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1y火熱都市言情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143、劍在手,最痛快,卻也是最無用分享-b3bxj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小說推薦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见宋濂无事,韩啸便直接告辞。
刚好今日还有朱广生的筑基宴会。
等韩啸领着芸娘他们离开,片刻之后,刘光不知从何处踱步而来。
“吆,为了这个弟子,连玲珑棋局都摆出来了,看来你是真上心了。”看到桌上的残局,刘光随手掏出几颗白子,开始摆弄破局。
“怎么,这韩啸最终选了棋道吗?”一边摆棋子,刘光一边抬头问道。
重生之俗人回檔 一碗雞絲面
宋濂摇摇头。
“也是,三个月,怕是连棋道的皮毛都难以掌握。”刘光落子极快,显然在棋道上水平不低。
“倒是我那弟子,诗词歌赋都是信手拈来,你别说,这小子自傲,是有几分本钱的。”似乎对周公子还算满意,刘光颇为得意的说道。
“老宋,三个月,教导此子赢你,怕是不难啊。”刘光又伸手抓一把棋子,乐呵呵的开口道。
“哼,若是你那弟子能赢,我把院长之位让你。”宋濂冷哼一声,站起身来便走。
“当真?”刘光眉毛一挑,高声道:“这可是你说的。”
见宋濂不搭理他,他自顾自的嘀咕:“你要是不做这院长,说不定还能多熬几年。”
说到这,他忽然神情一顿。
老宋不会是准备倾尽寿元,拼死一搏吧……
想到此处,他再低头看,桌上的棋局却是陡然变化。
“嘶——”
他低呼一声,喃喃道:“十死无生的死局,你这还有赌吗……”
白子在手,他却无处落子。
这棋局,他破不了。
——————
“胡叔,你送芸娘回家,然后去城外一趟,帮我将此信交于曹军尉。”
韩啸将一个信封递给胡柄。
嫡女容華
胡柄接过信,牵着不太情愿的芸娘上了马车,自回家去。
宋濂送了芸娘一堆书籍,让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小丫头跟着来书院是一时新鲜,哪真愿意读书?
倒是胡柄看自家孙女捧着书册回来,顿时一脸喜笑颜开模样。
“是读书好,还是练剑好?”领着林筱儿顺着大街走,韩啸忽然开口道。
“练剑。”
林筱儿毫不犹豫的答道。
刚才随着宋濂在书院转一圈,那密密麻麻的书册,还有眼花缭乱的各种学科,让她头皮发麻。
相比之下,她觉得,还是练剑简单。
只需要挥剑,不用想其他。
“其实,想要练好剑,比读书还难千百倍。”韩啸摇摇头道。
林筱儿浑身一震,瞪大眼睛看向身前的韩啸。
练剑,不是如此容易之事吗?
“出剑容易收剑难,何时出剑,用几分力,用什么招,为何要出剑。”韩啸回过头,看着林筱儿。
林筱儿一脸茫然的摇摇头道:“公子让出剑,我便出剑。”
看着林筱儿的面庞,韩啸低叹一声。
这本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小丫头,可世事无常,从青云宗出事到现在,一切都变了。
其实,若不遇到自己,林筱儿的命运,并不会比现在好。
甚至,还会凄惨收藏。
“剑在手,最痛快,却也是最无用。”
韩啸转过脸,看向面前川流不息的人群道:“这大道之上,一剑下去,阻道的不管人、物,都会被清空。”
“可一剑能斩开大道,却斩不开山河,斩得开山河,却斩不开天地。”
说到此处,韩啸声音越发低沉,低沉到只有他自己能听得到。
“便是斩开了天地又如何,天地之外,轮回之中……”
声音低不可闻,林筱儿已是听不清。
不过她能感觉到,公子心中一定很难过。
“那,那我不练剑,我读书?”她抬眼瞟着韩啸的背影,咬着唇道。
“剑自然要练,不过,要在心里练。”
韩啸的声音传来。
“心里练?”林筱儿摸不着头脑。
“看着这世间万物,想象着与万物为敌,以剑相搏,至死方休。”韩啸身上一丝难言剑意一闪而逝。
至死方休?
林筱儿转首看向身周,看着那些熙熙攘攘的行人,想象着他们向自己扑过来,然后自己——
她浑身一颤,连忙将脑袋中的画面破掉。
太可怕了。
她这脚步一顿,前面韩啸已经走出一截。
算了,公子说的太玄乎,这心里练剑,怕是无比高深的剑术。
她忙背着大书箱,追了上去。
满大街的行人不知道,刚才,他们已经被斩杀了好几回……
朱家大宅的位置在城南,占地比韩家还要广阔。
韩家算有些没落了,朱家则是风头正盛。
末世蟲潮 道三生
純陽劍尊
越往前走,韩啸已是看到许多世家高层、城中显贵的车马。
綠茵鋒
如他这般徒步前来的,还真不多。
毕竟,大人物需要讲究个体面不是?
韩啸这般穿着,又是徒步而来,着实吸引了不少眼光。
特别是到朱家大宅前。
远远的,便有几位炼体境的朱家子弟上前,将韩啸拦住。
不能不拦啊,往年,总有那么几个书院学子在世家大宴时来找茬,说什么“朱门肉臭”“寒门米贵”。
这些学子是没有修为,可昌宁书院的脸面却不能不给,打不得骂不得,喝醉了,吟几首歪诗,若是写出了好句子,更是麻烦。
韩啸腰间挂着周升交给他的书院弟子身份牌,老远就被朱家子弟认出来了。
“这位公子,可有请帖?”几人警惕的看着韩啸。
韩啸衣着倒是不像那些酸儒,但有些事情,不能观看外表。
请帖?
还别说,真没有。
韩仁光倒是有,只是韩啸没有与他一道,难道,要回家看看?时间似乎有点赶。
见韩啸沉吟,那些朱家子弟已经明白怎么回事,相互对视一眼。
“这位公子,今日是家宴,不方便接外客。”当头的武士板起脸来。
“公子,我们在这边还准备了小宴,酒菜都是一样,请跟我来。”另一位武者则是笑脸相迎,伸手指向侧门。
那边,那些赶车、牵马的侍从都在。
“快,有乐子了。”
“哪年世家门前不闹几出?这位看着衣着不差,不至于是上门打秋风的吧?”
……
门口那些人都悄悄打量过来,等着看好戏。
昌宁书院的学子,哪是那么好对付的?
朱家那些武者虽然将韩啸拦着,其实已经暗地派人去寻能说话的管事。
万一这位站在门口撒泼,他们可对付不了。
韩啸看看四周,轻轻一笑道:“小宴也行,酒菜可不能差了。”
小宴也行?
周围一片呆滞,连着对面的朱家那些武者都是愣住。
最佳情侶
君愛美人妾愛錢by夜纖雪
这,还是昌宁书院的学子吗?
“怎么,小宴都不给?”韩啸眉头一皱。
“啊,请,公子这边请——”领头的朱家武士连忙伸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