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mfn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美漫喪鐘-第2357章 破解密信熱推-xbqvq

美漫喪鐘
小說推薦美漫喪鐘
三人在天台上观察了一下城市中的情况,众所周知,如今天使们都疯了,洛杉矶会产生什么样的变化还说不准。
但在喝酒聊天看了十几分钟后,苏明又和副官研究了一下综合结果,发现这座城市依旧运行得很稳定,并没有多少疯狂恶魔会在街上捕猎,更没有疯子天使会下来强制把人带走侍奉上帝。
我打怪能爆神通 一只貓的野望
黑色帝國:總裁的冷酷交易
一切都按照着既往的规矩在运转,看起来麦姬肯对恶魔们的掌控力依旧保持得很好。
“行了,我们去下一个地方。”
苏明抱起哈莉,小精神病高兴地把脑袋放在他肩上,可是还没有享受几秒,就已经到达了城市的另一边。
这是一座破旧的小楼,没有门卫也没有物业,脚下的木地板老化得吱吱响。
而苏明的目标就是二楼的一间办公室。
“里面没有人。”小超人发动了一下超能力,他能看到房间中的情况:“满是乱七八糟的空酒瓶和外卖盒子,这里好像很久没人来过了。”
家有病夫
“绞杀,开锁。”让共生体从锁孔里流入,苏明扭头朝小超人说:“没错,这是阿尔贝拉的事务所,我几个月前雇她去找路西法和睡魔,结果她一直都没有回来,我现在来看看她出发前有没有收集到什么线索。”
小超人一撩自己的披肩长发,点点头:“我来帮你找,不管她藏了什么我都能找出来。”
咔哒一声,门开了,一股灰尘混杂着腐烂的气味扑面而来。
总是香喷喷的哈莉捂住了鼻子,闷声闷气地讲了个笑话:“她可能在家里藏了尸体,而且那些尸体已经木乃伊化了,我们刚才吸入了尸体粉末!等等,也许我可以发明一个新单词,尸末怎么样?”
“不,其实只是风干的变质泰国菜,她从来不会收拾房间,以至于每次路西法来找她都没地方可以落座,不得不帮她先打扫卫生。”苏明解释了一句,绞杀已经嗅出了空气中的成份。
“唔,真是个聪明的女人。”
听到丧钟的说法,哈莉一脸很欣赏的神情,小脑袋连连轻点,因为她自己也是这样ꓹ 从来不收拾房间。
錯許姻緣:誤嫁霸道妖男
这样每次小红来找自己玩的时候,就会帮忙打扫了。既然能让别人做的事情ꓹ 为什么要浪费自己的时间呢?
这就是时间管理。
“不过泰国菜还是不怎么好吃,女巫的审美可能有问题,她肯定不如我可爱。”
哈莉又摇头晃脑地补充了一句ꓹ 她更喜欢美国化一些的食物,比如说汉堡ꓹ 热狗,蛋糕之类的东西。
丧钟走进了房间ꓹ 顺手打开了门边的电灯开关ꓹ 这里既是办公室也是女巫的家,可以说是乱得像倒闭的快餐店。
他不是来打扫卫生的钟点工,是来寻找线索的,越是跨过堵门的各种垃圾,大步走进客厅。
随手把桌子上的几个剩饭盒子拨拉到一旁,里面的食物已经完全腐败分解了,只留下无数的空苍蝇蛹壳。
“她是个康斯坦丁一样的酒鬼和老烟枪ꓹ 你跟这样的人说味觉?”苏明从一堆垃圾下面拿出了几张纸,抖抖上面的污渍:“她连嗅觉都快要丧失了ꓹ 神经细胞麻痹……这里有一张图ꓹ 你们过来看看。”
这是一张普通的A4纸ꓹ 让苏明注意到它的原因ꓹ 则是因为阿尔贝拉根本就没有打印机或者传真机。
巫士用不上那些东西,她也没钱购置那些。
这张纸上有很多的污渍ꓹ 看起来有咖啡渍ꓹ 酒渍ꓹ 泰式冬阴功的汤水,还有许多干燥后的粘稠液体ꓹ 也许是呕吐物?加上那乱七八糟的线条和密码一样的自造符号,这绝对是超现实主义的一副作品。
不过这都不是问题,小超人在这里,那透视能力可以直接看到纸面最底层的笔迹,而不会破坏纸张。
媚公卿 林家成
这张纸就像是油画一样,由污渍一层层涂出来,但在超人的眼里,他想要看哪一层就能看到哪一层。
另一方面,从少数露在外面的笔迹来看,阿尔贝拉书写这张纸的时候应该是大醉的状态,哈莉能够通过心理分析来推断当时醉鬼本意是想写什么,因为有些精神病人也有类似永远醉酒的症状。
小超人接过了纸张,一眼扫过去,皱起了眉头:“她这画的符号我看不懂,还有很多疑似魔法界黑话的短语,我只能照着它重新画一张出来。”
“那就麻烦你了。”苏明直接从腰包中取出自己平时写契约的纸笔来,他早有准备。
小超人办事十分痛快,要是带原本地球0的克拉克来,闹不好现在还在较劲要不要私闯民宅呢,牵扯到一大堆什么法律和道德的问题。
三秒之内,小超人就完成了作品,他原本就是喜欢漫画的狂热粉丝,画同人更是看家本领。
复制出来的鬼画符图案,被交到了一直踮着脚尖想看的哈莉手里,她反手就从夹克口袋里取出一副金丝眼睛来,放在小巧的鼻梁上推了推,瞬间进入职业状态。
“嗯,唔,哎……”
一边看,她还一边连连点头,像是领悟到了什么。
“你发现什么了?”
小超人好奇地询问,因为他自己是什么都没看出来。
甚至如果不是丧钟让他画,他还会认为这是没有意义的一副涂鸦。
心理医生又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两个镜片闪了一下光,她说:“我确定了,这位女士应该立刻入院治疗,我可以在阿卡姆给她安排个床位。”
苏明叼上了一根烟,点燃后轻轻抽了一口:
“凡是巫士都多多少少有心理问题,她从小就被父母当作赚钱的选美工具,后来离家出走后又沉迷于各种麻醉品,学会魔法后更是和各路恶魔打交道,你只要说她这张纸上那片区域的信息你认为最重要,翻译鬼画符的任务我来。”
“团队合作吗?这让我想起了猛禽小队的宝宝们。”
哈莉笑着眨眨眼睛,把纸张放在桌面上,像是随手指了其中的一角:
“凭我的感觉来说,这个角落处的符号和暗语应该是结论。如果超人完全模仿了她再写下这张纸时的笔迹,那么就该注意到,这里有很多不该有的停顿,她在写写停停,十分慎重。”
“哦?这个我是可以保证的,我复制的时候甚至连用的力气都和她书写时一样。”小超人来了点兴趣,摩挲着自己的下巴:“那你觉得这写的会是什么?”
哈莉摘下了眼镜,一耸肩膀:“要我猜得话,这是遗书……开玩笑的,她的字里行间都充满了混乱和疯狂,这种人是不会想死的,就像我一样,虽然有时候突然就会觉得好难过,可还是要坚强地活着。”
“所以?”苏明摸摸她的头。
“所以我猜这是一副地图,用文字和符号隐藏的地图,也是那个女巫留下的后手。”哈莉咧开了嘴,无声地大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