毕竟是熊王,在那妖皇殿,也是绝对的很角色。
从不退缩是熊王的座右铭。
其出手,硬碰硬四座天道仙山。
嘭……
熊王被轰飞,随后四座仙山没有给熊王任何喘息的机会,继续呼啸着对熊王进行攻杀。
郑拓深切的明白一句话,那就是反派死于话多。
他不是反派,但这是一个教训。
能动手的时候,不要多吵吵。
四座仙山呼啸着冲向熊王。
熊王连修复伤口的时间也没有,便需要立刻应对四座仙山的冲杀。
他能感觉到四座天道仙山的力量在减弱。
但是在弱也是四座仙山一同攻击。
“杀!”
熊王无惧。
他骨子里与血脉中的性格让他不知道什么是退缩。
与熊王的战斗堪称激烈,看的人心惊胆跳。
而心惊胆跳的原因自然是怕熊王会被一座仙山拍死。
另一面。
贪狼的手段明显要比熊王更加聪明一些,更加难以对付一些。
贪狼出手,其身形一动,化为一道银光。
贪狼的手段明显要比熊王更加敏锐,也更加小心。
屍冥仙 沐琉仙
其出手,杀向郑拓。
速度快到极致,只能看到有银光闪烁。
郑拓对此看在眼中。
他有十方世界笼罩此地,他有哭笑面具将对方锁定,他有鲲鹏身法供自己使用。
贪狼的速度对他来说,构不成威胁。
况且。
贪狼的目标根部不是自己,而是他身后正在悟道的魔小七。
贪狼很聪明,懂得用脑子战斗。
其出手针对魔小七,若能干掉魔小七,定然便能够影响郑拓心神。
高手对决,心神不稳,很容易落败。
贪狼知道郑拓很强,所以有此手段,可谓想到阴险。
对于贪狼如此攻杀。
郑拓的回应很干脆。
呼……
五座天道仙山出现,将贪狼包围其中。
“贪狼,你的对手是我,作为妖皇殿强者,不至于连正面与我厮杀的勇气都没有吧。”
郑拓这把刺激贪狼,让其与自己对决。
“无面小子,你少拿言语激将我,我不吃你这一套,战斗分为很多种,若我于你的节奏中与你战斗,自会处于下风,你应该明白这个道理才是。”
贪狼倒是诚实非常,说出此话后。
他心一动。
“意化万千!”
贪狼低语,霎时间,他周身有银光闪烁。
嗖嗖嗖……
一道道银光从他身上飞出,冲向四面八法。
那一道道银光不仅仅只是绚丽,而是一头头银狼。
片刻间。
贪狼整匹狼全部化为那银光消失不见。
“分身术吗?”
郑拓心中暗道一声。
细细感受,他惊讶不已。
从他的感受来看,漫天银光,竟然全部都是贪狼的真身。
或者说。
这漫天银光,全部都是障眼法。
他一时间竟难以分清那道银光是贪狼的真身,那道银光是贪狼的加身。
很强的神通。
郑拓心中想着,那贪狼化为的漫天银光,全部冲向魔小七。
望着那银光长河袭来,郑拓当即催动五座仙山将魔小七周围包裹。
嗡!
五座仙山形成某种阵法,将魔小七保护其中不受那银光侵扰。
在加上有神魔之镰的保护,贪狼休想打扰此刻的魔小七入定。
但这贪狼狡猾非常。
其见郑拓如此,便是当即一个转身,冲向熊王所在。
“狡猾的家伙!”
郑拓当即知道遭了。
他立刻催动那攻击熊王的四座天道仙山。
但已经晚了。
贪狼杀到,以漫天银光,将其中三座天道仙山死死围困。
熊王见此,岂能错过如此机会。
当即出手,将一座天道仙山捣毁。
“就这个吗?”
郑拓说着,强势催动保护魔小七的五座天道仙山,杀向二者。
“没有错,就是这个。”
贪狼这货立刻放开另外三座仙山,化为漫天银光,继续冲向魔小七。
这货与郑拓玩套路,不得不说,他算是遇到了祖宗。
郑拓摇头,啪的一声,打出一声指响。
嗡!
十方世界颤动,整个世界在郑拓的催动下斗转星移。
贪狼与熊王眼前的画面闪烁,片刻后,二者竟然出现在同一位置,且周围有八座天道仙山,将二者团团包围。
“在我的领域内,我不会让你们拥有自己的节奏,你们应该明白才是。”
郑拓脚踏虚空,从开始战斗到现在,他一动未动。
不是他不想动,而是对方没有让资格让他动。
他对自己的实力,开始有一个更加明确的认知。
重生寫文搶包子
嗡!
八座天道仙山颤动,化为阵法,杀向熊王与贪狼。
熊王与贪狼见此,没有多余废话,二者当即出手,硬汉天道仙山。
轰……
轰……
轰……
……
战斗所在,彻底被双方恐怖的力量淹没。
在场之中,除了王级强者,在也看不到那战斗的情况。
实际上战斗非常激烈。
天道仙山拥有郑拓七成力量,共八座,威力恐怖如斯,是能够镇杀王级强者的力量。
而黑熊与贪狼此刻催动秘法,让自身实力达到本体八成。
二者全力出手,大阵八座天道仙山。
这种战斗,郑拓实际上是占便宜的。
因为八座天道仙山是他早就准备好的大杀器。
而黑熊与贪狼只不过是困兽而已。
双方激战,郑拓远远观望,并未参与其中。
他在学习,他在感受,他也了解该如何从战斗之中顿悟,学习更多。
随着他实力的越加强大,他感觉到实力的提升开始变得异常困难。
这种感觉非常明显。
以他的天赋,踏足王级之后,修行速度简直慢如蜗牛。
也就是神魂体的修行能够保持一个不错的速度。
那还是因为她有足够的神魂液。
但他本身的实力,提升十分缓慢。
无论是不死不灭神功,还是天道印记,都十分缓慢。
就算他本体时时刻刻都在修行,也还是感觉缓慢的不要不要。
对此,他显然是不能接受的。
既然不能接受,便需要寻找正确的修行之路。
吸收其它王级强者的道纹,似乎是一套不错的道路。
不过这条路很容易得罪人。
实力弱时到没有什么,当年他还用别人的元婴进行修行。
如今他要面对的都是王级强者,若还如以前那般搞,恐怕会出大事。
很显然。
这需要从长计议。
不着急,慢慢来吧。
郑拓心中想着,继续催动天道仙山,对熊王与贪狼进行攻杀。
八座天道仙山的攻击力无可匹敌。
全力出手,将熊王与贪狼死死压制,让二者没有任何多余的还手之力。
吼……
熊王被压制的非常凄惨,忍不住怒吼,让自己爆发。
但他已经催动秘法,让道身的实力达到极限。
若为本体,他或许能够激发潜能,让自己实力提升,甚至有些强者会在战斗之中突破,让自己变得更强。
但他是道身。
道身是不可能激发潜能的,道身也是不可能突破的。
道身就是道身,与本体有着非常巨大的差距。
嗷呜……
狼啸震天。
聪明的贪狼以狼啸为攻击,试图影响透过此刻大战,影响外界的郑拓,从而帮助二者脱困。
很可惜。
这种想法很聪明,甚至在某些特定情况下会有奇效。
但郑拓有哭笑面具。
哭笑面具对于音律类攻击,神魂攻击,幻术攻击……拥有者特殊的抵挡效果。
贪狼的狼啸被全部抵挡,没有对郑拓造成任何干扰。
而这狼啸之声也涵盖了魔小七。
好在魔小七有神魔之镰保护,同样不会受到狼啸干扰。
熊王与贪狼已为困兽之斗,二者的落败,明显已是时间问题。
对此,郑拓没有放松分毫。
狮子搏兔仍需全力。
何况对方是王级强者这种存在,不到最后一秒,甚至将二者禽下,郑拓也是不会放松的。
战斗仍在继续,没有丝毫会停下来的样子。
“这个无面怎么会这般强大!”
胡老头见此一幕,算是有些知道为何杜淳香会拦着自己,不让自己与无面这个小家伙有冲突。
无面这小家伙,确切点来说,已完全位列王级强者之中。
飛揚跋扈
无面这种存在,完全属于那种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招惹的存在。
怪物,真是怪物啊。
“这小子现在仅仅只是道身而已,其真身定然还有许多匪夷所思的手段,不招惹,才是最好的选择。”
姜堰作为胡老头的好友,这般与胡老头说着。
“何止是不能招惹。”
胡老头望着郑拓,眼泛莫名光彩。
“如此年纪,达到如此实力,在修仙界历史长河之中也是极为罕见的存在,仙路即将开启,有这样的家伙出现,明显需要的是拉拢,而不是招惹啊!”
胡老大对郑拓的态度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刚刚还对郑拓不爽,想要怼上两句的老头,此刻看郑拓两眼放光,着实有些吓人。
“我老胡头,你难不成看上这无面,想将自己的孙女许给这小子不成?”
姜堰这般说道。
他太了解胡老土,这老头整天跟他说着要给自己的宝贝孙女找一个盖世英雄。
多少次跟他说,要跟他们姜家联姻,将其宝贝孙女嫁给姜维。
对于这种事,姜家不是不答应,而是没有资格替姜维决定。
姜维的天赋在他眼中比无面还要强大,其被封为神子,乃是姜家从古至今第一人。
这种存在,姜家没有资格左右其想法,也不敢左右其想法。
因为姜维才是姜家真正的未来。
现在。
胡老头搞不定他们姜家,便将目光投向了无面。
“话说,无面这小子背后没有势力,属于散修,若是可以,你湖仙门让其入赘,那当真是一件佳话啊!”
姜堰调笑着与老胡头合办说道。
“嗯嗯嗯,入赘好,入赘好,入赘……咳咳……”
老胡头有些得意忘形,此刻感觉不妙,当即回复如初。
“入赘不入赘不要紧,主要是我看着无面小子很投缘,当然,我宝贝孙女之事,我也会多加过问,年轻人的事,交给年轻人……”
胡老头这般说着,目不转睛的盯着郑拓。
看那模样,好像已经将郑拓收入他湖仙门一样。
“胡老头,别怪我没提醒你,这无面小子是个情种,那魔小七与其已纠缠不清,且还有几位女子也与这无面有些瓜葛,你的宝贝孙女到时候,怕不是会吃亏啊。”
姜堰与胡老头是好友,有如此言语也是好心提醒。
“无事无事,回头谁敢跟我孙女抢,我就去灭谁的满门,到时候,我看谁敢跟我孙女抢人。”
胡老头说的轻巧,却是吓傻周围修仙者。
都知道这胡老头溺爱自家孙女,没想到会溺爱到这种程度。
两个老家伙的谈话仍在继续,多年好友,仍旧有聊不完的话题。
而虚空之上的战斗,已出现较大转机。
熊王与贪狼已经竭尽全力出手,但最终的结果并没有改变什么。
二者催动秘法,最后爆发换了的只有落败。
“无面,你休想将我等镇压,妖皇殿,永不为奴。”
熊王的脾气太过爆裂。
我打不过你,也不会任你蹂躏。
自周身力量涌动,竟要自爆,也不让郑拓镇压。
“不不不……”
郑拓摇头。
“在我面前,你连自爆的资格也没有。”
郑拓低语,催动十方世界。
嗡!
不知何时,熊王与贪狼肉身之上,已经密密麻麻,被种满了各种反诡异灵纹。
“禁仙九封。”
郑拓低语,激活二者身上的特殊灵纹。
顿时。
熊王的自爆被抑制住,而贪狼体内的力量也被封印。
二者不甘心,但也没有办法。
在郑拓面前,道身是没有资格翻起风浪的。
熊王与贪狼最后也被郑拓收入仙鼎之中。
搞定二者之后,黑虚空变得格外寂静。
郑拓没有享受这片刻得寂静。
他转头,看向外界那些心来的王级强者。
如此多的美味经验包若不好好享用,岂不是太过暴殄天物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