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92ow好看的都市小说 我,從洪荒苟到西遊 線上看-第一百三十三章:這昊天不正經展示-w78z9

我,從洪荒苟到西遊
小說推薦我,從洪荒苟到西遊
青山大殿之中。
陈六合已经有点不耐烦了。
这么长的时间,不要说是带孔宣上来了,就是带个恐龙也应该回来了,这昊天到底是干什么去了。
“师尊我来了!”
就在陈六合忍不住,准备起身下山去看一下的时候,一道声音远远的传了回来。
嗡——
下一刻,空间一阵晃动,昊天拽着孔宣的脖子迅速从外面飞了进来。
“昊天你怎么……怎么了这是?”
看着大殿门口的昊天,陈六合本来还想质问一下,怎么回来的这么慢呢。
但是当他看见站在殿门口的昊天时,瞬间就说不出话来了。
他记自己是让昊天把孔宣带上来的,那是一只孔雀。
怎么这带上来了一只营养不良的鸡。
孔雀呢?
等等,这只鸡是不是还要挂了。
陈六合看见昊天手里那只鸡都要翻白眼了。
而且昊天这都是经历了什么,整个人都瘦脱相了。
“师尊这就是孔宣。”
似乎看出了陈六合心中的疑惑,昊天一脸哭腔的说道。
没办法,他刚开始也没认出来这就是孔宣,不过这真的是孔宣。
“这是是孔宣?”
要是别人这样告诉他,陈六合一定当场就给他一巴掌。
当他是傻帽了?
孔雀和鸡分不清楚。
不过这句话是昊天说出来的,就另当别论了。
他相信自己这个傻徒弟不会骗自己的。
下一刻,陈六合又仔细的看了两遍昊天手中那只土鸡。
卧槽!
要不是道祖鸿钧还在场呢,陈六合肯定当场就喊出来了。
不看不知道,这么一看,这只土鸡还真是孔宣。
就是这毛也蔫了,鸡….孔雀也瘦了,刚才发生了什么。
不会是…..
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陈六合一连退了好几步,随后满是嫌弃的看向了昊天。
他说昊天怎么一出去就是这么半天。
回来的时候还衣冠不整精神萎靡。
简直畜生啊,这可是一只孔雀,而且还是公的。
什么是孽徒。
这才是真正的孽徒。
随着陈六合眼神的变化,鸿钧和老子似乎也是想到了什么,一同朝着昊天看过去了。
一个个脸色都是变得异样了起来。
变态、猥琐、下流….
一时间无数的标签被几人打在了昊天的身上。
而昊天此时对众人的想法还一无所知,他现在还没从刚才的惊悚之中走出来呢。
光是一块石头都差点把他给吸死,这也太诡异了吧,看来师尊这里的东西以后不能乱碰了。
直到半晌过后,昊天才感受到现场的气氛好像有点不对劲,怎么大家都不说话了啊。
一抬头发现师尊、道祖还有老子此时都是一脸嫌弃的看着自己。
怎么了?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昊天愣住了。
难不成自己差点被石头吸死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不过就算是知道了,这是什么表情啊。
难道不应该问石头是怎么回事,都看着自己干什么啊。
昊天的潜意识告诉他,这里面可能发生了什么误会。
“师尊那个我刚才……”
“你给我站在哪里,别动!”
看着朝自己走进的昊天,陈六合挥了挥手。
打住了昊天往前走的想法。
画人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他真没想到自己教出来的昊天竟然是这样的一个人,以后出去千万别说是他的徒弟,太丢人了。
“昊天,那个为师知道你到年龄了,也是时候该找个道侣了…..”
看着面前的昊天,陈六合思索再三决定还是需要教育一下,虽然是不记名弟子,但是好歹也是他的弟子。
既然作为他的弟子,那在这上面就应该有个正确的人生观,要不然以后这三界……
想到这这里,陈六合急忙的摇了摇头。
简直是不敢想象。
“道侣?”
被陈六合这么一说,昊天瞬间蒙圈了。
自己就出去一趟,这和道侣有什么关系啊,再说了他还没当上天帝呢,对这些事情没有什么兴趣啊。
“师尊,我对道侣这件事情没什么兴趣。”
“不,你有!”
听到昊天这句话的时候,陈六合瞬间反驳的说道。
嫡女來襲 羽曉憂
你有兴趣,只不过现在你的方向走的有点不正确,为师需要帮助你。
“可是……”
“昊天师弟,你还是听前辈的吧。”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沉默的老子也是出口说道。
说实话他也是有点受不了,想到之前昊天带他去青山之中四处逛的样子,一时间无数的鸡皮疙瘩在他身上泛了起来。
要不是在青山中,他现在说什么要暴揍昊天一顿。
“我…….”
刚想要咋说点什么的昊天,忽然看见了老祖鸿钧冰冷的眼神,瞬间就不说话了。
陰女回墳 陰先生
师尊和老子都说了,要是再让老祖鸿钧说,那事情就大了。
行,道侣就道侣吧。
不过他还是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怎么一回来,就要给自己说道侣的事情呢,自由恋爱不行吗?
嗬!
就在昊天这里正处于蒙圈状态的时候。
一声悲惨的嘶鸣声,叫忽然在大殿之中传了出来。
只看见刚才还在昏迷中的孔宣,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
“王八蛋你给我去死!”
不等众人反应过来,清醒过来的孔宣,直接一口五色神光径直的朝着昊天喷了过去。
轰隆隆!
五色神光出现的瞬间,整个虚空都是晃动了起来。
“你这是干什么?”
本来就蒙圈的昊天,看见这一幕,吓了一跳,急忙的朝着旁边跳了过去。
嘭!
木樨 顏涼雨
調教大明
下一刻,五色神光直接将地面之上轰出了一个大坑。
“你个王八蛋差点害死了,还问我干什么?”
听到昊天这句话,孔宣更生气了。
自己干什么?
狂妃難馴:娘子,為夫寵你
要不是他生命力顽强,刚才就被山脚下那块破石头给吸死了。
不行,这件事情越想也生气。
想到这里,孔宣直接幻化成人形,朝着昊天飞了过去,今天不打一架他心里过意不去。
“这…….”
重生抗日年代之劉婉
站在大殿之上的陈六合几人,看见这样的场面,脸上的黑线更深了。
到这里都能打起来,刚才昊天都是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了。
“都先住手!”
下一刻,陈六合拍了拍手,直接将两人定在了大殿之上。
“师尊我…..”
“你给我把嘴闭上!”
看见昊天要说点什么,陈六合直接将他的嘴给封了起来。
“孔宣你先过来一下。”
话毕,孔宣慢慢恢复了对身体的控制权。
“你他丫的算个…..道祖!”
本来都准备好口吐芬芳的孔宣,看间陈六合身边的鸿钧之后,直接跪了下来。
作为天地初开之后的第一只孔雀,鸿钧是谁孔宣还是认识的。
毕竟当初鸿钧成圣后在紫霄宫传道,他也是去了的,虽然当时连屋子都没能进去,但是鸿钧的相貌他还是看见过的。
他就说之前自己被西方教的那两个老阴货追,是谁能把他救下来呢。
女人與狗 西村壽行
“我你大爷…….”
本来想替孔宣伸冤的陈六合,看见这一幕瞬间就没了那份心情。
做人双标就够了,怎么这个年头连孔雀都要双标了。
和自己这里口吐芬芳,结果转眼看见鸿钧那糟老头就跪下。
这简直就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昊天给我把他带出去,继续蹂躏去吧,这个事情我不管了,至于道侣是个公孔雀也不错…….
至于鸿钧道祖看见陈六合表情,则是开心的笑了出来。
让你赶自己走,现在知道洪荒中谁才是老大了吧,真当自己这个天道圣人是摆设?
“六合道友让你过来,就别跪着了,起来吧。”
下一刻,鸿钧笑着对跪在地上的孔宣说道,同时扭头看向了陈六合。
“你说对吧,六合道友。”
“我……..”
看着鸿钧那一脸笑意,陈六合此时并不想说话,他感觉鸿钧这个糟老头绝对是故意和他说的。
“是,道祖!”
听到这番话之后,孔宣才缓缓抬起脑袋站了起来。
这不抬不要紧,这一抬正好看见了陈六合和鸿钧两人并排站在了最前面。
至于后面的那个人….是老子!
看到这里,孔宣觉得自己的腿有点软,人也有点站不稳。
这是什么神仙阵容,连老子都要站在第二排的位置,而且他刚才好像听到鸿钧管旁边那个人叫道友。
嘭——
下一刻孔宣再次的跪了下来。
不敢起,不敢起,还是让他跪着吧,这样跪着他放心一些。
“都说了,别总跪着了,起来说说刚才是这么一回事吧。”
看着再次跪下的孔宣,陈六合一脸无奈的说道。
自己是来主持公道的,怎么搞得像是屈打成招一样。
好吧,这个公道他现在有点不想主持了,刚才的双标让他有点难受。
“刚才……刚才没什么事情,那都是一些误会,对,是误会。”
看着满脸不耐烦的陈六合,孔宣急忙的回答道。
他才想起来,后面那个人好像一进来就管陈六合叫师尊。
这还让他说什么啊,自己还没活够呢。
“你…..”
看见孔宣这个样子,陈六合更加无奈了。
这哪里像是没事的样子,鸟毛都要掉没了好吗。
“放心,有什么话直说,我是出了名的公平。”
“真的没事!”
这一刻孔宣都要哭了。
“你…..”
“呜呜呜呜呜……”
不等陈六合在说些什么,昊天忽然在大殿之外疯狂的摇起了头。
看那样子和他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嗯?”
昊天这么一动,陈六合也是注意到了,他刚才好像忘了解封昊天了。
“昊天你有什么想说的。”
话毕,陈六合直接对着昊天长袖一挥。
“我冤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