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6o5d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大隋第三世笔趣-第830章:借花獻佛,激勵全軍展示-fgqly

大隋第三世
小說推薦大隋第三世
“圣上,‘丝路联盟’和黑冰台分别发来一条类似的情报。”凌敬拱手道。
杨侗问道:“何事?”
“是关于西突厥的!”不用杨侗询问,凌敬便继续说了下去,“自统叶护可汗被圣上诛杀以后,西突厥陷入群雄割据之乱象,王族立统叶护之子为肆叶护可汗。但他不久即引起部下不满,被攻杀。肆叶护可汗死后,宗室阿史那泥孰被拥立为汗,即是咄陆可汗。过了不久死于战乱之中,由其弟阿史那同俄即位,是为咄陆可汗。咄陆可汗亦是个比较有才能的英主,与自立的歌逻禄并称西突厥双雄,不过此人和统叶护可汗一样,是个暴君,对粟特九国,以及治下部属横征暴敛,压榨太狠,正是这种沉重的税赋逼得粟特人造反。”
杨侗点了点头,又问道:“咄陆可汗把造反镇压下去了?”
“没有,现在更严重了。最先只是普通牧民选择,如今已经蔓延到了粟特九国国君,咄陆可汗内部不稳,外有歌逻禄这个大敌,战争打得相当激烈。除此之外,波斯、吐火罗等等数十个被西突厥所征服的国家都爆发了反抗西突厥战火,起兵浪潮风起云涌,各国军队纷纷杀死西突厥吐屯官员,攻击咄陆可汗的驻兵,令他焦头烂额,不得不将与歌逻禄作战的军队,调去镇压西方的起义。”
阿史那思摩在阿尔泰山以东建立了他的汗庭,阿尔泰山以西则是一脉相承的西突厥,凌敬为了让杨侗接见阿史那思摩的时候有参考,便将西突厥的情况说了出来。
“这么说来,阿史那思摩是有两手准备,一是统一东/突厥,二是向西发展?”杨侗听明白凌敬的意思了。
“微臣确实是这么认为的,不过微臣与杨尚书多番试探,他的目的还是统一东/突厥,仿佛不知道西突厥的变故。”
“来人,将南部可汗请来!”杨侗沉思半晌ꓹ 觉得与其胡乱猜测,不如直接问清楚明白ꓹ 不过西突厥之变,倒是成了他的一个发展的方向,要是运作得当ꓹ 大隋完全可以从中分到一块肉。
“喏。”帐外传来传令兵的声音。
隔壁那個飯桶 酒小七
不久,‘地头蛇’李客师将阿史那思摩带进大帐ꓹ 走到近前,躬身便拜:“臣阿史那思摩拜见圣上ꓹ 恭贺圣上取得大胜。”
他从一个庶子变成可汗ꓹ 完全是杨侗和大隋恩赐,而且封号也是杨侗所封,并给了他“传国玉玺”一般的金狼旗,这令他对杨侗既敬畏、又感激,因此一直以臣子自居。但正所谓有求于人,心虚三分,面对杨侗的时候ꓹ 心中别有一番感受。
“南部可汗免礼,请坐。”
“臣多谢圣上。”阿史那思摩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ꓹ 这才入座。
他此次前来的目的十分简单ꓹ 就是希望能在大隋的扶持下ꓹ 成为草原上的霸主ꓹ 但前提是要击败颉利可汗、薛延陀、契苾何力、黠嘎斯等势力。
仅凭自己之力,单独打败一个势力ꓹ 也不是不能办到ꓹ 不过却要付出极大的代价ꓹ 要是自己衰弱下去,恐怕只会便宜他人ꓹ 要是有强大的隋军相助,那就不成问题了。只是杨师道和凌敬的态度十分暧昧,没有丝毫表态,阿史那思摩便知道这种大事只有杨侗才能做主。
冰山老公,乖乖娶我
“南部可汗的来意朕已知晓。”杨侗看了他一眼,笑着说道:“你这些年也要默默的支持大隋,作为回报,朕也愿意看到你统一东/突厥,结束草原上的纷争。”
杨侗的表态让阿史那思摩大喜,让他看到了一线光明,但杨侗话音一转,又说道:“不过你也知道,隋唐之战即将发生,我们暂时是无法兵进草原了,请你理解朕的难处,耐心等待。”
杨侗态度十分明显,你们自己打生打死,与朕没有半毛钱头条,但想让大隋出兵,门缝都没有,这让阿史那思摩的希望彻底落空。
但阿史那思摩并不想这么简单放弃,他这次不仅自己来了,还以犒劳隋军为名,一口气进贡了三百万头牛羊,采用阿尔泰山的玉石、珠宝、黄金也一律送去了大兴,可谓是下足了血本,这是他这几年通过不断打仗而收集到的财富,虽不至于让他伤筋动骨,却也耗去了七八成,要是就这样灰溜溜跑回去,恐怕自己麾下嫡系将领也大为不满,怀疑他的领导能力,只因这些财物不是阿史那思摩一个人的,而是大家为了得到更多回报,才十分肉疼的捐献出来。
他拱手道:“臣能理解圣上,但颉利这些年来蠢蠢欲动,臣担心他再次和西突厥勾结,要是西突厥杀回草原,我们两面受敌,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还请圣上体谅臣的心情。”
“这你大可放心。”杨侗明白阿史那思摩的意思了,他不是害怕颉利可汗,而是担心自己两面受敌,既然这样,那就好办了。他笑着说道:“据朕所知,波斯、粟特、吐火罗等等被西突厥奴役的国家都在造反,造反的风潮席卷了整个西突厥,纵然是颉利与西突厥再次勾结,那也只是名义上的结盟。西突厥可汗咄陆可汗一个兵都派不出来。”
後宮浮沈錄
阿史那思摩大喜过望,连忙问道:“圣上,这是真的吗?”
“难道朕会骗你不成?”
“当然不是,臣实在是太激动了。”阿史那思摩连忙表态,他最担心的就是颉利和西突厥再次结盟,要是西突厥东进,他必败无疑,杨侗这个消息简直令他喜出望外,只是令他无比郁闷的是,仅是一个消息,就花掉他们的七八成财富,这实在太贵了,说是天价毫不为过。
杨侗又说道:“不过颉利和夷男是姻亲关系,你要是进攻颉利,夷男有可能会出兵,朕建议你和契苾何力达成盟友关系,让他从东边牵制夷男的薛延陀。”
“多谢圣上指点。”其实阿史那思摩也是这么想的。
“你的实力和颉利相差不大,处于势均力敌的局面,胜算不是很大,朕建议你先征服北方的黠嘎斯,一是黠嘎斯实力较弱,容易征服;二是在你东进之时,你的汗庭能够少去一个充满变数的恶邻;三是以黠嘎斯的财富和人力来增强自己的实力。”
“多谢圣上指点迷津。”阿史那思摩仔细一想,觉得杨侗这个吃小放大的办法的确挺适合自己的,他十分感激的行了一礼,抱着求教的态度问道:“臣攻打黠嘎斯的时候,您认为颉利会出兵吗?”
“颉利不会坐视你壮大,出兵的可能极大。不过你放心,大隋虽然暂时不会出兵助阵,却可以在义成城驻扎一支军队,从南方为你牵制颉利,令他不敢轻举妄动。”
“谢圣上。”阿史那思摩甚是激动,虽然杨侗没有答应出兵,但是态度已经十分明确,那就是大隋从不偏不倚的中立,改成支持他阿史那思摩,而不是同样向大隋称臣的颉利可汗,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
煙鎖江湖 臥龍生
将阿史那思摩打发走了以后,杨侗带着杨师道、凌敬巡视了制盐作坊,让他们参观制盐的整套流程,接着又去观看茶卡盐湖以东的羊马圈,缴自战场、吐谷浑,以及吐蕃三国国君赎回自己的赎金都在这里养着,少说也有两百多万头牛羊和马匹,由奴隶们看管和放养。
“圣上打算协助阿史那思摩一统草原?”杨侗态度的转变,让杨师道十分担心,他担心杨侗养虎为患,使阿史那思摩和他的孙子成为第二个始毕可汗。
“朕心中有数,绝对不可能让东/突厥再次一统的。”杨侗笑着说道:“他们兄弟二人实力相仿、势均力敌,但从统治能力、个人魅力上说,阿史那思摩远远不如智勇双全的颉利可汗,若是没有大隋牵制,阿史那思摩必败。想必他自己也没有多少信心,所以这些年除了吞并中小部落,便在默默发展,而不敢主动挑衅颉利可汗,便是双方发生的冲突,也多为颉利挑起。朕要是不给他一点勇气,东/突厥怎么自相残杀得起来呢?”
“……”杨师道、凌敬一头黑线,都替兴致冲冲的阿史那思摩感到默哀起来。
滅世神王(全)
杨师道问道:“圣上担心阿史那思摩败得太快,达不到重创东/突厥筋骨的效果,所以怂恿阿史那思摩去吞并黠嘎斯,以增加点胜算?”
杨侗点头道:“朕不怕东/突厥闹起来,就怕事态发展太过迅猛,在我大隋元气还没有恢复过来之前就尘埃落定,决出新的霸主。现在就坐看他们自相残杀好了,等双方的实力都削弱得差不多了,我们再当和事佬,让他们一直陷入战争之中。”
杨师道精神一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的担忧就不会成为现实,他嘿嘿一笑,又问道:“圣上有没有想过把东/突厥草原给占领了?”
“不止东西突厥,甚至是西域诸国、吐蕃、南诏、高句丽、新罗、百济等等国家,朕都想统统占领,想之经营成中原一样的郡县。”
杨侗长叹一声:“只是我们内部矛盾重重,南方人对朝廷心存隔阂,若是南方人不能彻底归心,朕担心南方会在某些形势险峻时刻再生变故,所以在荆州、扬州、交州、益州百姓归心之前,我们只能让四邻保持现状。歼灭伪唐之后,朕决定用十年,甚至二十年时间来休养生息,将内部打造成铁桶一样的江山。”
“圣上这个决定,真是让人意外。”
“有什么好意外的?”
杨师道实话实说道:“在我们的想法中,统一天下只是圣上的第一步而已,接着便会征服四野,谁想到圣上竟然要停下征战的步伐。”
“真以为是朕是战争狂人吗?”杨侗无语道:“天下的确还有很多地方需要我们去征服,但一个王朝强盛与否,不是领域大小来决定的,而是百姓能不能过上好日子。”
“圣上英明。”杨师道、凌敬暗自松了一口气。他们这些大臣,最怕的就是穷兵黩武,只因杨侗给大家的感觉就是一个战争狂人,现在看来,杨侗比他们所想的还要深远。
“等我们休养十几二十年,这些地方就要并入大隋疆域,不仅东西突厥、西域诸国、高句丽、新罗、百济、吐蕃、天竺、泥婆罗,还有更遥远的西方都要一一征服,这是朕的梦想,但愿有生之年能够有这一天。”杨侗深深叹息一声,他的梦想是将大隋经营得比史上的唐朝辉煌,比宋朝富饶,比成吉思汗征服的地方更加广大。
“圣上还很年轻,一定有这一天的。”杨师道信心十足。
艷宮殺:棄女成皇
“朕也是这么认为的,其实等我们统一天下之后,照样可以内外兼顾,一方面休养生息,另一方面可以让十一大军团和海军轮番出击,以战养战、以战练兵,千万不能让我们所知道的国度强大起来。”
“……”杨师道一脸无语。
亏他之前还被感动得稀里哗啦的!
然而,一下子又推翻了之前的话,接下来还是打。
都是帝心难测、变化无常,但也未免变得太快了一些吧?
休养生息的话尤在耳边回荡呢。
不过他也不说什么。
只因大家都尝到了以战养战得战果,以后每一两年去收割一茬异族的劳动成果,未尝不可。
只要大隋一直赢,军队就会越来越强,敌人就会越来越弱,怎么算都不亏本。
“参见圣上。”这时,十几名官员见杨侗前来,纷纷行礼,他们都是跟杨师道、凌敬前来接管牛羊马匹的民部和商部官员。
杨侗示意他们平身,吩咐道:“从明天开始,你们带上些奴隶,把这些牛羊马匹统统赶去大兴,朕派两千郡兵护卫。”
“圣上,这些牛羊马匹要是全部交给朝廷,朝廷难以承担啊。”杨师道顿时急了:“牛马还好,可以分去耕田。这羊就跟蝗虫一样,见青就吃,要是这几百万只羊涌入大兴,恐怕用不了多久,关中大地被他们啃得光秃秃的。反倒是西海、河源这里适合放羊。”
凌敬亦是急了,“是啊圣上,阿史那思摩进贡的三百多头牛羊一路走,一路祸害,把关中祸害得不成样子了,要是再加上这一伙,用不了多久,关中就会变成一片荒漠。”
“……”杨侗哭笑不得,他两世为人,还是头一回听人把羊比成蝗虫,不过也不是没道理,因为过度放羊导致植被大减、水土流失。
他连忙解释道:“不要朝廷圈养,只要朝廷发放即可。”
见大家不太理解他的意思,又说道:“汉朝百姓踊跃支援汉武帝西征匈奴,可当汉朝军队凯旋而归时,带回了数千万头牛羊马匹等战利品,但是汉武帝宁愿这些牛羊马匹死亡殆尽,也不愿分一只给百姓和士兵,引起民怨沸腾;我大隋武帝第一次北巡之时,启民可汗和铁勒各部也进贡数千万头牛羊,大部分被死亡掩埋,浪费得十分惊人,我们要吸取这些教训。”
杨侗说出了处理方案,道:“牛马按照之前原则,分给荆州、扬州、青州、徐州郡县百姓,以来耕田;至于羊,则统统分给大隋将士,无论是十一大军团将士,还是临时募集的将士,无论是南方士兵、还北方士兵,都会得到一份,以之激励将士,也让普通人家看到军人待遇丰厚,使尚武之风传遍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