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fj7優秀都市小說 奮鬥在沙俄 起點-第六百三十九章 有點麻煩分享-axgyc

奮鬥在沙俄
小說推薦奮鬥在沙俄
终日打雀,今儿让雀儿啄了眼。这说的就是尼古拉一世,这位沙皇一直都是操控全局平衡各方面势力,力求做到自己是最后的赢家。但随着他的手段渐渐被臣子们所熟悉,随着臣子们跟他做斗的经验和技巧愈发地丰富,他一个人终究有一天是扛不住这些越来越精明也越来越有自己想法的老油条大臣的。
公公在上,請受鬼媳一拜
黑客傳說
就比如这回的事情,他以为还可以像以前一样将涅谢尔罗迭以及亚历山大公爵玩弄于鼓掌之间,自己作为渔翁最后得利。但谁想到他眼中的猎物早已看穿了他的真实想法,就憋着连他一块一锅给烩了。
不得不说尼古拉一世也就是太自信了,他以为自己很厉害,可以一个人压制朝野上下。但老话说了全身是铁能打几根钉子?哪怕他是皇帝又如何,个人的智慧永远也无法跟集体对抗!
而尼古拉一世现在需要对抗的就是已经被他压制和玩弄了二十多年的朝下上下的利益集团的集体反扑。
盛寵之毒醫世子妃
是的,别看现在出手的只是亚历山大公爵,但亚历山大公爵从来就不是一个人,他背后站着的是一整个利益集团。而且虽然现在发力的只是亚历山大公爵所在的利益集团,但你敢保证其他利益集团就没有分一杯羹的想法。
第一夜的薔薇
说到底,还是尼古拉一世之前压制臣子做得太狠了,臣子们就像弹簧,你压得越紧反作用力也就越大。当尼古拉一世大不如从前,当臣子们越来越厉害之后,他还怎么可能完全压得住呢?
这么说吧,这一次亚历山大公爵的反应如此果断,也跟朝野上下的态度又密切关系。你以为他真敢以一己之力跟皇权作对?他的背后对决不止有自己这个利益集团的支持,还有其他利益集团的暗通款曲,简而言之,是整个朝野的一次针对尼古拉一世和涅谢尔罗迭的大反弹!
就李骁的来看,他觉得亚历山大公爵背后至少就还有奥尔多夫公爵的支持,上次瓦拉几亚总督人选一事的交锋他就看出来了,这位奥尔多夫公爵肯定跟亚历山大公爵有暧昧,双方肯定有利益交换。
想想也是,如果没有这位奥尔多夫公爵的支持,离圣彼得堡几千里远的亚历山大公爵怎么可能对首都的情况了如指掌?
封仙紀
重生之銀河巨 蘿蔔兔
不光是有奥尔多夫公爵,那位神通广大而且神秘兮兮的罗斯托夫采夫伯爵所在的集团肯定也是站在亚历山大公爵这边的,这三大利益集团勾连起来少说也能占据朝野的半壁江山。
更不用说还有一大群正在观望的骑墙派,对于朝野上下来说其实都巴不得涅谢尔罗迭垮台,这个老东西已经当了太久的首相,吃了太久的独食,也是时候给大家让路了!
想明白了这些,李骁底气就更充足了几分,他淡定地问道:“公爵,你打算怎么做……或者说您希望我做点什么呢?”
亚历山大公爵笑了,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简单,他也不绕弯子直截了当地回答道:“我这边不太方便去收拾那些刁滑的混蛋ꓹ 大公阁下,您来接手搞掂他们如何?”
我愛你勝過你愛她
所谓刁滑的混蛋自然指的是涅谢尔罗迭派来的那些狗腿子了ꓹ 让李骁来对付这些人自然是一点儿都没有出乎他的预料。很显然这既是一次机会又是亚历山大公爵对李骁的考验。
毕竟不是什么人都能跟亚历山大公爵这样的顶级利益集团合作的,你得证明你的能力,否则人家干嘛带你一块升官发财呢?
其实早在亚历山大公爵提起那些狗腿子的时候ꓹ 李骁就知道这些人肯定是留给他收拾的,倒不是说亚历山大公爵真的拿他们没办法ꓹ 而是有些时候不需要自己代劳尤其是不需要自己脏了手,不是么!
李骁很淡定地回答道:“可以ꓹ 乐意为您效劳……不过ꓹ 阁下希望我怎么做呢?是温柔一点,还是激烈一点?”
李骁的平静有点让亚历山大公爵意外,尤其是他问起手段的激烈程度的时候,他更是有点惊讶,因为李骁太平静了,仿佛早就知道要干什么似的。
这让亚历山大公爵心里头很不平静,毕竟按照他的了解李骁应该是第一次接触到这种脏活ꓹ 怎么说都会有点不适应,或者有点纠结什么的。但偏偏某人就是没有ꓹ 完全像是老油条ꓹ 没听说罗曼诺夫家族内部有那么黑暗啊!
“公爵?”
就是这么一愣神ꓹ 让李骁都忍不住催促了亚历山大公爵一声ꓹ 后者这才嗯了一声回过神来,回答道:“手段么?随您ꓹ 您想怎么做都可以ꓹ 只要能尽快让他们老实!当然ꓹ 最好不要做得太露骨了就好!”
李骁很自然地点了点头,一口就答应了下来ꓹ 不过他从亚历山大的微表情还是读出了点东西,这显然是他的又一次试探,这位公爵大概是想看看李骁究竟会采取什么样的手段去完成任务,正好借此评估一下他是什么样的性情又喜欢什么样的手段。
对此李骁也不甚在意,既然亚历山大公爵喜欢试探,那就让他看呗。反正他现在要嘛没嘛的根本没有跟对方讨价还价的条件。
同亚历山大公爵告别之后,李骁直接回到了落脚点,维什尼亚克和鲍里斯已经等了他半天,见他安全回来才松了口气。
见此,李骁笑呵呵地说道:“伙计们,别太紧张。虽然之前告诉你们这一趟有风险,但还不至于被列昂尼德的老子给坑死。”
维什尼亚克却冷哼了一声:“算了吧,列昂尼德是列昂尼德,他老子是他老子。像他老子那样的大人物没有一个是好相与的,一个个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硬角色,再小心都不为过!”
鲍里斯虽然不见得完全赞同,但也是说:“小心驶得万年船,咱们兄弟好容易才混出点颜色,可不能全折进去了!”
李骁拍了拍他们的肩膀,一脸严肃地回答道:“你们有这个心理准备就好,跟公爵碰过头了,这一趟我们的任务不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