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4nh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全職國醫 ptt-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阮雲飛出頭分享-bnmdg

全職國醫
小說推薦全職國醫
“患者出汗怎么这么厉害?”
阮云飞还是很有水平的,上手之后很快就发现了问题。
患者出汗相当厉害,衣服都被汗水打湿了,按说感冒发烧之后出汗应该是好现象。
平常普通人感冒,一些有经验的长辈都会说,吃点药,睡一觉,出一身汗很快就好了。
可万事也不是绝对的,情况不同,病理不同,就不能一概而论。
刚才燕京医院的医生已经说了患者的情况,阮云飞这会儿也不需要再了解太多的东西,诊脉,检查,之后他就发现了异常。
“昨天低烧,同时鼻子也不通,我考虑到我儿媳还在坐月子,没敢让喝西药,就喝了两包感冒冲剂。”
患者的婆婆解释道:“就是那种纯中药制剂的。”
“这个情况你之前怎么不说?”边上燕京医院的医生插了句嘴。
前文说过,在中医中,一个病的轻重或者难易程度不是单纯的以西医的病名来判断的。
并非是感冒就一定好判断,你个中医,连个感冒都看不好,水平肯定不行之类的。
中医辨证其实要比西医更复杂,更严格,同样是感冒,也要看是风寒还是风热,同样是风热,也要看是表还是里,感冒第一天和感冒第三天或者第五天情况也是不同的。
症状在表如何,症状在里如何,半表半里又如何,这些都是有讲究的,有时候医生不仔细或者水平不够,没看出一些细节,而患者家属有恰巧不知道那些是重点,在讲述的时候忽视,就有可能造成医生的判断失误。
中医是证明题,条件越充分,医生自然越容易推断出正确的结果,一个细节的忽视,就有可能导致结果出现偏差。
这个患者不是方寒一群人查房之后的第一位患者,不过却也是遇到的情况相对复杂的一位,要不然谭广平也不会让这些名医们讨论了。
很显然,燕京医院的这位医生水平和阮云飞是有差距的,他就没看出患者出汗异常这一点。
毕竟病房有暖气,患者又有发热,出汗其实是正常的,可患者出汗太多,就要注意了。
“我之前没说吗?”
患者的婆婆一愣,她也不记得她说没说。
燕京医院的医生那个无语啊,遇到这种患者家属,你发火都没办法,你不仔细,人家知道该说什么?
“感冒冲剂一般都是服用一包,你们怎么服用了两包?”方寒这边有人又问了一句。
“我这不是想着早点好吗,中药制剂,不是副作用小吗?”
患者的婆婆理所当然的道。
众人那个汗啊。
这就是现在各种媒体或者新闻节目一味的鼓吹中医药的后果。
毒吻裝純偽蘿莉 玖夜瀟
完全把中医药和中医理论拆开来,中医药是中医药,中医是中医,纯中药制剂的药物药店随处可见,很多药店的半吊子店员还都喜欢给前来买药的推荐纯中药。
这什么是中药制剂,副作用小,比西药好用,那什么药对人体伤害大。
因为现在的人对中医不了解,也是一知半解,大多数人都还信这一套,纯中药制剂乱吃。
吃的时候还觉得副作用小,一包没效果,哎,我吃两包。
患者的婆婆这会儿就没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说的是一点愧疚之心都没有。
中药嘛,副作用小,多吃一点怎么了,量大了好的快呀。
“药怎么能乱吃。”
阮尚坤气的脸都青了。
这些上年纪的中医人,特别是传统一些的中医人,都是提倡中药和中药制剂要在中医辨证的基础上来用的,不能贸然去用,因而阮尚坤是比较反感这种情况的。
三生清緣 木落梅影
“那个,问题很严重吗?”
看到阮尚坤变脸,患者的婆婆才有些心虚,毕竟阮尚坤年龄大,一看就是头头,领着这么多人,肯定是大专家呀。
“无论是中药还是西药,都要遵医嘱,哪怕是自己购买的,也一定要严格按照说明书来,怎么能自己私自加量呢?”
阮尚坤道:“你这么乱吃药,吃出问题算谁的?”
患者的婆婆不吭声了。
吞噬大帝
阮云飞站起身,道:“病人产后身体虚弱,感冒后有服用发汗药过量,导致汗出不止,在这么下去很容易引起水电解质紊乱。”
“阮主任说的有道理,产后虚弱,再这么出汗,不及时补液,是容易出大问题的。”
边上燕京医院的医生急忙记下,还好患者转过来时间不长,要不然出了事他这边少不了一顿骂。
“阮主任,那现在要不要给患者进行输液?”
“当前患者可以自主饮食,倒是不着急补液。”
阮云飞回答了一下,继续道:“患者有恶寒、头痛的症状,说明表证还没有完全解除,我刚才看了,患者舌质淡红,苔薄白,脉沉细略数,也能说明这一点。”
“所以以患者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应该先止汗,只有止住患者的出汗,才能避免进一步伤及阴液。”
边上的阮尚坤等人练练点头,方寒这些学员中也有人对阮云飞的分析很赞许。
这位患者的情况不算太复杂,可阮云飞上手之后能很快抓住重点,也能证明他的水平。
“那你说说该怎么进行止汗?”谭广平问。
阮云飞这会儿是存心表现,凯凯而谈道:“对于汗出不止,早在《黄帝内经》中就有记载,《灵枢·营卫生会》中提到,人有热,饮食下胃,其气未定,汗则出,或出于面,或出于被,或出于身半…….此外伤于风,内开腠理,毛蒸理泄,卫气走之…….”
“内经中把这一病症称之为“漏泄”,指的正是汗出不止就像是漏出一样外泄不止…….”
“小师叔,阮云飞的基础很扎实啊。”
叶明晨低声对方寒道。
“嗯。”
方寒点了点头,阮云飞出身中医世家,从小接触中医,基础肯定是很扎实的。
像患者的这个情况,哪怕一些医生知道怎么回事,知道怎么治,可你让他说出处,引经据典,一些人还真不怎么知道。
阮云飞这种出身的人,博览群书那是肯定的,同样是治病,引经据典,什么药方出处,肯定是能说的明明白白的,换句话说,人家这个逼格很到位。
“针对患者的这个情况,我觉得可以用桂枝汤,太阳饼外证未解,伴有体质虚弱,可用桂枝汤。”
阮云飞的话音落下,方寒这边的名医中就有人提出了意见了。
“阮主任,桂枝汤是发汗方,怎么可以用来止汗?”
江南恨
方寒顺着声音看去,发现问话的是宁州省中医药大学的一位教授,不用猜,典型的学院派,学识肯定是够了,对经方的一些应用还是不能做到灵活多变,有些死板了。
这会儿目光一扫,看一下各人的反应,其实也能判断出一些人的水平,燕京医院的这位医生同样是差不多的表情,脸上带着疑问。
同是名医,就临床水准而言,这些人自然也是有高下之分的。
一世盛歡:爆寵紈絝妃
阮云飞其实就盼着有人质疑呢,有人质疑才能彰显他的水平,要不然大家都懂,怎么能显示出他的特殊呢。
怒劍驚雷 微雨燕雙飛
这个病症阮云飞也没想着和方寒争什么,他觉得方寒肯定是能看透的,他只是想展示一下自己的能力罢了。
这一届的年轻医生多少都饱受争议,展现一下自己的肌肉,才能显得自己这个名医资格名副其实。
阮云飞笑着道:“桂枝汤虽然是发汗药,但是桂枝汤本身却可以通过出‘药汗’而止‘病汗’。”
这一刻,阮云飞颇是找回了几分自信,缓缓道:“患者主症为汗出不止,且有伴随脉细、关节冷痛等症状,似乎又不能单纯的使用桂枝汤…….”
會長大人的女仆攻略 西弦
说到这里阮云飞故意顿了顿。
“小师叔,阮云飞又要开始装逼了。”叶明晨低声道。
虽然之前阮云飞自曝其短确实赢得了一些人的赞许,可叶明晨也算是年轻一辈中比较出色的,他自问比不过方寒,和方寒差距太大,可也不怎么服气阮云飞。
嗯,傲气一些的年轻人其实都是如此,叶明晨作为叶向云的孙子,也算是出身中医世家,家里几代行医,没有阮家那么深的底蕴,可也不是毫无根基。
重生之上流名媛
“你知道?”方寒问叶明晨。
“附子!”
叶明晨笑了笑,这个他还是知道的,要是这个都不知道,那就真的和阮云飞差距太大了。
果然,阮云飞停顿了两秒,吞了吞口水,显得是说话太多停顿,然后继续道:“然而《伤寒论》中却有类似的记载,太阳饼,发汗、透漏不止……桂枝加附子汤主之。”
“在桂枝汤的基础上加附子来温阳固表,就可以消除单纯使用桂枝汤的弊端…….”
刚才质问的哪位教授有些脸烧,你早说桂枝加附子汤呀,非要卖关子。
喋血狂妃 清涼如意
不过这话他可不敢说出来,经方加减变化,本就是如此,阮云飞之前说桂枝汤也不算错,只是他自己不懂得灵活多变罢了。
:依旧两更,明天去参加作协的活动,这几天只能抽空码字了,尽量保证更新吧,还有,推荐票,这月大家的推荐票不要吝啬,20年最后一月,这月的票数关系到年终评选,咱们坚持了一年了,不要在最后一月翻车啊,希望大家帮忙,让稳定在前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