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6lgg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愛下-第184章 實事求是閲讀-ymzgz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玩多了三国游戏的人,容易产生一种错觉,那就是遇到名臣猛将就该集邮癖一样全心全力笼络,看能力数值高低决定“赏赐/封官”,这样就能一步步壮大势力最终得天下。
但真实世界哪有对付NPC那么容易。
你得注意论资排辈、先来后到、历史功绩。真跟游戏里那样“原军师智力值98,现在招到了一个智力值100的新武将,立刻让这个智力值100的当新军师”,那这个主公多半没干多久就众叛亲离了,谁还为你努力啊。
或许有人会举反例:历史上刘备当上汉中王时,需要提拔一个“副州级干部”镇守汉中,下属都觉得“关羽做了正州级,现在的副州级肯定该轮到张飞了”,那刘备为什么出其不意提拔了魏延呢?这不就说明“只要有能力,可以突破资历阀阅破格提拔”吗?
这个例子容易被魏延粉引用,但其实不太恰当。谁知道刘备这个举动有没有模仿秀的潜在动机——当年刘邦刚做汉王的时候,一到南郑,被萧何劝说轰炸,筑坛拜了资历浅薄的韩信为大将。
刘备刚当汉中王时,好多举动都有刻意模仿高祖皇帝历史同期行为的痕迹,破格封魏延说不定也是其中一步模仿,显示自己的人事绝对权威与高祖皇帝相似。那段特殊时期刘备的行为逻辑不能代表他一生中大部分时间的一贯作风。
所以,如今这种不需要特事特办的正常岁月,在刘备告知了这批被董贼排挤借刀杀人的名士里有荀攸时,李素才那么冷静,丝毫没有流露出“因为荀攸是个人才,就能直接拿来用”的肤浅姿态。
就算荀攸是人才,可以用,也得我亲自决策用不用,恩自上出。招聘流程全部走全,别人要笔试一面二面三面,给荀攸也得上齐活,不能坏了整个阵营的人力资源管理秩序。
更不能给老部下旧部下留下任何“刘备是因为不知道如何对付董卓的乱命,所以迂腐没原则和稀泥”的坏印象。
何况荀攸这时本来就是一个“因为证据不足而刚被释放的前嫌疑犯”,他没得讨价还价。
刘备掌握了处理节奏后,李素就只留了一句话:“别人的善后安抚,兄还需自己上心,我这儿就无所谓了。如果荀攸确实可用,他要挂蜀郡太守就挂好了,我只当庲降都督也行。到时候给荀攸两年‘试用期’好了。到明年年底之前,蜀郡六曹的刑、礼、兵三曹事务留给他决断。
未來都市no.6
至于吏、户、工三曹的事务ꓹ 让子瑜接着干,有大事请示我遥领。我不是不放心荀攸ꓹ 而是术业有专攻,他不懂我们在蜀郡布局了一半的兴修水利、建设工商。万一是个老派持重的官僚,嫌弃大兴土木、要与民休息ꓹ 那就坏了事儿了。所以这一块必须让他跟着看两年,才能决定是否真的放权插手管具体细务。”
李素最后这段话ꓹ 也是体现了“事有经权”,原则是原则ꓹ 特殊情况是特殊情况。正如历史上刘备按原则用人用了几十年ꓹ 唯独在需要破格提拔魏延树立汉中王权威时破例了。
但这个破例也是想清楚了的,因为它损害的是三弟张飞的利益,而刘备知道张飞跟他的交情不是官职爵位可以离间影响的,那是生死之交。所以拿张飞的利益偶尔立威是不要紧的,属于不跟三弟见外。
李素现在也是说:你跟蔡邕,还有张肃张松一家那些人,还是要公事公办的ꓹ 别寒了他们的心。但是跟我可以不用见外。
超能空間
刘备都没等李素说完,直接摆摆手:“行ꓹ 都知道ꓹ 咱俩谁跟谁啊ꓹ 不会跟贤弟客气的。”
……
商量好了处置策略之后ꓹ 李素留在蜀郡的最后半个多月,倒是又恢复了平静。他知道如何应对荀攸和其他被董卓流放的人的处置方法ꓹ 也就没必要担心。
就每天稍微料理一下内政事务ꓹ 查漏补缺ꓹ 然后跟即将南下的关羽张飞每天“为了屯田养兔而猎狼”,顺便也让士兵们适应一下盛夏钻山林野营拉练的辛苦。
至尊小神醫
極品全能邪少
半个月雷打不动的每天半天办公、半天打猎休假日程下来ꓹ 每天都是轮流带两千需要训练的士兵野营,五六天换一轮。
士兵们一开始叫苦不迭,还有很多被蚊子叮咬、盛夏毒虫毒草滋扰,生病轻伤,后来就渐渐皮糙肉厚习惯了,甚至蚊子叮咬的也少了。
过程中,李素也是根据实际情况,顺手搞了一点利于士兵提升适应性和素质的小优化——比如,李素发现汉末的人都没有打绑腿的习惯,爬山爬久了小腿容易肿。而且不打绑腿还容易让小腿被蛇咬到,对于防那些地上爬、不会飞的毒虫也很不利。
所以李素开始要求士兵们打粗麻布绑腿,为此还调拨了一批新麻布作为福利发给士兵,并且把绑腿麻布列入后勤军需物资。
除了打绑腿,一些根据当时医学条件总结的防热带病药物,也都备足备好,见招拆招。
李素在成都为南下作着最后准备的同时,北线的法正、徐晃也得到了刘备的快马传书,告诉了他们如何处置那些号称拿着朝廷旨意的北来官员。
法家父子在散关县新筑的大散关,打了一场漂亮的小规模阻击战,先把保护扈瑁荀攸等人上任的董卓军陈仓守将樊稠部击退。
樊稠从雒阳战场撤回来之后,因为长安东线三段防线的守将都安排满了,所以董卓就把樊稠等人设在了西线,主防韩遂、兼防刘备。樊稠历史上后来在李傕郭汜时期,也一直被重用于对抗韩遂的战场,最后也是因为被怀疑勾结韩遂而被李傕干掉的。
这一次,樊稠傻愣愣带着几千西凉兵、深入陈仓道翻了五十多里地的秦岭山区,然后就遇到了法正修的大散关。法正也用不着搞什么花哨计谋,只要在山谷两侧高峰上设伏、滚石落木断路,正面以强弩守关、不让樊稠破关冲进和尚原,就万事大吉了。
这种防御战,樊稠当然毫无脾气,丢下几百个死伤直接退走了,还因为滚石落木的影响,丢下了几百匹马和部分牛车辎重无法翻越,白白被法正缴获了一批军资。
法正自从一年前当上散关县长之后,这是第一次的明显立功,刘备趁机把散关县级别提升,让法正从县长变成了县令,还允许法正截留缴获中的一半粮食布匹等财物归私人,着实享受了一把升官发财的爽快。(缴获武器马匹还是要归公的,仅限布和粮。)
在陈仓道军事护送失败后,董卓也懒得再折腾了,而是把那几个上任官员押回郿县,然后拿刀枪逼着他们沿着五丈原、武功水,走褒斜道直插南郑。
褒斜道有很多段是栈道,完全无法行车,所以这是一次没有军事护送的裸送人头。几支小队背着干粮在秦岭里走了三百多里山路后,总算进入了汉中盆地。
可惜一进来就遭到了改行山贼的米贼余孽打劫,扈瑁被杀散,丢进汉水漂流,淹死之前被一个汉水渔家捞起捡了条命,漂流去了襄阳。
其他几个官员和他们的随从,正在被米山贼围攻,幸好得到了巡哨至此的官军将领徐晃的营救,徐晃杀散米贼,问明情况,才保护他们南下。
徐晃还好心指点:“你们怎么敢走褒斜道?那条路无法运粮车进入,所以我们大军多年来都没去仔细清缴,至今还有张鲁余孽盘踞在那儿呢。
以后要走就走陈仓道大路嘛,要不就走子午谷——子午谷虽然比褒斜道更险,但太险了,连山贼都活不下来,所以最多只会摔死,不会被打劫的。”
鬼王聖經
被逼上任的三人中,许靖其实是比较软弱一些的,他忍不住对着徐晃求饶:“将军!我们并无意与征西将军争权,我们都是得罪了董卓被排挤赶出来的,不要杀我们!”
徐晃脸一黑:“说什么呢!征西将军时何等仁厚之人,尔等怎敢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们既自称有朝廷旨意,我派条船顺流而下,先送你们去葭萌关。”
许靖听了自然住口,但还有骨头比较硬的种辑抗声反驳:“哼,若是不怕我等上任,当初在陈仓道又重兵厮杀截击我等。”
种辑这个人历史上也没听说有什么才能,但是比较楞。他一辈子就两个事迹:第一次是跟伍琼一起谋划刺董;第二次就是跟董承一起密受衣带诏谋曹。最后是因为衣带诏案子泄露被曹操杀了。
也算是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刺董没案发谋曹终于案发了。
所以这种人被徐晃一截击,也不怕死,直接开骂质疑。
徐晃也有些气,当面反驳:“可笑!你说的是前几天散关与樊稠之战吧?征西将军反董但忠于朝廷,董卓的西凉贼兵来当然要灭之,尔等又不是西凉禽兽,两回事!你们要是有种,就不该跟西凉贼军同行!”
三人中的荀攸既没有许靖的认怂,也没有种辑的硬扛。他比较低调,基本上不说话,就暗中观察,最后也在徐晃手下和稀泥混过去了。
徐晃出了一些车马船只,先坐车出阳平关送到西关驿,再下船去葭萌,一路周折终于到了成都。
到了之后,刘备按李素的计划亲自提审,讯问了一番,主要就是问“你们是否参与过刺杀董卓/是否有跟其他讨董诸侯有什么联络”。
许靖一开始不知道怎么说,基本上是顺着问话想听啥说啥,摸清刘备套路后,他才果断承认了他跟袁绍有很多交情、是袁绍同乡、前年董卓封袁绍为渤海太守就是他促成劝说得。
刘备听得哭笑不得,但还是把许靖当吉祥物“重用”了。
軍婚之步步為營 亦岸依
杉杉來吃 顧漫
这许靖估计是认为“讨董联盟盟主袁绍当初起家的官职,都是我帮他劝来的,那我应该算顶级讨董义士了”,这么说最能讨好刘备。
种辑还是老样子,都没摸清刘备的态度呢,就先直接承认自己参与了伍琼刺董,要杀要剐随便。刘备当然要离座谢之,然后表达一番“我不是看在圣旨份上让你做广汉太守,是看在你人品坚贞不屈才用你”。一番恩威并施,就收服了种辑。
書眼 我要回火星
而荀攸还是跟当初被董卓关在大牢里时一个鸟样,依然非常淡定,刘备让人端上来的茶水点心,荀攸先吃喝了个饱。
等其他人都问好安排好散了,荀攸才擦擦嘴反问:
“征西将军如若不想用我等,不必费此周章。既已费周章,便是想用了。我等今日来此,往日官职禄秩皆已不重要,将军实事求是、量才施用便可,何必多疑。”
——
PS:今天起恢复两更。本月27号会有推荐,到时候估计要加7+6,也就是13天三更。最近保持两更休息一阵吧。当然也有可能提前把27号的三更稍微挪一部分到前面加更……反正总量不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