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pfa9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txt-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先生,我也頭暈!熱推-aq0gp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小說推薦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京都府,城南,方休文理书院。
大家如往日一样,准时准点地到了书院,然后进了教室。
陈招弟同样如此,但是今日的教室,气氛似乎与往日不同。
誤入三國 草莓愛呆呆
以往的时候,只要是进入教室开始读书了,大家基本上就全都安静了下来,很少会有人说话,不是在学习,便是在做题。
因为文理书院乃是方休书院中奖学金最高的几所,因而能够留在这里的学生皆是学习非常好的,而且一般来说,年纪都比较小。
因为若是上了年纪,学习起来新东西还不如这些孩子呢。
此时此刻,这些孩子一个个的都是显得十分的兴奋与激动,开始吵闹着。
“你们昨天看见了没有?太子殿下长得好像咱们班的赵昊啊!”
“对啊对啊!简直就是一模一样!当时我看见他的时候都吓傻了,还以为是我眼花了呢!”
“我刚想说这个事情,你们也觉得太子殿下长得像赵昊?”
“不会太子殿下就是赵昊吧?太子殿下姓赵,赵昊也是姓赵,他们两个为什么就不能是同一个人。”
“怎么可能呢!堂堂的太子殿下,跟我们可不是一路人,像我们家这样的,若是没有文理书院,都是自己请先生,更何况是皇宫里面呢?太子殿下一定是有好几个老师围着他转,跟我们可不一样。”
说话的乃是出自一个勋贵府邸的孩子。
其他的平民出身的孩子听见这话,有些不高兴了,说道:“那是你们!太子殿下一定不一样。”
“就是!我爹说了,越是厉害的人,越是平易近人,只有那些不是很厉害的人,才喜欢装的很特别呢!”
那勋贵家的孩子听见这话,脸涨得通红,一时间却是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旁边有人帮腔道:“好了好了,都别吵了,咱们这里面就是陈招弟和赵昊玩的最好,赵昊到底是不是太子殿下,问一问陈招弟不就知道了。”
话音落下,众人都是眼眸一亮。
赵昊以前还在学堂的时候,经常和陈招弟一块回家。
如果赵昊是太子殿下ꓹ 陈招弟一定比谁都清楚!
于是,众人凑到了陈招弟的面前ꓹ 好奇地问道:“招弟,招弟,赵昊究竟是不是太子殿下啊?”
“你以前跟他玩儿的这么好ꓹ 他是不是太子殿下,你应该知道吧?”
“对啊!对啊!”
陈招弟听见这些问题ꓹ 脸变得有些红,摇了摇头ꓹ 说道:“我跟赵昊已经好久都没见过了ꓹ 他是不是太子殿下,我怎么能知道,而且以前的时候,我们也只是顺路,走一段路后就要分开了,我也从来都不知道他家在哪儿。”
话音落下,众人又是议论了起来。
“招弟的家在城南ꓹ 如果赵昊真的是太子殿下,怎么可能跟招弟顺路呢?”
“就是就是ꓹ 我就说了吧!太子殿下不是赵昊ꓹ 赵昊也不是太子殿下ꓹ 两个人只是长得像而已ꓹ 如果赵昊真是太子殿下,怎么这么长时间都不会书院一趟?”
在他们的眼里ꓹ 赵昊之所以离开书院ꓹ 是因为他的成绩不是很好ꓹ 不能留在书院。
如果他是太子殿下,成绩很好ꓹ 那么想要回书院,那也是很简单的事情了。
陈招弟听见这话,却是想到了什么,脸色变得有些不太好看了。
昨日的对视,让她近乎可以确认赵昊就是太子,太子就是赵昊。
而且她还能够确认,赵昊是拿她当作朋友的。
要知道,在这个书院,女孩并不多,陈招弟又是比较聪明,鹤立鸡群的那种聪明,自然与其他的同窗有些不合。
能够称得上朋友的,寥寥无几,准确的说只有赵昊一个。
偽受王爺 流星豬
但是,这么长时间没有见面,赵昊都没有来见自己一次,甚至连一封信都没有给自己写,这是为什么呢?
难道他觉得自己是堂堂的太子殿下,而自己只是一个客栈掌柜的孩子,不配跟他做朋友?
陈招弟想到这,心里面莫名的有些郁闷,想了想,还是决定……做题。
只有做题的时候,她可以什么事情都不想,既没有愤怒,也没有开心,只是安安静静的沉浸在题海里面。
于是,她拿起了笔,开始做题。
但是仅仅只是片刻,她又是放下了笔,那往日的一幕一幕不由自主地就浮现在脑海里面了。
在来到书院以前,她压根就没有朋友,甚至连同龄人都很少接触,接触都是一些食客,每天还要帮着家里面做一些杂活。
至尊混沌魔神 天仙子
來追我呀!笨蛋 餵峰糖糖
也就是来到书院了以后,她才有了这么一个朋友,有了可以倾诉的对象,有了可以一同玩耍的伙伴……但是,现在这些全都没有了。
这个可恶的赵昊!就算你是太子又怎么样!还不是和本姑娘一样!到头来一个朋友都没有!
驅魔師
陈招弟想着想着,越发的感觉心情烦躁,于是站了起来。
正在讲课的算术先生见她站起来,微微一怔,忙不迭地开口问道:“招弟,你怎么了?”
陈招弟看了一眼先生,又是忙不迭地低下了头,小声地道:“先生,学生感觉头有些晕,想要出去透透气。”
那算术先生听见这话,脸上露出关切之色,忙不迭地道:“好好,头晕定是太过刻苦,做题做的多了,出去透透气,休息休息,是好事,出去吧,别跑远,别出书院,就书院里面逛一逛,去吧。”
別惹吸血鬼媽咪
“谢谢先生。”
陈招弟点了点头,起身走了出去。
其他的学生见到这一幕,表情都是变得有些奇怪。
一个男孩一脸的不服气,站了起来,大声地道:“先生,我也头晕,我也想出去透透气!”
算术先生听见这话,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骂道:“你还头晕?你平日里做了几道题,你头晕?怕不是这几天在外面调皮捣乱,受了凉!好好的读书,读书头就不晕了!”
“……”
那男孩听见这话,更加的不服气了:“为什么陈招弟头晕就是做题做的太多了,我头晕就是调皮捣乱?”
先生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你还不服气?要不要让你跟陈招弟做一张考卷,试试看,到底谁是做题做的多了,谁是调皮捣乱?”
“我……”男孩听见这话,脸上的表情僵住,不说话了。
先生见状,没好气地道:“不争气的东西,坐下!”
顿了顿,又是道:“接下来,我们看下一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