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9x3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鎮國天師討論-第388章 前追後堵-5c52v

鎮國天師
小說推薦鎮國天師
这小道姑就是个讨人嫌的体质,自己讨人嫌也就罢了,何苦要信口雌黄搭上我?
谁特么是茅山请来的帮手,吹牛逼也不知道打草稿!
现在好了,褚清风认定我是来找他霉头的,加上我刚弄死了一个黑袍僧,现在就算想解释也无法辩驳,这才叫黄泥巴掉裤裆,找谁说理去?
我心里恨得要死,这小道姑反倒若无其事,一张口,就是一副命令的口吻,“别怕他,快上,只要你替我们茅山搞定了这个叛徒,我们一定会大加奖赏。”
我的脸已经黑成了一团墨,强忍着抽她耳光的冲动,沉声说,“谁特么有空听你使唤,你要清理门户,自己上吧!”
说完我扭头边跑,压根不带理会这女人。
我是真的哔了狗了,这小道姑说话只图口快,也不想想后果,她这一番蛇皮操作,直接搞得对方将对于茅山的仇恨,全部都转嫁给了我,这会儿绝对是不死不休了!
閃婚老公寵上癮 沐七兮
果然,我这边刚刚抬腿冲出去,身后的褚清风就历吼道,“别跑,你不是受了茅山之邀,要拿我回去请功吗?留下来!”
吼声刚落,我身后立刻涌来一股怪风,回头一看,吓得差点没尿在裤裆里,只见空中无端黑气上涌,七八道森白的鬼脸在空中游曳着,那眼中的麻木与怨毒,就算倾尽三江之水都无法浇熄。
一拳奶爸 夢夢衛星
“我ri你仙人板板!”
我气得飙了句脏话,将藏刀收起来,双手交叠,结出一个不动明王印,意念不动不摇,保持从容不迫的意志,心随印转,一掌拍出!
轰!
絕世美人殤
那鬼脸儿撞在我掌印之间,立刻化作戾气消散,与此同时,更多鬼脸伴随着无数森森鬼气,百转千回,在我耳边凄声咆哮着,余音绕梁,婉转幽怨。
我心神一晃,立刻有颗粉头搭在我胸前,我将视线下移,正好与那厉鬼森冷的视线相对,对方眼窝中渗着殷红血色,无数怨毒随之而起,小口一张,那嘴唇直接撕裂到了耳根,露出森白犹如鱼刺般的獠牙,狠狠冲我胸口咬来。
前文中有过交代,鬼魂是无形之物,是灵体,所以基本无法对人构成物理伤害。
然而怨念一道浓郁到了某一个临界点,是可以化作实质,将人啃食得千疮百孔的。
江山美女盡在囊中 蜀龍
毫无疑问,我眼前这一只,便是其中典型,那细密的獠牙刚刚触及我的皮层,顿时散发一股邪寒之气,搞得我浑身僵冷异常,连血脉都快要凝结成冰了。
離婚吧,殿下 開心果兒
好在这会儿, 引妖牌中也射出一道绿芒,直接伸手一抓,将那颗粉头死死扣住,继而双手一分,强行剥离掉其中的鬼怨之气。
“鬼噬!”
我听到了一声娇滴滴的厉喝,然后那颗粉头便炸开了一团黑色的浓烟,被那双小手揉吧揉吧,捏成一团,直接拽进了引妖牌内。
对呀,我怎么把彩鳞这张王牌给遗忘了呢。
这小狐媚子已经晋升为鬼妖之体,对于所有灵体有着天然的克制,要对付这些厉鬼,唤出她来,岂不是一盯一个准?
紙鳶墜 vajra
这世间万物相生相克,所谓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有了这小狐媚子帮忙,所有阴魂都感受到了一股天敌的气息,急忙飘风而去,缓解了我的窘境。
那褚清风却是一脸的不理解,大吼一声道,“不……你干了什么,它怎么被你收走了?”
長憶傳
我懒得解释,脚底抹油,继续撒丫子飞奔,这会儿洞中还有更多脚步声传来,我听到了几个黑衣僧在厉吼,“出什么事了?”
“那小子是茅山宗请来的帮手,快,擒下他!”
随着褚清风的一声厉喝,诸多黑衣僧就像见了血的鲨鱼,立马朝着这边大呼小叫着狂奔而来。
我扭头向后,望着一边掏出法器,一边怒吼前冲的诸多黑衣僧们,整个脸都绿成了麻瓜。
泥煤呀,这世界,我真心不懂……
“站住!”
刚刚跑出冰窟,身后又是一阵雷霆巨吼,紧接着就是一道红袍僧人的影子袭来,率先拦在我面前,双手交叉,拍向我的面门。
鐵爪虛空魔
我下意识要闪躲,可一想到身后还跟着那个闯祸的小道姑,若是躲开了,只怕这小道姑也要被一掌拍成肉泥,无可奈何之下,唯有硬着头皮,横掌来接。
砰!
双掌交汇,我立刻感到对方的掌势凶猛犹如烈马,这一掌宛如击打在一辆高速行驶的东风卡车上,一股雄浑之力转而袭来,反倒震得我胸口一麻,闪身爆退。
我次奥!
我接连做了两次深呼吸,强行压下胸口躁动的血气,抬头一看,却发现身穿红色僧袍,面色阴鹫铁青的智通喇嘛,正冷冷地挡在我身前。
是他!
我心坎一颤,未及说话,对方已经冷冷地开口道,“你这小子,好生没有道理,不在中原舒舒服服地过日子,非要来到藏区和我过不去,白江和你究竟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你一定要保他!”
武魂
他这么说,等于无形中承认自己陷害白江了,我眼眸爆闪,厉声道,“你明明是黄教的人,为什么要投身与黑教喇嘛僧为伍?”
“呵呵,黄教黑教,又有什么关系?”
智通喇嘛摆出一张冷硬得宛如冰雕般的脸,嘿嘿狞笑道,“杀了你们这些知情人,白云寺就还在我的掌控之中,又有谁会知道,我是黑教的人?”
我心中一动,赶紧趁势套话道,“原来你也是黑教安插的奸细,你们这么做,究竟是为了干什么?”
“这和你无关。”
智通喇嘛脸色淡漠,忽然呵呵笑了笑,摇头道,“你都快死了,何必这么多事?”
“想让我死,看你够不够格!”
我怒上心头,双眼赤红,将藏刀对着这家伙猛然投掷过去,智通喇嘛将双手一挥,挡开我射向自己的藏刀,单手暴扣,五指箕张,又要锁定我的咽喉。
我脚下一滑,一个铁板桥,看看避过这家伙的擒拿,随即怒声而起,趁着错身而过的机会,一个大摔碑手,狠狠怼向他胸口。
不过此人的修为比之前的褚清风还要厉害一截,挥手之间,体内一股浑厚气息外放,挥掌一拍,劲风立刻袭向我脑门。
我心念数遍,只能放弃与他对攻,转身滑开数步,冷不丁,背后又是一股劲风响起,狠狠捣在我背上,巨力袭来,震得我腾空而起,跌出三五米!
“啊!”
農女王妃:古代萬元戶
随后便是那小道姑丁敏的一声惊叫,等我回头时,才发现智通喇嘛已经扑向她,轻描淡写,一掌打在她肩头,同样将这小道姑给摔得口吐鲜血,暴跌进了冰天雪地里。
我靠,没想到白云寺还是有高手的,可特么这个高手却是黑教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