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27kh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末日崛起》-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阿代多尊者讀書-f0t5g

末日崛起
小說推薦末日崛起
嗖——
一道人影射来,速度快的吓人,石虎的拳头出了一半,赶紧收回。他看清楚了射过来的人是薛爷,薛爷不是自己射过来的,是被人打飞过来的,胸口一个深深的掌印,乏着淡淡的金光,散发着一股佛门的气息。
大力金刚掌。
这股力量太凶猛了,石虎不敢接,任由薛爷披头散发从身边掠过,射入了数十米外的大厦里面,连续撞穿了三堵墙终于停下。
重生之時來運轉
嗖——
第二道人影射过来,这次是杨无疆,他被分配在和薛爷一组。他胸口同样一个乏着金光的掌印,陷下去三寸,双目紧闭,已然昏迷。石虎正要收回目光,忽然感觉不对,让杨无疆陷入昏迷的百汇穴的那一抹焦黑,他眼神一缩。
惊雷指!
砰!
和薛爷一样,杨无疆撞入大厦,连续撞穿了四堵墙壁才停下,之后就没了动静。石虎见到刘危安和剑二十三已经入场,顾不得看敌人是谁,冲入大厦,先看看薛爷和杨无疆怎么样再说。
轰——
豈有此理,你帥就了不起啊?① 街尾冷清
九命黑猫闷哼一声,连退六步,一双手臂无法控制地颤抖,最终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地面上留下12个深深的脚印。他是横练高手,防御之道堪称无敌,却也敌不过大力金刚掌。
“原来是阿代多尊者!”剑二十三被剑光覆盖,只能看见一团闪耀的剑芒,看不见剑二十三的影子,从远处看,以为是这团影子在发出声音。
“二十一式,你是剑阁的门人!”长长眉毛的阿代多尊者停下了走向九命黑猫的脚步。他左手持着一根灵芝一样的物件,右手乏着淡淡的金色,仿佛寺庙里面镀金的泥人。对于漫天剑光,他眼睛都没有眨一下,脸色平和。一掌拍向半空。
看似缓慢,实则快如闪电。
眼见两人即将碰撞,站在边缘的刘危安忽然脸色一变,一指点出。
噗——
轻微到极点的声音散开,两股无形的力量在半空交锋,化为虚无,若非那一团空气突然扭曲波动,根本不知道这里发生过交锋。
砰——
剑二十三的剑在乏着金光的手掌上留下一滴鲜红,而剑二十三也被震飞,落地之后,露出身形,冷峻的脸闪过一抹红润,刹那又消失。
“好一个般若掌!”剑二十三眼神很冷,阿代多尊者以大力金刚掌打出的竟然是般若掌,这简直不可思议。两种掌法的掌力完全不一样。
大力金刚掌至刚至阳,无坚不摧,般若掌轻飘飘,伤人无形。根本不可能融合的,他眉宇闪过忧虑,罗汉堂又出了天才,这对其他的隐世门派来说,并非什么好消息。
“剑二十一式,领教了!”阿代多尊者看了一眼掌心的那一点血,眨眼间蒸发无踪,伤口也随之不见,仿佛从来没有出现。他缓缓看向刘危安,神态平静:“能够这么短时间把《问心指》练无形无相之境,想必这位一定就是三省总督刘危安刘总督了!”
“那个女孩是你杀的?”刘危安一步步走向阿代多尊者。
“正是小僧!”阿代多尊者1.75高,身形精瘦,脸色不知道是不是修炼大力金刚掌之缘故,有点蜡黄。眉毛浓而长,从太阳穴开始,已经垂到了颧骨。目光看似平和,实则暗藏精芒,犹如破开乌云的闪电,锋利无比。
作为出家人,承认自己杀人,竟然没有半点反应。
“大雷音寺一共来了几个人?”刘危安心中涌起了寒意,慈悲心肠之人,往往顾虑很多。无求无欲之人,行事由心,这种人最难对付。
大唐仙帥傳
“罗汉堂来来三人。”阿代多尊者微笑道。
“堂堂大雷音寺,难道连光明正大找刘某人都不敢吗?”刘危安压制着怒气。
“平安大军人多,贫僧只能出此下策,还望总督大人见谅!”阿代多尊者双手合十,一股气浪无声无息用来,如平静的大海下面的暗涌,连剑二十三都没有察觉,知道可怕的力量爆发,他方猛然惊醒,疾呼:“总督小心——”
紀少的金牌老婆 浮生若夢
“镇!”刘危安左手张开,古老而神秘的符文闪现了一下,诡异的力量扩散,把爆发的力量硬生生的压制了刹那,再度爆发,刘危安已经到了阿代多尊者面前,一拳轰出。
“来见和尚虽然婆婆妈妈,总算光明磊落!”刘危安算是领教了大雷音寺的手段,上一秒还笑眯眯的说话,下一秒就突施暗算,浑然天成。
“彼此彼此!”阿代多尊者看着胸前破碎的佛珠,脸上不动神色,背后已经惊出了一背的冷汗。他突然暗算,刘危安也不是什么善良之辈,同样对他发动了攻击。
他的攻击无色无形,刘危安的攻击更加诡秘可怕,直到抵达身前他才感应,待要反应,已是不及,若非自己的佛珠是传承上一代,被佛法浸润百年,绝对挡不住这一记诡异的攻击。
见到刘危安放弃了神秘莫测的无形攻击,竟然以拳头对付自己,他眼中精芒一闪,脸色愈发的发黄,一掌拍出。
“大力金刚掌!”
大雷音寺的武学不敢说天下第一,但是也相差无几,无论是拳、掌、指、抓、棍、棒等等,无不冠绝当代。大力金刚掌更是大雷音寺的招牌武学,至刚至阳,无坚不摧,天下敢于和大雷音寺硬碰硬的武学寥寥无几。他虽然不认识刘危安使用的是什么拳法,但是刘危安年龄决定了这种硬碰硬的对决很吃亏。
他今年38岁,从2岁被送入大雷音寺,3岁开始筑基,至今修炼36年。刘危安撑死也才25岁,就算从娘胎里开始学,也才25载的内力,焉能比得上天下正宗的大雷音寺的内功心法?
但是拳、掌碰撞的刹那,阿代多尊者就直到不妙了。那沛然如潮涌的内力,简直打破了年龄的界限,他浑身一颤,忍不住后退了一步。刘危安的第二拳到了。
砰——
恐怖的劲气溢出,数百米外的大厦上的玻璃破碎,簌簌落下,墙壁龟裂,出现密密麻麻的裂痕。
砰!
刘危安的第三拳到了,拳与拳之间,仿佛不需要回气,绵绵不绝,第三拳出完,第四拳又来了,第五拳,第六拳……
阿代多尊者每接一拳,便退一步,一开始地面上只是浅浅的脚印,退到对五步的时候,脚踝已经陷入柏油马路中了。
第八拳落下,阿代多尊者浑身一颤,手掌的金光暗淡到极点,脸上的蜡黄也转变为煞白,乌黑的眉毛也跟着转白,十分的诡异。
刘危安眼神冰冷,第九拳落下。
砰——
咔嚓——
阿代多尊者的手臂折断,半截小臂骨刺出了皮肤,吓人无比,而阿代多尊者自己则飞出,撞入薛爷和杨无疆撞入的那栋大厦,连穿5堵强才停下,大口大口的吐血,气息萎靡。
石虎刚刚把薛爷和杨无疆背出来,马上又跑回去,把阿代多尊者提拎出来,放到刘危安的面前。
“阿弥陀佛……咳……施主……这是什么……拳……”阿代多尊者大口大口的吐血,他仿佛没有感觉,脸上看不见丝毫痛苦,反而对刘危安的拳法感兴趣。
“你没资格知道!”刘危安闪电一拳轰在他的脑袋上。
啪!
阿代多尊者的脑袋犹如西瓜摔在地上,白的红的溅射出去,石虎就在边上,被溅射了一身。但是这些他没有在意,他震惊的是总督把人给杀了。
“总督——”剑二十三冲过来,也是一脸惊容。
“总督怎么把人……”刚刚赶到的太初三娃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還珠續事之康薇情
“……死了!”几乎和小胖子同时抵达的杨掌门愣了一下,脸色变了几下,很快恢复了冷静。
“死了就死了!”人影一晃,白疯子落下,对于刘危安把阿代多尊者杀了,他感觉大快人心。这种敢打白灵主意的人,就算刘危安不下手,他也会偷摸着弄死。
“死得好!”大象也赶到了,他没有学过轻功,速度全靠蛮力。
“如果是其他人,死了就死了,但是大雷音寺——”剑二十三顿了顿,没有说下去了。他是胆大包天之辈,但是对大雷音寺却有着深深的忌惮。这种忌惮是从师门内部偶尔的谈话生出来的。
“大雷音寺怎么了?”白疯子眼中闪过厉芒,“敢杀我们的人,就要有死亡的觉悟!”
“如果没死人,一切还有商量的余地,如今死了人,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小胖子有些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
下山之时,师伯对他有教诲,遇上其他门派的师兄弟,打打杀杀是可以的,但是大雷音寺的和尚,不能下死手。
一向玩世不恭的师伯说话时候那严肃的样子让他害怕,记忆很深。
“传我命令,所有平安大军进入紧急状态,除了罗汉堂的两个和尚,大雷音寺还可能来了其他的和尚,全部给我揪出来,一个不剩。但凡杀了人的,杀无赦!”刘危安的声音响彻整个城市,城市出现刹那的安静,接着就沸腾起来,在家休整的战士迅速从床上爬起来,冲向军营。
其他各路高手,都动起来了。
剑二十三和太初三娃见状,不再说什么了,脸上忧虑,心中却又隐隐兴奋,能够传承古老的大雷音寺正面碰撞,绝对是一件终身难忘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