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gjj8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樹海林深 一戲嬰蘇-第二百九十三章 衣衿展示-f4ggb

樹海林深
小說推薦樹海林深
我把蒸蛋端了出来,伸头问道,“怎么了?肖愁的腰带有什么问题?”
因为小粉是背对着我,也看不出他是什么表情,只能感觉到应该是哪里有些不妥。
小粉忽然对着腰带猛推一道仙力,只见腰带瞬间化成了一缕灰烬,肖愁也因为受力而向后退了半步,好在这一下,没有从他的脸上看出有什么不适的表情。
我怔了下,“这……什么情况啊?这腰带哪得罪你了?”
“没事。”小粉转过身,一脸不悦的走了。
“哎你不吃蒸蛋了?”我叫道,“我做了三人份的!”
小粉头也没回的说道,“不吃了。”
我杵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儿,“这又是哪来的一股邪火啊……”
肖愁走过来,因为没有腰带系衣,衣服松垮凌乱,他一脸茫然的站在我旁边。我解下自己的腰带,用金甲把它从中间划开,其中一条给肖愁系上了。
“肖愁,我的腰带可没有你的好,你原来的那条是上等的皮质,我这个呢,只是一条破布,你别嫌弃啊。”
肖愁低头看着红腰带,神色愉悦,似乎还挺满意。
大叔,我是你的眼 狄秋
我们一边吃蒸蛋,我一边问道,“你知不知道上仙刚才为什么生气啊?”
肖愁摇头,闷头吃蒸蛋。
我继续问道,“那你的腰带怎么了?每次换衣服都很快,这次怎么这么慢,是腰带不舒服吗?”
肖愁点点头,放下勺子,指了下腰带后,就开始在桌子上乱画。肖愁不会写字,但我怎么看他画的都像是一个字,而且还是一个仙灵符符文。只是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他写的到底是个什么。
“腰带上有字啊?”
肖愁点头。
回到怅寻阁,我先去小粉的寝房看了一眼,发现他没有回来。
我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奇怪这人去哪了。我把肖愁召唤了出来,又让他写了几遍他在腰带上看到的符文。
结果,肖愁写了六遍,每一遍写的都不一样……
正郁闷,小粉忽然走了进来,手里还拿了件衣服。
我起身道,“你爷爷的,一声不吭跑去哪了?我都想报警了!”
小粉把衣服扔到桌子上,对肖愁说道,“换上。”
我拎起衣服看了看,跟之前的飞鱼服没什么两样,“你刚才去药物司局了?其实不用再做一身那么麻烦,让那个白稔只做个腰带就行了。”
“这身不是她做的。”小粉道。
我撇撇嘴,“她不是说这身会飞的衣服,一直都是她做的吗,为什么换人了?”
小粉淡淡道,“离开结霓裳的人,还怎么做衣服?”
“她去哪了?”
“诛灵塔。”
我惊讶道,“诛灵塔?好端端的怎么去诛灵塔了?”
小粉道,“冲犯执行上仙,降为平仙,带千年期进诛灵塔。”
“冲犯?千年?卧槽……那个白稔怎么着你了?”我顿了一下,“看你刚刚好像对她做的腰带不是很满意,该不会是因为这个,你就罚她进了诛灵塔吧?”
小粉说,在仙灵界衣衿不能随意赠予,交换,或是改动。这个我最开始来仙灵界时,也听赤岸说过。后来在怅寻阁养伤期间,在叶林跟赤念闲聊时听他说,所谓衣衿就是指那些什么腰带,发带或是衣带之类的东西,总之就是绳状类的衣饰。
这些能用做捆绑的物件,在仙灵界里都有“结牵”、“束缚”、“占有”的意思。这个跟凡间女人会送男人腰带的寓意差不多,就是想把对方套牢,绑住,占为己有。这也是为什么那时,白爷和白沁两个人的衣带缠到一起的事,会被传扬了那么长时间的原因。
衣衿赠予是表白,交换是传情,改动通常是指改动对方的衣衿,相当于“盖章敲定”,如果对方把你改动过的衣衿穿戴上身,那就意味着定情了。
肖愁的衣服一直是小粉亲自去取的,白稔以为这是小粉的私服。她从最开始做时,就偷偷在腰带上用仙灵符符文印了一个“稔”字,借此表明心意。
肖愁不懂仙灵符符文,也不会去在意这些东西,穿到现在也没跟我们提过这件事。
直到这次,白稔在自己的名字上注了一道灵符,只要是小粉以外的人碰触腰带,双手都会有触电麻痹的不适感。不论是摘下还是系上,都是很难完成的事。这也算是做了改动衣衿的举动了。
估计白稔以为,小粉一直没表态算是默认了她的心意,其实这事也不能全怪白稔,小粉明明可以通过仙力自行换衣服,但还动不动就亲自去药物司局找白稔拿,也难怪人家会胡思乱想,自作多情。
我心说,早点听我的,把肖愁的衣服也挂柜子里,不就没这么多事了?
但白稔这事做的也着实不地道,未经对方许可,私自改动衣衿,如果这位身衣服真被小粉穿上了,那岂不是莫名其妙就跟人结了姻缘?
我骂了一句后,说道,“难怪肖愁这次弄了半天也没把衣服穿好,那阴毒的娘们儿竟然用损招电肖愁!你爷爷我早就看出来她不是什么好东西了,不知检点,当着那么多的仙灵面勾搭你,还想用这种招数绑架你,以为栓住腰就能拴住心了?”
我看向肖愁,憋着一脸委屈问道,“肖愁,刚才有没有害怕,手手疼不疼?”
肖愁一脸懵的看着我。
我继续道,“仙灵界里有个坏姐姐,不过你放心,那个人已经被我们上仙拖进诛灵塔里了,以后都不会再有人吓你了,乖乖,不怕怕啊……”
“你现在就是在吓他。”小粉说完就出去了。
我交代完肖愁把衣服换好,也出去了,“哎小粉,白稔不是一直在药物司局做衣服吗,一个裁缝都精通灵符啊?”
小粉道,“她以前是执初轩的弟子,也是结霓裳上最后一个到位的仙灵,从执初轩出来时就是上仙了。”
“那她为什么不在执初轩继续待着啊?怕冷?”
小粉道,“当时因为竞争执初轩的执行上仙失利,意难平才离开。”
“这么说白稔的道行修为,可以跟你们四大执行上仙相提并论了?”我问道。
小粉不屑道,“她只能跟白涣相提并论。”
白涣最近安生不少,不提他我都险些把这人给忘了。
自从白涣的仙力几乎折尽后,就没怎么再见到他了,但是仙灵界里的佳酿倒是没断过,想必都是白无染在出力。
如果浮扇宫没有白涣那一波人,那还真是个好地方,美酒我喜欢,花草肖愁喜欢,说到花草,肖愁的绿灯,估计又要麻烦白无染去栽植园里帮忙偷土了。
老公死了我登基 瀟湘碧影
變身貓妖 刺殺者信仰
我瞄了一眼小粉,“小粉,我明天还能去树林吗?我想去给绿灯弄点土,这次走的匆忙,我觉得绿灯还是应该用它原来的土比较好。”
萬法聖尊 阿雄
小粉道,“这个世上,没有哪里的土能好过栽植园。”
“那我就去给水墨报个平安,土我就不带回来了。”
太平客棧 莫問江湖
“不需要。”小粉道。
“为什么?”
“他知道有我在,你会很平安。”
“那我们可以去安抚他一下。”我说道,“你别看水墨平时二五郎当的,他心思细着呢,这次的事他也挺内疚的,而且你走前又是一张黑脸,要不明天我们一起去安慰他一下?”
小粉不快道,“黑脸?我还想封了他的黑市。”
“别别别,你不会那么决绝的,毕竟我们这么多年的哥们儿情谊在这呢。水墨本来就不是一个适合做管理层的人,而且黑市里那么多人,他哪能管得过来?要不是渡灵符看上了他,就算给那小子一座金山,他也不会去当什么守灵人,做什么灵主君的。”我问道,“小粉,你不觉得水墨变了吗?”
小粉点头,“变胖了。”
这时,肖愁换好衣服出来了,我打量一下,他腰上还系着我的那半条布腰带,“肖愁,你怎么没换腰带啊?跟你这身衣服配套的腰带,去换上。”
肖愁按着腰带,固执的摇头。
我无奈笑了笑,他八成是听了刚刚小粉说,衣衿在仙灵界里的含义,所以想一直留着我的东西。我突然很想看看这小子以后谈了女朋友会是什么样子。
我说道,“行了,不想换就这么着吧,这样配也挺好看的。”
肖愁听我说完,高兴的转身回了寝房。
“幼稚。”小粉忽然冒出一句。
“谁?你说肖愁?”我说道,“肖愁本来就是小孩子,不然风桥怎么会叫他小精灵呢?是吧,大精灵?”
小粉疑惑道,“大精灵是谁?”
“这儿除了我就是你,我还能自己叫自己啊?”说完我愣了愣,感觉这句话听着熟悉。我看向小粉,果然他也笑着看着我。
新白蛇問仙 舒楠澤
“四年了。”小粉道。
我点点头,“都说人生若只如初见,我们的初见好像并没有很和谐很惬意。”
小粉笑了笑。
不忘初心繼續前進 於建榮,申海龍
呼嘯的槍刺
我说道,“我之后还去过几次树屋,虽然那里现在已经面目全非了,但还是有以前的味道,很喜欢。”
小粉道,“那就把它搬到怅寻阁。”
我惊讶的看着小粉,“开玩笑的吧?你要扛棵树回来?”
“不是我扛。”小粉淡淡道,“自会有人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