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jsaj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左道傾天-第四百六十六章 我給兄弟們報仇了【第二更!】分享-v88bp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中原王狼嚎一样惨笑起来:“阴阳客,幽冥,你们让我怎么冷静?还要怎么三思?我全家上下,都毁在了这个狗杂种手里!全死了!全死了……”
“我现在,一无所有!”
“我现在,已经是一无所有!真正正正的一无所有了!”
中原王惨嚎着:“此仇不报,我君泰丰还有何面目再呼吸吞吐人间哪怕一口空气!”
“王爷!”
“不用劝了!本王今夜定要杀人!你们若是要跟我去,那就一起去杀一个天翻地覆!你们若是不去,我也不怪你们。大家从此刻起,分道扬镳!”
中原王站在高空,拎着化千寿,一脸悲怆:“两位,就此别过吧。”
说罢,拎着化千寿,向着潜龙高武的方向,如飞而去。
身后,两人对望一眼。
同时停在空中。
“阴阳客,你怎么说?”幽冥刺客面罩后的眼睛,如同鬼火。
“幽冥刺客,你又有何打算?”阴阳客声音很淡然。
“不过是红尘一世,中原王对我颇有恩义,他既然决意今夜杀一个天翻地覆,了却心碍,我便舍了这条命,为他增加最后的一点排面。”
“再怎么说也是一代王爷,哪怕是穷途末路,这最后的一点排面还是应该有的。”
浑身黑衣,终生都没有解下蒙面巾的幽冥刺客,缓缓扯下了自己的蒙面巾,露出一张棱角分明的面孔。
“你呢?”
神女駕到,冥王夫君請小心 小色子
幽冥刺客看着阴阳客,目光炯炯。
“……我的情况跟你不同,我可以去旁观,但最多只能两不相帮。”阴阳客淡淡道。
“旁观?两不相帮!”幽冥刺客愤怒起来:“阴阳客,想不到,你……”
阴阳客淡淡道:“我是右路天王的人,三年前才成功打入中原王集团,但是却也从未被人信任过……两不相帮已经是极限。而且我的两不想帮原因乃是怕为天王惹来非议,而不是别的什么原因。”
“毕竟天王在明面上已经放过了中原王。”
一句话,让幽冥刺客瞬时语塞,竟然不知道再说什么好了。
我是右路天王的人,这句话,实在是……直白到了极点。
这理据,实在是太充足了,无可争议!
“幽冥,其实你该走的ꓹ 我劝你一句,别去趟这趟浑水了。”
阴阳客淡淡道:“就凭他君泰丰ꓹ 也配有什么排面?就这样的一个人,也值得你生死相随?”
“我还能往哪里去?”
幽灵刺客持剑而立,一时间ꓹ 心中茫然。
本想跟着中原王赴死的心,被这一句‘右路天王的人’打得粉碎。
“去日月关吧。”
阴阳客诚挚道:“人生一世ꓹ 草木一秋,你既然可以为一个君泰丰付出性命ꓹ 为何不能为了星魂大陆付出生命?以你的修为ꓹ 想要洗白自己,并非难事。我可以为你上报天王,予你一个机会。”
天價棄妃
大清佳人
幽冥刺客只感觉此刻,天地悠悠,孑然一身,一时间,竟然魂不守舍……
“好。”幽冥刺客终于深深叹了口气。
“我去看看ꓹ 君泰丰的结局。”
阴阳客道:“我刚才,已经将此事禀报给了天王。若是不出意外的话ꓹ 今夜ꓹ 应该便是中原王……绝唱之日了ꓹ 呸ꓹ 君泰丰是真配不上绝唱云云,是我用词不当。”
幽冥刺客犹豫了一下ꓹ 声音有些干涩ꓹ 道:“我……我能和你一起去么?”
“……自无不可。但我要警告你ꓹ 你可莫要妄动!纵使只是神念一动,亦是生死之别ꓹ 我可没本事救你。”
“我明白。”
两道人影,凭虚御风,向着中原王远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
中原王拎着化千寿,这会已经飘出去好远,但他的移动速度却越来越慢,他在等。
等最后的两个手下,是否会赶上来。
無賴群芳譜 心在流浪
哪怕有一个人赶上来,中原王也会感觉,自己这一辈子,还不至于太落魄。
一朝赴死,还能有人跟随。
但他等了许久,身后仍旧只有呼啸的冷风。
静悄悄的,竟连一个人都没有跟过来。
都没来。
这一刻,中原王的心,冷得象冰。
突然感觉,这人世间,真的是……生无可恋了。
“哈哈哈哈……”
化千寿突然间大笑起来,笑得涕泪横流:“你在等他们?想要最后一份慰籍吗?哈哈哈哈哈……你居然以为他们会来?陪你一道死?共走九泉?笑死老子了,可笑死老子了……就凭你?哈哈哈……”
“哈哈哈,你想得真美……你特么现在都是一条丧家之犬,你撒泡尿照照自己,哈哈……你现在,居然还想要忠心的手下?就凭你?就凭你这种垃圾?哈哈……美死你!”
“住口!你给老子住口!”
中原王只感觉心中的火山,彻彻底底的爆发了。
爆炸了!
没人来!
怎么会没人来?!
竟然连你们俩,最后的手下人,也走了!?
“啊啊啊~~~~”
中原王拎着化千寿,化作一道疾驰而过的闪光,穿越空间,冲向潜龙高武,明黄色的衣服,在夜空中一闪而过。
三爪金龙袍子在空中猎猎飞舞,张牙舞爪。
中原王自此刻开始,再也没有回头,将自身移动速度催鼓到了极致!
……
潜龙高武别墅区。
救愛難贖
这会已经是晚上十一点。
左长路与吴雨婷从露台上起身,准备要下去休息了;但就在此刻,却突然同时皱眉,向着远方看去。
很明显,他们察觉到彼端有人正疯了一样的御空而来,满身杀气。
那等滔天的仇恨气势,纵使隔得远远,仍旧可以清晰地感觉到。
“中原王!”
左长路皱起眉头:“这货疯了?”
吴雨婷轻轻叹息:“可惜……当年的百战王……仍旧留不下血脉了……”
左长路微微叹息。
“让皇室,过继一个吧。”
……
相邻别墅中。
極品爐鼎:殿下我腰帶呢
叶长青正在书房看书,蓦然感觉心神不宁;一股滔天气势,已然压顶而来。
叶长青不敢怠慢,即时出手反应,全身气势陡然爆发,狂喝一声:“谁!”
就要飞出去。
轰的一声,来人已经降临到了别墅门前院子里,霹雳一般一声厉吼,大喝道:“叶长青!出来!”
叶长青身影一闪,出现在门口。
“中原王?”叶长青满眼不解的看着对面,已经如同疯子一样的中原王,皱眉问道;“王爷夤夜而来,所为何事?”
嗯,他手里拎的是什么?
呼的一声,中原王将手中的那个血肉淋漓的身躯扔向叶长青。
叶长青本能一闪,那具身体登时摔在他面前的地上。
那身体虽然遍体鳞伤,受创极重,犹有生息,艰难翻身,仰脸躺在地面上,被血污遮盖住面目的脸上犹自快活的大笑。
这个人受创极重,已经没救了!
叶长青凭借丰富的经验阅历,一眼就判断了出来;这人,其实已经与死人无异,全身经脉尽断,五脏六腑,也已尽毁,几成齑粉。
就仅凭着高阶武者的最后一口元气,吊着最后一道生息而已,只待这最后一息散去,便即身死道消,一命呜呼,这样的伤势,注定……没救了!
敗家子別惹我
现在这个情况,这样的伤势,就算神仙临凡,大能施救,即便是十二大巫道盟七剑御座帝君同时在场,也只有慢慢的看着他死去。
顶多顶多,也就是保住一点武者元魂不灭,有投胎转世的机会而已。
“这……这是……是马管家?”叶长青仔细辨认之余,诧然惊讶道。
以他对中原王势力的了解,马管家之于中原王,那就是铁杆无双忠心老狗,好多好多的下作龌龊事,都是这家伙帮助中原王做的,正是因为于此,叶长青才愈发不理解中原王现在搞这一出的目的何在?
“马管家?”
中原王疯狂的笑着:“你只认得马管家?哈哈哈哈……这可是你的好兄弟,叶长青,你不认得??哈哈哈……你竟然不认得?!”
化千寿艰难的喘息,睁着只有一条缝的眼睛,看着中原王,口中兀自竭尽余力的骂着:“君泰丰,曹尼玛,曹尼玛!曹尼玛……哈哈哈……老子爽死了……哈哈哈……”
叶长青满心震撼。
中原王的管家,自己非但见过多次,更与此人打过不少交道。
这就是个满肚子心计,阴险毒辣的鬼域之辈,此时此刻,怎么会这样?被中原王整治成了这般模样?
可是他为什么还在破口大骂呢?
中原王刚才说什么,说此人乃是自己的兄弟!?
这怎么可能?!
指尖的璀璨
这个人,会是谁呢?!
“化千寿!”中原王凄厉的笑着:“我满足了你最后的心愿,怎么……你不敢跟自己的兄弟说自己的名字么?”
“曹尼玛!”化千寿艰难喘息着,狠狠吐一口唾沫。
听到这个名字的刹那间,叶长青浑身一阵冰凉,却又感到血液一阵阵的沸腾。
醫師1879
“化千寿?千寿?”
叶长青身子一个踉跄,两眼猛地瞪大,突然猛地扑到化千寿身前,嘶声道:“你是千寿?你是我兄弟千寿?!”
化千寿咯咯咯怪笑,眼神缓缓的变得柔和,喃喃道:“叶老大……我给兄弟们报仇……了……给兄弟们……报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