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462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天唐錦繡-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談判技巧分享-s9ql1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
赤木海牙心里有些不爽。
棄婦難追之寵妻入骨
他今日登门求见将姿态放得很低,是因为他清楚房俊性格之强势,而且此子如今在大唐权柄赫赫、声势滔天,想要难捏是肯定不行的,说不得反而激起了这个的脾气,事与愿违。
可何曾想到,自己将姿态放得低了,房俊居然以为他是上门求人来的?
老夫分明是来挽大厦于将倾,将您救出凶多吉少的火坑啊……
赤木海牙面上表情有些纠结,他想干脆点明,让房俊知晓对于两人前来之用意有些误会了,否则很难占据主动,即便最后事情谈成,自己的付出也回报也肯定不成正比,亏得厉害。
可他又怕房俊这个棒槌脾气听不得“逆耳忠言”,自己若说眼下你早已被人给盯上,随时随地都能一命呜呼,搞不好这厮不仅不信,反而认为自己危言耸听,将自己扒光了丢进雪地里去……
眼尾余光去看鞠文斗,希望鞠文斗这个时候能够出言转圜一下,孰料这个肥头大耳的混账好似一条哈巴狗一般,一脸谄笑的将羊腿肉割得薄如蝉翼,一片片放在房俊面前的盘子里,拼命的摇着尾巴谄媚讨好。
娘咧!
说好的两肋插刀的盟友呢?
这个混账完全指望不上啊……
纠结半晌,赤木海牙才试探着说道:“吾等今日前来,一则向大帅表达过往之歉意,同时愿意做出一些补偿。再则,亦是想要向大帅通风报讯……”
“歉意之类,就免了吧。这世上最无用的便是歉意、悔恨这些个东西,事情已经发生,过后再是歉意又有何用?”
房俊淡然说了一句,让赤木海牙与鞠文斗愈发心中惴惴。
好在房俊并未纠缠当年之事,旋即问道:“老丈所谓的通风报讯,不知又是何事?不过本帅提醒二位,切莫说出一些什么有人意欲谋害本帅,亦或早已布好天罗地网就等着宰了本帅这等浑话,想要以此吓唬本帅。哼哼,本帅不是吓大的ꓹ 这莽莽西域,就不信还有跟在本帅头上动土之人?”
赤木海牙:“……”
鞠文斗:“……”
娘咧!
能不能好好聊天了?你将话都说了ꓹ 还让我们说什么?
再者说了,谁特么的给你的勇气,让你认为这西域各个惧怕于你不敢动你?
然而房俊这番话却将赤木海牙心中斟酌了好久的话语尽皆堵住ꓹ 说出来似乎就应了房俊的话风好像自己当真是恐吓于他,咽下去却又背离了此番前来会见之初衷……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赤木海牙腮帮子抽了抽ꓹ 略作沉吟,硬着头皮说道:“大帅怕是不知ꓹ 突厥大将阿史那贺鲁最近时不时的出入交河城ꓹ 虽然寻常人并不知其行踪,也未在人前露面,但其人往来多家豪宅,成为不少权势赫赫之人的座上客。”
既然打定了主意,他就不会瞻前顾后、摇摆不定。
盛嫁
早算到房俊不是个肯吃亏的,人家拿捏着自己,自己也就别去耍弄那些小心思了ꓹ 干脆一些道明来意,谈得来就谈ꓹ 谈不来吃完肉喝完酒就走ꓹ 免得被这位大唐勋贵噎得要死。
房俊眯了眯眼睛ꓹ 并未接话ꓹ 而是伸筷子从盘子里夹起一块切得晶莹剔透的羊腿肉,蘸了点细如白雪的精盐ꓹ 放入口中慢慢咀嚼ꓹ 似乎很是享受羊肉的鲜美滋味。
赤木海牙等啊等ꓹ 等了半天不见房俊说话,只得耐着性子ꓹ 将自己的盘子往鞠文斗面前推了推,瞪着这个肥头大耳的家伙一眼。
鞠文斗脸皮深厚,仿若未觉,只是也割了几片羊肉放在盘子里,又推回赤木海牙面前。
陳二狗的妖孽人生2續集 螞蟻望月
終生制職業
全職男友 海大富
赤木海牙:“……”
娘咧!
老子是跟你要肉吃么?
不过他拿装傻的鞠文斗没法,说起来这件事的确以自己为主导,而且相比于鞠文斗,自己的述求更为迫切一些。
毕竟鞠文斗为人处事极为圆滑,人脉甚广,整个西域各方势力都卖给他几分面子,不似自己这般因为畏兀儿的身份一直遭受突厥人打压,如今更被逼着要彻底站队突厥人这边,与大唐敌对……
吸了口气,赤木海牙眼巴巴的看着房俊,沉声道:“明人面前,不说暗话。今次前来,乃是提醒大帅要当心被人谋害,那阿史那贺鲁乃是突厥大将,深受可汗欲谷设之信任,如今更与交河城中各方势力暗通款曲,所谋划者,大抵便是大帅以及右屯卫。”
房俊咽下口中羊肉,喝了一口酒,啧啧嘴,笑道:“老丈大抵是年纪大了,办事难免啰嗦一些,今日到了这里便顾左右而言他,绕得本帅一头雾水。若是早这般将话语挑明不就行了?”
他一脸理所当然的模样,赤木海牙只能憋着气,不敢辩驳,心里却很是不服气:这种事就好似做生意一般,而且关于子孙后代的福祉,自然要讲究一个迂回曲折,烘托出气氛、占据了气势,方才适合接着往下谈,才能够最大限度的争取利益。
哪有一上来不分青红皂白便“投诚献计”的?
若是那样,你也不把我当回事儿啊。
当然,即便他运了半天气,却也完全不敌八风不动的房俊,先机尽失……
赤木海牙无奈道:“只是怕大帅不信,毕竟交河城中与阿史那贺鲁来往密谋的,尽是唐军高层,老朽身为外人,离间大帅袍泽之情,未免有些唐突。”
房俊颔首,道:“本帅自然是不信的……”
见到赤木海牙一脸震惊,又续道:“非是不信老丈之言,而是不信那些个见不得光的狗胆鼠辈,当真有能力谋害于本帅。”
一旁的鞠文斗知道不能在装糊涂了,急忙劝谏道:“吾等皆知大帅英明神武,乃当世之名将,可正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那些人藏在幕后阴私谋算,大帅一旦大意说不得便着了道,定要小心谨慎才行!”
房俊摆摆手,又夹了一筷子羊肉放在口中,细嚼慢咽,也不说话。
赤木海牙与鞠文斗眼巴巴的看着他,不知他心里怎么想。
棄妃難為:帝君,請上朝
好半晌,房俊才将羊肉咽下,拿起帕子擦了擦嘴角,又呷了一口酒,这才将目光从两人脸上掠过,问道:“二位到底有何述求,不妨说出来听听。若是本帅办得到,再看看你们能够协助本帅做些什么,若是办不到,咱们今日便仅只是叙旧,吃完肉、喝过酒,二位便请自便,以免被旁人得知二位前来会面之事,有所误会。”
赤木海牙与鞠文斗互视一眼,很是无奈。
整个谈判的节奏被房俊把控得死死的,两人根本没有施展的空间,只能被房俊牵着鼻子走。
有些失算了啊……
鬼王禦妻18歲
不过事已至此,哪里还有退路?若是谈不拢,事后只需房俊向外放出话去,说是他们连个冒雪拜访,甚至都不用说谈及何事,自然有无数人将他们两个视作眼中钉,亟待除之而后快。
赤木海牙做了一辈子买卖,深知这等谈判之节奏说明他们根本没法讨价还价,而且房俊大抵已经对交河城中之事有了一些眉目。倘若房俊当真是一个心胸开阔的君子还好,买卖不成仁义在,事后也不会追究。可这伙横看竖看都不像是个光明磊落的,万一以后有所损失,回过头又将迁怒于他们两个未将实情相告,故而心怀怨恨,那岂不冤枉?
赤木海牙只得说道:“老朽仰慕大唐已久,做梦都想在长安养老,然后在关中择取一块山明水秀、藏风聚气之宝地埋了这把老骨头,更想着子孙后代能够生活在长安那等当世第一雄城之内,挺起胸膛堂堂正正的做一个唐人。若是此生能够达成这等奢望,则死亦含笑九泉,只希望大帅看在往昔情份以及今日吾等冒险前来通风报讯的份儿上,帮助老朽完成这等奢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