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834b小說 冷麪王爺太傲嬌-第一百二十四章 如何灑脫讀書-a7isf

冷麪王爺太傲嬌
小說推薦冷麪王爺太傲嬌
苏樱雪一个人呆呆的在凉亭坐了一上午,她眼神呆滞的看着前方,此时的无助与伤心是无法言表的,唯有沉默是最好的发泄。
“你看那个婢女莫不是傻了吧?”一个宫女用有些同情的眼神看了一眼苏樱雪说。
“她都在那里坐了一上午了,”另一个接话说。
“我看她确实是傻子,不然怎么敢抱驸马?我早上还看见她抱着驸马不放,”一个有几分姿色的宫女很不屑的嘲讽的说。
倔強的草根
几个宫女七嘴八舌的讨论着,把舆论当作消遣的乐趣。
苏樱雪从来都不屑于理会那些道人长短的八卦新闻,以及言语上的攻击,也许是因为自己是艺人,早已习惯了万箭穿心。
李文翰当差时见苏樱雪,他急忙上前用温柔及关切的语气说:“樱雪,你身体好点了没有?”
苏樱雪或许是因为积攒了太多的伤心和委屈,早已压得她喘不过气来,见到李文翰的那一刻再也克制不住了,她扑进李文翰的怀里失声痛哭起来。
李文翰被苏樱雪突如其来的举动惊住了片刻,他垂眸看着怀里痛哭的苏樱雪,他扔掉手中的佩剑,紧紧抱紧了苏樱雪,又用手轻轻抚着苏樱雪的后脑勺,“怎么了?”他语气轻柔细腻,不顾来往宫人的眼光。
“李文翰,怎么办?”苏樱雪抽泣着,“不管我怎么说,他都说他不是墨宸宇。”
李文翰叹气,眼眶有些红红的,“也许他真的不是,你也不要太执着了,我带你离开可好?”
苏樱雪听罢,离开了李文翰的怀抱,她擦了一下眼泪,好看的凤眸沁满了寒冰,然后冷冷的说:“我不离开,要离开也要与他一起,”她语气坚定。
李文翰无奈的不知道该如何劝说苏樱雪,他也身心俱疲不知与何人说,他克制住自己想要强行带走苏樱雪的冲动,温柔的说:“樱雪,在茫茫人海中,爱与被爱都是幸运的,如果彼此相爱,心有灵犀,那就应该珍惜每一次的相遇,每一次的心跳,如果是一厢情愿,或者一方已经没有了感觉,那我们就该洒脱,放手让他走,就当是过眼烟云,花开花落。”他一边给苏樱雪讲着大道理,教苏樱雪要洒脱,一边在心里嘲笑自己为何做不到洒脱。
苏樱雪认同李文翰的观点,但她一时还做不到,“就让我再努力一次吧?”她抬头仰望了一下天空,艳阳高照特别的刺眼,她浅笑垂眸,“等到夏日来临,如果他还是如此,那便是我真正离开的时候。”
李文翰不忍强迫苏樱雪跟他离开,他的原则在苏樱雪面前就是一味的迁就,“当真?”
苏樱雪想着夏天雷雨多,她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她留下只是为了墨宸宇,如若不能与墨宸宇厮守,她便没有再留在这个时代的意义,“嗯,”她用力的点了一下头。
北正勋因为肺痨,身体每况愈下,他想着是时候将国家大事交给苏樱雪处理了。
“父王,你在想什么?”北沫雪看着北正勋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不乖總裁靠邊兒站 汀小紫
北正勋回过神来,拉着北沫雪的手郑重的说:“沫雪,父王的大限之日怕是要到了,以后这朝中要事你就试着掌政吧?”
“父王别胡说,你只不过是小小的肺痨,慢慢调养定能痊愈,”北沫雪强忍着眼泪不流下来。
“父王自己的身体,父王知道,你就不要安慰父王了。”
“父王,我只想好好陪着你,不想管朝中的事情,你还是交给大哥吧?”北沫雪不是不想管,而是她答应过北焱,不与他争国主之位。
“交给你大哥我不放心,你就当帮帮父王,我知道你只想与驸马过着简单的生活,你可以暂管朝政,待时机成熟再交予你大哥,”北正勋有自己的打算,他薨世之前会拟好一道圣旨,他想让北沫雪暂时掌政,他知道北沫雪有那个能力管好朝政,北焱还需要成长,代国之稳定之后,再让北焱上位,他其实一直对北焱及北焱的母亲有愧疚,所以想做些弥补。
北沫雪看北正勋如此苦口婆心便不好再拒绝了,北正勋的提议要是以前她是定不会同意,要不她当国主,要不北焱当国主,绝对不会同意暂管,但此时的她只想与墨宸宇厮守,当不当国主已经不重要了。
北正勋和北沫雪的对话很快就传到了北焱的耳朵里,北焱将自己宫中的婢女庄娴安排到了北正勋的寝宫中,随时监视着北正勋的一举一动。
“父王如此偏心,当真不顾及我这个儿子?说什么让北沫雪暂管朝政,我看就是拖延之词?”北焱拍案而起,“你先回去,小心行事?”
庄娴屈膝行完礼便退下了。
“静笙,”北焱大声喊道。
静笙闻声急忙从外面走进了屋子,“王子殿下。”
“快些给我更衣,我要去看父王,”北焱心中也有自己的筹码。
墨宸宇每次随北沫雪一起看北正勋,他就觉得气氛特别的尴尬,他就像一个不相干的人一样站在那里,像一个木头。
北正勋看着墨宸宇,明白了北沫雪为什么会喜欢墨宸宇了,光看墨宸宇笔直的身段,风华绝代的脸庞,全身上下隐隐有王者之风,这样的男子,北沫雪喜欢实属正常。
“父王,你看着天启做什么?”北沫雪好奇的问。
北正勋笑了笑说:“父王就想仔细瞧瞧我的沫雪喜欢的男子到底如何。”
冷帝的暖心小寵 蘇若鳶
北沫雪害羞的笑了起来,“那父王觉得如何呢?”
“天作之合,一对璧人,”北正勋一句话都快让北沫雪欢呼雀跃了。
“那父王不反对了?”北沫雪俏皮的问着。
“只要我的沫雪喜欢就好。”北正勋宠溺的说着。
墨宸宇听着他们的对话很是不自在,原本是夸赞的词藻,在他听来则有些滑稽,如若靠外貌决定是否般配,那未免太草率了。
獨寵棄妃之傾城絕色 清雨綠竹
“父王,”北焱人还未走进殿中,声音就进来了。
刚才还活跃的气氛被北焱的声音打扰了,北沫雪起身,“大哥。”
史上最強男教師
北焱不屑的看了一眼北沫雪,然后又快速的用柔和的眼神看向了北正勋,“父王,你今日觉得身体可有好转?”
鳳霸天下:拒做帝王寵 衛疏朗
特工邪後 心荒(書坊)
桃運兵王
龍頭
“嗯,”北正勋若有所思的点了一下头。
“那就好,父王定要快些好起来,朝政还需父王处理,”北焱故意试探北正勋的态度。
“朝政我已经暂时交予沫雪了,”北正勋毫不掩饰的说。
北焱见北正勋如此决绝,脸上露出不悦,但又不好说些什么,“那也好,父王安心养病就是,”他心里顿时萌生了恨意,“那王儿就先告退了,王儿还有书没有温习完,”他转身之后,眼神划过一丝杀气,他看了一眼墨宸宇,“驸马随我出来一下?”他一边走一边说。
墨宸宇弯腰向北正勋行了礼之后快步走出了寝宫,他早就待不下了,北焱正好解救了他。
北沫雪见北焱唤墨宸宇出去,她顿时也待不住了,“父王,晚点我再来看你,”还未等北正勋说话,她都已经走到了殿门口。
天龍合一 龍天賜
北焱知道北沫雪会紧张他同墨宸宇讲话,他露出了一个邪笑说:“驸马,想同你畅饮一番,能否赏大哥一个脸啊?”
墨宸宇不知道北焱葫芦里卖什么药,好端端的竟邀他喝酒,他正准备答应却被北沫雪接话了。
“大哥,喝酒是小事,我现在有话想与你说,”北沫雪把北焱叫到了一边,她回头看了一眼墨宸宇,确认安全距离之后说:“你想干什么?”
北焱冷笑着说:“我不想干什么啊,我就是找驸马喝酒而已。”
北焱越是说的轻描淡写,北沫雪越是不放心,“我知道大哥的意思,我之前许诺你的事情一定会做到,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我现在暂时答应父王,只是不想让他忧心而已。”
北焱似信非信的冷眼看着北沫雪,看着北沫雪如此害怕的神情,他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我只是单纯的想找驸马喝个酒而已,你紧张什么?”
北沫雪有些猜不透北焱了,她疑惑的看着北焱。
北焱转身走到了墨宸宇的面前,“就这么说定了,喝酒的时间等我告知你,”他说完便离开了。
北焱临走时的话,看似没什么,却让北沫雪不安起来,提醒她随时都要高度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