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ic8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txt-第三百零八章 去藏經閣當掃地僧【感謝星痕影殤晉升盟主】熱推-8t8hk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闲锦看着这一切,一时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好好的一只猫,怎么就这样了?
“这猫,惹到你们了?”
闲锦看着牙疼仙人问道。
正常情况下,这些家伙虽然嚣张,有时候抢东西吃,但是不至于如此。
“仙子误会了,这是一只内奸猫。”牙疼仙人简单的解释了下之前的情况。
闲锦听了后,有些意外:
“你是说这猫是野猫?不对,是有人派它来的?”
牙疼仙人点头。
“那是谁派来的?”闲锦仙子好奇道。
“大户小兄弟刚刚在拷问,眼看就要不行了,就停下来了。”牙疼仙人说道。
是的,黑白猫还有一口气在。
狗子决定等它缓过来了接着拷问。
“现在是没法拷问是吧?”闲锦问道。
牙疼仙人回答了“是”。
现在确实没法拷问。
闲锦也不在意,她也不想知道对方有没有证据。
反正他们拷问他们的,她有她的想法。
她看着胡须没几根,毛发有些受损的黑白猫,提了个建议:
“让我带回去养,等恢复差不多了你们再拷问,怎样?
拷问完了再给我养,然后再拷问再养,等我不想养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如何?”
奄奄一息的猫:“???”
狗傲天下意识打了一个冷颤。
这些人太残忍了。
最后牙疼仙人跟狗子同意了。
闲锦带着猫走了。
带走的时候,好像还挣扎了两下。
————
陆水跟着慕雪回到了她的院子。
主要是帮慕雪把衣服带回去。
让她自己带着明显不太好,而且慕雪是无法使用储物法宝的。
这就是她为什么什么都不会带的原因,除了笔记本跟笔。
官符如火 吳強輝
突然陆水发现,之后想偷笔记本,是不是需要靠近慕雪,然后从她身上摸出笔记本?
这亲密度要很高。
果然是一件很麻烦的事。
很快陆水就来到了慕雪所在的院子,他把衣服交给慕雪道:
“慕小姐的衣服。”
“陆少爷等我一下。”慕雪接过衣服,而后便往房间跑去。
她需要把衣服放好。
很快她就走出了房间。
“慕小姐还要做什么?”陆水好奇道。
他都把慕雪送回来了,而且他们在小镇逛了那么久。
是时候回去休息了吧?
毕竟天都要黑了。
走路不累吗?
“听说茶茶去放牛了,想过去看看。”慕雪对着陆水轻笑道。
仿佛很期待陆水一起去一样。
陆水心里不屑,对我笑有用吗?
總裁玩上癮 哈寧
好吧,有用。
“慕小姐走了很久了,要不休息一会再去?天也还没黑,放牛要放挺晚的。”陆水开口说道。
他说的自然是真的,慕雪终究只是普通人身体。
走了怎么久,那怕身为女的,拥有逛街天赋。
还是会累的。
更别说回陆家需要上山。
“那休息一会。”慕雪轻轻坐在石桌边。
陆水跟着坐下去,他好奇道:
“慕小姐什么时候要回去拿花?”
他突然回来,这件事自然就需要慕雪重新安排。
慕雪思考了下,道:
“我等下问问唐姨ꓹ 陆少爷刚刚回来,也不适合出门。
对了ꓹ 陆少爷突然回来…”
“不吃,不饿。”陆水直接打断道。
慕雪:“……”
果然,还是直接动手吧。
三生三世十裏桃花 唐七公子
陆水已经被她惯坏了。
再这样下去ꓹ 迟早要上天。
额,再忍一时ꓹ 上天了摔死他。

夜里。
綁夫成婚,萌妻要逆天
陆水回到了自己的院子,今天回来全陪慕雪了。
除了后来去见东方渣渣ꓹ 他谁都没去见。
他爹娘都没来得及去见。
“或许爹娘都不知道我回来了。”想到这里ꓹ 陆水突然想起自己忘记了一件事:
女王的貼身惡魔
“忘记套慕雪话了,没能弄清是谁走漏了风声。”
今天没弄清楚,之后再想弄清楚,基本就不可能了。
逍遙神醫
因为他会忘记。
刚刚回到院子,陆水就看到院子口走来了真武。
对于真武的到来,陆水自然不意外。
今天突然回到陆家,陆家肯定要吩咐一些事。
比如ꓹ 明天去见三长老。
“说起来我好像忘记提升修为了,要不今晚提一下?”陆水觉得这件事很有必要。
从2.1升到2.2。
好让三长老看到点希望。
要是专修体术ꓹ 会很麻烦。
“说吧ꓹ 都有什么事。”陆水开口道。
今天一直陪着慕雪ꓹ 真武就是想来找他都不可能。
别说是他了ꓹ 就是三长老都不会让人来打扰他跟慕雪,除非事情比较紧急。
不然还是他跟慕雪的感情进展比较重要。
当然ꓹ 如果他已经有了儿子ꓹ 那就两说。
工具人已经没用了。
只要不惹他老人家生气就谢天谢地。
真武站在陆水不远处ꓹ 在听到陆水的话后,就开口道:
“少爷ꓹ 三长老那边吩咐说,让少爷明天一早去一趟大殿。”
果然。
陆水对此没有丝毫意外。
大致是什么事,他也知道。
所以没有问真武的必要。
“还有呢?”
陆水拿出了炼体的书,打算看一会。
回来了,修炼进度会延后。
不过,晋升五阶还是不影响什么。
在家自然无法渡劫庆祝。
除非他不要命了。
“刚刚牙疼仙人说,狗子在镇子上抓了一只内奸猫。
牙疼仙人说有一定的可能是佛门的,他察觉到了佛门的气息。”真武说道。
陆水倒是有些意外,那猫这么快就没了?
“猫呢?”陆水问。
“被打成重伤,碎了通讯能力。
听说被牙医仙子带走了,等养好伤,狗子会继续拷问。
他们问少爷,需要注意什么。”真武问道。
他觉得只是那只狗想来找夸。
当然,他绝不认为他们在说谎。
不管是牙疼仙人,还是狗子,都不是普通人可以理解的存在。
要不是他家少爷,没有人能叫得动那条狗。
陆水没在意这个,他翻开书,声音有些随意:
“让他们自己看着办。”
“少爷觉得那猫是为了什么而来?”真武好奇的问道。
他觉得知道下,好有个戒备。
陆水望向真武,思考了下道:
“这件事很复杂,关系到三大势力,以及整个陆家。
说来太麻烦,以后你就能慢慢知道了。”
这件事确实很复杂,关系到陆水的弟弟妹妹。
对陆水来说,无从说起。
毕竟很多东西他也没了解清楚。
不过真武跟在他身边,大概会知道吧。
也不对,有些线索摆在真武面前,真武也无法得到。
真武低头不敢多问。
但是他知道了一件事,少爷果然不是平白无故跟三大势力为敌。
也不是因为好奇在调查三大势力。
而是在做自己的准备。
只是为什么不跟族里商量,他无从得知,但是少爷这么做,那就肯定不会错。
“对了,灵药园的人回来?”陆水好奇的问道。
因为逆星的出现,陆水挺好奇那边是怎么打起来的。
“还没有,听安语说,他们在回来的路上。
貌似比我们还晚一步出彼之海岸。”真武回答道。
“详情呢?阿满跟人打起来了?”陆水问道。
阿满的特殊,容易拖累他。
有必要的话,他要中途拦截一下灵药园的人,给他们上一课。
就表演下渡劫,应该会给他这个少爷面子。
真武摇头,道:
“他们的说辞是,阿满移植完东西后,树老为了保护火都前辈等人,就带着还在稳定灵药的阿满逃离了原地。
最后好像有人出手相救,幸免于难。”
“树老带走的?那问题就不大。”树老是知道他的,所以知道阿满特殊也无所谓。
这事没有在意的必要。
“乐风那边有什么消息?”陆水翻了下书问道。
确定家里没什么后患就好。
“乐风说魔修地界最近出现了一些异常,一些死地突然开始出现生机。
理论上本应该是好事,但是对一些需要死气的修真者来说,不太友好。
但也没有什么大问题。
他们查了下,说最近修真界极可能在出现未知变化。
但是没有任何由来。
我问了一些人,他们也感觉到了类似变化。
牙疼仙人也说灵气好像也浓厚了一丝丝。”真武说道。
这种变化确实很奇怪,而且不是区域性的,而是整个修真界。
谁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陆水沉默不语,他其实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上一世就是有这类变化,他也察觉不出来。
所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这事先关注着,仙庭他们有什么明显的反应吗?”陆水道。
“没有任何消息,佛门跟神众的消息很难知道。
不过族里好像比较重视神众,如果有新消息,应该能知晓。”真武认真回答着。
这么安静?陆水一时间不太习惯。
当然,安静不代表他们不做事,而是愈发的隐蔽起来。
之前都是一些特殊地方开启,引动了这些势力。
现在就不一样了,他们去的地方,应该不公开。
知道的人更少之又少,所以没有任何消息。
之后真武又交代了一些事,不过都没什么营养。
等真武离开了,陆水才开始看书。
至于不灭仙剑,真武还没有给他送来。
应该要等明天。
————
陆家后山,二长老缓缓的走在小道上。
她穿着没有丝毫变化,还是那身白大衣。
神态也是无数年如一日,平静的面上看不到情绪。
穿过竹林之后,二长老出现在池塘边。
此时一阵微风从远方吹拂而过,吹动了树枝,吹出了水中涟漪。
簌簌~
“陆水走完了今生路,没有任何异常。
哪怕是亲眼看着他,也无法知晓他干了什么。”二长老站在池塘边,开口说道。
二长老说完,没有第一时间得到回应。
片刻之后,池塘中传出平缓的声音:
“我在迷雾之都,遇到了流火。”
“怎么会?”二长老有些意外:“是什么时候?”
“昨天。”
“昨天他在今生路上。”说到这个,二长老有些不确定道:
“今生路连接着迷雾之都?
可他又怎么能够自由出入迷雾之都?”
至尊仙修 書峰
可如果是这样,她就能理解为什么陆水的今生路那么普通了,原来在她眼皮底下跑去迷雾之都。
“无从得知,我在报出身份后,他逃了。”平缓的声音在池塘中出现。
身份?
二长老瞬间闪过无数思绪。
比如流火肯定会报出隐天宗少宗主的身份,而能让他逃的绝不是陆家大长老的身份。
他连亲爹都敢跑上去一较高下,怕什么大长老?
二长老:“…….”
谈话结束了。
二长老沉默了片刻,就转身离去。
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陆水身上有他们无法看到的力量,而且有足够的警惕心。
遇到他无法匹敌的,绝不冒险。
比如隐天宗宗主。
能力更不用多说,为逆星正位,进迷雾之都全身而退。
足以说明一切。
所以,他们不打算管了,任由着对方性子来。
至于怎么管教人,那是三长老的事。
不过有件事二长老算知道了,流火假冒隐天宗少宗主,真的是瞎猫碰到死耗子。
二长老离开后,池塘又一次吹起了微风,很快一切就归于平静。
…..
慕雪躺在床上,睁着大眼睛看着天花板,有些睡不着。
陆水回来了,本来是一件很高兴的事,但是今天被陆水气的好惨。
“有点想咬他,揍他也好。”
慕雪心里想着。
她思考了下,如果大晚上摸过去揍人,会有什么代价。
陆水肯定是不敢反抗的,但是容易被其他人发现。
到时候她要怎么解释?
他们未婚同房了?
慕雪双手捂脸。
“到时候会被陆水嘲笑一辈子,说我还没嫁他就摸到他房间,还被抓了。”
“想死。”
“算了睡觉,明天给他做好吃的。”
这般想着,慕雪就翻了个身,打算睡觉。
睡着了明天起来就能见到陆水了。
只是慕雪刚刚闭上眼睛,突然想起来陆水回来了,就等于不能回去拿花。
她还没来得及告诉唐姨。
想到这个慕雪就坐了起来,看了看时间,还不算晚。
随后就试着拨通了唐姨的电话。
刚刚打通,对面就传出了唐姨的声音:
“慕雪?怎么了?”
“唐姨,陆水已经回来了,所以花暂时不能拿了。”慕雪轻声解释。
“这样啊。”对面沉默了下,然后传出声音:
“今天雅月雅琳她们回来,我让她们给你送过去,刚刚好让她们去玩两天,雅琳一回来就惦记着你。”
慕雪一愣,让雅月雅琳过来?
“她们是不是太小了?会不会迷路?”慕雪有些担心,她觉得还是她去接比较适合。
雅月也才十六岁吧?
雅琳更不用说了,还处于不识字年龄。
“放心吧。”唐姨的声音传了过来。
又说了一些,她们就结束了通话。
慕雪又一次躺了下去。
她看着天花板,思考了下。
雅月跟雅琳是第一次来陆家吧?
上一世也没来过。
…….
次日,天微微亮,陆水就合上了书。
他要去大殿一趟。
走出院子,陆水就左右看了下。
“慕雪没过来浇花吗?”
没看到慕雪陆水感觉今天天气都不好了。
他也没借口过去。
随后陆水就不再多想,再过四个月多,不看都不行了。
美女公寓
现在是无数年来,最清净的日子。
要珍惜。
当然,这段时光没了他也不是那么介意,谁叫慕雪长的好看。
没多想这些没用的,陆水开始往大殿走去。
很快他就来到了大殿前。
“修为已经调整好了,这次总不能还欠那多钱吧?”陆水走上阶梯,进入大殿。
他觉得这次流程很顺利,而且修为还有了提升。
别说五千万了,他觉得顶多只会欠四百万左右。
陆水一步迈进大殿,顺势看向大殿之上,想第一时间看看三长老的面色。
三长老的表情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他是受罚,还是能开心走出大殿。
只是很快陆水就愣了下。
“发生什么事了?”
他心里有些意外,三长老这是涨停多少次了?
别说五千万了,这七千万都有了。
“我又错了?错哪了?”
陆水回想了下,并没有想到自己惹了什么祸端。
他就普普通通的去彼之海岸,然后普普通通的回来。
没得罪谁,顶多就丢下了魔修。
那个魔修,怎么看还在大海上漂流。
不应该影响到他。
那三长老怎么一副欠他七千万的表情?
这要不是涨停,还能涨吧?
“见过三长老。”陆水站在大殿之下,恭敬的开口。
三长老坐在大殿最上面,他七千万的脸注视着陆水。
“知道错了?”三长老问道。
陆水心里叹息,不过他还是想弄清楚到底哪错了。
“三长老可否给个提示?”陆水轻声询问。
在问出这个问题后,陆水发现三长老七千万的脸,要突破了,数值有暴增的趋势。
嗖的一声。
两张照片从大殿之上飞下。
随后锵的一声,镶入地上,位置正好是陆水跟前。
陆水心中颇为好奇,他低身拿起了两张照片。
所幸三长老没有用力,不然他可能拔不出来。
至于大殿的窟窿没人理会,过一会就自动修复了。
陆家大殿这么高端,怎么可能没有自动修复的功能。
很快陆水就看了第一张照片。
这一看他就愣了下,照片上显示着真武背着坐在椅子上的他。
是爬上忘川河道那时候。
陆水:“……”
这是谁干的?
随后他查看了第二张照片,是他往奈何桥中间丢灵石的照片。
“……”
在看到照片后,他知道自己要完。
他很好奇到底是谁干的。
是那时候的目光,还是隐藏的别人?
二长老嫌疑最大。
“看清楚了?”三长老的声音传了下来。
陆水只能点头:
“看清楚了。”
“不解释一下?”三长老往后靠了靠,问道。
他七千万的脸,稳中有进。
陆水沉默不语,他想说那是他的大计划一部分,就是形式上浮夸了一些。
但是这些不能说。
而普通的解释,以三长老七千万脸来看,是没用。
“不说话?还是无话可说?”三长老的声音有些低沉。
陆水低头不语。
果然是欠了七千万。
明明退婚失败的时候才五千万。
这次没退婚失败那么严重吧?
“既然不说话,那就是默认这件事了?”三长老又道。
陆水点头轻声道:
“是。”
詭公交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陆水感觉每次回来,总要接受惩罚。
不知道这次是什么。
三长老看着陆水,也没第一时间说惩罚,而是问起了今生路。
“走完今生路了?”
“走完了。”
“决定好修道还是炼体了吗?”
“决定了。”
三长老深深的看了陆水一眼,道:
“答案呢?”
“修道。”陆水没有丝毫的迟疑,直接回答。
这是他一开始就有的答案,炼体是不可能的。
天涯俠侶 臥龍生
那是继承他老爹衣钵。
而且,等他成长起来,什么炼体什么修道,没什么多大区别。
但是前期,绝对是修道更强力。
毕竟是他走过的路。
三长老皱着眉头,他以为能够得到炼体的答案。
“是今生路的结论?”三长老问道。
陆水摇头,认真道:
“今生路没有给这个结论,它让我多看书。”
三长老盯着陆水许久,最后心中传出叹息声。
道:
“既然如此,这三天就留在藏经阁看书,到时候会有人找你验证你看过的书。
如果最后你一无所获,你知道后果。”
我不知道,陆水心里第一时间想要说出这句话。
但是不敢说。
三长老太严肃了。
跟二长老不同,二长老可爱又亲和。
大长老就很少见了。
神龙见首不见尾的。
至于他爹娘,他爹会打他,他娘亲除了不靠谱,很少打他也很少教训他。
好吧,全族上下,三长老是最不好惹得。
不过有个问题他还是要问一下:
“要怎样才算验证通过?”
“看你看什么书,功法你得知道这功法的优缺点,灵药篇你就得知道所记载的灵药大致作用,以及辨别出来。
炼器的,你就得知道相关材料以及注意事项。
炼丹,你就得知道灵药之间的效用。”
三长老看了陆水一眼,继续道:
“所以,看书的时候,谨慎一点,别好高骛远。
后果你可能承受不起。”
陆水:“……”
那我看远古杂谈总可以吧?
最后陆水只能低头应下。
他在想,什么时候安排他去研究阵法,他擅长这个。
至于去面壁思过,这种事最近可能不常有。
为什么?
因为慕雪在,这不是阻止他跟慕雪增涨感情嘛?
不过陆水现在挺想去风霜河面壁思过。
可以进去看看神域是什么样的。
******
感谢星痕影殇的盟主,加更,再欠着。
最近更新不稳定。
稳定了一定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