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3v2精彩言情小說 我有五個大佬爸爸-第819章 李秀父母-t82d1

我有五個大佬爸爸
小說推薦我有五個大佬爸爸
古力徳“…………”
看着那么无害心思咋这么狠呢。
不过也因为南宫洵的话,的确不敢有人轻举妄动,而且马上这个国家马上就要将光脑上市的话,那些想要研究的人有那精神还不如自己买一个来研究呢。
不过看南宫洵那自信的样子,想要轻易的将这终端的秘密研究出来恐怕是不可能的了。
“我们奥克斯家族诚心想要与贵国合作,不知道这事能不能和你商谈一下。”
南宫洵直接给了他一个电话号码“这事我们研究部门的外交部长,这些事情你去找他说吧,我不管这个的。”
他只管闺女想要什么东西,他就去研究什么东西,以前是没目的的研究,他现在有目标拉,目标就是自己的闺女。
收了南宫爸爸的礼物之后,软软又被江锦城叫走了。
然后江锦城送给软软一个风铃。
风铃是透明的玻璃材质,胖嘟嘟的椭圆形,跟一个倒扣的碗一样,上面画着一幅意境美好的画,青草,桃树,以及树下秋千上的女孩儿和后面推着秋千的男孩儿,空白的蓝天上,用桃红的颜色写着‘纪安阮’三个字,那字软软再熟悉不过,是她锦城哥哥的笔迹。
校花的影子保鏢 邀雲月上
再下面垂钓着两根长短不一的线,线的尾部吊着一金一银的两个镂空花纹小铃铛。
“软软生日快乐。”
少年拿着风铃,面含微笑的看着对面的女孩儿。
软软伸手接了过来,随着她的动作,风铃,发出叮铃铃清脆的声响,回音悠扬,就像是水纹一样荡漾开来。
“好漂亮,哥哥谢谢你,我很喜这个,这是你亲手做的吗?”
她记得清明过后,锦城哥哥就开始神神秘秘的忙碌了起来,放学之后都很少和她玩儿了,那段时间她还抱怨过为什么锦城哥哥忽然变得这么忙碌了呢。
江锦城点头“你喜欢就好。”
冰狼之危機四伏 夏侯龍
耗时几个月去学习怎样制作玻璃,制作那两个铃铛,设计风铃的图案,只要软软喜欢,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天降嬌寵:愛妃快到碗裏來
软软拿着风铃,忽然就抱住了面前的少年。
她将脸埋在少年胸膛,闭上眼睛真诚的道“哥哥,你对我真好。”
好到ꓹ 她有些舍不得他离开了。
江锦城勾着嘴角,回抱着软软。
这一天的生日ꓹ 礼物很惊喜,南宫洵也总算是解放,目前可以有更多的时间陪着软软了。
超級醫道兵王 一鳴風雲
古詞奇緣 歐嘿呀
不过乐极生悲的是ꓹ 过完生日的第二天就发生了不怎么令人快乐的事情了。
李秀的家人找来了。
和李秀一起来海边玩的那个同学,那天被问完话之后ꓹ 知道李秀做的那些事情就没有心情再在这里玩回家去了,而且这件事情越想越不忿ꓹ 于是她就在手机上和自己的好闺蜜抱怨了这件事情。
[七五]展大人的衣服
之后这件事情被宣传到了网上ꓹ 并且当时还有路人拍照,于是照片也流传了出来,就这样,还在医院的李秀被全网黑了。
警方那边也通知了李秀的爸爸妈妈,他们其实昨天就到的,只是在警方那边周旋办理一些手续,又去见了李秀ꓹ 忙了一整天今天才找到了苏延他们这里。
一大早醒来,就被两个中年夫妇拦着ꓹ 声泪俱下的要他们原谅李秀ꓹ 这谁心情能好。
“拜托你们搞清楚一些ꓹ 我的儿子是受害者ꓹ 她那行为本来就是犯法的,你还想要我儿子原谅她ꓹ 没门!”
李秀妈妈哭哭着道“怎么可能呢ꓹ 我们家秀秀平时在家里那么乖ꓹ 她怎么可能做那样的事情,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ꓹ 而且你们都把她打成那样了,她还只是一个孩子啊,我们夫妻两个就那一个孩子,求求你们了,放过我家秀秀吧,我们给你磕头,求求你们了。”
说这着两个人还真在白若烟面前跪了下去。
“你们干什么?怎么还道德绑架啊!”
白若烟连忙退开,很生气的看着这夫妻两人。
穆深居高临下的看着那两人,眼里透着嘲讽。
“你们女儿的事情自然有法律处理,轮不到你们在这里来求情,而且请你们记住,你们口中那个所谓还只是一个孩子的女儿,已经十九岁,已经是个成年人,必须对自己所做的事情承担相应的责任。”
秦博卿冷笑“之前我还以为她是受到网络的影响才三观不正的,现在看来,家庭也是有一定影响的,有你们这样的父母,她能长成那样似乎也不意外。”
“凭什么错全都怪我们!”
李秀妈妈恨恨的看着他们几人“这都是那个叫苏延的错,要不是他在电视上迷惑我女儿,她根本不会做这些事情!”
史上最強控衛
现场一片寂静,大家看着李秀妈妈的眼神都带着不可思议,怎么也想象不到,这样的言论他究竟是怎么说出来的。
“可笑。”
半夏旅程
秦博卿眸子凉凉的看着她“你自己吃到了肚子疼还要怪食物不好,三观不正就不要生孩子教育孩子,正式因为有你们这样的父母,你们的女儿才会变成如今这样喜好全凭自己,无视法律制度的存在。
他会有如今的下场,是因为你们生下她,给了她错误的指导教育,一直以来对她错误的纵容和溺爱,或者还有言传身教,所以,她应该怪的不是别人,而是你们两个。
为什么要生下她,为什么要在她的面前传递一些错误的信息,为什么要纵容她犯错,为什么要一直无限的溺爱她,到如今她终于犯法了,这些都是你们的错。”
秦博卿声音不大,但是却冰冷得刺骨,每一句话们一个字都在质问李秀的父母,清晰的插进他们的脑海里,让两个人心里的狼狈无所遁形。
“没有没有……不是得,不是我们的错,我们没有那样……”
煉盡乾坤
嘴上狡辩,可是脑海里却忍不住随着秦博卿的话去回忆自己从小到大对女儿的教育。
小时候,孩子犯错了总是轻飘飘的一句孩子还小就算了吧,是什么时候开始,小小的秀秀开始变本加厉,变得越来越调皮的。
长大开始上学后,秀秀和同学们发生冲突,她和老公总不管事情的经过是怎样的,只知道去学校找老师讨说法,找对方家长讨要说法,回去也从来没教育过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