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fu0i超棒的言情小說 獵戶出山 線上看-第1369章 該着急的是他纔對相伴-0zeui

獵戶出山
小說推薦獵戶出山
第1369章 该着急的是他才对
李强搓了搓手,哈了口气,热气在冰冷的空气中瞬间变成白雾。
天京的冬天是冷,但像今年这么冷还是第一次。
退伍二十年,在吕家呆了十五年,从一个小保镖逐步往上爬,现在手下管着十来号人,虽然算不上核心,但地位也算不低了。风风雨雨十几年,见惯了各种场面,但像今天这种场面,还是第一次。直觉告诉他,今天和这反常的天气一样,不寻常。
望着白茫茫的大罗山,总局得在那白色的深处透着股肃杀之气,就像那里匍匐着凶猛的野兽,正露出滴着唾液的獠牙,随时都可能冲出来把人撕得粉碎。
“李队长,抽支烟暖和暖和”。舒斗从右侧走了过来,他是田家把守在吴公馆门口的负责人,和李强两人各带了十来个人守则门口负责警戒。冬天的山风吹过,饶是他们这样体魄健壮的人也有些难熬。。
李强微微皱起眉头,没有伸手接。“舒队长,今天的气氛很不对劲”。
舒斗上前一步,把烟塞进李强的手里。笑呵呵说道:“李队长,你也太小心谨慎了吧。咱们这里好几百人,来的人只会是肉包子打狗”。
李强勉为其难的两指夹着烟,目光依然警惕的盯着远方。“你不觉得今天与往常很不一样吗”?
“当然不一样,我进入田家近十年,还是头一次碰上这么大的场面”。舒斗很自然的说道,这么多年的职业生涯,他自然也知道今天不对劲,不过他并没有李强这么紧张,正如他所说的那样,他有足够的底气。
完美人生
留守 賀享雍
李强望着远处的一处山峰,眉宇间闪过一抹忧郁,“太安静了”。
“吴公馆里有四百多人,个个都是好手,除非是傻子,否则没人敢来送死”。舒斗边说边从兜里摸打火机。“不过听你这么一说,到确实有些安静,而且,安静得有些不正常”。
“来之前,你有没有听到什么消息”?李强问道。
“我这样的职位,哪能了解到深层次的消息,我们这种武夫,看不懂主子们的打算。”舒斗说着停顿了一下,笑道:“也不需要看懂”。
“你说得对,我们确实不需要看懂”。“舒队长,你有家人吗”?李强收回目光,转头看着舒斗,没来由的问了句。
舒斗先是愣了一下,随即一笑,“我又不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孙猴子,当然有家人”。
“我是指妻儿”。李强补充道。
舒斗嗯了一声,“有,老婆是个护士,女儿七岁了,在天京实验二小上小学”。
“实验二小?那可不好进”。
舒斗脸上带着骄傲,说道:“当然不好进,实验二小这种学校,可不是有钱就能进入的。我去年跑了大半年,各种办法都用尽了也没辙。后来不知道田爷从哪里听说了我的事,一个电话就解决了”。
李强深以为然,虽然来到天京十几年,虽然身在吕家这样的豪门贵胄之家,但直到现在,他还是感觉不到自己是个天京人。有些事情,特别是身份归宿这种事情,一代人根本解决不了,也许只有自己的子孙辈才能感受到。
舒斗的笑容中充满了崇敬,“田爷是个好人,我这条命是他给的,我的家也是他给的,现在连女儿上的学校也是他给的。今天要是有人敢不识趣的前来找田爷麻烦,我第一个冲上拼命,哪怕死在这里也在所不惜”。
李强心里咯噔了一下,干这一行有个忌讳,就是在出任务的时候不能说死字。
舒斗也意识到说错了话,赶紧呸了几声,给了自己两个耳刮子。
如何開好團會隊會
“你老婆知道你做的工作吗”?李强岔开了话题。
“这有什么好隐瞒的,当保镖又不是什么见不得的人的职业”。“你呢?有家人吗”?
李强摇了摇头,“不敢有”。
舒斗惋惜的摇了摇头,“也没你想的那么危险,现在这种场面又不是天天有,我进入田家十几年,今天也是第一次遇到。我有种预感,过了今天,就会天下太平”。
李强也有同样的预感,过了今天就会天下太平,但今天能过去吗,他有些莫名的忐忑。
夫唱夫隨 孤竹遙落
“你有老婆孩子在家等着你,如果今天真发生什么事,千万别逞强”。
舒斗呵呵一笑,打燃防风打火机递向李强,“吃人的饭,替人卖命,是再天经地义不过的事了,我到真希望发生点什么事,也算是为田家实实在在做点事,我这人啊,脸皮薄,吃干饭心里有愧”。
李强没有再说话,叼上烟,脑袋微微前凑。烟还没点燃,陡然间,李强感到一阵心悸,多年的保镖直觉让他感知到到一股巨大的危险,还没来得及喊出来,眼前红的、白的、黄的陡然炸开,舒斗手里的防风打火机依然还串着火苗,但脖子上已经没有了脑袋。
“趴下,找掩体”!
枪声陡然炸响,震彻山林,一声之后,第二声、第三声、、子弹呼啸而过,打在人的身上如打在豆腐块上一样,中枪之人无一完整。
等李强滚到石柱后面,抬起头,眼前鲜血一片,在白雪的映衬下,格外分明。
··········
··········
远处,老人微微闭上眼睛,长叹一声。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老先生,真被您说中了。这小子,跟年轻时候的陆晨龙一模一样,油盐不进啊”。刘希夷转头看着老人,语气中带着隐晦的询问。
“听天由命,各司其职。上面的事情交给上面处理,我们做好本分就足够了”。
“本分?何为本分”?
老人睁开眼睛,淡淡道:“让东海那边加快进度,尽快断了他的根基。这些年,有太多人想翻了这个天,没有一个成功的。这一次,也不会有例外”。
刘希夷眯着眼睛,“这边还没结果,是不是太快了点”?
“你担心逼得陆晨龙狗急跳墙吗?”老人苦笑一声,“我已经给了他足够多的机会,只能帮他们父子到这里了”。
刘希夷额了一声,微微笑了笑,笑得有些苦涩。
老人本来有些昏暗的眼睛渐渐变得发亮,虽然没有一丝气机流露,但却给刘希夷一种如临深渊的震慑感。
“不用试探我,如果我想翻天,没有几个人能全身而退”。
老人的声音不大,却字字渗入刘希夷的心脏,如洪钟轰鸣,震荡得阵阵心悸。
·······
·······
暗帝絕寵:廢柴傲嬌妻 傾末戀
吴公馆后山,杨志放下望远镜,淡淡道:“不止一个狙击手”。
陈庆之举目望去,“要不要派两队人马去干掉他们”。
杨志沉默了半晌,淡淡道:“几个方向的狙击手先后开枪,他们在故意暴露位置”。
陈庆之皱了皱眉,“你的意思是说,他们就等着我们派人去自投罗网”。
“大罗山平时住的人不少,今天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就连大罗山派出所的警察都不见了踪影,上面的人已经撒出了网,放出了长线,就等着收线”。
“谁是他们要钓的大鱼”?陈庆之脸上阴郁。
重生之極品間諜
“几十年的大鱼塘,大鱼多的是,钓到谁,谁就是那条大鱼。吕家、田家、吴家、影子或者还有其它人,能到达这个层次的势力,屁股都不会干干净净。我们想着千秋万代,人家也想着建功立业,大家都在赌”。
陈庆之深吸一口气,“本来只是一场局部的战役,没想到竟演变成一场牵连甚广的战争,而原本那场战役,只不过成了一个可有可无的小小的导火索”。
“这也正是陆山民的策略,这小子早就看准了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局势”。杨志眼中透着杀意。
陈庆之摇了摇头,“我承认这小子不简单,但我觉得他没有这样的大局观,我担心的是他背后有高人指点,润物细无声般的推动着局势走到现在,那个人才是最可怕的”。
杨志淡淡道,“是有高人指点,还是他莽打莽撞现在都不重要”。
郡主長寧
陈庆之嗯了一声,放眼望出去,“眼下是怎么应对现在的局面”。
杨志眉头微蹙,思索了片刻说道:“他想诱敌深入,我们就坚守不出。吴公馆坚固如堡垒,他们没有任何机会”。
陈庆之眉头紧皱,“我们能想到,他自然也能想到。我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花这么大的力气做无用功”。
世界級安逸 沙發果斷
杨志同样也想不明白,他不相信陆山民幼稚到以为这样低劣的伎俩能够得逞。
“我们能想到的,吕爷和田爷他们早就想到了,这种战略层面的事情就交给他们吧,我们的本分就是保证他们的安全”。
陈庆之点了点头,“我赞同你的意见,我们是保镖,不是杀手,保护人才是我们的最终目的。只是,我这心里面总有些不安,这种感觉好些年没有了”。
丫鬟宅鬥指南
杨志看着远处,“即便是想放长线钓大鱼,警方也不可能长时间装聋作哑,现在该着急的是他才对”。