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zciv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代號候鳥 姚皖閩-第一零一章 投鼠忌器相伴-gjlh4

代號候鳥
小說推薦代號候鳥
李梧桐毕竟是个女子,也同样有着少女的懵懵情怀,内心本当柔弱和细腻,粗中有细的她,不会不了解吴同光的心。
从她接替尚清源的位置,充当吴同光的联络员以来,她的世界也只有眼前的这位战友而已。二人的互信、默契、相守,基本上建立起了牢不可破的战线。
校草霸愛:丫頭,不許逃!
她知道,吴同光现在需要静一静的时间。她也知道,吴同光一定可能破译这个难题。要是吴同光破解不了,就没有人可堪托付。组织上既然通知她赶过来通知吴同光护送雷音,那么说明组织对他是充分信任与了解,相信他可以应对突变,完成任务。
当然,这一点,李梧桐比组织还要坚信。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吴同光自言自语道:“难道是诗中藏的是地名?疏林、绿芜庭院、乌衣门’离亭?”
“我们又怎么才能知道雷音生前来南京,都到过哪些地方呢?”李梧桐问道。
正在思索中,密室外的密道中竟然传来阵阵脚步声。
“没理由啊,林雨梧怎么可能会洞破机密,追进密道来,难不成那老者已经遇害?”李梧桐和吴同光对望了一眼。
“你脚步轻点!存心通知他们快逃吗?”这声喝问竟然不是林雨桐的声音。也不知道被喝问者是不是冒失的林雨桐。
但,这个声音,吴同光非常熟悉,来的不是别人,竟是肖国栋亲驾!
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林雨桐难不成和肖国栋联起手来?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以想到,吴同光已经暴露了,但林雨桐和肖国栋的人联手,吴同光想想就觉得不可能的事。
肖国栋可是军统元老级的人物,怎么可能自降身份和党通局南京站行动处的林雨桐联手追捕吴同光。
更何况,家丑不可外扬。
吴同光的分析是有道理的,但肖国栋确确实实是亲自来了。
据李铭鼎的通报,吴同光竟然还在南京。肖国栋立即启动了全部情报眼线,保密局的情报耳目火力全部打开,很快,一名眼线就报告说:党通局林雨桐带人慌慌张张的追到这里。
林雨桐在追谁?
那还用问,昨天在火车上发生的枪案,肖国栋已经得知了李铭鼎电话里通报的大致情况。所以他坐着他的德式高级轿车,带着精干人马,火急火燎的就来赶到了慧云故居。
一个已故、清静、佛家名流的宅子,突然间成了江南各派特务汇聚的漩涡。除了保密局、党通局,还有神秘的郑碧婉和黑衣人,对吴同光来说,到现在还没有摸清他们的派系和来路。
絕色棄婦 馬涵
李梧桐强自镇定道:“我们快找出口!”
吴同光神色凝重:这个密室,三面围壁,一面即是二人来的时候的密道,哪里还有第二个出口。敌人已经迎着密道,走了进来,脚步越来越近,马上就走过密道转角处,一经转角,密道就会向下,很快盘旋几圈,就能看到石室。
光从脚步声上判断分析,来的人很多,硬闯是不可能了。不出十分钟,追捕大军就将亮相二人面前,肖国栋和林雨桐到底有没有合作,也将揭晓。
这下子才真的成了插翅难飞了。
吴同光脑子转得飞快,马上先行打灭了桌上的蜡烛。石室虽然很窄,两块与人等高的石板刚好可以让他们俩个藏在后面。石室没有第二条出路,二人只有一个机会脱身。那就是在肖国栋等人进入石室时,一举擒住肖国栋,作为人质,以求脱身!
第一棄後 棲梧落
脚步声越来越近,吴同光藏身左侧石板后,李梧桐藏在右侧石板后,长期的配合,一个眼神,就达成默契。
如果肖国栋先行走近左侧的“众生回头”的话,就由李梧桐来个声东击西,现身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吴同光趁此机会一击必中。反之也如此。
全能修真農民 獨孤八戒
李梧桐心中想:“吴同光呀,你到底行不行啊,要是擒不住,咱们到时就要被打成马蜂窝!”吴同光心里也没有底气,这个策略能不能奏效?
追魂的脚步声进入了密室。
李梧桐倒抽一口凉气,当先进来的两名劲装特务,进石室控视一圈,随即出去报告头目,说明石室情况。
庶女狂妃:王爺請自重
肖国栋阴恻恻的笑声在石室门口响起:“哼哼,好一个‘众生回头’,吴老弟,你还不快快回头现身!”有肖国栋在,哪里有林雨桐说话的份。
吴同光在黑暗中向李梧桐打个眼色,不去理会。过了一会后,肖国栋低声问身边的马仔:“你确定这石室三面围墙?”
身边一名马仔答道:“看上去是这样的。”
獨醉天涯
遮天傳 昔年小夢
肖国栋生性多疑,仍然不肯进入石室内,继续道:“吴老弟,你先走出来,你我在一起这么久,想必也知道我肖某人一言九鼎,只要你乖乖跟我回去,保你不死,要是顽抗到底……”
吴同光太了解这位上司了,从来不打没有把握的仗,要是硬闯,逼急了吴同光和李梧桐他们俩个人,这样小的石室,拉爆一枚手 雷,一定同归于尽!
花開有夢―生命傳說
又一个声音道:“难道这个石室也和上面一样,另有密道出口?”说话的是徐伯豪。
肖国栋手一挥,徐伯豪带人立刻冲进了密室。
“擒住徐伯豪,也可以周旋一阵!”吴同光心中想道。
于是就在徐伯豪走近左侧石板的时候,李梧桐从右侧石板闪身而出。
“队长你看!”几名下属高声呼叫。
徐伯豪与四名特务举枪便射,但李梧桐跃出的时候,就预计到敌人会开枪,所以她跃出后,急着扑向石桌下面,子弹打在石桌上,溅出火花!
就在这电光火石间,吴同光一跃而起,他扑向徐伯豪,有力的手臂已经扣住徐伯豪握枪的右手,重重向墙上砸去,试图使徐伯豪手中的武器脱手,同时伸臂从后别住徐伯豪喉颈,意思是想将他拖倒制服——二人能否有一线脱身的机会,全看在此一举。
徐伯豪,自1931年开始,追随肖国栋多年,出生入死,大小战役,在军统改名前,就担任南京站行动队队长,这些年已经很少有人看他亲自出手,吴同光也不例外。
重生情有獨寵 趙暖暖
所以,当吴同光扣住徐伯豪右手的时候,才知道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轻敌。
徐件豪长吸了一口气,他当然知道吴同光此时的用意,他根本没有想过使用手枪对付吴同光,手枪脱手后,大喝一声,顺势翻腕反将吴同光的手腕扣住,向前一推一带,竟将吴同光一个踉跄拉至身侧,从身后制服徐伯豪的招式随即化解。
終極炮灰
石室太小,二人打斗在一起,其余特务也不敢开枪,只要吴同光和徐伯豪稍稍拉开距离,石室内其他特务势必开枪向吴同光射击。
这是生死关头,吴同光打起十二分精神,挺身又向徐伯豪迭出数招。
徐伯豪冷笑道:“吴老弟,原来你还是硬手。”
说话间,吴同光故意露了个破绽,引得徐伯豪抓住吴同光的左臂,随之欲向后别去,飞起一脚,欲踢吴同光的膝盖,如此只要两招下来,吴同光一定会束手就擒。
徐伯豪心中得意,如果这次生擒敌匪,正是平生经典一役。
吴同光见他中计,心中大喜,借其后别之势,反身而转,手肘重重砸中徐伯豪耳侧,直打得他天旋地转。
徐伯豪一瞥眼,正好迎上肖国栋冷冷的眼光,在顶头上司面前被打得如些狼狈,顿时老羞成怒。
此时,他若是向后退开,命令手下朝吴同光开枪,一则实在丢脸,再则若吴同光不顾命地缠上来,自己必然也有被误射的可能。
脸颊通红火辣,痛中生凶,大声喝道:“大家闪开,我来生擒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